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1)     

蠱真人818 氣海老祖

夢境中。
  “師兄,我昨天做的飯菜可口嗎?”綠蟻居士授課結束,師妹泰琴趕上前面的方源,期期艾艾地問道。
  方源笑了笑:“真的很不錯呢,沒想到師妹你如此心靈手巧,將來一定是一個賢惠的好妻子,不知道將來誰有這么好的福氣能娶得你呢?”
  “師兄,你又打趣我。”泰琴臉上頓時升起兩朵紅云,接著她又用細微的聲音道,“師兄你若是喜歡,師妹再給你做一些好了。”
  “行啊,那師兄我可就有口福嘍。”方源朗笑著。
  這時,迎面走來一位龍人蠱仙:“我兒。”
  “爹,你怎么來了?”方源有些詫異。
  “啊,見過吳伯父。”泰琴慌張行禮。
  龍人蠱仙對少女點點頭,微笑道:“你便是泰琴吧,我兒的家信中時常提到你,這是伯父給你的小小見面禮,收下吧。”
  “啊,這怎么好……”泰琴想要拒絕,但方源卻是替她接過來,然后主動塞到她的手中。
  “你就收下吧,我爹來定是有著要事,所以今日課后的切磋,就不好進行了。”方源致歉道。
  “啊,不要緊,不要緊。”泰琴連忙擺手,當即道謝后,便很有禮貌地告退了。
  “是一個純真的姑娘,我兒心動否?”看著泰琴身影消失在轉角,龍人蠱仙打趣道。
  方源笑了笑,心想:夢境果然又起變化,口中謹慎地道:“爹你又怎會不了解孩兒呢?”
  “哈哈哈。”龍人蠱仙大笑一聲,拍拍方源的肩膀,“我此次找你來,的確是有要事。書道閣主之女書九靈,年方二八,公開招親,任何年輕俊彥皆能參與。我父想讓你去參加。”
  “哦?”方源微微一訝。
  書九靈的事情,他還真就知道。
  就在前面一幕夢境中,泰琴就在閑談中說過這個事情。
  書九靈本身和蠱仙范極相戀,懷了范極的孩子,范極卻不愿和她結婚,始終推三阻四。
  書九靈看清范極的面目,痛不欲生,結果被母親書道閣主軟禁看管。
  書道閣主修為高達八轉,并擁有仙蠱屋書道閣,乃是中洲散修當中的魁首。身為母親將女人如此凄慘,自然心頭大怒,想要找那負心漢范極算賬。
  但范極卻是黑天寺太上大長老空遺恨的關門弟子。空遺恨同樣是八轉蠱仙,沒有任何子嗣,徒弟眾多,但最寵愛的還是最小的關門弟子范極,疼若親子。
  書道閣主不好隨意拿捏,只好找上空遺恨,要求給個說法。
  空遺恨便帶著愛徒范極,前往書道閣,進行協商。
  也不知道怎么談的,雙方不僅沒有談妥,反而動起手來。空遺恨和書道閣主試探了幾招,便都收手。范極則和書九靈徹底鬧分,書九靈一怒之下,威脅范極:“不要后悔,你不要我,天下有的人要我。”
  范極卻是冷笑:“我此次來是和你好好協商,你卻來得寸進尺。我倒要看看,誰有這樣的膽子,敢來趟這個渾水。我還要看看,誰有這樣的心胸,連你肚中的孩子都不在乎。”
  書九靈當場就氣暈過去。
  身為母親的書道閣主,當然要為女兒書九靈撐腰。
  書九靈蘇醒之后,便執意要求公開招親,書道閣主拗不過女兒,又覺得換一個人或許能給女兒幸福。就算女兒沒有看中,招親這件事情也能轉移女兒的注意力,不至于讓她始終郁郁,總想著輕生。
  泰琴說的時候,是一副看熱鬧的神情,眉飛色舞,把它當做一個笑話。
  方源當時還笑了,但現在卻是笑不出來。
  他心想:“龍人一族一心想要獨立、崛起,野心很大。眼下的確是一個良機,首先書道閣主乃是八轉散仙,此次又和黑天寺對立。若是我能夠成為書道閣主的女婿,就能憑借這層關系,拉攏她登上龍人一族的戰車。”
  至于書九靈相貌如何、品性如何,以及她肚中的孩子,那都不是問題。
  方源絕不在乎。
  和心中的野望相比,這點的犧牲算得了什么?
  往往只有忍人之所不能忍,才能創造出常人難以開創的偉績!
  “倒是師妹泰琴,對我情根漸漸深重,我若是這樣做,未免有些對不起她。小丫頭一定會很傷心的。”方源心頭涌現起一抹愧疚之情。
  但旋即,他心頭一陣悚然,驚醒過來:“不對,我這是怎么了?這里明明是夢境,我是方源,不是吳帥,怎么會心生愧疚?”
  “好厲害的夢境,居然勾動出了我的心中情懷!”
  “最近幾幕的夢境,看似平穩過度,但其實是潛移默化,我居然被勾動了情緒。”
  “好險!”
  若是有冷汗,方源的額頭定然已經是密布一層冷汗了。
  可惜這里是夢境。
  以往的情況下,方源探索夢境,都是肉身在外,魂魄深入,時常出來,因此現實、夢境區分得非常明顯。
  但現在,方源這具龍人分身的肉身、魂魄都投入夢境之中,并且夜以繼日地探索,沉溺于此。雖然現在方源還分得清夢境和現實,但情緒確實不知不覺間被勾動起來了。
  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征召。
  探索夢境,就害怕沉溺在夢境中,不能自拔。情緒就是最好的助攻,一旦被情緒困擾,糾結于各種情懷,方源就會陷入流沙當中,越陷越深,最終被這個夢境吞噬。
  龍人蠱仙仔細觀察方源的神情,半晌,他滿意地點點頭:“我兒果然是沒有被兒女情長所困,為父這就去拜見綠蟻居士,和他說明此事,替你請個長假。”
  “一切都謹遵父親安排。”方源連忙道。
  光陰長河。
  轟轟轟!
  雷鳴般的巨響聲中,一道道水浪激涌噴射。
  刷!
  一艘飛舟,陡然從這滔天的水浪當中,電射而出,宛若一道銀色虹光。
  正是萬年斗飛車。
  而在萬年斗飛車的身后,則有五座仙蠱屋緊追不舍。
  萬年斗飛車中,白凝冰等人各司其職,身心緊繃地作戰。
  “這天庭果然是財大氣粗,進入將今古亭、恒舟又搭建起來了。”
  “不僅如此,還有三秋黃鶴臺、鯊流撬,以及那座神秘的仙蠱屋!”
  “天庭不愧是第一勢力,底蘊深得恐怖。”
  白凝冰等人并不認得天庭的剎那臺,為了建造這座宙道仙蠱屋,紫薇仙子甚至不惜將天庭中的百萬天王畫廊的核心仙蠱騰挪出來使用。
  其他四座仙蠱屋也就算了,關鍵是這座剎那臺,同樣是八轉仙蠱屋。
  剎那臺中還有八轉宙道蠱仙顧六如。
  萬年斗飛車能和剎那臺對拼,但剩下的四座七轉仙蠱屋也不是吃干飯的,因此敵我勢力對比發生了轉變,白凝冰一方只得采取游斗。
  “沒有關系,我方擁有運道的優勢。可以借助光陰長河的復雜環境,坑害天庭一方。”
  “不錯,把他們削弱下去,我們就能伺機反攻了。”
  幾天后。
  天庭。
  龍公起行在即,一臉蒼白的秦鼎菱,還有紫薇仙子相送。
  秦鼎菱為了給龍公轉運,狀態極差,不能和龍公同行,也不能前往光陰長河鎮守,只有留在天庭休養生息。
  紫薇仙子則要坐鎮天庭,以防北原長生天可能出現的突襲。
  “光陰長河中仙蠱屋大戰,已經持續了數天,方源始終未曾露面。不過有鳳九歌的護道人氣運,完全可以抵消了氣運上的弱勢,因此我方正處于上風。”
  “但方源不可小視,還要紫薇你多多留意啊。”
  龍公語重心長地關照道。
  “是。”紫薇仙子一臉肅穆,“方正也已準備好了,目前他正駕馭著仙鶴門的松鶴亭,已經在龍公大人此行的途中了。”
  “很好。”龍公點頭,隨即化作一道紫色龍形氣勁,閃電般消失。
  方源再度觀察分身氣運。
  龍人分身的紫色小龍,又壯大了數倍,昂揚奮發,精神抖擻,在黑云中縱橫馳騁。
  黑云中已經顯現出大半的青紫之色,這一切都代表著方源分身成為龍宮之主的可能性大增。
  但是!
  在這黑色氣運的頭頂上空,一片巨大的血光氣運,已經蓋壓下來,分外接近。
  血光氣運當中,原本的金鳳虛影已然消失不見,只剩下紫色龍影,卻是越發龐大、猙獰。
  和這片血光氣運相比,黑云氣運和紫色小龍都顯得虛弱渺小。
  “看來只有本體出手,才能阻擋住這樣的變數。”方源已有覺悟。
  “嗯?來了。”下一刻,他眼中電芒迸射。
  只見太古白天中,一座仙蠱屋疾飛而來。正是仙鶴門的松鶴亭!
  方源深呼吸一口氣,悍然掀動戰場殺招。
  這一記氣道戰場,他早已醞釀,專門等候于此,阻截變故。
  “什么?!”松鶴亭中,方正大驚失色,一下子天地驟變,他成了甕中之鱉。
  “有敵人埋伏!但我有松鶴亭,還好,還好……呃!”方正面現驚恐。
  只見無邊的氣流,宛若槍箭,數以萬億,朝著松鶴亭攢射而來。
  恐怖的威勢讓方正心臟都漏跳了一拍。
  “八轉殺招!”方正面色瞬間慘白,松鶴亭只是六轉的仙蠱屋,怎能擋住如此殺招?
  關鍵時刻,一道人影忽然出現。
  不是龍公,又是何人?
  原來龍公并未和方正匯合,只是暗中跟隨,并囑咐方正只身駕馭松鶴亭前往東海。
  這也是秦鼎菱的建議,給方正一定的自由,方便引出對于方源不利的變化。
  但方正一路前行,都是風平浪靜,直到此刻陡然遭遇了強敵。
  沒有龍公的出手,方正必死無疑。
  龍公雙掌一推,附近的氣流槍箭分崩離析。
  “誰?出來!”龍公大喝。
  “老夫氣海老祖。”方源顯露身形,卻是換了一個面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