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8)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8)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8)     

蠱真人809 紅花眷屬

“學生李小白,參見二位師長。”李小白走上臺來,很有禮貌。
  申大才子微笑地看著他,點了點頭。
  而私塾的姜先生則問道:“小白,可有詩詞?”
  姜先生的眉宇間,有一絲隱約的擔憂。這個李小白才智中庸,但愿他平時有著什么積累,否則依照他平時的水平,難免會令人失望。
  平日里叫自己失望,也就算了。但如今卻是在申大才子面前……尤其是這場文斗的前中期,已是精彩絕倫,必定會揚名天下。這要在后期失色,天下人即便曉得姜先生的才學,也會暗中笑他不是一位明師。
  “老師,學生的確是有一首詩。”李小白當即答道,神情自信。
  “那就吟來一聽。”姜先生略微放下心來。
  在這華文洞天,不比尋常地方,文風極其鼎盛。
  皆因只要作出一首好詩詞,哪怕無人贊賞,天地都會來獎賞你!
  所以,作詩詞學問非常重要,有關人們的吃喝拉撒,乃至地位、聲望和未來。
  一般而言,絕大多數的文人都會平日積累,有一些好的詞句,哪怕不成詩,但都壓在箱底,留待將來補足。
  還有許多文人,雖然作得好詩詞,但卻不公布出來。為的就是隱藏實力,應付頻繁至極的文斗。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李小白藏著詩詞,并不叫人意外。
  李小白心中早有考量。
  “我記著的詩詞極多,有大量的絕世篇章,在地球上名傳千古,廣為流傳。經過漫長歲月的打磨,越發熠熠生輝。”
  “但若是用這些絕世篇章,大大不妥!”
  “這個洞天世界乃是信道環境,最擅長的就是收集情報。尤其是觀測文氣、才氣,這樣的手段幾乎人人都會,只是有高有低。”
  “我本身文氣、才氣不足,魂穿之前更是一位普通的學生。冒然弄出絕世篇章,不僅不會讓人信服,而且還會惹來懷疑,引發調查。”
  “即便自己事后說明,這并非自己所著,那也為時已晚。本身會被打上不誠的標簽,在這個世界,會讓人鄙視,乃至唾棄。”
  方源為了攻略華文洞天,早已經推算了許多方案,用來應對各種情況。
  李小白這個分身,本身文氣、才氣都不足夠,并非方源本體的才情,只是帶來少許。
  不過,李小白的記憶中,卻是有著大量的著名詩詞,除了地球上的,還有方源本身的著作。
  當即,李小白挑選了其中一首,徐徐吟誦而出。
  姜先生暗中吐出一口濁氣,這首詩詞對仗工整,言之有物,也勉強夠的上今天的文斗了。
  “什么嘛,也不怎么樣啊。”
  “李小白我和他同窗了三年,今天算是他超水準發揮了。哈哈。”
  “這不正好嗎?有了他的這首詩來襯托,接下來的兩位幸運兒有福了。”
  臺下的學生們心思越發活潑起來。
  李小白吟誦出來的詩詞,雖然符合他的身份,但在他的同窗里面,還有大把的人比他更為優秀。
  尤其是一些學生的肚中,暗中珍藏了不少詩詞。
  這些詩詞是他們平日里搜索枯腸,竭盡心智,雕琢而出的,用在其他場合有些大材小用,如今卻是正為合適。
  當鼓聲再起,紅花開始傳動時,這些學生的精英,無不蠢蠢欲動,雙眼放光。
  鼓聲停歇下來。
  絕大多數的學生失望了,怎么不是我呢?
  然后,他們的雙眼紅了,怎么又是他!
  紅花正停在李小白的桌案上。
  “咦?”李小白也非常驚訝。
  “規矩不可廢,還請你再上來一次吧。”申大才子搖頭失笑。
  姜先生再次擔憂起來,按照李小白的素養和底蘊,之前的發揮已經是超水準,這一次恐怕……
  但李小白又吟誦了一首詩。
  這首詩和剛剛那首的水平,完全相當。
  姜先生放下心來,打量李小白的眼神柔和了一些:“看來我這個學生,雖然才情不佳,但是平日里知道努力,所以積累了兩首詩詞。這兩首詩詞應當是他自己的創作,按照他的水準,能創作出來非常不容易了。”
  李小白沒有丟了他的面子,這讓姜先生很是欣慰。
  “最后一個人選了。”
  “前兩個機會都給了李小白這貨,唉,真是白瞎了!”
  “要是我上場,必定能教兩位先生刮目相看的。但就是不傳給我啊。”
  “第三次機會,不知會花落誰家?若不是我的話,那就更不要是那幾位才好。”
  學生們都有點坐不住了,各自心思都泛起在心頭,不再淡定從容。
  鼓聲開始,學生們望著紅花,很多人眼眶都紅了。
  “傳給我!傳給我!”
  “唉,又走了……但愿鼓聲能再持久一些,在輪到我的手中。”
  “咚!”
  鼓聲陡然一振,猛地停止下來。
  申大才子睜開雙眼,面帶微笑:“這一次會是誰呢,呃。”
  他愣住了,旋即臉上流露出古怪的神色,手指著最后的幸運兒,哭笑不得地道:“怎么又是你這小子呢?”
  李小白拿著花,上了臺,頗有些愁眉苦臉。
  他先是對臺上的兩位先生行禮,隨后又抱拳作揖,對臺下的諸多學生致歉:“諸位同窗,非是小白奪人所好,今日三次登臺,對我而言,實乃驚嚇多過驚喜。小白知曉,臺下諸位同窗才學多勝過小白,小白卻三次吟詩,實在是懺愧。”
  原本,他的這些同窗都又驚又怒,聽了李小白這話,再看他的神情,心中的怒意也就紛紛消散了。
  不僅如此,更有一部分人同情起這位李小白來。
  畢竟,李小白的才情、文氣不如自己,讓他上臺不就是受罪嗎?
  “你這運氣也真是了得了。罷了,吟詩吧。”姜先生笑罵一聲。
  李小白便又吟詩了一首,仍舊是水準平平,不過最后一句詩,卻是有了亮點。
  這個亮點雖小,但卻拔高了整首詩的層次。
  不僅申大才子笑了笑,對此句贊了一聲,就連姜先生都有些意外:“你這首詩的最后一句,倒是有了一些新意。你是如何構思出來的?”
  李小白苦笑道:“啟稟先生,學生不敢相瞞,這首詩之前不過三句,最后一句乃是剛剛,學生情急之下,想了出來。沒想到竟能入兩位先生之眼,實在是叫學生也非常意外!”
  姜先生一愣,哈哈大笑。
  申大才子搖頭:“你這個李小白,倒是實誠。”
  原來,他在剛剛就暗中動用手段,查探了李小白的文氣、才氣等諸多信息,發現皆是中庸普通的氣象。
  “不過靈光一閃,有一些超過水準的發揮,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申大才子沒有任何的懷疑。
  姜先生則對李小白有點刮目相看了。
  他用一種全新的目光,不著痕跡地打量李小白,心想:“李小白雖然作詩平平,但卻看得出他平日里刻苦努力,所以才有了三首詩詞的積累。他還能臨時發揮,靈光乍現,可見他還是有潛力的。但最叫我欣賞的,卻是他第三次上臺的一番話,他和同窗告饒致歉,這是他精通人事啊。人情練達即文章,這點真的不錯。”
  “等等。”姜先生忽然又想到,“這場文斗必定名傳天下,我的聲名早就天下聞名,也就罷了。但李小白卻也因此出名,本來若是三位學生也就罷了,偏偏三次機會都成就了他一個。如此一來,他就成了眾矢之的。”
  “這一次,申兄和我斗平,短時間內是不會有人找我文斗了。但卻不妨礙有些小人,找我的學生下手,來間接地打壓我!”
  偏偏李小白又是個比較普通的學生。
  姜先生皺了皺眉頭,當場就下了決心:“回去之后,一定要用力栽培李小白,暗中給他開小灶!此次文斗,天下人都會知道李小白就是我的學生。雖然我的學生有很多,但成名的就他一個啊。”
  “將來,只要提到李小白,就會必然提及我。我和他是綁在一塊了,必須要把他栽培好了,否則的話……”
  姜先生心生重重壓力,他決定不管花費多大的代價和精力,也要把李小白雕琢起來。哪怕他是一個朽木,也要雕得看起來像塊玉!
  中洲,飛鶴山。
  顧六如緩緩停止了殺招,他擦了擦頭上的汗漬,吐出一口濁氣:“可以了,他的仙竅時間,已經被我調至極致,災劫會非常頻繁。”
  “有勞了。”一旁的秦鼎菱微笑,她看向昏睡中的古月方正,忽然輕咦一聲。
  “怎么了?”顧六如疑惑地問道。
  秦鼎菱便道:“我正在動用察運的殺招,發現在你的殺招生效之后,方正的運氣忽然又有了新的變化。他原本氣運如山,青翠蔥蘢,方方正正,但現在卻是忽然變成了,嗯……一個好似鍋蓋的怪模樣。”
  顧六如更加疑惑:“這是什么預兆?”
  秦鼎菱搖頭,也是苦惱:“短時間內,我也搞不清楚。”
  兩個月后。
  一則消息,讓方源本體罕見的停止了潛修。
  “終于查探出龍宮的具體位置了么。”
  “很好,正巧我的氣道手段也都基本掌握了,不妨就先下手為強,搶在天庭之前,秘密奪了這座仙蠱屋!”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