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1)     

蠱真人814 綠蟻收徒

東海。
  潛藏在云層之中的方源本體,忽然神色一動:“嗯?分身的氣運又有了變化!”
  方源放眼望去,只見煮運鍋旁的有一大團的濃重黑云氣運。
  黑云氣運當中,各有四團異象,代表著四位八轉蠱仙,鎮守這股黑云氣運。
  象征方源分身的紫色小龍氣運,被黑云氣運團團圍住,在里面盤踞低吼。
  小龍精神比之前還要振奮,一絲一縷的青紫氣運,不斷地從黑云氣運中轉化,增添到紫色小龍的體內。
  紫色小龍受到這樣的資助,體型好似膨脹了一些,爪牙也仿佛鋒利了一些。
  最明顯的變化是這頭小龍,原本只是盤踞在原處,但現在卻是舒展身軀,主動出擊,開始繞著原地,向黑云氣運中試探。
  “由靜化動,士氣昂揚,看來是分身在夢境中有了突破,掌握了脈絡,所以變得如此主動。這是好事!”
  “可惜,我再不能動用運道手段,來幫助分身了。”
  龍人分身若是光魂魄進去,留著肉身在外,方源本體還可勉強向他灌輸氣運。
  但現在,龍人分身魂肉皆進入夢境,被夢境完全包裹,任何的運道手段都隔絕了。
  方源本體也愛莫能助,除非是將夢境取走一部分,將龍人分身暴露出來。
  或者等到遙遠的將來,夢道的鉆研有了成果,方源可以在運道中摻和夢道成果,如此一來也就可以針對夢境的遮蔽了。
  夢境繼續著。
  龍人分身周詳思考,謹慎分析,摸清脈絡,一番對話表露自己的“心意”,得到了父親的認可,也通過了第二幕夢境的考驗。
  不過,情報還是要多刺探一些的。
  書房內,方源當即又道:“爹,既然咱們父子同心,那又給如何做,才能令我龍人一族昌盛呢?想必父親已有定計,還請教教孩兒。”
  龍人蠱仙微笑道:“的確是早有大計,實話告訴你,不只是你和為父,還有諸多的龍人一族的有識之士。只不過這些人的身份,你現在還不宜知曉。這既是對他們的保護,也是對你的保護。”
  “行大事,首要便是隱秘。暗事好做,明事難成。這一點孩兒明白。”方源點頭道,“但但凡大計,總得有個章程吧。”
  “這個章程,就是這個。”龍人蠱仙大笑一聲,抬手取筆,在書桌上的大紙上寫下最后一個字——“下”!
  和之前的三個字合起來,便是“龍行天下”。
  方源眼中精芒一閃。
  龍人蠱仙忽然吹了一口氣,這氣息鋒銳如刀,直接割開了大紙。
  龍人蠱仙將其中一小部分紙張,拿起來,交給方源,上面只有一個字——“下”。
  而剩下的大半“龍行天”,龍人蠱仙一拂袖,紙張陡然自燃,迅速燒成灰燼。
  龍人蠱仙望著書桌上的這片灰燼,嘆息一聲:“總有一天,我們龍人一族都會高翔蒼穹,諸天都在我們腳下。但是現在,人族勢大至極,但是當之無愧的霸主。縱觀大局,我們龍人勢單力孤,在外根本沒有一處可靠的異人勢力結盟,在內我們龍人本身都是依附于人族。”
  “要高翔蒼穹,必有一個過程從下而上。如今,我們就要屈居人下,默默積累,沉淀底蘊。我們龍人一族剛剛成形,底蘊太薄,幸好我們產生于人族,和人族關系最為密切。尤其是在中洲,我們在十大古派都是有同族之人。我們需要的是不斷學習,不斷積累,追上人族。”
  方源追問:“那孩兒又該如何去做?”
  龍人蠱仙笑道:“你早已經開始做了。在你孩童時代,為父就發現了你的天資,便刻意栽培你成為奴道蠱師。如今你的奴道造詣,已經登堂入室,接下來為父已經替你做了安排,參加綠蟻居士的收徒大典。”
  “綠蟻居士?”方源故作不解,心中卻是恍然,聯想起一個名號——居易仙侶。
  這兩人乃是夫妻,中洲歷史上有名的散仙大能。男子名號綠蟻居士,女子名為易酒仙姑,他們倆自小就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本來是凡人,但各有仙緣。因為一場災害,男女少年時被迫分離,各自思念對方,均以為對方已亡。
  成就蠱仙之后,男子不娶,女子不嫁。天公作美,讓他們兩人碰巧相見,一時間難以置信,驚喜交加,如墮美夢之中。
  雙方傾訴衷腸之后,女子笑稱男子:“我還記得你孩童時候,最喜歡玩泥巴,斗螞蟻。”
  男子也笑:“小時候,你家開了酒肆,家境比我要好。少年時代,你就挑著擔子,走街串巷去賣酒。我就一直陪著你,真希望陪你這樣一直到老。”
  于是,男子便自稱綠蟻居士,女子也改了名號,稱為易酒仙姑。
  兩人俱都才情卓絕,品德上佳,結伴同修后,琴瑟和諧,舉案齊眉。
  龍人蠱仙繼續道:“綠蟻居士曾經和十大古派中的洪貞作賭而敗,答應收得一徒,傳授衣缽。如今按照約定,已經是到了收徒的時候。但十大古派中卻沒有商量定好人選,皆因當事人蠱仙洪貞早已渡劫而亡。”
  “綠蟻居士乃是人族大能,但卻是散修。我兒若能成為他的唯一徒弟,不僅能夠習得他的奴道手段,更且和居易仙侶搭上關系。將來龍人一族若有難處,這兩位八轉大能可為強助!”
  “原來如此,孩兒懂了。”方源頓了頓,繼續道,“孩兒定會拼盡全力,成為綠蟻居士之徒。”
  龍人蠱仙點頭:“好,收徒大典就在下月初,這階段你就用功閉關,為父會請諸多教習,幫助你訓練。”
  第二幕夢境消散,第三幕夢境來臨。
  高山聳立,云霧繚繞。
  青竹林地中,一處茅屋前,小小的空地上,卻是擁擠著十大古派的年輕一代。
  這些人俱都是少年才俊,各個天資卓絕,都是為了競爭綠蟻居士的徒弟名額而來。
  方源恍惚了一下,打量環境,發現自己正置身在少年當中。
  只不過,絕大多數的人族少年都下意識地疏遠他,他身邊僅有兩位龍人同族。
  而空地中央,則是兩位少年蠱師正在拼斗。
  方源頓時認出一人,暗道:“那不是張雙么?”
  此時張雙已經處于下風,他的對手乃是一位姑娘,眉發枯黃,容貌秀美,眼中雙瞳,熠熠生輝。
  方源剛剛來到第三幕夢境,還不了解情況,立即刺探情報道:“你們看好誰?”
  他同族的兩位龍人少年,聽了這話,左邊的那位龍鱗泛青,便道:“吳帥,你未免太看不起我們倆個。雖然我們兩個都被淘汰,只剩下你晉級。但場中情況如此明顯,再有十個回合,張雙必敗無疑。”
  青鱗的龍人少年比較高傲,口氣有點冷。
  黃鱗的少年則明顯性情溫和許多,勸慰道:“青酸,你何必如此。勝就是勝,敗就是敗。你失敗了,還計較什么?吳帥賢兄這么問,絕非是要找你茬的。”
  青麟少年青酸憤憤不平,咬牙道:“那都是人族狡詐,看我實力強盛,蓄意安排了那三個人族,故意來車輪戰我,令我實力降低許多,然后再讓泰琴輕巧勝我。黃維,難道你沒有看出來嗎?”
  黃鱗少年嘆息一聲:“我豈會不知?你我都被阻擊,但事實上這也是因為我倆實力不足的緣故。若是像吳帥賢兄這樣的實力,就算阻擊,又有何妨?仍舊讓賢兄闖到了決賽!”
  方源默默聽著,心道:“青麟少年叫做青酸,黃鱗少年喚作黃維,而我卻是已經闖入決賽了。”
  這時,黃維又道:“吳帥賢兄,我是佩服你的奴道造詣的。但你接下來的敵人,卻也是非同小可。泰琴姑娘實力也非常高超,和賢兄相差仿佛。但賢兄你是激戰不休,一步步血斗慘勝,晉升上來。而你的對手卻是被一路保護,唯有到了此戰,才遇上張雙這個強勁對手。”
  方源這才明白,原來場中的黃眉雙瞳的少女泰琴,便是自己接下來的對手。
  他心情有些凝重。
  因為觀察片刻,他已有了許多評估:“這泰琴明顯也是奴道大師境界,很多時候她調兵遣將,想都不想,依照心中的直覺,卻往往效果極佳……是個勁敵啊。”
  方源的奴道境界,也只是大師級。
  這讓他微微后悔,早知如此,他的本體就應該提前準備,讓奴道境界提上一提。
  不過誰有能知曉得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
  “我輸了。”片刻后,張雙臉色蒼白,身軀搖晃著拱手道。
  “承讓了。”少女泰安回禮,神情淡漠,隨即眼光又轉向方源,緊緊盯住。
  終于到了最后一場。
  方源信步走上前去。
  他和張雙擦肩而過。張雙臉色復雜,想要為方源鼓勁,畢竟他倆分屬同門,但又念及方源龍人身份,終究只是張了張口,沒有說話。
  休息了片刻,雙方正式開戰。
  少年們緊緊圍成一圈,對戰事密切關注。
  一只只螞蟻,破土而出。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