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803 劍道宗師

仙道殺招——金絲劍!
  方源大吼一聲,催出殺招。
  剎那間,無數道金絲從他的身上暴射而出,刺猬一般,向四周覆蓋,無差別穿射。
  嗤嗤嗤嗤……
  他身邊的三位蠱仙,駭然失色,想要躲避已經完全來不及,被數以萬計的金絲洞穿身心魂魄。
  撲通通三聲連響,三位蠱仙跌落到地面上,毫無生命氣息。
  方源大喘粗氣,這一番苦戰,終于殺得強敵,疲累至極。
  他置身的天地緩緩消解,迅速消散,直至全無,只剩下方源的荒魂,帶著傷痕累累,停留在至尊仙竅的小綠天之中。
  “總算是通過了最后一幕。”
  “真是困難。”
  “若非最關鍵的時刻,動用了解夢殺招,尋覓到了最微小的那處破綻。我還是會要失敗!”
  方源魂歸肉身后,心中還有些感嘆。
  這是一片劍道的夢境。
  在這片夢境中,方源的實力低微,尤其是最后一幕,每一位蠱仙敵人都比他更強。
  他唯有不斷嘗試,借助敵人之間相互牽扯、干擾,營造和抓住破綻,才能立足腳跟。
  最終他斬殺三位蠱仙強敵,是他嘗試了上百次的積累,并且仍舊有不少的運氣成分。
  “好在是通過了。”
  “不錯,劍道的境界,也晉升到了宗師級數。”
  方源檢查了一番,欣慰不已。
  他手中的劍道仙蠱其實不少,但是劍道境界一直不足。
  這一次算是彌補了短板,相信將來,劍道方面的實力也會有一個全方位的提升。
  休息片刻,方源恢復如初,繼續探索夢境。
  “這很可能是一片人道的夢境啊。”
  方源的荒魂來到下一片夢境前面,目光隱含期待。
  敲詐勒索南疆正道,是十分正確的選擇。這使得方源得到,并且探索了大量的夢境。
  這些夢境的價值,對他而言,尤其重大。
  因為方源不缺資源、不缺仙蠱,不缺殺招,不缺仙蠱方,缺的就是境界,以及實踐的經驗。
  荒魂進入夢境之中。
  眼中的天地又變了。
  這是一處戰場。
  硝煙彌漫,喊殺聲震天。
  “族長,小心!”方源才剛剛打量一眼,就聽到耳邊有人大喊。
  方源頓時意識到不妙,立即躲閃。
  然而,他的身體跟不上他的意識,一陣強烈的劇痛猛地襲來。
  方源倒栽在地上,看著自己的胸膛出現了一個臉盆大小的洞,心臟都只剩下了半個。
  “這……”方源無語,拼盡全力大吼,“治療蠱師何在?”
  無人應答。
  天地劇變,迅速昏暗下來。
  下一刻,方源荒魂遭受重創,被排斥出夢境。
  依靠膽識蠱,方源荒魂迅速復原,休整片刻后,又進入夢境當中。
  “我躲!”方源剛剛進入,就立即轉移。
  “族長,小心!”身邊的蠱師大叫。
  方源忽然動作一緩,再次遭到了致命一擊。
  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他恍然大悟:“剛剛提醒我的蠱師,明顯是個內奸啊。他動用了信道的手段,表面上是提醒我小心,實際上是發動了凡道殺招,牽扯住了我的行動!”
  “身邊既沒有治療蠱師,還有內奸,看來我只得憑借自身的實力去闖過這個關卡了。”
  在夢境中,方源的實力大大受限,只能動用夢境中的人物手段。
  本來方源不大愿意這樣做,因為給他反應的時間太短,他根本來不及檢查自己的蠱蟲。
  還未查探清楚,他肯定就要被擊殺了。
  方源只得再次接受了失敗,第三次嘗試。
  撲通!
  他再次陣亡。
  回到現實,方源苦惱:“怎么可能?無法查探自己的空竅?我連有什么蠱蟲都不知道,怎么打?”
  夢境限制了他,讓他無法查探自身的蠱蟲是什么。
  靠猜?顯然不現實。
  方源第四次嘗試。
  和之前的兩次探索不同,這一次方源動用了解夢殺招。
  “族長,小心!”身邊的蠱師大叫。
  撲通!
  方源遭受致命一擊,栽倒在地上。
  “族長!”
  “不可能!族長大人明明有著正義蠱,怎么可能被這樣輕易擊敗?!”
  身邊的那個內奸大叫著。
  探索失敗,方源荒魂再一次被夢境排斥出去。
  “仙級殺招解夢,也就換了一句提示啊。”
  “身邊的內奸多了一句話,指明了我擁有一只正義蠱。”
  “那就用吧。”
  方源第五次探索,在危機關頭,他催動了正義蠱。
  “族長,小心!”內奸大吼。
  方源躲閃的動作一滯。
  正義蠱!
  刺眼的白光,從方源全身暴射了一下,方源的速度頓時恢復如初,成功躲避了致命一擊。
  “呼!成功了。”方源在戰場上滾了一下,迅速抬頭,打量周圍。
  這是一片山寨。
  但已經到處是斷壁殘垣,尸體滿地。
  “兩個家族的戰爭?已經進行到滅族的關口了么。”
  但方源發現自己并不是受害者,而是入侵者,他身處的勢力占據絕對的優勢。
  “凡人層次的戰斗,我又是族長身份,光是指揮身邊的蠱師,就可以獲勝了。”方源心境平和無波。
  “但將此戰打勝,就是通過這一幕夢境的條件嗎?先嘗試一下吧。”
  隨后,方源又驚喜的發現,自己的空竅能夠探查了。
  夢境人物有五轉修為,掌握的凡蠱還不少,四轉蠱有五六只,五轉蠱只有一只,就是正義蠱。
  方源立即了然,微微一笑:“有了這些蠱蟲,光靠我自己,就能擺平這一切。”
  不管是指揮,還是蠻干,獲得此戰勝利,對于方源而言,就如探囊取物。
  “族長大人!”這時候,內奸跑了過來,一臉關切的樣子。
  方源冷笑一聲:“好內奸,先殺了你再說!”
  當即動手,一記殺招催出,把內奸轟殺當場。
  “族長,你在做什么?”
  “副族長死了,被族長殺死了!!”
  “果然沒有錯,他們陳家是想對我單族動手啊。”
  “反了!反了!為單大人報仇!”
  方源吃了一驚,他殺了內奸,竟有近半的蠱師臨陣反戈,發動了暴亂。
  場面頓時一片混亂,形成了三方大戰。
  方源意識到有點不妙:“我有五轉正義蠱,可以極大地增幅自身。憑借我的個人實力,仍舊可以獲勝,斬殺一切不服。但是……似乎這個內奸不應該如此草率處理掉。”
  果然,當方源獲得慘勝,能夠站在戰場上的,只有寥寥無幾的幾個蠱師。
  到處都是殘尸碎肢,血流成河。
  天地消散,方源荒魂再一次被排斥出來。
  不過這一次,卻是沒有受到什么傷勢。
  這個結果讓方源又有了更進一步的猜測:“如此看來,獲勝的確是通過第一幕夢境的標準。然而,要如何獲勝還有細致的標準。似乎太過慘烈,損失過大,仍舊無法通過第一幕。”
  方源抱著這樣的認知,再一次進入夢境中。
  這一次,他容忍了內奸的存在,自己身先士卒,依靠正義蠱,還有等等殺招,將敵方殺得七零八落,獲得了十分漂亮的勝利!
  “族長大人勇武!”
  “我們勝利了,勝利了!”
  “聶家終于被我們鏟除了。哈哈哈。”
  在一片歡聲笑語中,夢境推衍到了第二幕。
  大廳內,燈火輝煌。美酒飄香,佳肴滿桌,數十位蠱師濟濟一堂,推杯換盞,好不熱鬧。
  方源發現自己坐在次位上,左手的主位就坐著陳家族長。
  “怎么回事?”方源吃了一驚,“我在上一幕夢境中,扮演的就是陳家族長啊,這一次居然換做了……那個副族長內奸?”
  這種情況,方源還是首次遇到,頓時有些啼笑皆非。
  然后,他又有些恍然:“難怪第一幕時,這位內奸不能鏟除。原來下一幕就要我來扮演他。但是這一幕,又如何通過呢?”
  方源冷眼旁觀,細細觀察。
  陳家族長喝了一大口酒,放下空空的酒杯,感嘆道:“終于獲勝了!賢弟啊,和你說句心里話啊,為兄到現在這才安下心來。自從聽聞那聶家居然有著破壞山根的陰謀,我就難以入眠。他們爭不過我們兩族聯手,就要實施如此喪心病狂的計劃,不顧生靈涂炭。幸好蒼天有眼,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些人終究落到今天的下場,實在是他們自找的。”
  方源啞然。
  這陳家族長相貌粗豪,竟還未覺察到身邊副族長的異心。
  不過也對。
  方源回憶了一下,在第一幕戰場中,副族長內奸雖然用了信道的殺招,但是偽裝成了關切警告的話語,根本不留痕跡,叫人難以察覺。
  方源是因為蠱仙身份,目光實在犀利,這才發覺到了副族長的險惡心機。
  之前他在第一幕夢境中嘗試殺死內奸時,還引發了叛亂。
  “等等,就算副族長的人看到副族長被殺,也不會如此齊心合力吧?”
  “總得有一些處于混亂,猶豫不決的人存在。”
  “但是這些人叛亂的動作驚人的一致,見到副族長被殺,全都出手,對陳家的蠱師進行瘋狂打擊報復,毫不留情。”
  方源忽然靈光一現,他明白過來:“這么說,副族長有異心,想要對陳族的人不利,并非是個案,而是整個單家族人的集體心思了。”
  方源正想到這里,忽然陳族長臉色驟變,捂住腹部,陡然站起來,幾步爆退:“這酒……有毒!”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