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796 光陰長河第二戰

萬年斗飛車中,黑樓蘭等人看得心馳神搖。
  場面極其壯闊,年獸大軍浩浩蕩蕩,從四面八方圍殺而來。
  “好厲害的殺招!”
  “難怪這一招一直都沒有在至尊仙竅中催動。”
  “吸引過來的年獸太多了,若是在至尊仙竅里,必定會引發浩劫,生靈涂炭。”
  天庭一方也是震驚不已。
  “萬年斗飛車……”顧六如咀嚼著這個名字,面色凝重。
  厲煌一臉肅容,聲音沉重:“這已經形成獸潮了,威力竟如此巨大!”
  即便是他這樣的傳奇人物,此刻見到這樣的磅礴景象,也不由地感嘆萬分。
  方源微微而笑。
  萬年圍獵殺招,是他從太古年獸釣來陣中汲取的思路,并將其發揮到了極致。以似水流年仙蠱為核心,經過光陰長河的增幅,達到超絕的威能效力。
  萬獸嘶吼,獸潮卷席而來。
  轟轟轟!
  天庭出手,殺招接連不斷,砸在年獸的浪潮海嘯之中。
  一大波一大波的年獸被炸翻,天庭的兩座宙道仙蠱屋皆有七轉層次,能抗衡八轉戰力,對付絕大多數的年獸都沒有問題。
  但問題是——光是殺戮這些年獸,有什么用?只要萬年斗飛車還在,那么年獸就源源不斷。
  這是奴道的戰術,就是要來消耗天庭一方的戰力。
  天庭轟炸過去的殺招,都是要消耗仙元的。
  “這這些年獸糾纏,就是落入方源的算計中了。我們當擒賊先擒王!”三秋黃鶴臺中,一位七轉蠱仙建議道。
  話音剛落,他旁邊的一位蠱仙就道:“但是,那艘萬年斗飛車的堅硬程度,我們也已經知曉了。如何實施斬首戰術?”
  七轉蠱仙頓時傻眼:“這……”
  然后,下一刻,他就聽到周圍人在叫喊:“小心!方源又殺回來了!!”
  萬年斗飛車速度飆上來,竟然不退反進,直沖鯊流撬而去。
  “好膽!”鯊流撬上厲煌大怒,方源居然還敢回來,明顯是沒有把他們看在眼里。
  當即,天庭兩座仙蠱屋以及宙道八轉大能顧六如,圍繞著萬年斗飛車,展開廝殺。
  萬年斗飛車硬抗一陣陣的轟擊,同時周圍閃耀無數銀色飛劍,嗖嗖嗖地飛射出去,宛若疾風暴雨。
  雙方你來我往,打得水深火熱。
  “不妥!方源這是要糾纏住我們,好讓這些年獸大軍的包圍合攏!”顧六如看出了方源的打算。
  厲煌冷笑:“只要我們一心想要突圍,這些年獸再多,又有何用?”
  顧六如嘆息一聲:“別忘了我們身后還有鎮河鎖蓮大陣。”
  厲煌一愣,他急切之間沒有想到這一茬,被這么一提醒,頓時心頭一跳,肚中大罵:“方源這魔崽子好生陰險歹毒!”
  鎮河鎖蓮大陣乃是天庭辛辛苦苦搭建而成,能夠在光陰長河的河面上緩緩飄流,里面駐扎了大量的蠱仙,操縱著各自的陣眼。
  若是讓這座大陣被攻破,天庭損失的不只是大量的仙蠱,還有這些七轉蠱仙。
  并且在這短時間內,恐怕再不能搭建出第二座鎮河鎖蓮大陣了!
  天庭的處境很是尷尬。
  他們原本想利用鎮河鎖蓮大陣,埋伏方源,結果被方源看破,反而這座大陣成了天庭一方的破綻,被方源抓住不放。
  鎮河鎖蓮大陣雖然能夠漂流,但是速度很緩慢,根本別想脫離眼下的戰局。
  “先將大陣中的蠱仙按序撤走。”顧六如思索了一下,道。
  厲煌卻在同時開口:“殺了方源,斬除首惡,就能擺平這一切!”
  兩位蠱仙立即對視一眼,在這關鍵時刻,他們出現了分歧。
  吼吼吼!
  因為方源的糾纏,年獸的先鋒浪潮達到了這里。
  首當其沖的,便是三頭太古年獸。
  這些太古年獸皮糙肉厚,頂住了天庭的轟擊,一頭撞進仙蠱屋的廝殺場中。
  “找死!”厲煌大怒,操縱鯊流撬前的巨大猛鯊,立即撕咬上去。
  與此同時,他又催動鯊流撬中的殺招,在十幾個呼吸之后,將兩頭太古年獸都接連咬死。
  “跳梁小丑!”厲煌殺意稍泄,就聽到顧六如的求助聲——“快來助我!”
  原來,厲煌去對付太古年獸,顧六如和三秋黃鶴臺則圍攻萬年斗飛車,暫時平分秋色。
  隨后方源催動破曉劍殺招,專對準鎮河鎖蓮大陣狂轟濫炸。
  這座大陣內強外弱,本來是對付石蓮島的,被方源這番辣手轟襲,立即不支,多處崩潰。
  不少陣眼中的蠱仙,都命喪當場。
  萬年斗飛車又堅厚硬實至極,顧六如和三秋黃鶴臺無法攻敵必救,只好來遮擋方源的攻勢,掩護大陣中的蠱仙撤退。
  如此一來,方源就占據了主動,縱情出手,指哪打哪,把顧六如和三秋黃鶴臺殺得狼狽不堪,左支右絀。
  厲煌見情況不妙,連忙繞過去,從背后夾攻萬年斗飛車。
  方源怡然不懼!
  若是只有他一個人,或許還兼顧不全面,但車里的眾多蠱仙在打下手,經驗老道,輔助極佳。為了再創斬殺八轉的戰績,他們個個通紅了眼,興奮異常。
  方源始終站在船首,任憑外面風浪險惡,忽然他捉到顧六如的一處破綻,催出一記殺招。
  正是春剪!
  春剪飛射而去,并不是對付顧六如,而是躲過了他的攔截,咔嚓一聲,把一位中洲女仙剪短了脖頸。
  顧六如心頭一驚:“這不是夏槎的招牌手段嗎?方源已經掌握了,并且改良成了七轉程度!”
  方源哈哈一笑,又催動夏扇殺招,同樣是七轉層次。
  厲煌兼顧不周,只能眼睜睜看著狂風呼嘯,把鎮河鎖蓮大陣吹出更多的破漏大洞,數只仙蠱瞬間毀滅。
  “哈哈哈,我想要殺人,你們攔得住嗎?”方源朗笑一聲,大肆嘲諷。
  厲煌睚眥欲裂,罵道:“小賊,我必定要把你挫骨揚灰!”
  砰!
  一頭太古年獸撲到萬年斗飛車上,把這座八轉仙蠱屋撞得傾斜過去。
  天庭一方頓時愣住。
  幾乎瞬間,兩位八轉大能紛紛反應過來。
  “原來,方源雖是能掀動年獸獸潮,但是卻不能掌控它們!”
  “甚至,這些年獸的目標就是萬年斗飛車!!”
  發現這個秘密,厲煌、顧六如氣得差點要吐血。
  敢情戰斗半天,之前他們對付這些年獸,是為了方源擋刀!
  難怪方源沒有作壁上觀,而是直接沖殺上來,糾纏他們。
  方源也沒有辦法。
  他已經做到了眼下的極限。
  利用似水流年蠱勾引來年獸,引發年獸狂潮,這是宙道的力量。若是能操縱這些年獸大軍,那就是奴道的效用了。
  周圍年獸越來越多,戰場變得非常擁擠。
  之前,天庭一方還對這些年獸浪潮狂轟濫炸,稍稍阻止過它們的腳步。但因為方源的糾纏,不斷轟擊鎮河鎖蓮大陣,又襲殺那些七轉蠱仙,導致天庭一方無暇他顧。
  “方源,你給我死開!”
  “給我滾!!”
  厲煌大吼連連,但方源就是驅動著萬年斗飛車,緊緊貼著他的鯊流撬,或者是三秋黃鶴臺。
  年獸的目標是萬年斗飛車,結果身邊的鯊流撬和三秋黃鶴臺都遭殃了。
  “你們不是要除我而后快嗎?我現在就在你們眼前啊,你們倒是動手啊。”方源微笑道。
  厲煌氣得雙眼通紅,就算是顧六如也呼吸急促,死死盯著方源的目光仿佛深淵的寒冰,殺意凜然。
  三座仙蠱屋周圍逐漸連騰挪的空間都沒有了!
  若從遠方遙望,不斷地有年獸沖殺過來,到了最中央的戰團,這些年獸、上古年獸、太古年獸都密密麻麻,仿佛凝聚成了一個螞蟻圓球。
  圓球越塞越滿,越來越大。
  球心里的三座仙蠱屋,仿佛是絞肉場,哪怕是太古年獸進來,都支撐不了十幾個呼吸,就被絞殺陣亡。
  厲煌、顧六如均打出真火。
  鎮河鎖蓮大陣已經徹底玩完了。天庭這段時間的努力都打了水漂。
  能救下的中洲蠱仙,厲煌、顧六如都已經盡力了,但大部分仍舊慘死在方源的手中。
  “走吧,再沒有什么幸存者了。”顧六如喊道。
  沒有了大陣羈絆方源,方源操縱萬年斗飛車縱橫戰場,來去自如,根本拘殺不得。
  至此,天庭此次的戰術已經徹底失敗。
  “方源,你給我等著,你囂張不了多久。遲早有一天,你會死在我的手里!”厲煌咬牙切齒。
  他和方源第一次交手,方源的作為讓他感到十分的憤怒、仇恨和惡心!
  這個魔頭實在是陰險狡詐!
  “哼!厲煌,依我看你才是囂張!”萬年斗飛車忽然發難,底下是殺招激流勇進!周圍是破曉劍!銀色的飛劍紛紛扎入激流當中,帶來超乎意料的爆炸般的速度!
  “這兩招居然還能配合?!”厲煌大驚,無法及時防范。
  萬年斗飛車直接撞上傷痕累累的鯊流撬!
  轟隆。
  巨響聲中,鯊流撬直接被撞散,剩余不多的巨鯊橫死當場。
  關鍵時刻,厲煌催起最引以為傲的殺招陽莽背火衣。
  萬年斗飛車撞碎鯊流撬,余勢不減,結結實實地撞在厲煌身上。
  厲煌的陽莽背火衣劇烈搖曳,前一刻是燎原巨火,被撞之后,瞬間減弱成了小火苗。
  “厲煌你的死期到了!”方源眼冒精芒,施展夏扇、春剪,齊襲厲煌。
  “八轉層次?!”厲煌瞪大雙眼,從夏扇、春剪殺招中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
  他一口氣都來不及喘,拼死防范。
  結果真接了招,春剪、夏扇立即露出本來面貌——只有七轉的層次!
  “方源你騙我!”厲煌大吼,精力被方源成功牽扯。
  隨后,萬年斗飛車緊隨而至。
  厲煌瞪得老大的瞳眸中,瞬間充斥著萬年斗飛車的銀色巨影。
  轟!
  厲煌身上的背火衣被徹底撞滅,厲煌胸膛完全凹下去,大量的鮮血像是噴泉般爆涌而出,期間混雜著各個內臟的碎片。
  嗖嗖嗖。
  無數的銀色飛劍隨后襲來,宛若蜂群一般密密麻麻,深深地扎進厲煌的肉身中,又從前后左右不斷穿透出去。
  厲煌被破曉劍帶動,身軀不斷地顫抖。
  他眼眸的神光迅速消散。
  臨死之前,他的腦海中的最后念頭仍舊是難以置信:“我竟死在這里了?!”
  “我們快撤——!”顧六如低吼一聲,眼中含淚。
  他額頭青筋暴起,滿臉猙獰之色。
  厲煌雖強過他,但在這光陰長河中,沒有了仙蠱屋保護,必定是兇多吉少。
  顧六如不是沒有想過要去救他,但方源蓄謀已久,怎么會給他施救的機會?
  周圍密密麻麻的年獸,也是巨大的阻礙。
  顧六如操縱三秋黃鶴臺,迅速脫離戰場。
  方源緊追不舍,殺機鼎沸,:“天庭的蠱仙,都給我留下命來罷。”
  顧六如悶聲不吭,只顧逃竄。
  他把這份戰敗的恥辱深深地印在心頭:“正消魔長……嗚呼!眼下最明智的就是保存實力,留待將來再戰。方源……你這個魔頭盡管就現在猖狂吧。”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