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2)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2)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2)     

蠱真人795 破曉劍

光陰長河。
  方源駕馭著萬年斗飛車,剛剛進入不久,顧六如便主動現身攔截。
  “你便是方源?老夫天庭顧六如,此次來取你項上人頭。”顧六如端坐在輪椅上,臉色病態蒼白,眼中卻是寒冷如冰。
  說著,一團團灰白光芒,仿佛是流星趕月,朝著方源打去。
  轟轟轟!
  這些灰白光團砸在萬年斗飛車上,被這座八轉仙蠱屋盡數攔下。
  但萬年斗飛車也被炸得劇烈搖晃。
  “這人居然是宙道八轉大能!”
  “他的宙道殺招在這光陰長河中,受到太多的增幅了。”
  “天庭的底蘊果然不可揣測,這才多久,就有一位老不死的出來了。”
  萬年斗飛車中群仙驚詫。
  “要取我的命,就怕你沒有這個本事。”方源冷笑。
  第一眼他還有些詫異,但第二眼他卻已經認出眼前此人。
  在上一世大戰中,長生天進攻天庭,冰塞川為了取信方源,直接將天庭戰況都告知了方源。
  而顧六如在上一世的大戰中,也蘇醒過來,參與此戰。
  所以,方源迅速辨認出了顧六如的跟腳,甚至連他的手段都知曉得非常清楚。
  當即,方源便催動萬年斗飛車,和顧六如交手。
  激戰爆發,打得周圍河流爆涌奔騰,掀動驚濤駭浪。
  顧六如招招精妙,伏筆連連,明明是宙道大能,卻似有智道的風格。事實上,他的確是主修宙道,兼修智道。
  方源和他交手,仿佛和一位實力高絕的棋手下棋,稍不留意,就要被帶入對方的節奏,陷入一個又一個的陷阱里去。
  幸而方源熟知顧六如的戰斗風格,萬年斗飛車蠻橫無理,屢屢橫行直撞,將顧六如的布局破壞。
  久戰不果,顧六如選擇了撤退。
  “你不是要來取我性命的嗎?”方源冷喝,站立在船首,乘勢追擊。
  顧六如冷笑:“老夫都不著急,你又著急什么?方源,你不愧是名動天下的魔頭,的確是有兩把刷子。待我回去,將你這艘小舟琢磨透了,再來收你性命。”
  他雖然半身癱瘓,但坐著的輪椅,卻是一座特別小巧的仙蠱屋。
  兩個輪子飛速轉動,帶著顧六如在河面上飛奔,速度竟然十分之快。
  “方源大人,讓我們催動殺招激流勇進吧!”有異人蠱仙建議道。
  那招激流勇進,能使萬年斗飛車周圍的光陰河水改變流向,幫助萬年斗飛車更快馳騁,爆發出駭人的速度。
  “不必著急。”方源眼中精芒閃爍,卻是否定了這個提議,“動用破曉劍即可。”
  沒有人膽敢反駁他的命令,萬年斗飛車氣勢再漲一成,綻射出沖天的白光。
  銀色光輝營造光陰河水,從河水中又反射出一縷縷的銀色光線。
  銀色光線迅速凝聚成形,化為一柄柄利劍模樣,暴射而出。
  “這是?”前方的顧六如當然注視著方源的動靜,立即有所察覺。
  他的腦海中念頭此起彼伏,迅速推算:“這宙道殺招還是方源第一次暴露。著實精妙!居然借助光陰河水,來提煉出一絲絲的最犀利的宙道力量。雖是飛劍模樣,本質仍舊是宙道。這要被斬上一記,非得脫一層皮不可!”
  顧六如心頭微跳,為這記殺招的威能暗自驚詫。
  殺招本身層次就高達八轉,方源又巧妙地借助了光陰長河提純,從而令威能更增數倍,遠超尋常八轉殺招。
  “方源這個魔頭,才情端的恐怖。不僅能夠利用逆流河,而且現在開始鉆研光陰長河了。”顧六如對方源的忌憚又加深一層,殺機更盛,“這樣的魔頭不能留!必須拼盡全力鏟除掉,否則就是日后的心腹大患啊!”
  嗖嗖嗖!
  一柄柄銀色飛劍,射向顧六如。
  顧六如很快掛彩,他催動的防御殺招難擋飛劍的鋒芒。
  “殺,殺了他!”有的異人蠱仙大吼起來,士氣大漲。
  自從上一次斬殺了天庭八轉之后,他們自信大漲,現在把顧六如也看做了獵物。
  以他們七轉的修為和實力,追殺一位八轉大能,并且還是天庭的成員,這份成就感和激動,就讓他們整個身心都為之顫抖。
  方源哈哈大笑,向顧六如嘲諷道:“你不是要取我性命的嗎?現在看來,你的老命就要不保了。”
  顧六如冷哼,不說話,只飛奔。身下的輪椅已經是傷痕累累。
  方源又笑他:“惶惶如喪家之犬,天庭的臉都給你丟進了。”
  利劍被他巧妙操縱,割下顧六如的衣袍,帶起一片血肉。
  顧六如沉默。
  方源譏笑:“天庭盡出現你這樣的貨色,實在枉為天下第一勢力。看來天庭不過如此。”
  顧六如聽方源辱罵天庭,這才不耐,還口道:“住嘴!天庭的偉大豈是你這等魔頭小人能夠明白的?”
  哧!
  話還未說完,一柄利劍就擦著他的頭皮飛過,把他頭頂的長發都削飛大半,鮮紅的血雨不斷飛灑。
  顧六如痛呼一聲,狠狠一拍輪椅,陡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速度。
  “快追!”
  “他支撐不了多久的。”
  “沒錯,他仙蠱被破曉劍毀了,導致輪椅開始破碎!”
  方源麾下許多蠱仙大聲叫嚷起來,這一刻的士氣攀至巔峰。
  的確,顧六如賴以逃竄的輪椅,不斷地分解崩裂,一路灑下大量的蠱蟲碎尸。
  但方源卻收斂起來表情,冷漠一笑:“停下!”
  “啊?!”眾仙雖然詫異,但卻絲毫不敢怠慢,當即一齊合力將萬年斗飛車停下。
  “奪命飛奔”的顧六如看到這樣一幕,渾身一顫,一口郁氣涌上胸口,卻又抒發不出。
  方源微笑,打量眼前空無一物的河面上空,悠然品評道:“好一座宙道蠱陣,不知又是天庭中的哪位,專門等候我呢?”
  “老夫厲煌!”厲煌聲音傳來,同時一座大陣也隨之展露真形。
  方源這邊的蠱仙,大多都看得目瞪口呆,有些異人蠱仙這才反應過來,驚呼道:“原來這是一個陷阱!”
  “那個死老頭演得好像!!”
  “我們差點就中了埋伏,若非有英明神武的方源大人,我們現在的情況恐怕不會太妙。”
  顧六如陰沉著臉,緩緩飄飛回來。
  為了演好這場戲,他特意舍棄了一只仙蠱,同時還故意受傷,血流如注,實實在在的苦肉計。但沒想到,苦肉計成了一場戲,讓方源好整以暇的看了半天。
  厲煌則沉吟道:“看來,方源你很熟悉這座鎮河鎖蓮大陣。”
  方源也不隱瞞他,坦然承認:“的確,上一世我可吃虧不少呢。”
  “就算你識破了又如何,乖乖留下命罷。”顧六如冷笑。
  他話音剛落,便從方源的左右兩側,駛來兩座仙蠱屋。
  一座仙蠱屋清秀飄逸,橙黃的屋檐飛角,如鶴展翅。仙蠱屋表面又時刻籠罩著三層秋日的光暈,玄妙非凡。正是三秋黃鶴臺。
  另一座仙蠱屋則是一具巨撬,巨撬雪白如玉,撬前有著七頭巨鯊,森白鋸齒,拖拽著巨撬,奔襲如飛。正是鯊流撬。
  方源摧毀了今古亭、恒舟,天庭一方還在重建。
  而三秋黃鶴臺、鯊流撬早就開始搭建,此時已然組建完畢,參加此戰。
  三秋黃鶴臺堵住方源的退路,顧六如重新逼迫上來,暫時纏住萬年斗飛車。
  鯊流撬在戰場邊緣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先是接了厲煌,然后立即加入戰場。
  一場大戰爆發,打得河水滔天,掀起無數惡浪。
  “這八轉仙蠱屋好硬的殼!”厲煌、顧六如也不免驚愕。
  萬年斗飛車展現出極強強勁的防御,讓天庭一方的種種攻勢無功而返,大有我自巋然不動,任憑風險浪惡的架勢。
  又戰了一會兒,方源朗笑一聲:“顧六如,你的招數我已看破了!”
  說著,萬年斗飛車照準破綻奔襲而去。
  “不好。”顧六如臉色微變,下一刻他牽制萬年斗飛車的宙道殺招轟然破碎,反噬之力讓他吐出一小口血。
  “攔住他!”鯊流撬、三秋黃鶴臺紛紛催出殺招。
  “闖過去。”方源淡淡吩咐。
  萬年斗飛車以一種毫不講理的架勢,轟轟連聲,直接撞出戰場。
  “不要追了!”顧六如連忙喝止了想要追擊的厲煌。他臉色陰沉如水,語調沉重:“這仙蠱屋的確不愧是八轉層次,我們攔不住它的。”
  “可恨!”厲煌攥緊雙拳,他感到相當的憋屈,因為他是炎道蠱仙,在這光陰長河中大戰,只有操縱鯊流撬一種途徑。
  若是方源陷入埋伏當中,自然就有他大展神威的舞臺,可惜方源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
  然而,更讓厲煌憋悶的還在后面。
  方源見天庭并不追殺,當即將萬年斗飛車停下,微笑道:“二位仙友,我這座萬年斗飛車還有一招,名為萬年圍獵,還請品鑒一二。”
  天庭一方連忙戒備,只見萬年斗飛車中忽然傳來奇異香味,隨后不久,就有無數獸吼從四面八方響起,越發接近。
  “這是……年獸、上古年獸,還有太古年獸!”
  “年獸太多了,竟似乎形成了獸潮!”
  厲煌、顧六如對望,皆感知到彼此心中的震動。
  原來方源的八轉仙蠱屋,不止是撞撞撞,還有如此恐怖的殺招!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