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1)     

蠱真人797 恐怖獸潮

光陰長河上掀起疾風惡浪。
  萬年斗飛車不斷射出破曉飛劍,宛若暴雨傾盆,始終籠罩在三秋黃鶴臺上。
  三秋黃鶴臺中,諸多中洲蠱仙涌起死志,紛紛對顧六如道:“大人,還請您先撤!”
  顧六如神色猶豫。
  這些人又道:“中洲可沒有我等,但不可沒有您啊。眼下的戰局太過危險,一起撤退都要被那魔頭留下。再者,天庭方面也傳達了確切的命令!”
  紫薇仙子已然下令,叫三秋黃鶴臺奮力阻擋萬年斗飛車,讓顧六如先撤。
  顧六如長嘆一聲:“不想事情竟至于此,諸位,你們絕不會白白犧牲!”
  他跳出三秋黃鶴臺,直接遁入光陰長河之中,猛地遁走。
  萬年斗飛車上,方源迅速察覺,立即掉轉車頭,但三秋黃鶴臺奮不顧身,拼死攔截。
  方源被三秋黃鶴臺纏住,無法迅速脫身,只得看到顧六如順著光陰支流,回到五域兩天中去。
  “既然如此,那你們就都死罷!”方源冷哼一聲,把火力集中在三秋黃鶴臺上。
  戰到此時,三秋黃鶴臺早已經是強弩之末,在萬年斗飛車兇猛的連續撞擊下,轟的一聲,徹底淪為碎片。
  十多位蠱仙墜入河中,混亂不堪,周圍的年獸嗜血圍攏,對這些蠱仙下手。
  “畜生都滾!”方源大喝,駕馭萬年斗飛車,企圖搶回這些戰利品。
  但是年獸太多了,獸潮一**,猛烈沖擊著萬年斗飛車。
  就這么耽擱了一小會,許多中洲蠱仙已經被發狂的年獸群吞沒,渣都不剩一絲。
  轟!
  一頭巨大的太古年牛,宛若流星墜地,狠狠地撞到萬年斗飛車的一側。
  萬年斗飛車差點傾翻過去,奮力掙脫之后,一片的船身已經完全變形,還有兩個大洞。
  是牛角直接撞出來的!
  方源的麾下慌亂一團。
  “快修補!”
  “好多蠱蟲都被摧毀了。”
  “這頭太古年獸非同一般,實力超絕!”
  方源側目,仔細打量。
  周圍都是年獸,天生飛的,河面跑的,水里游的,都把萬年斗飛車當做進攻的目標。
  就這一時間,就有八頭太古年獸,或遠或近,包圍著方源。
  剛剛的那頭太古年牛,皮毛順滑,色澤金黃,四蹄踩踏河面而不成,穩步如山,混亂的年獸大軍也不能撼動它!
  方源眼中精芒一閃即逝。
  十二生肖戰陣中,尚且缺少一頭太古年牛呢。
  并且就算之前有太古年牛,方源也會想換了。
  上古戰陣的威能,和這些組并大陣的太古年獸的實力完全掛鉤,這頭太古年牛無疑是太古年獸中的佼佼者!
  “但眼下,卻非是鎮壓收服它的時候啊。”方源苦澀一笑,立即下令,“撤!”
  萬年斗飛車也開始了逃亡之路。
  但不管它馳騁到哪里,都有年獸擋路。
  汪汪汪!
  一頭太古年狗糾纏上來。
  它渾身矯健,肌肉賁發,狗眼放電,皮毛同樣是黃金色,油順神俊。
  萬年斗飛車不斷催發的破曉劍,射中它的身上,立即崩散,只削短它的狗毛。
  汪!
  太古年狗猛地一躍,竟速度暴漲,逼近船首。
  它張開大嘴,露出滿嘴如刀似槍的銀色亮壓。
  咔嚓一聲,萬年斗飛車直接被它咬碎尖端船首。
  “快走,此狗身上有宙道野生仙蠱。”方源面色冰寒。
  太古年狗也是他缺少的太古年獸,但在這種混亂的情況下,他根本不想和一個不明底細的強敵作戰。
  好在年獸之間也存在競爭和打壓。
  太古年狗只有一頭,太古年猴數量最多。
  方源巧妙轉折,專門沖向這些太古年猴,然后萬年斗飛車宛若一條銀色的閃電,在年獸的縫隙間電射騰挪。
  太古年狗被這些太古年猴攔截下來。
  就這樣一路飛逃,終于來到一處光陰支流的出口。
  萬年斗飛車掙扎著,沖出支流,回到五域兩天中去。
  大量的年獸竟然緊追不舍。
  吱吱吱!
  一頭小巧的太古年鼠,忽然現身,像是一道金色的閃電,嗖的一下,撞進萬年斗飛車中去。
  “糟糕!”
  “方源快快出手!只有靠您了!”
  群仙臉色皆變。
  萬年斗飛車外強內弱,若是被太古年鼠肆意破壞,搞不好整座仙蠱屋都要毀了。
  危機關頭,方源也不顧上遮掩,直接爆發出八轉的修為,擋在太古年鼠面前。
  真正八轉層次的春剪殺招爆發,在狹小的空間中,靈活飛轉,刀刀剪在太古年鼠的身上。
  這頭太古年獸體格極小,只有成人的拳頭大,網絡一個黃金疙瘩,硬的不得了。
  春剪殺招剪在他的身上,發出鏗鏘之音,仿佛是斬在鐵石上,爆出一陣陣的金黃火星。
  方源已然全力出手,但這頭太古年鼠卻怡然不懼。
  它一雙眼睛賊亮賊亮,看準一只宙道仙蠱,猛地出嘴,一口叼住,轉身就跑。
  它速度奇快,仿佛是金色的閃電,一眨眼就消失在方源的視野里。
  “方源大人,不得了了!八轉似水流年仙蠱,被這頭太古年鼠叼走了!”
  方源又好氣又好笑,又有一絲慶幸,從容答道:“這是我的偽裝,雖然是一只宙道仙蠱,卻不是真正的似水流年。”
  方源親自推算出的萬年圍獵殺招,怎可能不知道此招的巨大弊端?
  所以,他早就未雨綢繆,在這萬年斗飛車中布置了偽裝的誘餌。
  只待萬年斗飛車破損到一定的階段,就將這個誘餌拋出去,引發太古年獸之間的哄搶,從而創造出逃脫的機會。
  這個法子或許騙不了天庭蠱仙,但太古年獸智力有限,不如天庭的八轉大能。
  果然,太古年鼠叼走誘餌后,年獸大軍立即感知到一股強烈的誘惑,從萬年斗飛車上轉移到了這頭小巧不已的黃金年鼠身上,立即發起了圍攻。
  萬年斗飛車這才真正脫離了這波恐怖的年獸獸潮。
  安全之后,方源第一時間將這座八轉仙蠱屋放入仙竅中維修。
  整個萬年斗飛車表面坑坑洼洼,尖端船首被啃掉了,船側破了好幾個大洞,觸目驚心。還有好幾道爪痕,好像是巨大的砍刀劈在木頭上。
  檢查一番,萬年斗飛車中海量的凡蠱陣亡,仙蠱也有不少損傷,尤其是防備仙蠱,損傷最為嚴重,畢竟是承擔了萬年斗飛車防御的核心。就連似水流年仙蠱,都有一絲損傷。
  看上去,萬年斗飛車還有骨架,還挺完整,其實再糾纏片刻,就要面目全非,傷亡慘重了。
  光陰長河乃是天地秘境之一,棲息著規模恐怖到無法揣度的生命群體。這些宙道生命當中,不乏強橫之輩,就連方源都在短時間內拿它們沒有辦法。
  留給方源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三頭皮毛黃金色的太古年獸。
  “不過,這也在我的算計之內。”
  “只要是攻擊過萬年斗飛車的太古年獸,都被標記起來。短時間內,我就可尋跡找上它們,將它們一一壓服。”
  “要集齊十二生肖戰陣,還是要冒險啊。”
  方源心中感嘆。
  十二生肖戰陣要收集到十二種不同種類的太古年獸,分別是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
  光陰長河中,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種太古年獸昌盛起來,族群規模暴漲到第一位,成為最強族群,欺壓其他族群。
  然后,在接下來的十幾年里,這種年獸的族群規模從最強最大淪落到最弱最小,在生存中遭受其他年獸的重重排擠和打擊。
  但因此存活下來的年獸往往在同級中,最為強悍。不強悍不足以生存下來。
  就像方源剛剛遭遇的太古年牛、太古年狗和太古年鼠,都是最好的例證。
  大部分的太古年獸,因為數量還多,比較容易收集。但有幾種類別,因為整個族群都在最低谷徘徊,不僅稀少罕見,而且個體實力非常強悍。
  萬年斗飛車的修復,并不是什么難題。
  凡蠱雖然損失極多,但方源管夠。仙蠱的損傷最為麻煩,但方源也有蠱如故大陣!
  方源的煉道底蘊太雄厚了,修理這些仙蠱妥妥的。
  “只是這些中洲蠱仙的仙竅中,一窮二白、干干凈凈,看來紫薇仙子也學乖了么。”方源笑了笑。
  這些中洲七轉的尸體,殘留的仙竅都很荒蕪,無數資源都在戰前被刻意搬出去。自從光陰長河第一戰后,紫薇仙子就唯恐這些資源滋養了方源這個大敵!
  方源也不以為意。
  對于他而言,這些資源只是錦上添花而已,可有可無。
  “接下來,先修復好萬年斗飛車,隨后就前往光陰長河,將缺少的太古年獸捕捉了。”
  “然后探索夢境,勒索南疆正道得來的夢境已經有一大堆了。”
  方源算了算時間,可能不夠用了。
  不久后,就是五相公共洞天開啟的時刻,千年賭約完成的事件。
  “還是盡力而為吧!”方源嘆息。
  與此同時,天庭中的紫薇仙子也在苦嘆。
  她憂心忡忡,天庭在光陰長河中再度慘敗,這可如何是好?
  萬年斗飛車暴露出的手段和戰力,令她也感到為難不已。
  她知道方源的戰略,就是用光陰長河這塊地方釣魚,可事關紅蓮真傳,天庭不得不上鉤!
  “就算是血坑,也得咬牙往下跳!天庭從不畏懼犧牲。”紫薇仙子眼中厲芒閃爍,旋即又眉頭緊鎖,“只是接下來,組建的宙道仙蠱屋當加以改良,速度為重。今后交手,也以干擾方源為主,只要阻止他得到紅蓮真傳,便是大功一件!”
  ps:遲到了,我以為定時了的,不好意思。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