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1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1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11)     

蠱真人815 操蟻對決

方源立即動用全力,去奴役這些螞蟻。
  泰琴同樣如此。
  這些螞蟻乃是綠蟻居士發明,他擇徒的比試內容,自然就是比拼雙方操蟻的能耐。
  方源駕馭了三十八頭工蟻,六頭兵蟻后,立即心念一動,揮動全部軍勢,朝泰琴殺奔過去。
  泰琴也有三十多頭工蟻,五頭兵蟻,她采取的戰術和方源不同,乃是運用工蟻鑄就蟻巢,兵蟻護衛。
  方源兵力略處小優,戰術也非常激進,令場中少年們紛紛驚呼起來。
  泰琴大皺眉頭,一陣慌亂:“這龍人少年吳帥,怎么像變了個人似的?如此激進!”
  她連忙調遣兵力,先從蟻巢中調派工蟻出動,隨后在外的兵蟻收縮回防,準備依托還未建成的工事,嚴防死守。
  很快,兩軍交接,展開慘烈廝殺。
  “沒想到一上來,就出現這樣的局面。”
  “吳帥戰術一掃之前,此舉實在太過冒險了。”
  “沒錯,只要泰琴防住這一波攻勢,那她占據的優勢就大了。吳帥沒有建造蟻巢,泰琴卻有,這是層次上的差別。”
  “現在就看雙方的細微操蟻之術。因為是大前期,一兩頭螞蟻恐怕都要傾斜勝利的天平了。”
  “吳帥雖強,但泰琴也造詣深厚,雙方半斤對八兩。依我看,泰琴的勝面極大,吳帥怎么會如此莽撞呢?”
  然而片刻后,雙方卻是暫時分出勝負。
  泰琴損失較多,緩緩后撤,方源一方趁勢壓上。
  “怎么可能?吳帥竟然明顯勝過泰琴?泰琴失誤了?”
  “并沒有!泰琴是正常水準的發揮,但吳帥卻是超出水準。是他動用了什么奴道手段,還是原本就是這樣的水準?”
  “難怪他有信心直接沖殺上來。”
  泰琴臉色凝重,后撤的過程中,又被方源趁勢殺死多頭螞蟻。
  龜縮到未完成的蟻巢當中時,她手中的軍力只剩下十二頭,非常凄慘。
  當然,方源也只是稍微好一些而已。
  蟻巢通道只有幾個,泰琴對自家的蟻巢自然了若指掌,在要地部署兵力,同時又分出心念,奴役在外的螞蟻。
  方源念頭一轉,卻未急著進攻,眼下困敵之勢已成,敵人如甕中之鱉。
  方源對蟻巢布局并不了解,若冒然進攻,自己手中就這么一點兵力,反而不美。
  于是他也分兵把守各處道口,將蟻巢團團圍住,隨后也催動奴道殺招,不斷奴役在外的螞蟻。
  螞蟻不斷從地底冒出,最初是工蟻,隨后是兵蟻,現在已經開始出現箭蟻。
  這種箭蟻能從口器中,噴射出尖刺。噴射出三根尖刺之后,箭蟻就會虛弱至極,連工蟻都打不過。
  即便如此,箭蟻也是一種極強的兵種,往往能以少勝多。若是成就一定規模,在大戰中一齊射箭,更具威脅。
  “箭蟻乃是雙方必爭之物了。”
  “沒錯,泰琴若有箭蟻,完全可以以少換多,將通道門口的敵方螞蟻全部射殺。這樣一來,內外兵力匯合,就能反殺而出。”
  “吳帥雖處上風,但并不穩固,很容易就會翻盤。”
  “可惜了,若是此刻沒有出現箭蟻,而是甲蟻,那吳帥必定能憑借甲蟻攻堅,直搗黃龍,進而摧毀對方蟻巢。”
  少年們議論紛紛,交頭接耳。
  雙方之爭,乃是時下最為風行的操蟻戲。操蟻戲開端,固定出現工蟻、兵蟻,但隨后的螞蟻種類卻是隨意涌現。這些新出現的螞蟻,不僅考較比斗雙方的奴役造詣,而且還考察爭斗蠱師對于螞蟻的了解,對于整個戰局的洞悉程度。
  方源和泰琴全力爭奪,方源仍舊占據優勢。
  少年們盡皆側目,有些難以置信。
  “這片場地都布置了蠱陣,雙方相對而坐,越靠近自己的螞蟻越容易奴役。泰琴奴役的螞蟻是自己身邊,而吳帥卻是遠至極端,怎么可能還被他占去了優勢?”
  “難道這就是吳帥的真正實力?他到底是有多強?”
  “我們之前一起聯合,來削弱他,沒想到他竟然還有如此實力。他就不感覺到累嗎?”
  若是真的吳帥,或許會感覺到累,但方源不是。
  方源剛進入這幕夢境,狀態良好,尤其是他的魂魄,乃是當初本體分魂所化。
  之后,雖然完全轉變成了龍人魂魄,并沒有進行魂修,但本身底蘊深厚,超越尋常。
  魂魄底蘊直接影響奴道的效果。
  比如方源本體在南疆埋伏戰之前,奴役不了多少的太古年獸,但如今卻是輕輕松松二十多頭。
  箭蟻之爭,泰琴失敗。
  她分心他顧所奴役到的箭蟻,全部方源消滅。
  方源不僅是有箭蟻,而且還有工蟻、兵蟻與他的箭蟻配合。泰琴吃虧在兵力兩分,這讓她處境極為被動。
  不過好在箭蟻攻堅,并不出眾,尤其是在坑道很多的蟻巢中。
  “我雖然積累了優勢,但這優勢并不大,尤其是這段時間,泰琴必然催動工蟻,加緊建設蟻巢。”
  方源看似激進,實則是穩中求勝。
  所有的戰術,都是建立在知己知彼的基礎上。
  “接下來,只要出現甲蟻,我就能攻堅,摧毀蟻巢了。就算不是甲蟻,出現其他的種類,只要不是炮蟻,我也能憑借兵力優勢,強攻勝利。”方源運籌帷幄。
  他的勝面的確很大,場中的人族少年們盡管不愿意看到,但也不得不承認眼前的事實。
  “龍人吳帥要成功了。”
  “沒想到這一場決賽,會如此落幕。”
  “沒想到吳帥竟隱藏了這么多的實力,他的確是厲害。”
  “唉!可惜了,堂堂綠蟻居士的奴道傳承,居然要傳給一個龍人。”
  泰琴臉色嚴峻至極,雙眼死死盯著場地,一眨不眨。她也意識到自己正處在失敗的邊緣,但卻不想放棄。
  她死死咬緊牙關,心中縈繞著一個強烈的念頭:“若是敗給吳帥這樣一個龍人,還不如讓我上一場輸給張雙好了!我不能輸,我不要輸!”
  就在這時,場地上空忽然升騰其絲絲云氣,云氣迅速凝聚成團,化為一團團的綠云。
  幾個呼吸之后,從綠云中飄飄灑灑出一蓬蓬的酸雨。
  方源目光變冷,少年們嘩然一片。
  “這一次的變化,居然不是出現螞蟻,而是戰場變化。”
  “若是出現地震之流,那泰琴不需要吳帥強攻,立刻玩完。若出現其他變化,也只是維持局面。但偏偏出現了酸雨……”
  “是啊,泰琴的螞蟻都在蟻巢之中,而吳帥的軍力全都裸露在外,飽受酸雨侵蝕。”
  “吳帥開始就地鑄造蟻巢了。”
  “為時已晚了,好一場酸雨,讓泰琴絕地翻盤,吳帥冒險建立起來的優勢蕩然無存。”
  泰琴得到酸雨相助,終于挽回絕對的劣勢。
  方源只得收縮兵力,鑄造蟻巢,躲避酸雨。
  酸雨過后,便出現了甲蟻,可惜方源就算奴役再多,也錯過了最佳的時機。
  不過幾個回合之后,方源又依照著魂魄底蘊,不斷壓制泰琴,接連幾場小勝之后,累積出來優勢,又再次將泰琴逼入失敗的懸崖邊緣。
  一場大會戰,泰琴糾集殘余兵力,負隅頑抗時,忽然從地面涌出一頭王蟻。
  要收服野生王蟻,不僅需要蠱師施展奴道手段,而且還要催動兵力將王蟻打得沒有脾氣。
  王蟻出現的地方,卻正是泰琴的兵力中央。
  方源立即發動猛攻,但他的兵力再多,一時間也難以沖破泰琴僅剩不多的幾道防線。
  泰琴拼盡全力,不惜施展損害自己的手段,終于將王蟻收服。
  王蟻雖然半殘,但卻有奇特威能,和它一方的螞蟻速度更快,防御更厚,攻擊更猛,綜合實力暴漲一大截。
  方源的螞蟻沒有得到增幅,數量雖多,卻有淪為炮灰的嫌疑。
  久攻不下,方源明智地選擇撤退,留下一批部隊斷后,和泰琴重新對峙。
  王蟻既然出現,絕不會僅有這一只。
  果然很快,就有新的王蟻在場地中出現,接連被雙方獲取。
  如此雙方的爭斗,又進入僵持階段。
  雙方控制的螞蟻越來越多,一邊不斷鋪設蟻巢,占據場地,一邊操縱兵力,相互攻伐。
  泰琴臉色蒼白,方源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過,他仍舊是憑借著豐富的經驗,逐漸占據優勢。
  轟隆隆!
  就在方源想要發動致勝一擊時,戰場竟發生了地震,方源損失慘重,蟻巢十之**都因此毀了。
  泰琴雖然也是如此,但她本身蟻巢就不多,損失比方源輕多了。
  雙方又回到同一水平線上。
  少年們轟動了。
  “又是這樣!”
  “每當大劣勢的時候,就有變化產生,幫助泰琴了。”
  “泰琴的運氣未免太好了吧?”
  “已經連續三次如此了。”
  “不會是有人作弊吧?”
  “怎可能?這場地可是綠蟻居士親自布置的,泰琴能作弊的話,早就勝過吳帥了!”
  方源目光更冷。
  “有麻煩了。”他暗道。
  按照他的氣運,就算和本體失去了聯絡,也不會如此倒霉。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夢境顯化,讓我必須失敗,戰勝不了泰琴。”
  “所以,每當我要得勝的時候,夢境就會出現演變,讓我喪失致勝的可能。”
  “那么我該故意留手,承受失敗嗎?”
  若是尋常時候,這種試探是完全可以的。但如今龍人分身卻僅有一次機會。
  若是他猜錯了,那么等若是自己放棄,那樣一來,龍人分身陷落夢境,本體只能出手。
  本體和四大龍將激斗,局面失控,很可能龍宮就要飛走。
  方源之前的謀算,也就要落空了。
  到底該怎么辦呢?
  ps:今天煉一更蠱的時候,運用到了新的煉蠱技巧,煉出了兩個一更蠱。另外推薦一下好友的書——《日常公寓怪物錄》悠閑瘋著。給他留評語的時候,別忘了說蠱真人推薦的喲。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