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3)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3)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3)     

蠱真人816 天庭察覺

天庭。
  秦鼎菱懸浮長空,面容嚴肅凝重至極。
  這一記殺招,她已然是醞釀了三天三夜。
  “著!”下一刻,她終于爆發,催出一道恢弘的金芒。金芒如五尾孔雀,輕啼一聲,展翅高飛。
  待這金芒飛到某處天空,忽然炸裂開來,散成無數的點點碎芒。
  碎芒當中,一個巨大的通道隱隱顯現。
  秦鼎菱身旁的紫薇仙子頓時失色:“竟然真有這樣的通道!”
  秦鼎菱七竅緩緩流血,身軀搖搖晃晃,臉色蒼白,退下休整。
  “辛苦你了。”龍公也在現場,此刻也是動容。
  秦鼎菱緩過幾口氣,感嘆道:“好險!若非我前段時間,搜魂趙憐云,得知一些巨陽眾生運真傳中的只鱗片爪,單憑我本身造詣,還不能發現巨陽仙尊的此處布置。”
  龍公冷哼一聲:“這巨陽仙尊圖謀不軌,當年假意來天庭瀏覽,實則布置了這個暗手。這運道真傳的確玄妙,偌大的天庭居然從未發現。不過天意仍舊眷屬我天庭,在關鍵時刻,有秦仙子蘇醒,識破了巨陽仙尊的詭計。”
  紫薇仙子深呼吸一口氣:“按照這樣的布置,巨陽仙尊便將天庭打通。一旦發動起來,很可能就有長生天的蠱仙直接殺奔天庭了。”
  “是的,這的確是北原蠻子的作風。”龍公道。
  紫薇仙子眼眸中精芒爍爍:“不過,既然發現了這一點,我們就可以針對布置。甚至將計就計,暗算埋伏北原一手。這對于幾年后的中洲煉蠱大會,有著巨大的幫助。”
  秦鼎菱立下大功,面色卻仍舊黯然,她嘆息道:“巨陽仙尊有己運、眾生運、天地運三道真傳。我為了對付他,專修其中的眾生運,又苦修這么多年,原本以為和他相差仿佛。結果這一次才讓我明白,原來我和他的差距仍舊是那么大。”
  紫薇仙子便勸慰道:“歷代的尊者,都不可以常理揣度。前輩你有這樣的運道造詣,已經是天庭之幸,彌補了天庭的歷史缺憾。從此之后,天庭也有拿得出手的運道真傳了。”
  秦鼎菱道:“為了以防不測,我已經將我的運道真傳,送入仙庫之中。不過最好還是得到巨陽仙尊的真傳。可惜的是趙憐云當初在王庭福地,雖然是親眼目睹了眾生運真傳,但眼界有限,只得只鱗片爪。而那馬鴻運卻是鴻運附身,定然知曉更多,可惜卻是被方源擒獲了去。”
  提到方源,紫薇仙子的眉頭頓時皺起:“說起來,方源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露面了。我方已經在光陰長河中做出了嚴密部署,但方源卻始終沒有現身。他明明有著萬年斗飛車,卻似乎對紅蓮真傳沒有太多熱情。這到底是我們偵察不出他的蹤跡,還是他……”
  提到紅蓮真傳,龍公的眉頭也微皺,沉聲道:“那就做最壞的打算,認作方源已經得到紅蓮真傳罷。”
  “要制服方源,依我之見,重點仍舊是在古月方正身上。”秦鼎菱笑了笑道。
  和上一世不同,古月方正得到了最大的重視,早已入了龍公、紫薇仙子的眼里。
  得到天庭的安排,大量的資源傾斜,古月方正的實力也在迅速進步。
  仙道殺招——血漸冷!
  三頭荒獸的動作越來越緩,最終都凍僵,癱倒在地上,哼哼唧唧。
  勝利者古月方正懸浮于空,俯瞰著腳下躺著的三只荒獸,一身灰袍,毫發不損。
  “血道殺招果然厲害。”趙憐云就站在他的身旁,與他并肩而立。
  方正拱手道:“還是多虧了靈緣仙子相助,否則我哪有這么多的實戰機會呢。”
  趙憐云便笑:“你我有共同的目標,自當同心協力,不是嗎?”
  和上一世一樣,這一世趙憐云仍舊主動過來,結交方正。
  趙憐云愛著馬鴻運,然而馬鴻運卻是被方源夾死。后者雖然死了,但魂魄還在,仍舊有復活的可能。
  “天庭崇尚天意,其實并不想鴻運復活。他若死而復生,不就是違背了宿命么!”
  “我雖然成為了靈緣齋的當代仙子,但天庭仍舊只當我是一個棋子,不斷利用。”
  “之前,那女仙秦鼎菱肆意對我搜魂,就是最好的證明。在這點上,我和方正的處境是相同的。同樣是棋子,只不過天庭更看重方正一些罷了。”
  “所以,我要復活鴻運,只有依靠自己,尋找機會!”
  趙憐云心中自有算盤。
  趙憐云知道自己的處境,方正也不再單純,經歷很多,同樣明白自己的情況,更理解趙憐云為什么如此結交自己。
  方正并不反感趙憐云,雙方處境相同,他心中有不少同病相憐的情懷。
  兩人談話間,古月方正已是將這三頭荒獸收入仙竅當中。
  三頭荒獸并未死亡,血漸冷殺招掌握分寸后,就成為了一招活捉敵對的上佳手段。
  方正在這個殺招上的確下了不少的苦功。
  原本,紫薇仙子栽培古月方正的計劃,是讓他不斷閉關潛修。但秦鼎菱蘇醒之后,卻是勸說紫薇仙子改變了方針。
  這一次,古月方正就是領了門派任務,前來鎮壓三頭為亂的荒獸。
  眼下任務已成,方正打算整理戰場之后,便回歸飛鶴山。
  不曾想在荒獸的巢穴中,卻是發現了一個隱秘通道。
  為了防止有荒獸幼崽殘留在通道深處,方正和趙憐云合計了一下后,便齊齊飛入通道當中。
  結果讓兩人非常意外,這通道深邃得遠超想象,兩人不斷往下疾飛,通道越加寬闊,竟可盛山裝海。
  “這里應當是一處地溝,地面上的那三頭荒獸,應當和這地溝關系不大。”趙憐云分析道。
  方正點頭,但仍有疑慮:“我也如此猜測。只是這地溝未免有些古怪,按照常理,應當是生機勃勃,獸植出沒,但我們往下飛了這么久,卻是絲毫不見任何生靈。這處地溝必有蹊蹺之處,不妨探探。”
  趙憐云原本想要回返,但聽方正執意如此,便跟從他繼續下沉。
  “咦,這里竟然有一處福地?!”不多久,方正忽然發現了異象。
  隨即,趙憐云也發現了,驚嘆道:“這處福地正在渡劫,導致福地破損,形成漏洞,這才外顯出來。我們來的時機太巧了,若是過了這個時機,福地關閉門戶,寄托虛空,就算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我們都發現不得。”
  “進去看看。”方正略有興奮地道。
  既有福地,恐怕就有蠱仙傳承。畢竟福地乃是蠱仙仙竅所化。
  兩人輕輕松松進入福地,福地當中正處于一片浩劫,水深火熱之間。
  “奇怪,這里的人族似乎奇形怪狀,難道是滅絕了的獸人嗎?”
  “就目前形勢,應當是沒有蠱仙人物的。”
  方正和趙憐云商量了一下,便一齊出手相助。
  他們倆盡管修為淺薄了一些,但都不是尋常蠱仙,手段非常精妙,立即平息了災禍。
  福地中幸存下來的人們,對兩仙當場跪拜,感恩戴德。
  方正詢問之下,發現這些福地中的居民居然都不是人族,而是龍人。
  “龍人,是哪一個異人種族嗎?我怎么沒有聽聞過。”方正詫異。
  趙憐云身為靈緣齋當代仙子,到底有一段時日了,她頓時皺起眉頭:“龍人的確是異人之一,我們這下有麻煩了。”
  她深知自己和方正,皆是天庭棋子,看似自由活動,但身上必定有著天庭的監控手段。
  果然,片刻后,就有蠱仙降臨。
  卻是兩位女仙。
  方正、趙憐云都認識,一位是紫薇仙子,另一位則是秦鼎菱。
  方正還感到有些奇怪:“這片福地平淡無奇,并不出眾,怎么會勞動天庭這兩位大駕?”
  秦鼎菱和紫薇仙子卻是心情很好,這點從她們的臉色就能輕松分辨得出。
  “方正,你又立了一功,做得很好。現在沒有你們倆的事情了,都出去吧。”秦鼎菱點頭微笑,一句話就打發了方正和趙憐云。
  方正、趙憐云不得不聽從,乖乖飛走,回歸各自山門。
  片刻后,紫薇仙子已收集到了情報:“這片福地,源自于龍公嫡孫吳帥之手,難怪能掩藏這么久,并且連龍公大人都能騙得過去。”
  “在這片福地中的龍人們,都是吳帥的子孫后裔,有純正的龍人,也有龍人和人的混血兒。”
  “這些龍人并不重要,但福地深處卻埋藏著一道線索,直指仙蠱屋龍宮!秦前輩你說的沒錯,方正果然是我們的福將!”
  紫薇仙子語氣歡喜。
  皆因龍宮的主創人之一,就是吳帥。
  天庭一直都在尋找龍宮,但進展一直都很緩慢。眼下得到了這道關鍵線索,只要破解開來,再結合天庭這些年的努力,應當就能推算出龍宮的具體位置了。
  “事不宜遲!”秦鼎菱臉色嚴肅,“方正乃是天意布置,專門壓制方源的存在。他發現了這片福地,引出龍宮,這就意味著,方源很有可能正暗中謀奪龍宮呢。”
  紫薇仙子聞言,更加不敢怠慢,當即回轉天庭,全力推算。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