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4)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4)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4)     

蠱真人802 天庭的正義

常血氣非常容易獲得!斬殺一群凡獸,用血道手段進行抽取,就能收獲一大批。在仙竅中豢養荒獸,就有源源不斷的仙材血氣。
  正因為血道資源很容易就能獲取,血道才顯得可怕,最終被五域正道聯合禁止。
  換做其他仙材,方正或許會求助門派,但只是血氣而已,而且方正本身需求量的也不多。
  對于方正而言,獲得自己需要的血氣,不過是過程麻煩一些,時間浪費一些罷了。
  想到這里,方正便向樊西流告知自己的計劃,他身份特殊,不能隨意走出飛鶴山。
  樊西流知道之后,便交給方正一個任務:“正好!西北方有一頭金山牛作亂,你去解決這件事情。剿殺它或者俘虜它,若是能活捉,門派貢獻將多出一倍。”
  方正心中一凜,金山牛可是一頭荒獸,他還從未和荒獸作戰過。
  反應過來后,他的心中便有些興奮,當即答應下來。
  方正早已經不是毛頭小伙,在瑯琊福地經過不少磨礪,尋思一下,心中已有較量。
  他并沒有急著去找金山牛麻煩,而是先去往仙鶴門中的信樓。
  白鶴信樓乃是一座仙蠱屋,高有九層,立足在飛鶴山的一處偏僻山腰。
  那里云深霧繞,草木蔥蘢。
  方正駕鶴而去。
  他雖然專修血道,但早些年在仙鶴門學藝過,拜師天鶴上人,因而對于駕馭飛鶴也十分熟稔。
  在瑯琊福地的時候,他參與三陸大戰,沒有什么機會收服飛鶴,但心中始終有著一絲飛鶴的情懷。
  命運變化,他被鳳九歌救走,又回到了仙鶴門,并且得到天庭看重,還提攜成仙。
  有了蠱仙修為,更成為了仙鶴門的太上長老,方正輕輕松松就調遣來一頭飛鶴,充作代步工具。
  白鶴信樓大門前,無人守衛,但附近卻有兩只荒獸飛鶴棲息生活。一旦有什么意外發生,這兩頭荒獸飛鶴就會及時出現,充當合格的守衛者。
  方正駕馭飛鶴,剛剛接近白鶴信樓,腳下的飛鶴便不斷顫抖,輕啼聲也化作了哀鳴。
  方正不免心中嘆息:“我這頭飛鶴乃是五轉異獸,最初在仙鶴門時,覺得它甚是神俊強大,如今卻也不過如此。”
  “仙凡之差,果然是云泥之別。”
  方正落到白鶴信樓大門前的地面上,他腳下的飛鶴差點腿軟到跌倒。
  方正嘆息一聲,將它收入仙竅。
  他有著太上長老的身份,白鶴信樓大門無人自開,方正進入其中。
  信樓中的每一層,都擺放著大量的信道凡蠱。
  方正要從中獲取消息,就要拿自家的門派貢獻來換取。
  信樓本身就能存儲信息,但仙鶴門不做這種事情。因為信樓一毀,這些情報也就毀了。信樓是單方面的仙蠱屋,就像天庭中的仙蠱屋一樣,只有信道的威能。
  若是完整的仙蠱屋,兼顧防御,自然就不需要兩頭荒獸白鶴守護了。
  方正的信道底蘊一窮二白,自然看不出信樓的什么奧妙。但是他卻完全可以料想到,信樓對于這些蠱蟲都有保存、傳送,乃至毀滅的布置。
  白鶴信樓有著采集情報,更正消息的作用,絕大多數的情報,都能夠查詢得到。
  當然,真正的秘辛,只是在高層曝光。
  方正雖然是太上長老,但想要成為仙鶴門真正的高層那是不可能的。他身份特殊,始終被排擠在外。
  換做以前,方正涉世不深,懵懵懂懂,但如今他歷練許多,看得透徹。
  這份透徹,并沒有讓他沾沾自喜,反而更多苦笑。
  他因此更加明白了,在青茅山時方源曾經的處境。依憑方源當時的境況,不受高層待見,要想謀求進步,只有坑蒙拐騙,強取豪奪。
  “事實上,仙鶴門的創建,到現在的舉動,不就是這樣么?他們強占資源,許多的資源點都是曾經的散仙、魔道蠱仙掌控的。”
  “而天庭,號稱正義,也不外如是。追溯歷史,他們的地盤是從異人手中搶奪而來。”
  “天庭,只是人族的正義而已。”方正心中想道。
  換做其他中洲正道蠱仙,通常不會這么想,這種想法有些大逆不道。
  但方正他是在毛民群落中生活過的。他雖然被排擠,但卻真切感受到毛民的種種風土人情,更加了解毛民。
  換做其他蠱仙,怎可能在異人環伺的環境中生存、成長?
  獨特的經歷,帶給方正獨特的視角。而曾經的艱難困苦困苦,如今都轉變成了他的財富。他的眼界雖然不高遠廣闊,但也獨到。
  “只是屁股決定腦袋,天庭這種正義我還是很喜歡的。”方正苦笑一番,開始查閱資料。
  “荒獸金山牛,嗯,就是這個。”他攀升幾層后,找到了相應的信道凡蠱。
  神念探伸進去,頓時一**的信息流淌進心頭。
  金山牛體大如山,只有雌性,喜好吞食金精。往往吞食了數百斤金精之后,便鉆入山洞,陷入沉眠。
  “吃了睡,睡了吃?倒是好生活。”方正笑了笑。
  他接著又看到:金山牛全身,當屬牛角價值最高。牛角每百年長一丈,堅硬彎曲,不斷蔓延伸張,最終盤繞整個頭部、頸部,直至延伸到腹部。當金山牛角延伸到腹部之后,尖銳的牛角尖將抵住牛肚皮。金山牛只需要將頭微微一昂,就能帶動牛角,從后向前,將自己的整個肚皮都割開來。而金山牛的后代,一只只的黃金小牛,就會從這道巨大的傷口中出世,蹦跳而出。
  方正眼眸一動,口中呢喃:“這繁衍的方式,倒是和石人有些相似。”
  方正繼續瀏覽。
  金山牛產子之后,因為傷口巨大,痛苦不堪,發出巨大的哀嚎聲,同時血流不止。
  新生的黃金小牛,若是選擇舔舐母牛的傷口,小牛舌頭上的獨有道痕,會令金山母牛的傷口迅速恢復,直至痊愈。
  若是黃金小牛不用舌頭舔舐傷口,那么母牛就會死亡。小牛吞食母牛的血液,能迅速壯大自身,直接跨越幼年的削弱時期。
  “有意思!”方正感嘆不已。
  金山牛的生活方式,是吃了睡,睡了吃。這就意味著,母牛產子,黃金小牛仔救下了母牛,母牛仍舊不會照顧它們,會大量進食后,陷入沉眠當中。
  對于小牛仔而言,救下母牛反倒不如不救,更有利于它們存活。
  所以,大多數的小牛仔都是看著母牛身亡,只有少部分舔舐傷口,救下母牛。
  “母牛產子,往往意味著一場人間慘劇么。雖然為了生存,無可厚非,我倒是更喜歡那些拯救母牛性命的小牛仔們多一些。”
  方正看完這些情報,心中便有了對策。
  他旋即便出了信樓,對于這場門派任務的把握,已是和進樓之前完全不同了。
  他決定按照習性,對金山牛下手。
  金山牛不是喜歡吞食金精嗎?
  那他就做出一份金精來,旁人釣魚用魚餌,而這份金精就是吊牛用的牛餌!
  方正雖然實力不俗,這段時間窩在自家仙竅中,熟悉了不少的血道殺招,已經可以和金山牛硬對硬。
  但能用五分力,為什么要用十分力呢?
  最穩妥安全的選擇,就是用智慧對敵,盡量地運用到身邊所有的優勢,留下幾分余力來應付任何意外。
  這是方正在戰火紛飛的歲月中,鍛煉出來的習慣。
  數天之后,方正來到目的地。
  他悄然進入山谷,并在金山牛活動的范圍邊緣,投下了一份巨大的金精。
  當金山牛徘徊到這里的時候,它鼻子一陣聳動,雙眼金芒一閃,迅速發現了地底下深深埋藏的金精。
  金山牛便用自己的牛蹄,還有巨大的牛角,進行挖掘。
  挖得巨石滾滾,塵土飛揚,金精很快就暴露出來,然后被歡喜的金山牛三下五除二,吞食入腹。
  “中計了!”方正親眼目睹此幕,心中暗喜。
  他耐心等待,看著吃飽了的金山牛鉆入之前的山洞,又再次陷入沉睡之中。
  足足過了三天三夜,從山洞深處忽然傳出金山牛的哀嚎聲音。
  熟睡中的方正被叫聲驚醒,反應過來后,他大喜過望:“毒性終于是擴散全身,發揮作用了。”
  但是他仍舊沒有進入山洞,而是在洞口處耐心等候。
  毒發帶來巨痛,讓金山牛發瘋發狂,在山洞中胡咬亂撞。鬧得整個山巒都微微顫抖起來,周圍的山林喧囂一片,大量的生靈四散奔逃。
  又過了好一會兒,山洞中的可怕動靜逐漸停息了下來。
  方正這才進入山洞,和半殘的金山牛展開了激戰。
  戰斗了一小會兒,方正見金山牛被自己徹底激怒,便主動退出山洞。
  在這山洞中和金山牛對打,太過危險。一旦坍塌,方正縱然是六轉蠱仙,也有不好的麻煩。
  況且方正此次來,只是為了活捉金山牛,而不是為了摧山毀林,生靈涂炭的。
  方正出了洞,金山牛也緊隨其后。
  兩者在山谷間再次搏殺,最終,方正依靠者血漸冷殺招,將金山牛凍住,繼而活捉。
  不過,正當他要將這頭金山牛收入仙竅時,一股強大的氣勢,從金山牛的身上升騰而起。
  與此同時,一座黃銅金鼎從金山牛的身體內,直接撞出來。
  “這是?!”方正大驚。
  下一刻,黃銅金鼎中躍出一個八轉蠱仙來。
  “一點靈性金中藏,三十萬載蘊神光。”
  “今朝運來重見天,奉正殉道血玄黃。”
  這位八轉女仙緩緩而歌,落到方正眼前,對方正微笑道:“小友,看來便是你助我蘇醒?”
  方正目瞪口呆,未料到竟有如此變化!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