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0)     

蠱真人794 勒索夢境

整個氣道夢境的第三幕,方源完全淪為了看客。
  不過,當這第三幕完成,整個氣道夢境也就消散無蹤,方源探索全部完成。
  “這夢境前難后易,前面兩幕需要不斷的失敗,積累經驗,就算是我有解夢殺招,也不太好用。”
  “但到了最后一幕,根本不需要我出手,就直接通過了。”
  這是方源淪為看客,最為舒服的一次。若是次次都這么“看”過去,那探索夢境該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這個夢境的時代,不是遠古,就是上古時代。”
  “天庭……”
  方源的目光也有些復雜。
  縱然他是天庭的死敵,也不得不承認天庭的偉大之處。
  旋即,他的目光就只剩下一片冰寒:“就算再是偉大,擋住了我的路,我也只有竭盡全力將你鏟除了。”
  這片夢境探索成功,方源成功地晉升為氣道宗師!
  進步的程度有點大,畢竟方源之前的氣道境界,完全是一窮二白,普普通通呢。
  “難怪那夢中的衛玉書,能夠獲得墨人王女的不斷恩寵。想必這份在氣道上的才情天資,也是其中的主要緣由吧。”
  此次探索夢境,方源最大的體會,反而不是夢境,也不是天庭,而是自己的魂魄。
  荒魂!
  成就荒魂之后,探索夢境更加容易了。
  換做人魂層次,這一次探索時帶來的創傷,必然重得多。雖然有膽識蠱可以恢復,但必將十分連累探索效率。
  方源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或許,將來我利用純夢求真體探索夢境,魂魄受創的程度會比現在還要少。”
  就像方源在落魄谷中修行,吹拂落魄風。一旦方源魂魄遁入肉身當中,落魄風的威能就會急劇下滑。
  方源若是用純夢求真體帶著魂魄,進入夢境中探索,魂魄應當也會受到肉身的嚴密保護。
  尋常的肉身,是無法阻擋夢境的力量。但純夢求真體是不一樣的。
  可惜的是,如何運用純夢求真體入夢,方源還不知道正確的方法。
  如果是直接將純夢求真體派遣到夢境當中,純夢求真體將進出自如,不受到夢境的干擾。但同時也無法沉浸在夢中的內容里,也就無從談起探索夢境了。
  “接下來,就探索這片冰雪道的夢境。”方源轉移目光。
  方源的至尊仙竅中,已經儲藏了不少夢境。
  剛剛的氣道夢境是規模最為龐大的,已經消散。這片有關冰雪道的夢境,則頂替上來,成為最大規模的夢境。
  除了這片夢境之外,還有一些夢境,有氣道、劍道、木道等等,零零散散。
  “我有荒魂,探索夢境的效率大大提升,這些夢境庫藏,之前還覺得不錯,現在卻是有些少了。”
  “并且,夢境分門別類,零散瑣碎。呵呵,這是池曲由動的小心思啊。”
  方源心中雪亮。
  池曲由雖然和方源不斷交易,但大陣他能夠暗中掌控,又因為得到了不少夢道成果,已經能辨別夢境的大致種類。
  所以,他和方源交易,都是刻意控制,盡量將不同流派的夢境零零碎碎地交易給方源。
  方源真正想要的人道夢境,一個都沒有。氣道、冰雪道也不多。
  但這些夢境都對方源有用。
  哪怕是宙道夢境、煉道夢境,只要不是前世探索過的夢境。
  畢竟,方源的境界最高也不過是準無上,還是有著上升的空間。
  方源來者不拒,這些夢境都能提升他的境界。而且將全流派都晉升上去,再無短板,也是極好的事情,將來吞并仙竅就不用擔心這方面的制約了。
  在方源探索夢境的期間,毛民蠱仙們有了成果。
  “方源大人,我們將這只仙蠱煉成了。”毛六送上一只仙蠱。
  這只仙蠱像是水滴,閃爍著藍鉆般的璀璨光輝,摸在手中,表面滑潤冰涼。
  這是宙錨仙蠱,六轉層次。
  方源雖然在這段時間,主要大煉運道仙蠱,但宙錨仙蠱這樣的蠱蟲,還是在煉蠱的計劃中的。
  方源的仙蠱數量雖然破百,但他養得起,有的是資源,財大氣粗,所以仙蠱是多多益善。
  宙錨仙蠱他早年就接觸到,曾經是東海仙僵蘇白曼的仙蠱,能夠標記時間點。
  后來蘇白曼死了,宙錨仙蠱就被影宗獲取,但在義天山大戰中損耗掉了。
  這一次,被方源命令毛民蠱仙,重新煉制了出來。
  宙錨仙蠱搭配春秋蟬,可以形成殺招,令方源重生在特定的時間點上。
  這個殺招價值極高。
  就拿眼前而言,方源完全可以標記現在這個時間點,然后不斷地探索夢境,什么也不管。到了一定階段,他利用這個殺招,回到過去,重新來到現今這個時間點,再探索別的夢境。
  流派的境界是可以累計的!
  方源可以憑借此招,來不斷地積累境界。
  “可惜的是,若用這個殺招,就不能用春秋必成了啊。沒有百分百的成功,就有失敗的概率,一旦撞上,就等若自殺,要被世人笑死的。”
  方源雖然在宙道境界高達準大宗師,又有智慧光暈,但這里的障礙并非來源于他自身。
  “如我所料不錯,宿命蠱雖傷而不滅,正是它制約了宙錨仙蠱融入春秋必成的殺招成效。”
  利用春秋蟬重生,是鉆了這個世界的漏洞。因為這會擾亂事實,改變過去,影響平衡,天意并不允許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對于方源現在來講,單純用宙錨和春秋蟬配合,殺招剛好能鉆過這個漏洞。或者用春秋必成,也能鉆進這個漏洞。
  但若是兩者疊加起來,漏洞就嫌小了。
  “這樣看來,只有等到宿命蠱完全毀滅,宙錨融合到春秋必成當中去,方才有效了。”
  紅蓮真傳中的種種殺招,也是如此。殺招之間就算融合貫通,使得威能更大,但實際運用起來,反而沒有好的結果。
  龍人分身已經渡過了一次天劫,還有十幾次的地災,修為暴漲連連。
  方源為了盡快提升他的修為,動用了宙道的殺招,把龍人分身仙竅的時間流速加快到了極致。
  每一次災劫到來之前,方源都用手段來算清災劫的內容,因此有備無患。
  在方源強勁的實力下,這些天劫地災完全沒有任何威脅,成為一場場的煙火儀式,給方源的龍人分身一次次贈送道痕。
  方源有宙道手段,關鍵是又有石洞天機殺招,使得天意降下災劫,也無法出奇制勝。在他如此雄厚的實力幫襯下,這些災劫的威能根本不夠看的。
  方源如今不僅能夠提拔蠱師的修為,而且還連蠱仙修為都能迅速拔高。
  不過,此法并不值得提倡。
  因為成本高得很。
  加快仙竅時間流速的宙道殺招,就高達八轉層次,消耗大量八轉仙元。
  石洞天機殺招也不是一般的智道蠱仙能夠催用的。
  再加上每一次渡劫的付出,種種累加起來,卻只產出一個六轉或者七轉修為的龍人分身。
  投入和產出完全不成正比。
  若不是為了圖謀龍宮,方源也不大愿意這樣打造龍人分身。
  南疆的烽火臺,鋪設得如火如荼。而南疆正道的蠱仙也開始吵鬧不休,要求方源先行釋放一些人質,以示他的誠意。
  于是,方源將翼揚放出來。
  翼家得了翼揚后傻眼。
  因為方源只釋放了翼揚的肉身,他的魂魄,他的仙竅都沒了!
  光是肉身,不過是個尸體,有什么用?!
  南疆正道怒恨交加,又拿方源無可奈何。
  方源勸說他們:肉身只是第一步,展現我的誠意,接下來該你們展露誠意了。
  南疆正道均感到前景一片晦暗:方源若是將人質這要拆開來勒索,這可要勒索到何等地步,猴年馬月?
  于是,又一陣叫囂。
  方源便改變態度,變得強硬冷漠,單獨威脅他們每個家:真要我釋放人質,我就釋放你們的敵對勢力。并且對你家的蠱仙如何如何侮辱,保管他(她)今后抬不起頭來做人。
  這事情方源上一世就干過,這一次干輕輕松松,十分熟悉。
  南疆正道可恥的慫了。
  沒有辦法,尤其是巴家、夏家這對苦逼的家族。他們的太上大長老都被方源俘虜了。
  其他家族損失的也是他們的重要戰力,若不營救,就要喪失人心。
  方源承受要求南疆正道,將夢境當做籌碼,交給方源。
  南疆正道起先極不愿意,畢竟夢境可是代表著未來!
  但方源卻保證:自己要求不多,絕不會掏空這里,甚至會將大半仍舊留給南疆正道。
  為了表示更多的誠意,他愿意在接下來每一筆夢境的交付過程中,釋放一位位蠱仙俘虜的肉身。
  南疆正道無法可想,只得接受了這個方案。
  池曲由心中則有些發冷,他知道這是方源的反擊,還有警告。
  于是,對于南疆正道的勒索,進行到了下一個的層次。
  方源沒有失信于人,每得到一批夢境,他就釋放一位人質的肉身。這些夢境可比他和池曲由暗中交易,要大得多。并且種類上,也由方源精挑細選。
  紫薇仙子焦急不已,多次施展手腕,企圖破壞這樣的交易,但均沒有成功。
  “是時候再來一次大戰了。”方源算了算時間,駕馭萬年斗飛車,再次進入光陰長河。
  他主動拉開第二次光陰長河大戰,卻不知道已有一位宙道大能顧六如在等著他。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