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4)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4)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4)     

蠱真人798 可憐戚家蠱仙

太古白天。
  一朵白云看似平淡無奇,卻是暗中夾裹著戚家六位蠱仙,似緩實快向前疾飛。
  “小心一點,這里可是太古白天,常有太古荒獸出沒。”
  “目前看來這個路線還是安全的,但仍舊要提高警惕。”
  “這一次進入那處洞天,我們就能得到天相了!戚家的復興和昌盛,指日可待!!”
  戚家蠱仙暗中交流,皆是興奮和激動。
  他們雖然還不了解天相殺招的具體威能,但是毫不低估此招的厲害程度。
  畢竟這可是盜天魔尊遺留下來的半個傳承!
  忽然,場面陡然一變,原本安寧平靜的白天,忽然天翻地覆也似,猛地化作一片漆黑的大幕。
  這片漆黑的空間,像是一個巨大的圓球,將戚家六仙都包裹進來。
  一絲絲的銀色光輝,仿佛是絲線,編織成網,鑲嵌在四面八方、頭上腳下的黑幕之中。
  “這是仙道戰場殺招!”
  “究竟是什么人,埋伏我等?!”
  “速速滾出來!”
  戚家蠱仙震驚不已,慌亂之后,紛紛怒喝。
  于是,一座八轉仙蠱屋載著一位蠱仙,悠然現身。
  這座仙蠱屋仿若小舟,尖端船首,船首狹長,渾身銀芒璀璨。在這船首一位蠱仙背負雙手,身著白袍,靜靜站立著,此刻微笑地看著戚家蠱仙。
  這位蠱仙面龐極其英俊,近乎嬌麗,黑發如瀑,垂至腰間,乍一看就是一個絕世容顏的柔弱少年。
  但戚家六位蠱仙看到此人、此屋,全都徹底地震驚了!
  戚裁乃是戚家的太上二長老,最是勇猛,此刻的臉上滿是驚駭絕倫之色。
  戚進是戚家太上三長老,和其他戚家蠱仙一樣,滿臉蒼白,感覺心肝都在狂顫,一股冰冷的寒意迅速流變四肢百骸。
  戚家太上大長老平素老成持重,這時也慌了,聲音顫抖:“方……方源,怎么會是你!你怎么來找我們的麻煩?”
  方源單單亮相,就把戚家六位蠱仙嚇得不輕,原本激昂的士氣像是澆了一盆冰水,陡然暴降到了谷底。
  人的影,樹的皮。
  方源現在魔威浩蕩,遠超上一世同期!
  之前光陰長河第二戰,方源也將具體戰況公布天下。
  天庭大敗虧輸,一敗再敗,厲煌慘死。方源踩在天庭的身上,魔道名望已經是震天攝天。
  大多數的戚家蠱仙,嚇得身子都軟了。
  方源乃是絕世的大魔頭,怎么忽然來對付戚家?而且還專門埋伏?
  “方源……大人,我戚家乃是隱世家族,從未對付過您,也和您無冤無仇。我們之間若是有什么誤會,我方愿意賠償和解。”戚家太上大長老戚發又道。
  方源笑了笑:“諸位不必緊張,只要你們投靠我,我給你們留一條活路。至于賠償,不如就將天相讓于我罷。”
  聽了這話,戚家蠱仙如墜冰窟。
  “完了!”
  “最大的秘密已經被方源洞悉了。”
  “他怎么能夠洞悉?”
  “他是天外之魔,以春秋蟬重生回來的呀!”
  “千年賭約就在此行,我們戚家奮斗了千年的目標,居然就要在成功的關頭,拱手想讓嗎?!我不甘心!!”
  戚家蠱仙神色猙獰又且復雜,他們恐懼,他們憤怒,他們憤怒,他們慌亂,他們仇恨,他們無奈。
  戚家蠱仙最強者不過七轉修為,進入太古白天都費了好大力氣,如今要和方源對戰?
  呵呵。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苦也。
  “不如拼了!”戚裁咬牙切齒,雙拳捏緊,兩個手臂都在顫抖。
  “拿什么拼?拼得贏嗎?方源的戰績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去拼就是白白送命。”戚進恨聲回應。
  方源眼中閃過一絲異芒,威脅道:“現在,給你們三息時間考慮。三息過后,若不順從我,就都給我死罷。”
  “我們到底該怎么辦?!”戚家蠱仙們慌亂,六神無主,紛紛將目光投向戚發。
  戚發作為戚家的太上大長老,平素很有威望,他是一位老者,干干瘦瘦,精神矍鑠至極,腰桿挺得筆直,宛若一桿長槍。
  但三息之后,他松垮下來,低頭塌腰,垂眉順眼,對方源拱手道:“方源大人,我們戚家……降了!”
  “哈哈哈。識時務者為俊杰也!”方源大笑三聲,眼中厲芒閃爍,讓戚家蠱仙不敢對視,“你們做出了一個最正確的選擇。”
  白凝冰等人在萬年斗飛車內,親眼見證了這一幕,感慨萬千。
  瑯琊福地保衛戰,光陰長河第一戰、第二戰,讓方源踩著天庭的身軀名震天下!其魔威赫赫,兇威浩蕩,已經能夠讓七轉蠱仙都不戰而降!
  戚發又道:“天相殺招便是大人您的,但是內中情況,在下斗膽,還想向大人您稟明。”
  方源深深地看了這位戚家太上大長老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不必了。不怕告訴你們,上一世我就獲得了天相,隨后擊殺了你們,占領了氣象洞天。當然,你們當中也有幾人歸降于我。”
  頓了一頓,方源又道:“天相殺招的秘密,我遠比你們更加熟悉。”
  方源的話宛若一記記的重錘,砸在戚家的蠱仙心頭。
  他們震驚之余,又不大敢相信。
  方源卻不管他們相信與否,直接給他們每個人種下手段,又將他們的蠱蟲都搜走。
  他對戚家蠱仙掌握的仙蠱是什么,如數家珍。
  搜走之后,戚家蠱仙就被安排在萬年斗飛車的船首,一個個呆愣楞的站著,面色慘白如紙。
  牢牢控制住這些戚家蠱仙,方源便收了仙道戰場——閻羅網。
  閻羅網戰場乃是由閻羅戰場改良而來,完成了方源的預定目標,集合了宙道的力量,變得更加強大、穩固。
  萬年斗飛車也早就修復徹底,一路飛行,迅速來到關鍵地點。
  等了一小會兒,眾仙就見原本空無一物的蒼穹之中,顯露出了一座高大的門樓。
  門樓頂部屋檐飛揚,門楣上雙面磚雕,掛著一張巨大的門匾,上書五個大字——五相賭斗門!整座門樓好似黃銅質地,散發著威武雄闊之氣。
  起初它只是一片虛影,但隨著時間推移,逐漸凝實,越發清晰。
  門樓徹底凝實后,一大片的云層匯聚起來,承載門樓。
  方源麾下驚訝不已,他們是第一次看到。戚家六位蠱仙則神情復雜,戚發等人的眼底深處卻是還殘留著一絲的希望。
  這時,門框中開始閃現五色的光輝,各代表著五相的力量。
  先是紅光照耀而下,映得白云地基都一片通紅。
  方源微笑,看著黑樓蘭道:“你去。”
  黑樓蘭面無表情,出了萬年斗飛車,飛向門樓。在途中,方源信手一揮,將一記仙道殺招打入她的體內。
  黑樓蘭身軀微微一顫,隨后落到門樓前方。
  紅光籠罩住她,隨后消散不見,承認了黑樓蘭的資格。
  “這不可能!”
  “天吶,怎么會這樣?”
  “血相承認了她!難道她真的是血相薛家的后人?”
  戚家六位蠱仙震驚不已,難以置信。
  方源回首看了看他們,笑了笑,又囑咐石人蠱仙道:“你們去。”
  幾位石人蠱仙中了方源的殺招,氣息皆發生了某種玄妙的變化,在黃光檢測下,也安然通過,獲得了進入五相洞天的資格。
  看到這一幕,戚家六位蠱仙身軀狠狠一震。
  有的人更是身軀一晃,搖搖欲墜。
  之前的黑樓蘭乃是人族,或許還有是血相薛家血脈的可能。但是這些石人異人呢?石人只有雄性,和其他種族無法通婚,更無法誕下子嗣。
  然而,偏偏門樓承認了他們。
  冰冷的事實,像是一柄鐵劍,狠狠地插在戚家蠱仙的心頭。
  他們終于舍棄了心中最后一絲希望,不得不承認這是方源的手段所致。
  戚家太上大長老戚發滿嘴的苦澀,他之前投降方源,一來是不投靠就死,二來也是想要借助五相賭斗門和天相殺招來利誘哄騙方源,試圖尋找到脫身的良機。
  但是現在來看,根本就沒有這種可能性。
  方源的準備太過充足了,完全是有備而來,種種表現都證明他之前所言非虛。
  “方源上一世,恐怕真的是得到了天相殺招!”
  “他擁有春秋蟬,就有重來的無限可能。這太賴皮了,到底誰能來制止他?”
  “千年賭約……沒想,竟便宜了一個外人……呵呵呵……”
  戚家蠱仙有的心中怒火燎原,有的憤恨不已,怪天庭實在不給力,還有一些已經被慘重打擊,心灰意冷了。
  他們情緒波動十分劇烈。
  但這也不怪他們。
  明明來的時候,充滿了期望和興奮,結果半途就被方源埋伏,淪為階下囚不說,戚家奮斗了千年的寶藏——天相殺招,都要落入他人之手!
  前后落差實在是太大,太突然,太冷酷了。
  “這些人真是可憐……”白兔姑娘看著戚家蠱仙,心中泛起了同情。
  “哼,被方源看中的東西,你們還有什么奢望?”白凝冰則一臉冷漠,她對方源的手段最為了解。
  接下來,又有數位蠱仙落入門樓前,順利通過檢驗。
  方源沒有讓戚家蠱仙進去,仍舊將他們束縛在船首,眼睜睜地看著白兔姑娘、妙音仙子取代他們的位置,得到了氣相之光的認可。
  方源自己和白凝冰一同參與其中,也得到了探索的資格。
  而萬年斗飛車和這些戚家俘虜,都被他收入仙竅當中去。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