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3)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3)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3)     

蠱真人817 龍公轉運

東海深處,龍宮夢境中又過了一幕。
  龍人分身凝神操縱著蟻群,大軍向前開赴。
  黑壓壓的螞蟻,足有數千頭,軍陣嚴謹。其中以甲蟻開道,頂在前方,而后則是箭蟻,局中的乃是王蟻。而在大軍的最后,則是炮蟻,體型肥碩,移動緩慢。
  龍人分身眼前,泰琴同樣操縱著一支蟻軍。
  “師兄,我來了!”黃眉少女嬌喝一聲,大軍展開沖鋒,殺向方源的部隊。
  方源連忙心念調動,穩住陣腳,以甲蟻固守,炮蟻轟炸。
  泰琴掌握的蟻軍,多以槍蟻、奔蟻為主,進攻性十足。
  方源心中暗笑一聲:“自從綠蟻居士的收徒大典之后,泰琴被我擊敗,仿佛受到了刺激,一改之前謹慎穩定的戰斗作風,變得激進,崇尚進攻了。”
  這時,兩支奔蟻的隊伍一左一右,環繞過來。
  泰琴的戰術相當明顯,想利用奔蟻的速度,迅速擊中方源的后方炮蟻。
  炮蟻遠戰強悍,射程極高,一炮下去殺得正前方的槍蟻傷亡慘重。但是它本身行動緩慢,防御薄弱,若是被這兩支奔蟻近身,必定死無全尸。
  “很正確的戰術,然而,我之所以如此布陣,又豈會沒有算到這種陣型的弱點呢。師妹啊。”方源對眼前的少女笑道。
  “那就來吧,師兄!”黃眉少女高呼一聲,雙眼迸**芒,已是用上了全力。
  奔蟻的突擊軍隊環繞過來,方源的蟻軍整體不斷后撤,將后面的炮蟻重重包裹起來。整個過程,行云流水一般。
  泰琴見此,瞪大雙眼,用一種可愛的表情驚嘆道:“好厲害!師兄,你竟然能同時操縱全部的螞蟻!!你已經掌握了師父傳授我們的蟻念殺招了嗎?”
  方源笑著點點頭。
  泰琴咬牙:“縱然如此,我也絕不會輕言放棄!師兄你的前軍,我就吃下了。”
  原來,為了整個隊伍的后撤,方源將前面的甲蟻都留在了前線,抵擋住泰琴的槍蟻。
  方源的蟻群后撤成功,但也和前線的甲蟻軍團脫節。
  甲蟻支撐沒有多久,就被數量更多的槍蟻淹沒。
  槍蟻宛若潮水一般,傾斜過來。
  方源早已準備好了箭蟻,排布在最外圍,不斷噴射蟻箭。同時上空,還有蟻炮高飛后,砸在槍蟻軍團之中,炸死一片片的槍蟻。
  在方源如此狂射亂轟之下,泰琴支撐不住,蟻軍被迅速消滅。
  “呼!我又輸了,師兄,還是你厲害!!”黃眉少女吐出一口濁氣,看向方源的眼眸中帶著盈盈的一抹亮光,臉頰上也各有一團微微的紅暈。
  方源看在眼里,心中了然。
  自從綠蟻居士的收徒大典,夢境已經是過了三幕。
  回想起來,方源還有些余悸。
  在收徒大典的那處夢境中,不管他如何優勢,總會有各種意外發生,將他的優勢抹平。
  但方源沒有主動認輸,而是在思考之后,選擇藏拙僵持,和黃眉少女死拼。
  最終兩人拼了一個平手,都到達了蠱師的極限,綠蟻居士現身叫停,將這兩人都收為了徒弟。
  原來,綠蟻居士的擇徒標準,表面上是操蟻對決,實際上還有另外一層用意,就是考察蠱師的心性,到底能夠有多堅持。
  方源若是主動認輸,必然不符合這個擇徒標準,探索夢境也就失敗了。
  所以,擇徒大典想要通過,不是勝利也不是失敗,而是平局。
  過了這道難關之后,接下來的幾幕夢境,皆是綠蟻居士傳業授道。方源蠱蟲大量增加,主要的對手就是成為了師妹的泰琴。
  泰琴這個黃眉丫頭自從和方源切磋,就從未贏過一次。
  剛開始時,還不服氣,但漸漸的卻是,卻是被打服了,甚至還有一絲情愫暗生,或許她自己都不清楚。
  “好極了,看來分身在夢境中大有進展啊。”方源本體觀測著龍人分身的氣運。
  只見這紫色小龍氣運,已經膨脹了數倍,周圍的黑云則削減了三成。
  與此同時,黑氣中轉化而出的青紫之氣也越發濃郁,比之前要明顯得多。
  但就在這時,忽然又有一團血光,從西邊飄來。
  這團血光十分龐大,懸停在紫色小龍的頭頂上空,并不和之前的黑云融匯一起。
  血光中隱隱有金色鳳鳥、神龍的光影閃現,透露出來的威勢,叫人心驚。
  “怎么回事?又發生了什么變故?”方源本體心頭一沉。
  他連忙推算。
  “這血光氣運,比第一股要龐大十倍有余!又從西邊而來,東海之西,就是中洲和西漠。”
  “血光氣運懸而未決,顯然還未到發動的時刻。又如此龐大,極有可能便是中洲天庭!”
  “天庭的人怎么能察覺到這里呢?”
  “上一世他們發現的時間,可不是現在。難道是我重生之后,引發出來的墨水效應?”
  方源缺少情報,但也推算出了多種可能。
  他并不驚惶,事實上,他對此早有安排。
  因為天庭一直是他最大的敵人!
  天庭。
  中央大殿。
  紫薇仙子徐徐收功,臉色浮現出一抹喜色:“果然是叫我推算出來了。”
  她掌握了仙蠱屋龍宮的具體方位!
  這是因為之前,天庭就一直派遣人手,秘密調查五域,搜尋龍宮所在。
  進展雖然緩慢,但這么多年積累下來,也是接近成功了。
  方源上一世,天庭就自己找到了龍宮。這一世,得到了關鍵性的線索后,這份積累的成果就提前爆發出來。
  紫薇仙子連忙將這個消息告知龍公、秦鼎菱。
  “龍宮必須要回收。這是老夫的因果,就讓我親自去一趟吧。”龍公主動攬下這個事情。
  紫薇仙子頓時放下心來:“有龍公大人出手,必定手到擒來。”
  就在這時,紫薇仙子臉色一變,她接到了戰報:“不好,光陰長河中再次出現了萬年斗飛車,方源又一次行動了!”
  “偏偏這個時候?”秦鼎菱皺起眉頭,“這未免有些太巧了吧?且容許我窺視一番二位的氣運。”
  紫薇仙子、龍公自無不可。
  秦鼎菱先看了龍公,只見龍公的氣運呈現龍形,又好似火燒云。
  蒼老的巨龍垂首,盤曲龍軀,似乎就要睡去——這預示著龍公命不久矣。
  秦鼎菱悶哼一聲,仔細分辨,又發現老龍的身上,鱗片呈現血紅之色。龍頭更有皺紋重生,呈現一個倒“山”字——這就是敗相了!
  秦鼎菱心驚不已:“這世間還有人能讓龍公失敗?”
  想到這里,她的視野陡然一片血紅,察運殺招停滯下來,反噬的傷害讓秦鼎菱大吐一口鮮血。
  “秦前輩!”紫薇仙子連忙扶住秦鼎菱。
  秦鼎菱站穩后,雙眼仍舊在不斷流血,無法止住。她暫時不能視物,苦笑道:“龍公前輩造詣驚人,道痕規模龐巨,我動用察運殺招,只能勉強一瞧。”
  秦鼎菱雖有察運的手段,高達八轉層次,但具體實施起來,結果也因人而異。
  就像龍公,他本身的道痕就遠超八轉巔峰,身上又刻有龍紋,形成防御殺招,時刻起效。
  “受苦了。”龍公問,“結果如何?”
  秦鼎菱搖頭,面色憂愁:“不太好,龍公前輩此行必有一番激戰,甚至有可能失敗。”
  “這怎么可能?”紫薇仙子驚詫。
  “沒有什么不可能的。”龍公搖頭,“天地仍舊廣博浩瀚,光陰長河奔流不息,人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這下有趣了,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能令我失敗。”
  秦鼎菱又道:“氣運乃是變數,這只是昭示龍公前輩此行,會有失敗的可能。不過沒有關系,我專修眾生運,可用運道手段為龍公前輩增運、轉運!不過……需要幾天的時間。”
  “好,那我就不妨多等幾天。”龍公思考了一下,做出了決定。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