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1)     

蠱真人807 煮運鍋

太古白天。
  方源駕馭著隨意祥云,在空中疾馳。
  天相白鶴就跟隨著他,不斷盤旋飛舞。
  隨意祥云殺招,是方源當初從黑凡洞天攻略中繳獲而得的戰利品。后來經過了他的一些改良,用于移動。
  但祥云的方向,并不隨著方源的意志而動,而是遵循著運道的奧妙。
  祥云所行的路徑,必定是運氣頗佳的路線。
  隨意祥云和天相殺招相互搭配,相得益彰,方源在上一世就從中獲益,接連發現了華文洞天、獸災洞天。
  前不久,方源已經魂穿兩天,提前在華文洞天、獸災洞天落子。
  在此之后,方源一邊靜候棋子發展,一邊繼續潛修,積累實力。
  他的氣道殺招,還在不斷地熟練當中,已經有了和八轉蠱仙實戰的能力。不過,作為底牌的氣海無量殺招,方源還是有些陌生。
  除了鍛煉殺招,方源本體還在太古白天中逡巡,借助隨意祥云和天相殺招,企圖尋找到更多的洞天。
  目前為止,方源還一無所獲。
  “天相殺招偵查的范圍雖廣,但是相較于太古白天,天相殺招的范圍還是顯得渺小了。”
  “不過這一路行來,我確實是收獲頗豐,八轉仙材斬獲許多。”
  “這的確是最佳路徑,一路上都是好運連連,伴隨著諸多驚喜!”
  “嗯?宙道分身又有推算的成果了?”
  方源眼中精芒驟閃。
  他本體苦修,暫無成果,宙道分身則經過了這段時間的積累,得到了又一個可喜的成就。
  “又一座仙蠱屋推算完成了。好得很!”
  方源心中大喜,當即就分出大部分的心神,投入到自家仙竅中,開始了組裝。
  太古白天中,其實十分危險,太古荒獸橫行,時常還會遇到太古荒獸群。尋常八轉蠱仙在這里探索,都是小心謹慎。一些七轉中的罕見強者,有時候也會來太古白天探索,搜刮修行資源,無不是戰戰兢兢。
  不過,方源有著隨意祥云,一路上好運連連。更關鍵的是有天相護航,任何危險都能提前發現,讓方源從容應對,輕松躲避。
  鐵壁蠱。
  這是一只六轉的金道蠱蟲,它有成人拳頭大小,十分沉重,形如獨角仙,但不管是頭部還是背部,都是方方正正,線條筆直,幾乎沒有弧線彎角。
  顯然,鐵壁蠱是一只用于防御的蠱蟲,來自瑯琊派庫藏,現在被方源用來組建第二座仙蠱屋。
  鐵壁蠱第一個催動起來,隨后就是大批的凡蠱。
  這些凡蠱種類繁多,多達三千多只,其中以金道、炎道的凡蠱最多,幾乎都是五轉蠱。
  鐵壁蠱鎮守中央一點,其余的凡蠱圍繞著它盤旋飛舞。
  一股黑光仿佛墨水般,從凡蠱之間蕩漾而出,迅速蔓延,將所有的蠱蟲都包裹進去,形成一個巨大的黑色光球。
  黑色光球懸掛在半空中,表面凹凸不定,內里的蠱蟲飛旋速度越來越快。
  達到一定的速度之后,黑色光球的表面平滑無比,再無凹凸,變得十分的圓潤。
  這個時候,方源便開始催動炎道仙蠱。
  他陸續催動三只炎道仙蠱,還有大量凡蠱,形成一股火焰。
  火焰如猩紅的雜草,纏繞在黑色光球表面,不斷地灼燒。
  一股誘人的香氣,旋即擴散開來,讓凡人聞了能瞬間沉溺其中,生出無限渴望,無限遐想,不能自拔。
  如此灼燒了好幾個時辰,黑色光球被燒得金碧輝煌,成了金色的光球,之前的黑色仿佛是鍋底的灰,被拂拭得一干二凈。
  方源一面維持金色光球,一面停止催動火焰,然后就調動水道仙蠱、智道仙蠱,凝聚出一股清泉。
  清泉澆灌在金色光球上,發出嗤嗤的聲音,好像是灼燒后的鐵球被澆上一層冷水。
  但是,沒有一絲氣霧產生,清泉全都融入到了金色光球之中。
  金色光球旋轉的速度緩慢下來,里面的蠱蟲仿佛是一顆顆的金色微型流星,不斷旋轉飛舞。
  它們的軌跡玄妙繁雜,讓人看得眼花繚亂,偏偏從未有一起相互碰撞的事故發生。
  這個時候,方源掏出了第二只輔助仙蠱。
  食道仙蠱——煮。
  它外形是一只田鱉,體積比較大,有臉盆大小。三角頭部,短觸角,觸角下是兩只突出來的復眼,閃爍著金色的光。
  它的身體扁闊,總體呈現橢圓形狀,暗紅色,用手撫摸,仿佛砂土質地,十分溫熱。
  它有三對觸腳,最前面的一對最為強壯,張開來時,仿佛是一個厚實的鐵鉗。
  仙蠱煮,卻是方源敲詐了南疆正道而得。
  時至如今,方源基本上已經將南疆群仙的肉身、魂魄都歸還過去,開始和南疆各大家族互換仙蠱。
  方源費了半個時辰,這才將仙蠱煮安置到了金色光球內。
  金色光球的體積因此膨脹了一倍還多。
  方源本體已是出了一身的汗,這是第一處難點,他總算是通過了。
  搭建仙蠱屋可不容易,比催動通常的殺招,要困難許多倍。若是搭建失敗,蠱仙反噬也就算了,參與搭建的蠱蟲還會受損,乃至毀滅。
  所以,方源都是小心翼翼,謹慎無比。
  就這樣繼續下去,方源將狗屎運、氣運、察運、連運、時運等諸多運道仙蠱,都融入其中。
  他的運道境界是大師級,陣道境界是宗師級,都已經產生了直覺。
  所以,搭建的過程中,一旦有什么不妙的感覺,方源就立即警惕起來,及時作出防范。
  最關鍵的是他搭建仙蠱屋的方法,是宙道分身通過智慧光暈推算而來,十分優良。
  至尊仙竅的時間過了大半個月,方源大功告成。
  金色光球猛地一炸,一座嶄新的仙蠱屋亮相。
  和之前的萬年斗飛車不同,這座仙蠱屋體積頗小,和尋常水盆差不多大。
  它渾身金黃之色,籠罩一層潔白光暈,貴不可言。
  它就是一口鍋,鍋邊厚實,有大拇指頭的厚度,鍋口大張,鍋里空無一物。
  在鍋外面,有著八條雕龍,其中六條栩栩如生,剩下兩條模糊粗糙。
  這八條雕龍,龍尾齊聚鍋底,相互纏繞,又延伸下去,形成八爪的支架。
  八條龍尾,又分別對準東、南、西、北、東北、東南、西北、西南八個方位。
  每一條雕龍的龍爪都扣在鍋外表面,龍身蜿蜒向上,龍頭搭在鍋邊,朝著鍋內。龍眼緊閉,仿佛在沉睡。
  六轉仙蠱屋——煮運鍋!
  雖然其中應用到的有七轉仙蠱,比如食道仙蠱煮。但核心的運道仙蠱,皆是六轉,所以這座仙蠱屋的品級有點低。
  這座仙蠱屋記載于巨陽己運真傳之中,又經過方源宙道分身的改良。很顯然,這是一座運道的仙蠱屋。
  它不能承載蠱仙作戰,體積很小,另有妙用。
  比較起來的話,和星宿棋盤的確有些相似。
  方源當即灌輸仙元進去,煮運鍋嗡嗡作響,立即化為一道金光,撲到方源頭頂上空去,隨即隱沒不見。
  即便是方源,單憑肉眼也看不到這座仙蠱屋,只能憑借暗里的感應確認它的存在。
  當然要想“看見”,也很簡單。方源心念一動,仙元繼續灌輸,調動煮運鍋的一項殺招。
  察運!
  方源仰視的視野中頓時有了變化,他看到了自己的氣運,不斷地流淌到煮運鍋中。
  不一會兒功夫,煮運鍋里的氣運就已經蓄滿。
  “察運仙蠱只有六轉,而我已有八轉修為,單靠這只仙蠱無法查看我的運氣。”
  “煮運鍋也只是六轉層次,所以我只能看到鍋里的氣運,不能看到我的氣運全貌。”
  雖是如此,鍋外卻還有一些氣運,方源可以看到。
  一股河流般的氣運,水面熠熠生輝,好像是微型的光陰長河,和方源最為緊密相連。河水一頭聯通鍋內的氣運,另一頭向外延伸,沒入虛空。
  這是方源的宙道分身的氣運。
  宙道分身的運氣相當穩定,但有一絲黑氣逐漸生成,不斷產生。這是春秋蟬的弊端,容易壞運。方源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對此施展運道手段。
  還有一團運氣,仿佛是一層粉色霧氣,漂浮在鍋邊,繞著鍋旋轉。
  這是方源的夢道分身的氣運象征。
  粉色霧氣縹緲虛弱,不斷變幻,仿佛一層微弱的光影。
  只有夢道分身晉升六轉之后,才能和宙道分身的氣運景象媲美。
  除此之外,還有龍人分身的氣運,仿佛紫色小龍,在鍋邊游蕩。方源在獸災洞天中的分身,像是一頭雀鳥,灰不溜秋。還有方源在華文洞天中的分身,氣運如同花苞,萎靡不振。
  “這兩個小分身的氣運,都有些弱啊。看來之前,灰色魂球上的運氣損耗很大。而我本體和分身之間,到底是隔著一層世界,有著阻礙。”
  “既然如此……”方源心念一點,催起煮運鍋。
  煮運鍋中溫度迅速拔升,氣運迅速沸騰。
  鍋邊的兩條雕龍緩緩張開雙眼,同時張口,對準鍋內吸氣。
  頓時,兩股氣運就被雕龍吸入肚中。
  雕龍活動開來,掉轉龍首,分別對準鍋外的灰雀氣運、花苞氣運,張口噴吐。
  兩股氣運噴射出去,匯入到灰雀和花苞氣運之中。
  轉瞬間,灰雀輕啼一聲,變成一只尖嘴的鷹隼,振翅疾飛。而花苞氣運則像是久旱逢甘霖,昂起頭顱,花苞綻放,絢爛錦繡!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