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8)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8)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8)     

蠱真人786 房家力保

萬家大本營。
  “爹——!你死的好慘吶!”哭泣聲在議事堂中回蕩,震得在場的蠱仙耳膜都嗡嗡作響。
  一位少年披著喪服,涕淚交加。
  這人便是萬追青,有著六轉蠱仙修為,是萬良翰的親身兒子。
  萬追青此刻跪倒在地上,一時嚎哭,誰都勸阻不了。
  堂中,萬家的蠱仙一個個眉頭緊鎖,臉色陰沉,保持著沉默。
  萬家太上二長老性情仁和,不禁嘆息道:“事情竟至于此!我族出動三位七轉強者,都輸了,實在叫人難以置信。”
  對于此話,萬家群仙亦深有同感。
  若非是方源主動暴露,在寶黃天中掛起了戰斗的全程影像,這些萬家群仙可能還要一番猜疑后,才能接受過來。
  事實上,萬良翰此次的行動,也是得到了萬家絕大多數蠱仙的同意,這才發動的。
  三位同轉的蠱仙,又有仙道戰場,原本以為十拿九穩,沒想到竟碰上這么一個硬茬子!
  一直沉默的太上大長老終于開口:“算不盡殺了我族蠱仙,我萬家絕饒不了他。萬追青,你父可給你留下了傳承?”
  見到太上大長老詢問,萬追青也不敢放肆,收斂哭聲道:“不敢隱瞞太上大長老,家父留下了全部傳承的內容,種種殺招、蠱方我都熟知。但是……此中的仙蠱可是一只都沒有啊!”
  太上大長老面色又沉一分。
  這種情況很不常見。算不盡是七轉修為,萬良翰同樣如此,但前者卻能瞬殺后者,令后者無法反抗。
  一般而言,同轉的蠱仙交手,很少有這么干脆的戰果。一般而言,生死斗都會陷入僵持戰。這個時候,若是一方想走,又沒有陷入什么仙道戰場,另一方很難留下對手。
  仙道戰場的價值,就體現在這里,讓敵人無法逃脫。
  萬家三仙拿來對付方源,就是讓他逃不了。但沒想到,方源根本就不逃,反而連仙道戰場都沒有用,就直接瞬殺了萬良翰,把其他兩位萬家蠱仙打跑。
  這結果對于萬家而言,真的有些諷刺。
  萬家太上大長老感到后悔了。
  早知如此,他應當將手中的仙蠱屋借給萬良翰等人使用。
  但太上大長老也為難。
  他只有七轉修為,并非所有的正道首腦都有八轉修為的。正因如此,才需要家族的仙蠱屋來鎮守大本營。
  他卻不知,自己的這番安排其實是合理的,也是正確的。方源若是看到了這座仙蠱屋,定有手段來搜刮。太上大長老的安排反而減少了萬家的損失。
  太上大長老心中嘆息一聲,對萬追青道:“萬良翰之死,是我等決策之誤。萬良翰將得家族追贈,他的仙蠱需要何種蠱材,開啟家族庫藏無償供應。現在我只但愿這些仙蠱已經被毀。”
  “謝太上大長老!謝諸位長老!!”萬追青連忙拜服在地上,對太上大長老,以及其他萬家蠱仙磕頭行禮。
  這本來就是他哭訴的主要目的,現在達到了。
  他年紀最小,這樣磕頭也不算錯。
  太上大長老又繼續開口,聲音陰森,帶著凜冽的寒意:“算不盡是他房家的人,施壓房家,讓房家交出此人。經過之前一戰,我萬家已可肯定,算不盡就是裂神老人的傳人!這是魔道的賊子!當年裂神老人身上的血債,就要從他的身上找回來。”
  不少萬家蠱仙當即眼冒精芒。
  只有這么辦了!
  當年的裂神老人,已經成為諸多西漠正道勢力的隱痛。把這個罪名安在方源的身上,就能讓更多的西漠正道勢力有了對付房家的借口。
  之前,這只是一個借口。
  萬家是想捉了算不盡,讓房家百口莫辯。現在不成了,但萬家太上大長老還是決定坐實它。
  缺乏證據?
  我就自己制造鐵證!
  雖然很是無恥,但各大超級勢力想要對付房家,擔心房家崛起的心理完全可以利用。
  只是此計的成功概率,遠沒有之前計劃那般高了。
  萬家的蠱仙戰死了,并且還被廣而告之。這口氣絕不能忍!
  這場戲萬家硬著頭皮,也要演下去!
  太上二長老深嘆一聲:“情況或許沒有那么糟糕。說不定房家此刻已經打算放棄算不盡了。”
  “哼,就算放棄了,房家窩藏魔道蠱仙的賬,也是絕逃不了的。”
  然而第二天,就有噩耗傳到萬家。
  房家宣告自身立場,他們將力保方源,并且證明方源的真正來歷,是和鄭驚神有關。
  萬家當即否認,拿出種種“鐵證”。
  這些鐵證,房睇長壓根都不屑推算其中的破綻,直接甩出更多的“鐵證”!
  可笑!
  你捏造證據,我就不能捏造嗎?
  一時間,西漠正道的兩大勢力,圍繞著算不盡究竟是鄭驚神傳人,還是裂神老人的傳人的身份,針鋒相對,激烈辯駁。
  這一邊說我理有據!那一邊說我才是真實可靠。
  這一邊剛剛甩出一個證據,那一邊毫不示弱,直接甩出兩個來。
  作為當事人的方源,身處在政治漩渦之中,卻在青鬼沙漠連連攻克太古魂獸,悠閑自得,意氣風發。
  當然,他也時刻關注著局勢的發展。
  想想看,其實有點搞笑。
  方源自己一點都不著急,根本沒有拿出什么證據來,但房家、萬家卻是又激動又積極,有證據拿出來,沒有證據捏造證據也要拿出來!
  兩大超級勢力都爭先恐后,為一個魔頭作證,并且各自還都非常自信,言之鑿鑿。
  若真讓他們知道方源的真正身份,不知道會有什么心理變化?
  房家肯定是如墜冰窟,但萬家也要擔驚受怕!
  這可是魔頭方源!
  連天庭,還有整個南疆正道都奈何不了的人物!
  方源這些天不僅壓服了好幾頭太古魂獸,而且也抽空將萬良翰的智道傳承都消化殆盡。
  萬良翰被他瞬殺,實力差距太大,根本來不及摧毀仙蠱。
  方源便得了他三只仙蠱,兩只六轉,一只七轉。
  七轉的智道仙蠱,名為智障。智障仙蠱有著蝸牛的外形,黑不溜秋,偶爾閃爍一絲紫色光暈,看起來就是笨笨的樣子。
  這只仙蠱的威能,方源已經在戰斗中領略了。
  單純催發智障仙蠱,能夠在蠱仙周圍巨大的范圍內,瞬間形成障礙。消耗的是仙元,還有大量的意志。
  以智障仙蠱為核心的殺招,也有不少。
  其中有一個殺招,最為優秀,方源也為之側目。
  這個殺招就是將智障仙蠱造成的障礙,直接降臨到敵人的腦海中。受到巨大的阻礙,敵人腦海中的念頭碰撞嚴重受阻,思考起來就相當困難。
  往往這招成功之后,會立即造成敵人猛地變蠢,腦子里就像是塞了一個巨石,想什么問題都想不通。
  這招很優秀,但首先要感應到敵人,并且刺探到敵人的腦海中。
  所以,有另外幾個殺招,專門是針對敵人腦海的。
  可惜的是,方源有著智道造詣,保護腦海的手段很多。萬良翰的這些殺招想要攻克這些難關,希望實在太小。
  而且他中了方源的殺招雜念叢生,喪失了先手,明明有殺招卻不能用,本事直接廢掉了一大半。
  回顧之前的戰斗,方源心底十分滿意。
  經過了實戰的檢驗,他推算的兩記殺招,效果都是上佳。
  一招是雜念叢生,它是智道殺招,但也借助了魂道的奧義。在殺招催發的時候,方源就靠著身邊的四頭太古魂獸,遮掩了殺招的氣息。
  若是氣息暴露,讓敵人察覺就不好了。因為雜念叢生此招,是需要一定時間的積累,威能才會增強到客觀的程度。
  還有一招智取,乃是方源參照了大盜鬼手殺招,還有偷生真傳,推算出來的智道殺招。
  大盜鬼手是偷取仙蠱,而智取殺招則是偷取性命,瞬殺強敵。
  不過此招只有七轉程度,對付八轉蠱仙效果很差,對付萬良翰這種對手恰到好處。為了偽裝成大盜鬼手的模樣,方源還在智取殺招中增添了一些變化道的蠱蟲,加以輔佐。
  方源曾經在豆神宮爭奪戰中,在房功的眼前施展過大盜鬼手,也在房睇長的配合下,收服過太古魂獸。
  所以,方源暴露出來的種種手段,并不會讓房家震驚,而是展現出自己的價值。
  同時,也巧妙地展現出自己的薄弱一面——方源明明有操縱魂獸的手段,卻沒有動用。
  如此一來,就加深了房家對算不盡這個人還在自己掌控中的錯覺。接下來的力保和招攬,也就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這場戰斗,單純來看,只是方源和萬家三仙的激戰。但實際上,卻是方源針對眼前局勢,可以激化雙方矛盾,是對房家、萬家這兩個龐然大物加以影響,對整個西漠局勢施以操縱。
  方源真正的目的,在于戰斗的背后。把這個計劃進行下去,未來的收益將超乎想象。區區智障仙蠱等等,只是大餐前的開胃小菜而已。
  不知不覺間,方源已經不再顧及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帶著超然。
  身在局中,八方縱橫。
  心在局上,四野俯望。
  “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到這種程度了。”
  “古往今來,那些引領時代,操縱天下的梟雄英杰,是否就是這樣的呢?”
  “呵。”
  方源收起泛濫的思緒。
  夜晚下的青鬼沙漠,更加深幽黑暗。
  頭頂陰云密布,一絲星光都未透得下來。
  方源坐在一只猙獰恐怖的太古魂獸的頭上,身邊是密密麻麻的魂獸大軍。
  大軍在方源的約束下,寂寞無聲,向著前方無盡的黑暗中開赴而去。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