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2)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2)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2)     

蠱真人792 伐謀求道

天庭,仙墓。
  一絲莫名的變化發生了。
  一團火光,起先還很微渺,然而片刻之后,火光就暴漲,彌漫開來,將仙墓的上空盡數染紅。
  火光映照天地,立即吸引了紫薇仙子等天庭成員的注意。
  紫薇仙子當即趕往仙墓的入口,又發現火光充盈之間,又浮現出點點的銀白光輝,仿佛是無數鉆石,點綴在赤紅色的幕布上。
  火光消散,一位豪邁的蠱仙老者,一身赤紅大袍,昂揚大步,從仙墓深處邁出。
  光鉆匯聚,一道溫和的光輝中也有一位老人,坐在木制的輪椅上,悠悠前來。
  紫薇仙子眼中精芒閃爍,她驚喜地發現,這兩位蠱仙老者的身份,她都清楚。
  那赤紅大袍的老者,乃是厲煌,炎道大能。而木椅老者則是顧六如,是宙道大能。
  “晚輩紫薇見過二位前輩。”紫薇仙子施禮道。
  顧六如點點頭,沒有說話。他蒼白病態,形銷骨立,一生經歷坎坷,下半身癱瘓,無法治愈,因而性情冷漠。
  厲煌則開口:“我兩從沉眠中蘇醒,不是毫無緣由的,定然是天庭需要我們的力量。不知眼下時局如何?”
  紫薇仙子道一聲慚愧,當即將局勢如何如何,明明白白地告知眼前兩位。
  “方源?沒想到天下竟出現這等的魔頭!”
  “哼,千古未有的大時代降至,總會有一些亂象。但這魔道橫行,未免太過猖狂。歸根結底,還是紅蓮魔尊種下的種子。”
  厲煌冷哼,臉現怒意,十分不滿。
  顧六如面色如冰,語氣冷靜:“好在大勢仍在我手,只要幾年后,宿命蠱徹底修復,天庭仍將利于不敗之地,即便是那方源再強,也翻不了太大的浪花。”
  隨后,他又對紫薇仙子道:“你是智道蠱仙,理當領袖天庭。接下來要我們這兩個老頭子做什么,都說出來,不必有什么顧忌。”
  紫薇仙子臉上浮現喜色:“二位前輩剛剛蘇醒,當然要先休整一番,配備好了仙蠱,恢復戰力。”
  “眼下光陰長河失去掌控,我方正準備不計代價,搭建宙道仙蠱屋。還要在光陰長河中鋪設鎮河鎖蓮大陣。二位前輩,若能坐鎮光陰長河最好不過。”
  顧六如、厲煌對視一眼,前者微微點頭,后者哈哈一笑:“那就這樣吧。讓我好好會會這個小魔尊!”
  單論戰力,厲煌當然要強于顧六如,但紫薇仙子更加歡喜顧六如的出現。
  這位宙道大能及時蘇醒,填補了天庭在宙道方面的空缺,解了紫薇仙子的燃眉之急!
  “只是,方源重生歸來,這兩人蘇醒他知不知道呢?”
  紫薇仙子想到方源,又皺起眉頭。
  方源能夠重生,和這樣的敵人作對,非常麻煩,總是讓人懷疑自己的決斷。
  紫薇仙子不知道:上一世同期,只有厲煌蘇醒。而顧六如是在最后時期,長生天進攻天庭的時候蘇醒的。那個時候,顧六如和黑凡大戰,難解難分,最終被劉流溜偷襲殺死。
  方源提前出擊,擊潰了恒舟、今古亭,又殺死了清夜,導致墨水效應,引得顧六如提前蘇醒。
  這位八轉的宙道大能,又在光陰長河這樣的環境,必定能夠對方源造成巨大的阻礙。
  至尊仙竅,小中洲。
  方源神念籠罩著這一片沼澤地。
  這里有極其肥沃的優質淤泥,淤泥上面是一層清澈見底的河水,有成人膝蓋那么深。
  這是方源剛剛構造出來的資源點——花霧太澤。
  太澤廣闊,一望無垠。
  每隔數里,就有一朵荒植太澤花的花骨朵豎立著,大若房屋。
  當太澤花開,它的花瓣接連一體,形如喇叭,通常是白色為主,少數帶著一絲絲的粉色。
  而從太澤花的花心處,會漸漸彌漫出絲絲縷縷的白色霧氣。
  這些太澤霧氣便是悔蠱的食料。
  悔蠱喂養比較麻煩的一點,就是食材難以囤積。太澤花霧需要新鮮,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在仙竅中營造出一個相應的資源點。
  上一世,方源就營造出這一片花霧太澤,不過是在得到了悔蠱之后。
  而這一世,因為手頭寬裕得太多,方源就提前鋪設起來。雖然還沒有弄到悔蠱,但是未雨綢繆,將來悔蠱一到手,就根本沒有喂養的后顧之憂了。
  連還未到手的悔蠱,方源就已經提前解決了喂養的難題,他手中的仙蠱喂養,已經全部自給自足了。
  就連不久前,從巴十八手中繳獲的八轉仙蠱加,方源也籌措完成,在小東海中劃分出了專門的海域。并且,又引進了一整支的水蜘蛛獸群,讓八轉仙蠱加也有充足的食料。
  自然,這些水蜘蛛是方源敲詐南疆正道得來的。
  盡管方源已經將南疆俘虜的仙竅,吞并了絕大多數,魂魄也搜刮了底朝天,但南疆正道卻是不知道這一點,乖乖承受著方源的勒索。
  就像天庭不知道紅蓮魔尊留給方源的那一份真傳,其實沒有直接破壞宿命蠱的方法,但天庭唯恐不妙,拼盡全力要挽回光陰長河方面的劣勢。
  地球上有一句兵法: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至理名言也!
  人年輕的時候,總喜歡喊打喊殺。其實,真正成熟之后,才會逐漸明白:爭斗只是達到目的,獲取利益的第三等的手段。
  拼殺戰斗,風險太大,收益也不穩定,往往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只有到了不得不進行的時候,才會去祭起這個手段。
  方源行事,更傾向于謀略。他不是一個莽夫,只有需要做拼殺的時候,他才會舉起屠刀,并且毫不怯弱畏懼。
  當然,蠱師世界和地球終究是有本質上的不同的——通過修行,個人的力量能夠凌駕于集體和組織之上!
  因此,就有幽魂魔尊這樣的人物。
  幽魂魔尊生前所有的手段,都只有一個——殺!
  殺殺殺殺殺殺殺!
  屠戮一切,毀天滅地。
  人頭滾滾,血流漂杵。
  他既不伐謀,也不伐交,但偏偏取得了至高的成就。
  為什么呢?
  因為他修的是道!
  是履行自身對天地的理解,對自我的理解。
  他每殺一人,就是對自我的進一步堅持,對天地的更深層理解,這些都助長他的魂道境界。
  而這些境界上的提升,極大地助益了他的實力提升。
  若是在地球上,你若是這么干,那就是找死了。
  方源前世五百年,忽然體悟到這個道理時,已經有一百多歲。
  從那以后,他就在想:什么是自己的道?或者說,自己能開創出什么樣的流派呢?
  這個問題,他至今也沒有得到一個完美的答案。
  四百多年過去,他不斷重生,仍舊在摸索。
  他只有一個隱約又模糊的方向。
  他在黑暗中跌滾。
  而在這黑暗中,有著太多的艱難險阻,有著蠢蠢欲動的惡獸,要把他一口吞噬。
  方源清楚:在這些惡獸當中,天庭就是眼下最大最強的一只。
  他唯有奮盡全力,才有抗衡這頭惡獸,脫離它獵殺,繼續走自己的路的希望。
  方源明白:他和紫薇仙子屢次互爆情報,都希望借助其他蠱仙的力量,來對付彼此。這樣的對拼,兩方中沒有一個勝利者。就像是獅虎決斗,血腥氣會引來無數的鬣狗。
  他看似聲威赫赫,但幕后暗流是多么的洶涌,多少人會在背地里想方設法地對付他,對付春秋蟬。
  沒有人希望有這樣的威脅!
  春秋蟬不是無敵,它只是一只七轉蠱,有太多的辦法來針對它。
  就連瑯琊福地,都有不少克制春秋蟬的法門。
  事實上,天庭一直無法拿出有效的針對手段,一直令方源頗感詫異。
  所謂小魔尊的稱號,看似風光無限,其實是殺機暗藏。這是在提醒世人,方源若不再扼殺,他就要成長為魔尊,將來誰都不好過!
  方源雖然在光陰長河中獲勝,占據了主動。但他心中雪亮,這不過是小戰略上的勝利,敵不過天庭的大戰略。
  宛若圍棋對弈,他不過是在小角得勝,小勝一場,雖然化被動為主動,值得歡欣鼓舞。但在整個棋盤上,還是天庭占據大勢。而這是天庭無數年的積累,元始仙尊提前三百萬年前就已經落子。
  “天庭的底蘊啊,或許墨水效應再次發生,從仙墓中又蘇醒了什么強大的人物了。”
  “唯有一刻不休,拼盡全力提升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方源沒有因為勝利而麻木自大,他欣喜的時間都很短,他又投入到緊張的修行當中。
  說他爭分奪秒,毫不夸張!
  魂魄修行十分順利。方源的魂魄從一荒魂,穩步提升,三荒魂、五荒魂、八荒魂……然后突破十荒魂。
  五禁玄光氣已經徹底演練純熟。方源甚至加以改良,這種改良程度相當微小,但令它十分貼切自身的催用習慣,讓方源每次催動都非常舒服。
  方源開始改練其他的殺招,比如巴十八的連擊殺招。
  在這期間,他也頻繁外出,動用翠流珠殺招,提前出手,往往在剛剛形成的地溝中收獲良多。
  其中,七轉地脈仙蠱就是一項相當關鍵的收獲。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