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1)     

蠱真人793 看到天庭

這地脈仙蠱形如蚯蚓,但握在手中,卻很沉甸甸,一點都不滑膩冰冷,反而溫潤暖人。
  它通體半透明,就像是一個褐色的琥珀,十分精致。
  有了這只七轉土道仙蠱,方源就可以組建五界大限陣了。
  關于五界大限陣的改良,方源的宙道分身已經順利完成了。智慧光暈一如既往的給力,同時方源的陣道、律道底蘊也是有力的支撐。
  新的五界大限陣,方源不僅增添了地脈仙蠱,而且還有陣靈、陣旗。
  有了陣靈,方源就有一個極強的輔助者,幫助他操縱整座大陣,時刻洞察風吹草動。
  有了陣旗,方源就可以直接將大陣從仙竅中搬出去,或者又從五域外搬進仙竅中國來。
  太古年獸釣來陣一直在用著,進展穩定。
  年華池中已經有二十多頭的太古年獸了,種類多達七種。
  已經收集了超過一半的種數,但未來能否籌集全部,方源也說不準,這點要看運氣。
  為了增強自身運道,方源開始命令毛民蠱仙,著手煉制運道仙蠱。
  方源手中的仙蠱數量很龐大,早已經突破一百大關,但運道仙蠱并不多。
  尤其是在方源掌握了運道真傳的情況下,運道仙蠱一旦煉制出來,就能上手運用。
  再加上天庭在運道方面,底蘊很薄。
  因此,培養運道方面的實力,收效是顯而易見的高。
  至于運道仙材,雖然罕見,難以收集,但是方源有著那么多的南疆正道蠱仙可以敲詐。
  這些運道仙材籌備過來,方源就讓那些毛民蠱仙煉制。
  因為不是升煉仙蠱,而是煉制六轉運道仙蠱,所以即便失敗,造成的損失方源也能夠承受。
  他現在底蘊很足,手頭寬裕,和上一世同期有著巨大的提升。
  關于仙道殺招的練習,五禁玄光氣可以放置一邊了,光陰飛刃殺招雖然沒有練習,但方源卻又有了不少心得體會。
  他對此招的本質又看清許多:這一招就像是一個橡皮擦,運用宙道的威能來抹除敵人,同時也抹除自己。
  有關此招記憶消散的弊端,是不能抹消的。這是光陰飛刃殺招本身的結構所決定的,一旦消除了這個弊端,就是將整個殺招的構架徹底推翻。
  如此一來,光陰飛刃的超強攻伐的特征也就全然消散了。
  方源只能無奈地接受這一缺點。
  本體進展不小,分身的進展就更大了。
  純夢分身的魂魄逐漸改變,開始切合分身**。
  方源的龍人分身,則已經從一轉蠱師,晉升成了六轉的龍人蠱仙,擁有了上等福地。
  方源開始將更多的時間,用來探索夢境。
  這段時間,他和池曲由的交易不斷進行了許多次,仙竅中已經積蓄了一定規模的夢境。
  方源遁出魂魄,鉆入一片氣道夢境之中。
  視野大變,他置身在一座山丘峰巔,放眼望去,霧靄層層,寒風徹骨。
  他再看自己,六轉蠱仙修為,一身狼狽,傷勢不少,有一些傷口還流淌著鮮血。
  “這算是哪一出?”方源心中正在琢磨,忽然身后狂風吹來,霧氣消散,露出三位墨人蠱仙。
  “衛玉書你哪里走?!”
  “給我死!!!”
  話音還未落,就有三記殺招斬向方源。
  這異變來得太突然,方源還未熟悉仙竅中的蠱蟲,就已然陷入生死絕境!
  砰!
  下一刻,他身軀被炸得四分五裂,慘死當場。
  方源只得抽回夢境,回到現實中來。
  “沒想到一入夢境,就遭遇這樣的難關,死上了一回。”
  他檢查魂魄上的傷勢。
  出乎意料的,魂魄上的傷勢并不嚴重,傷勢輕微,只需要上百只的膽識蠱就能治愈。
  “看來我擁有了荒魂之后,魂魄質變,能夠承受更強的夢境反噬了。”
  方源休整一番,便又繼續探入夢境。
  同樣熟悉的場景,方源入夢之后,立即查看自家的蠱蟲。
  他發現,手中的仙蠱只有一只,它形如蟑螂,灰白色,仿佛石頭質地,但很輕。撫摸上去,冰冰涼涼,有一些粗糙的感覺。
  方源依憑記憶,迅速想到此蠱跟腳:“這是化氣蠱啊。”
  一只六轉的化氣仙蠱。
  除此之外,則是大量的五轉氣道凡蠱。
  還有三股仙材,一股漆鐵硬氣,一股蘭花生氣,一股悠游龍氣。
  方源有些懵:“化氣蠱只是輔助性質,單憑這些凡蠱,如何抵擋得住身后追兵?”
  正想著,身后就傳來大喝聲音。
  “衛玉書你哪里走?!”
  “給我死!!!”
  砰。
  方源下一刻,再次四分五裂。
  來到現實,方源一邊療傷,一邊沉思:“照眼下情形,很明顯,是需要催動仙道殺招,才能抵御這三位追兵。”
  “氣道的仙級殺招么……”
  方源氣道境界很低,但他卻有豐富的庫藏。
  盜天真傳、巨陽真傳也就算了,影宗真傳中包含廣闊,就記錄有許多的氣道殺招。同時,瑯琊派中也有收藏。
  就算這些都沒有,單憑瑯琊派中那些龐大的氣道仙蠱方,方源依憑煉道境界,也能將其轉化成仙道殺招來。
  有了這樣豐富的理論打基礎,方源又借助智慧光暈,很快就想到了解決夢境第一道難關的殺招。
  不過,氣道殺招他還十分陌生。
  于是,他又在現實中多加練習。
  他當然沒有化氣仙蠱,但多少可以模仿此招,加以鍛煉。
  之后,再回到夢境,方源終于有了底氣。
  嘗試了幾次之后,方源便催動殺招成功。
  他渾身罩住一層漆黑的鎧甲,追殺過來的三位蠱仙再也不能將他瞬殺。
  “衛玉書,你居然還敢反抗!”
  “區區一個奴隸,好大的膽量!”
  “你竟冒犯主人,死不足惜!殺了他,把他炸成肉泥骨渣。”
  三位墨人蠱仙咆哮連連,圍繞著方源猛攻。
  方源勉強支撐了一陣,便迅速不支,最終又被他們三人殺死。
  出了夢境,方源總結經驗教訓:“看來不是要和他們對抗,而是以逃跑為主。”
  再一次嘗試,他便不用之前的招數,而是改換成騰挪效用的仙道殺招。
  失敗一次后方才成功。
  這一成功,方源就順利地來到了第二幕夢境。
  噗。
  還未等他打量四周,他便當即吐出一口血來。
  “身受重傷,并且仙竅中的仙材氣息,少了一大半。”方源心頭微沉。
  他雖然只有化氣蠱,但可以憑此仙蠱充當核心,用那三股仙材氣息輔佐,施展出仙級的氣道殺招來。
  第一股漆鐵硬氣,可以化作一身黑色鎧甲,保護方源。
  第二股蘭花生氣,可以治療自身。
  第三股悠游龍氣,則是方源騰挪之用。
  方源在夢境第一幕,逃出三位蠱仙追殺,就是用的悠游龍氣。
  現在,方源進入第二幕夢境,一上來就發現,仙竅中的悠游龍氣消耗大半,硬氣消耗一半,蘭花生氣倒是完整無缺。
  “眼下狀態不妙,還是先治療一下自身才好。”方源默默醞釀,催起一記仙道殺招——吐氣如蘭。
  仙元灌注,蘭花生氣猛地少了一小截。
  方源喉結滾動,腮幫瞬間鼓起,自然而然地張口一吐。
  他吐出的氣息,清香四溢,生機靈動,像是一團濃煙霧氣,帶著淡淡的綠色,迅速將他整個人全身包裹。
  片刻后,霧氣飛快消散,方源傷勢恢復大半。
  “接下來該往哪里走?”方源又犯難了。
  他現在身處洞中,似乎是在山中,又好像在地下,總之地洞又長又多,四通八達。
  方源剛走幾步,就看到身前闖出一位墨人蠱仙。
  這墨人蠱仙看到方源先是一愣,旋即大喜:“衛玉書!原來你在這里。哈哈哈,好得很,竟叫我撞見了你,讓我得了這場功勞。真的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
  方源也很吃驚,眼前的墨人蠱仙不是之前第一幕的三仙之一,而是陌生面孔。最關鍵的是,他不是六轉修為,而是具備七轉修為的異人蠱仙。
  七轉墨人蠱仙撲向方源,方源哪里能敵,很快就被他打得四肢斷裂,癱倒在地上。
  墨人蠱仙冷笑,俯瞰著方源:“衛玉書,你平時不是很狂么?沒想到會落到我手里吧。哈哈哈,說實話,我也想不到。你這小子本來錦衣玉食,深得王女寵愛,竟然蠢到逃跑,真是自罪孽不可活!!”
  下一刻,方源魂魄受創,再次被迫回到了現實當中。
  “這么說來,就算被捉住,沒有被殺死,也算是我闖蕩失敗。”
  “看來這片夢境,是一片逃脫的夢境。”
  “在那種情況下,面對七轉蠱仙,的確是沒有辦法抗衡的。”
  “再來!”
  方源沖擊第二幕夢境。
  他嘗試了許多次,屢屢失敗。他發現捕捉他的墨人蠱仙竟然數量不少,六轉蠱仙多達五人,七轉蠱仙則有三位。
  都是墨人蠱仙。
  再加上之前那位七轉蠱仙泄露出的情報,這讓方源對于夢境中的時代,有了大致的猜想。
  不是遠古時代,就是上古時代。
  異人的實力還是很強大的。
  追殺他的蠱仙那么多,手段也非常豐富。方源一敗再敗,毫不氣餒,很快他發現了逃脫的契機。
  在這山里的溶洞通道中,存在著幾處仙材氣息。其中有一道秋鱗隱氣,對他幫助最大。
  最終,方源憑借豐富的失敗經驗,還有就地取材后催發的殺招,順利通過第二幕。
  到了第三幕,方源詫異地發現,夢境自行流轉,他毫無插手之力。
  他癱倒在地上。
  在他的面前,站著一位身材妙美的墨人女仙。
  她身上洋溢著八轉氣息,看著方源的目光中,帶著憤怒、仇恨,也帶著愛戀和憐憫。
  “衛玉書,我當初將你買下來,你才不過是個少年,連修行是什么都不知道!”
  “是我一步步栽培你,把你提拔成蠱仙。是我的寵愛,屢屢縱容你,包庇你,讓你變得如此膽大包天嗎?”
  “告訴我,為什么背叛我?”
  “我夜彤王女哪里虧待了你?!你是錦衣玉食,生活安然無憂,你只需服侍我,而我從未對你冷酷殘忍過。”
  八轉墨人女仙厲聲責問。
  衛玉書慘笑一聲:“然而,我生活得再好,我也只是你的奴隸!”
  墨人女仙更怒:“充當我的奴隸,哪里不好?有許多的墨人想要你的生活,都沒有這樣的機會!”
  衛玉書目光發愣,緩緩地道:“我以前也沒有覺得不好,但當我聽聞,這個世間還有一個天庭,還有人那樣活著……”
  “所以,你就想逃脫,逃到天庭去?”墨人女仙冷笑,“你太天真了,這等邪魔外道的蠱惑之詞,你也能信?!”
  衛玉書閉上雙眼,聲音嘶啞:“不是我信,而是我愿意去信。”
  聽到這個回答,墨人女仙不禁目光微凝,怒氣緩緩消散了下去。
  她回憶起往昔的美好時光,她是多么寵愛這個異族的奴隸,但這些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她遺憾地道:“玉書啊,我曾經多次赦免你的過錯,但這一次不行了。如果再赦免你,損害的就是我這一族的威儀了。若不是我親自出手,還真叫你逃走了。不愧是我親自教導出來的努力。其實這里距離天庭的勢力范圍,已經十分接近了。”
  聽了這話,衛玉書像是被注入了一股力量,他猛地睜開雙眼,盯著墨人女仙。
  他哀求道:“我在死前,沒有什么其他愿望,只有一個想法,請讓我爬出這洞,望一眼天庭就好。”
  墨人女仙沉默了一會,隨后嘆息一聲:“也罷。”
  她側身讓出道路,衛玉書伸出一雙血手,拼盡全力,艱難地爬向前去。
  他氣喘吁吁,汗水和血水混雜在一起,短短的距離,他費了好一會兒工夫,方才爬出洞口。
  這處洞口,位于半山腰,視野開口。
  他滿懷希冀地朝前望去。
  然而,卻只見到厚厚的云霧。
  “真是不巧,山間的霧氣常有呢。”墨人女仙從身后踱步而出,“但其實就算沒有這霧氣,你也看不到天庭。我說了,眼前只是天庭的勢力范圍,最邊緣的地帶。其實只是一片荒地罷了。”
  但衛玉書卻似乎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他無力地趴在地上,再沒有任何力量來昂起頭顱。
  但他的雙眼卻閃耀著星光,他長嘆道:“不,我看到了,我看到天庭了。”
  “你……”墨人女仙動容。
  衛玉書說完這句話,強撐的一口氣終于散盡,他命喪當場。
  墨人女仙陷入沉默當中,她在沉默中死死地盯著前方,那就是天庭的方向。
  她的神情,帶著一種史無前例的肅穆和凝重。
  “天庭!”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