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1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1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10)     

蠱真人808 天上掉蛋

巨陽仙尊的己運真傳,已經將運氣的種種奧妙,闡述得相當全面。
  總體上而言,運氣分為黑、灰、白、赤、黃、青、紫這七種顏色。也有其他雜色,但基本上是這七種顏色的混合。
  運氣的形態堪稱千奇百怪,和具體的人,以及人物身處在具體的環境、本身的狀態有關系。
  就拿方源自己而言,他和他的分身各個的運氣形態、顏色都大相徑庭。
  方源掌握了完整的巨陽己運真傳,還有部分巨陽眾生運真傳,只要看一眼這些氣運的顏色和形態,就能知道對象的狀態,推算出許許多多的情報。
  煮運鍋中有著察運仙蠱、時運仙蠱、狗屎運仙蠱、氣運仙蠱、連運仙蠱等等,這些運道蠱蟲的威能,只能算是煮運鍋的基本功用。
  這座仙蠱屋最主要的威能就是——煮運。
  自身運氣的形態、顏色、規模,代表著人物當下的改變趨勢。
  假設方源如今有著濃厚的黑棺氣運,預示著他面臨死亡的趨勢。方源就可以利用煮運鍋,將這黑棺氣運煮化,從鍋中升騰其全新的氣運。
  比如財運、桃花運等等。
  巨陽己運真傳,就是研究自身運氣,并且如何改變自己的氣運。而煮運鍋便是這道真傳中的巔峰杰作,有了它就能煮化任何種類的運氣,然后轉變成自己想要的。
  “不過,我現在擁有八轉修為,煮運鍋不過六轉,還不能對我本體的氣運有什么影響。”
  “但我的其他分身,修為最高的只有七轉,大多數還都是凡人。”
  “就拿剛剛煮運,支援過去來說,效果應當是立竿見影的。”
  方源揣摩了一番后,便又繼續潛修,練習自己的氣道殺招。
  煮運鍋當然是要提升轉數的,但如今悔蠱仍舊在蒼藍龍鯨的樂土洞天當中。
  方源可以命令毛民蠱仙們大肆煉制六轉運道仙蠱,但把它們提煉到七轉層次,還是缺少有利的條件。
  獸災洞天。
  方源分身戰部渡緩步行走。
  周圍吵吵嚷嚷,人流如梭。
  “這里就是城中最大的蠱師市場了。倒是挺繁華。”戰部渡細細觀察。
  他現在修為不過一轉而已,還是太年輕。
  并且囊中羞澀,此次前來這里,不過是采集情報,加深對周圍環境的了解。
  “蠱師修行需要資源,我卻是一窮二白。當務之急,就是生財。”
  戰部渡一臉稚嫩,內心卻是自信滿滿。
  他可是方源的分魂,有著蠱仙的眼界,想要尋找到一些凡人蠱師的生財之道,還不簡單?
  但細心觀察一陣后,戰部渡的眉宇間卻是籠罩了一層淡淡的苦悶。
  “這里的蠱師,都稱之為戰獸使。雖然也運用蠱蟲,但這些蠱蟲都是為了培養戰獸,和野獸、植物合體。根本就沒有蠱師單獨作戰的例子。”
  方源轉了一圈市場,發現蠱蟲很少,絕大多數的店面都是在販賣獸植。
  “也是。”
  “這片獸災洞天,有著萬物大同變殺招遮護,蠱師要和獸植合體,極其容易。”
  “若是換做外界,要做到相同程度,非得付出十多倍的代價才有可能。”
  “因為和獸植合體的路線,太過容易,太占優勢,導致正統的蠱修早已經埋沒。”
  “當然,這也和獸災仙人有意為之有關。”
  獸災仙人因為第一次萬劫傷重而亡,這片洞天過去是他精心經營,故意營造成這種情況,應當是利于管理吧。
  畢竟,獸災洞天中的人族規模真的很大。
  戰部渡要攻略這里,自然不能啟用蠱修正統,而應當入鄉隨俗,也成為戰獸使。
  成為戰獸使,說容易挺容易,說難也難——需要蠱師擁有一只野獸或者植株,可以成功合體。
  這是最基本的。
  然后再到戰獸公會,花錢注冊,成為公會一員。
  獸災洞天中,戰獸公會是最大的也是唯一的超級勢力。
  戰部渡若是加入,會成為最低級的戰獸學徒。學徒之上是戰獸公會的中堅力量——戰獸使者。
  戰獸使者之上,就是戰獸勇士,必須是蠱仙修為,往往擔任城主之位。
  戰獸勇士的上面,就是唯一的戰獸王。
  組織結構相當的簡單粗糙。
  戰部渡如今不僅缺少相應的蠱蟲,更缺少戰獸、戰植。尤其是后者,售價不菲。
  戰部渡收集到了足夠的情報,心中已有定計。
  “按照我的計劃,大約一個多月,我就有足夠的財力,買下蠱蟲。”
  “再有一個月,就能收購到最低級的戰獸了。”
  “先買下門牙鼠,用一段時間。這種野獸被世人大大低估,實在是物廉價美。”
  “有了實力,我就能加入戰獸公會,以它為平臺,接取任務,迅速擴充實力。”
  “嗯?!”
  就在這時,戰部渡聽到一聲高喊:“小心頭頂!!”
  他連忙看去,只見天空中一個漆黑之物,正急速地墜落下來。
  而更高一點的空中,有一位老者操縱著胯下的巨鳥,飛快下落,想要抓取那個漆黑之物,但是看樣子已經來不及了。
  “什么東西?”
  “快跑啊!”
  周圍人頓時一哄而散。
  戰部渡也趕緊邁開步伐,躲閃到一處店家的屋檐下。
  砰!
  幾乎下一刻,漆黑之物就砸在了這家店的臺階上,破碎開來。
  破碎的碎片四處飛濺,將周圍人打得哀嚎不已。
  戰部渡離得最近,卻意外的一根毫毛都沒有傷。
  “這是……一個蛋?”戰部渡望著眼前一人高的蛋,心中了然,“這樣的氣息,明顯是一個荒獸蛋啊。”
  正想著,蛋殼咔咔破碎,從中鉆出一頭可愛的小雕來。
  小雕看著戰部渡,啾啾出聲,一下子就撲倒了戰部渡,用嫩嫩的鳥喙碰戰部渡的臉頰。
  “怎么會這樣?!”那位騎著巨鳥的老者,隨即降落到地上,看著這樣的一幕,有些傻眼。
  “老爺爺你好,我叫做戰部渡。”戰部渡有著見識,明白眼前的老者乃是一位蠱仙,不敢怠慢,立即起身行禮。
  老者還未說話,那頭被戰部渡手掌撥開一邊的小雕,又撲到戰部渡的身邊,用雙翼輕輕地拍打戰部渡的后背。
  老者的目光頓時復雜無比,他看看這頭小雕,又打量戰部渡:“唉,我的老伙計懷孕了三十多年,竟于今天忽然產蛋。這顆蛋好巧不巧,落到這里來,孵化出了小箭尾雕。小雕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少年你啊,它把你當做了至親的人了。”
  戰部渡傻眼,連忙擺手:“老爺爺,很抱歉,我、我不是有意的。”
  蠱仙老者呵呵一笑:“你叫做戰部渡?那我就叫你小渡好了。小渡啊,你別緊張,我可沒有怪罪你的意思。甚至,我還要對你賠禮道歉呢,畢竟剛剛差點就要砸到你。”
  “看來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啊。如果我的孫子還活著,也像你這么大呢。小渡啊,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修行呢?你得到了小箭尾雕的認可,將來說不定能成為戰獸勇士哦。”
  “戰獸勇士?”戰部渡頓時雙眼瞪大,閃閃發亮,一臉純真和興奮。
  他雙手握拳:“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戰獸勇士了!老爺爺,我真的能行嗎?我真的可以和你一起修行嗎?”
  老者哈哈大笑:“小渡啊,你能不能成為戰獸勇士,還看你今后的努力。但現在,我們還是先走吧。”
  “好的,老爺爺。”戰部渡便隨著老者,一起騎在箭尾雕身上,在眾目睽睽之下,飛走了。
  “我的天!”
  “我剛剛看到了什么?”
  “這個少年運氣也太好了吧?”
  “剛剛那位老者,好像就是山崖城的城主呢。”
  “他就是山崖城城主?哦!我是聽說,最近山崖城城主要來我們城,和我們的城主商量什么大事的。”
  周圍群眾像是炸了鍋一樣,議論聲越來越大。
  “那個少年是誰啊?好像是叫戰部渡?運氣怎么這么好!”
  “唉,剛剛怎么就不是我呢?”
  “早知道這樣,我就把他擠出去了。”
  “我咧個去!戰部渡衣著不堪,明顯是個窮小子,沒想到竟然被一位戰獸勇士大人看中了啊。這是咸魚翻身,一飛沖天啊。”
  “他還得到了小箭尾雕的認可呢!這可是仙獸,仙獸啊!”
  “是啊,和仙獸一比,整個市場中的獸植都是渣,連對方的鳥屎都比不上!”
  有的人氣得跳腳,懊悔不已,剛剛為什么沒有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有的人瞪大雙眼,眼珠子都紅了,有的人則大吼大叫,吐沫飛濺。
  華文洞天。
  一場詩會正在舉行著。
  著名的大才子望著堂下端坐的學子們,笑了笑:“柳鎮果然是文風鼎盛,我看堂中學子皆是文氣洋溢。看來姜賢弟教授得頗有成果啊。”
  “申兄謬贊,小弟的這些學生皆是才思淺薄,不值一提。此次能讓他們來觀看你我二人的文斗,已經是他們的造化了。”私塾的姜先生謙虛道。
  申大才子按手道:“姜賢弟,你我文斗不分上下,索性就此止住。接下來,不妨接鼓傳花,選取三位學生上來獻詩,也好讓我領略一番后輩的文采,如何?”
  “也好。”姜先生沉吟一番,點頭答應下來。
  頓時,臺下的眾多學生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時機啊,有著臺上的兩大才子坐鎮,不管吟詩如何,只要登場亮相,就能名傳千里。
  鼓聲開始了。
  “選我,選我!”
  “傳過來,傳到我這里來。”
  “唉!鼓聲停了。”
  “是誰拿了紅花?還請上來獻詩一首。”申大才子睜開雙眼,微笑道。
  在眾人的灼灼目光中,李小白摸了摸鼻子,走上了臺。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