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820 一把扯斷

“等一等!這里不過是夢境,我也不是真的吳帥,有什么值得怒恨的?”龍人分身旋即悚然一驚,清醒過來。
  他眨了眨眼,下意識摸了摸額頭。
  可惜他并沒有摸到冷汗,卻是摸到了一對散發著溫熱的珊瑚龍角。
  這讓他更心生寒意!
  “兄長,我們現在該怎么做?”那告密龍人蠱仙又道。
  方源看了他一眼。
  這位龍人蠱仙依稀能見著年少時候的模樣,正是黃維。曾經和吳帥一同競爭,想要成為綠蟻居士的徒弟,但沒有成功。
  不過此人到底是有著才情和天賦,再加上龍人一族又勵精圖治,內部團結比人族還要緊密,很少有內部的傾軋行為,這就導致族中的人才都幾乎沒有被埋沒,尤其像黃維這種天才,更是被著重培養。
  方源扮演的吳帥,更是知曉他的才華,便刻意結交,機緣巧合之下救了他的性命,最終結拜成為異姓的兄弟。
  幾處夢境已過,時間跨度很大,方源在這夢境中的身份,也已經是蠱仙了。
  方源想了想,這才冷哼道:“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們就和之前一樣,當做不知情吧。”
  這書九靈曾經懷了范極的孩子,被對方拋棄,賭氣之下,公然招親。
  吳帥聽從父親的命令,想要攀附上中洲八轉散仙書道閣主,因此成為書九靈的夫婿。
  老實說,吳帥能夠成就蠱仙,書道閣主幫助不小,提供了大量的資源。
  但書九靈卻是個癡女,生下兒子之后,對范極仍舊念念不忘。
  范極緩過一段時間,也念起了書九靈的好,便主動接近。
  書九靈把持不住,又和范極聯系起來,并且聯系越來越緊密,幾乎成為公開的秘密。
  本來吳帥招親成功,就成為了中洲蠱仙界的笑柄,如今更是如此。
  若是換做尋常蠱仙,性情怯弱點的也就算了,偏偏吳帥英武雄才,天資卓絕的人物,這等人的心性要忍耐這些,并不容易。
  “似乎修為越深,我陷入夢境中就越是容易。”
  “在這片夢境中待久了,我幾乎都認為自己是吳帥了。”
  “或許……這才是龍宮考驗的真正用意?”
  方源分身忽然靈光一閃,意識到了真相。
  這片夢境作為龍宮繼承人的考驗,并不單純考驗繼承人的性情。因為夢境中的選擇,也可以違背本源而作假。
  夢境不僅是考驗,同樣也是制造繼承人。
  就算是不太符合標準,只要通過了夢境,經過夢境這么一長串的改造,之后出來的蠱仙也必定是痛恨天庭,偏愛龍人,甚至和吳帥一樣,以振興龍人一族為己任!
  “之前的那四位東海八轉,很可能也都曾經探索過這里的夢境,但都沒有成功。然而在這個過程中,心性卻是得到了改變,變成了龍將!”
  “怎么辦?”
  “我現在就已經開始沉溺,不太容易自拔了。”
  “再繼續探索下去,這種情況會更加糟糕!我若失敗,恐怕也會成為龍將。我若成功,也就接受了改造,成為龍宮之主,搞不好連本體都要排在次要的位置上,一心想要振興龍人一族!”
  方源分身越想心中越是冰涼。
  不管成功,或者失敗,兩種結果都不是他想要的!
  更可怕的是,他現在就算想退出也不能夠,這番情況本體還不知曉,在夢境中什么消息都傳達不出去。
  “我居然是被龍宮這一座仙蠱屋給陰了!”意識到這一點,方源分身有點啼笑皆非。
  他忽然又想到上一世:“等等,為什么上一世白凝冰可以操縱龍宮,成為龍宮之主呢?”
  這個秘密,方源一直都沒有推算出來。
  “上一世,龍宮是被龍公強行收取,龍公并沒有通過夢境的考驗。但在后來,卻是匪夷所思地成為了白凝冰之物。這就說明,龍公并沒有真正的收服龍宮,而是強行鎮壓下去的。”
  “但就算是強行鎮壓,龍公自己豈會不知?若是他知曉的話,為什么將龍宮擺放在藏龍窟中,而不是更穩妥一點,保存在天庭深處呢?”
  “龍宮乃是奴道仙蠱屋,按照上一世的大戰情景,帝藏生也參戰,極可能是被龍宮奴役住了。所以,龍公是想利用龍宮將帝藏生收服嗎?”
  “結果龍宮是將帝藏生收服,但卻是背叛了天庭……”
  “白凝冰應該是沒有時間探索夢境的,就算有時間,她哪里來的能力探索這樣的夢境?”
  “不過,也有可能是夢境被天庭收取走了,所以白凝冰討了巧?”
  龍人分身搖頭,這一想,想得他腦袋都好像大了三圈。
  這里面的情報太少,他無法還原出事實的真相。
  “唉,為今之計,只有盡量拖延時間,等到本體發覺不妥,前來搭救了。”龍人分身不清楚外界的情況,方源本體已經和龍公展開激戰。
  就他現在的情況來看,他若是積極探索夢境,肯定是被夢境改造,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若是失敗,他會成為龍將。若是成功,他會成為龍宮之主,但會背叛本體,性情、價值觀、人生目標都會劇變。
  不過哪一種,都不是他想要的。
  太古白天。
  氣道戰場。
  轟!
  巨大的炸響,掀起無邊的氣浪。
  氣浪滾滾,沖天徹地,松鶴亭宛若是一艘紙船,在海嘯中上下顛簸,似乎下一刻就要散架。
  方正在里面頭昏眼花,臉色慘白,沒有一絲的血色。
  “我已經是蠱仙,但在這里卻是連觀戰的資格都沒有!若是沒有龍公大人保護,我早就尸骨無存了。”
  望著龍公的身影,方正心中盡是感激和尊崇。
  龍公久戰之下,卻是精神奕奕,身姿挺拔,龍鱗閃耀著光輝,只是龍瞳中卻是隱現怒火:“氣海老祖,枉你是這般的驚世人物,居然對弱小屢屢出手,毫無風范。”
  方源就笑:“攻敵必救,乃是兵法正道,這恰恰正是我的風范。況且老夫也很好奇,這仙蠱屋中究竟藏有何人,能讓你龍公次次出手力保呢?”
  方正并不知道氣海老祖就是方源,方源也同樣不知道,藏身在松鶴亭中的就是他的弟弟古月方正。
  兄弟倆雖然見面,卻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但是和上一世仙蠱屋大戰時一樣,方源這一次也敏銳地感覺到,在這座松鶴亭中有著隱隱對他不利的存在。
  方源便次次出手,把松鶴亭囊括在攻擊范圍之內。
  再加上這里又是方源的主場,氣霧彌漫,遮蔽著他的真身,讓他從容催使殺招。
  龍公因此很是被動,攻少守多,被方源壓入下風。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道龍吼聲,忽然從濃郁的霧氣云海響起。
  “怎么回事?”方源訝異。
  伴隨著龍吼聲,一股股的云氣凝聚起來,形成一條條的巨龍氣流。
  一股股螺旋氣流不停翻騰,好像是海底潛流一般,將整個戰場切割分化,大量的霧氣被這些氣流卷席起來,盡數沒入這些氣流當中,不斷壯大它們。
  “這是拆招的手段,好生精妙的殺招。”沒有了霧氣遮蓋,方源真身顯露而出,他不禁贊嘆一聲。
  催使殺招有四大技巧,拆招便是其中之一。
  當初大雪山福地之戰,多方爭奪馬鴻運,雪胡老祖就施展過拆招的技巧,展現出強悍的戰力。
  如今,龍公同樣運用了這個技巧,毫無煙火氣息。
  方源和他對戰的時候,還以為只是一些小招,沒想到這些都是這一記氣道殺招的一部分。當龍公全部施展出來后,立即形成了恐怖威能。
  “此招何名?”方源望著這些股氣流,又是一嘆,短時間內他居然發現自己奈何不了這些氣流。
  龍公朗笑一聲,上一刻的怒火蕩然無存,原來不過是他的演技,故意拖延時間而已。
  高手對決,言語、神態都是武器。
  龍公戰斗經驗比方源還要豐富,運用這些是駕輕就熟,就連方源都被晃點了一下。
  “此招名為逆反蟲龍,我練了整整十年,方才成功。你沒有冒然攻擊它們是對的,一旦你出手攻擊,氣道的手段反而能助長它們的威能,令它們由蟲化龍,威能暴漲百倍,沛然難當,驚世駭俗。”龍公淡淡地解釋道。
  他當然不是隨意解釋,而是讓方源多生顧忌,與此同時,他又開始醞釀殺招,身上一股龐大的氣勢蠢蠢欲動。
  方源腦海中急速思索。
  這一招逆反蟲龍,他前世并未見龍公催動過。
  說起來,上一世龍宮大殺四方,也從未利用神態、語言來欺騙對手。
  顯然,龍公已經將氣海老祖當做真正的勁敵,來認真對待!
  母氣蟲龍的精妙,決不下于氣海無量殺招。方源更沒有忘記,龍公還有壓箱底的氣道殺招——三氣歸來。
  “這逆反蟲龍似乎專為克制戰場殺招而創,只是蟲子就如此難纏,化為龍的話,必然威能更加恐怖。”
  “但是,那又如何呢?”
  念及于此,方源傲然一笑,悍然出手。
  刀氣磅礴,又接連斬來。
  龍公一愣:“他明明已經看出此招的奧妙,當閃避為佳。這樣出手,是看我醞釀殺招,想要阻止我,打亂我的節奏,繼續壓制我嗎?”
  催動殺招,都需要時機。方源不給龍公這個機會,龍公也不氣餒,直接散去殺招,帶著松鶴亭退避三舍。
  “你想要壓制我,但是卻助長了逆反蟲龍的威能,助它由蟲升龍,同樣是給我機會!”龍公心中戰意如火,灼灼燃燒,更加躍躍欲試。
  果然,刀氣斬在螺旋氣流上,很多都被氣流吸收。
  氣流迅速膨脹,然后猛地爆炸,十多股氣流迅速合一,化為一頭滔天神龍,身軀綿延,龍姿偉岸,幾乎要充斥這片氣道戰場。
  松鶴亭和它對比起來,就仿佛是大象邊上的蚊子!
  “好厲害的殺招,龍公大人終于開始反擊了。”方正見此,大感驚喜。
  然而下一刻,方源緩緩開口,聲音仍舊從容淡定:“這就是由蟲化龍,好威力。不過……還是不夠看啊。”
  說著,他就催起殺招來。
  氣道殺招——陰陽大殺手!
  轟隆隆!
  氣爆聲中,兩只巨手一黑一白,一左一右憑空開出。
  兩只大手簡直能遮天蔽地,路線玄妙,雙雙將氣龍的脖頸、尾巴抓住。
  巨龍哀嚎,拼命掙扎,但巨手就像是鐵箍一般,紋絲不動!
  方源雙手遙控,猛地用力一扯。
  轟——!
  巨龍直接被他扯斷,毫無反抗之力。
  方正張大嘴巴,無法合攏。
  方源活動著雙手十指,俯瞰龍公,淡淡地道:“好了,熱身結束了。”
  龍公臉色肅然,龍瞳中綻射出逼人的光彩,死死地盯著方源。
  他咧開嘴,露出森森的牙齒:“好得很,看來……你真是個好對手啊。”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