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4)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4)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4)     

蠱真人821 偷生打龍公

夢境。
  “這里就是非議峰?”龍人分身望著天空中漂浮著的山峰,面色帶著些微奇異,“竟然不是真實的山峰,仿若虛影。”
  “是的,兄長。我第一次看時,也嚇了一跳呢。”龍人蠱仙黃維伴隨在他左右。
  此時的夢境,又過了兩幕。
  現下是蠱仙文秀的洞天,因為受災太過嚴重,產生了破損,和外界聯通,被人發現。
  文秀乃是一代奇女子,信道大能,早已逝去。她是散修出身,資源匱乏,傳聞中她之所以能修成八轉,是掌握了一處奇地——非議峰。
  一位中洲蠱仙仔細打量片刻,驚嘆道:“文秀果然是厲害,這非議峰竟是人力打造而出,蘊含著極其豐富的信道道痕,幾乎是小半個天地秘境了!”
  和方源分身在一起的,還有其他中洲蠱仙,數量還不少。
  眾仙的目光都盯著非議峰,毫無疑問,這是這處洞天中最為精華,也是價值最大的資源。
  誰都想得到它!
  黃維暗自傳音:“兄長,待會爭奪起來,還請兄長全力出手,我為兄長你掩護,爭取時間。”
  “好。”方源分身正回答著,忽然周圍的蠱仙都朝他攻來。
  “先下手為強!”
  “在場的就屬他吳帥實力最強,若單打獨斗,我們無人是他的對手。”
  “堂堂非議峰,怎可落入龍人之手呢。”
  原來,黃維和方源分身協商的時候,周圍的人族蠱仙們也都暗中達成了協議。
  一瞬間,方源分身和黃維都落入圍攻當中。
  四面八方,皆是殺招轟來。
  “好膽!”方源分身怒喝一聲,龍人身軀中陡然爆發出沖天氣勢。
  海量的蟻群,噴涌飛舞,交匯成一股金色的河流,將方源自己和黃維都護持住。
  轟轟轟!
  人族蠱仙們都下手很重,很快,方源精心栽培的軍蟻便損失慘重。
  方源悍然反擊,手段高超精妙,很快就扳回劣勢。數個回合之后,他突圍殺出,和眾仙僵持。
  十幾個回合后,圍攻他的那些蠱仙反而被他壓著打。
  奴道蠱仙向來能以一敵眾,方源扮演的龍人蠱仙吳帥,更是天賦異稟,最終把中洲蠱仙殺得節節敗退。
  當然,方源分身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而黃維傷勢更重。
  “真是一場慘勝,但好在我們獲得了非議峰。”黃維苦笑連連。
  但方源分身正要掌握這里時,卻出現了阻礙。
  “怎么回事?”他們倆迅速找到了緣由,竟是有人趁著他們倆激戰時,偷偷撿了便宜,捷足先登將這座非議峰占為己有。
  并且這個人還不是別人,正是和吳帥夫人書九靈有著私情的范極!
  范極昏迷在現場,他的魂魄底蘊煉化非議峰,實在太過勉強。
  “這個家伙!”龍人分身咬牙切齒,心中怒火熊熊,差點就要動手將他打殺。
  “殺不得!”身旁的龍人蠱仙黃維立即叫喊起來。
  “如何殺不得?”方源分身猛地轉頭,雙眼通紅,滿臉殺意。
  黃維苦口婆心地道:“兄長啊,我知道您的痛楚,但是此人的身份您比誰都了解。你殺了他,必定引出他的爺爺。他的爺爺如今乃是天庭成員,只是平時深居淺出罷了。愛孫被殺,他一定會來調查真相,報復你的。”
  方源分身愣住,臉上猙獰兇狠,目光陰沉至極。
  良久,他長長的嘆息一聲:“賢弟,你勸說的是。這人殺不得,若是殺了,牽扯我出來也還罷了。我更擔心會有大把的人,拿這件事情做文章,欲對我們龍人一族不利啊。我吳帥豈可因為個人私情,而坑害整個龍人一族呢?”
  與此同時,太古白天。
  “應當就是這里了。”沈從聲眉頭微皺,在一片空白的天空中逡巡片刻后,眉頭舒展開來,肯定地道。
  站在他身旁的則是宋啟元,聞言便笑:“沈兄的偵查手段,我是佩服至極的。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齊動手吧。”
  沈從聲點頭:“當然。我倒要看看,這中洲仙鶴門的松鶴亭,為何鬼鬼祟祟地來到我東海,又秘密消失在這里。”
  這兩人當然不是普通蠱仙,一位是沈家太上大長老,一位是宋家太上大長老,皆有八轉修為。
  兩人本是密探要事,結果意外地發現了松鶴亭。
  原來當時,是方正駕馭著這座仙蠱屋前往東海。
  兩位蠱仙位高權重,眼界開闊,立即辨認出松鶴亭的跟腳,心中大為奇怪:中洲十大古派之一的仙蠱屋,來到我東海,是要做什么?
  沈從聲又發現,松鶴亭的周圍似乎還隱藏著一位蠱仙強者。
  兩位蠱仙便遠遠吊著,偷偷跟隨。利用沈從聲的偵查手段,他們一路都沒有偏離。
  只是因為害怕打草驚蛇,所以相距太遠,導致方源埋伏成功,將龍公和松鶴亭吞下時,他們并沒有看到。
  等到他們趕來的時候,方源已經得手,將龍公和松鶴亭都吞進了氣道戰場當中去了。
  不過沈從聲手段獨到,探查一番后,得到許多蛛絲馬跡,推算出這里藏著一座仙道戰場。
  兩位蠱仙當即出手攻打!
  “怎么回事?居然將沈從聲、宋啟元二人給引來了?難道他們和天庭達成了什么協約不成?”方源心中一沉。
  東海二仙出手,立即讓他陷入到內外夾攻的窘境當中。
  面對龍公,他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能有一刻的松懈。現在又要分心,去處理沈從聲、宋啟元的麻煩。關鍵這個麻煩真的不好處理,方源實在是抽身乏術。
  轟隆隆。
  氣道戰場嗡嗡顫顫,這番異象龍公看在眼里,驚喜交加:“怎么回事?有人在外攻打這處氣道戰場?這是好機會!”
  龍公長嘯一聲,攻勢比之前更加狂猛。
  方源冷哼一聲,一邊借助氣道戰場躲閃鋒芒,另一邊對準松鶴亭不斷出手。
  正所謂攻敵必救,龍公被方源捏住痛腳,只得含著一口悶氣乖乖防守,不斷挨打。
  好景不長,氣道戰場開始支持不住,漏出更多的破綻來。
  龍公一直都在尋找機會,這一次他終于大笑:“氣海老祖,你是時運不濟啊,埋伏了我,卻偏偏遭遇外地。你一直攻我的軟肋,殊不知你的氣道戰場同樣是你的軟肋,給我破了!”
  言罷,龍公猛地施展殺招,氣龍升天,橫貫天地,縱橫宇宙。
  方源連忙出手制止,但氣龍靈活多變,直接對準氣道戰場的破綻。
  方源無法遮護,嘆息一聲,下一刻氣道戰場被破開一個巨大的漏洞。然后漏洞迅速擴大,戰場轟然崩潰。
  方源悶哼一聲,反噬襲來。
  龍公卻沒有對他展開猛攻,而是一掌拍在松鶴亭上:“去吧。”
  一股龍形氣勁,立即夾裹著松鶴亭,帶著方正,迅速抽身,企圖脫離戰場。
  原來戰場被打破之后,龍公又回到了東海,卻是發現破壞氣道戰場的乃是沈從聲、宋啟元二人。
  這兩人都是東海八轉,和他不對路數,反倒是氣海老祖一身東海氣息,貨真價實。
  所以,龍公先對方正出手,將他送走,好讓自己毫無后顧之憂。
  “這是怎么回事?!”宋啟元、沈從聲見到這一幕,雙雙一愣。
  “龍公?!”他們旋即認出了龍公身份,當即心中狠狠一震。
  龍公大名鼎鼎,乃是紅蓮魔尊的師父,輩分極高。宋啟元、沈從聲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看到龍公。
  更加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龍公似乎還被人伏擊,并且這個人好像還是東海本土的八轉蠱仙!
  我的天!
  東海什么時候出現了這么一位強者,居然敢埋伏龍公!
  宋啟元、沈從聲對視一眼,都有些難以置信,同時又有一個相同的念頭:“壞事了,我們此次出手,似乎是破壞了這位東海仙友的謀算,反而是幫助了中洲天庭。”
  “仙友,我們二人……”宋啟元剛想要開口解釋,方源卻低喝一聲,身形如電,直接朝著松鶴亭追去。
  龍公見了,心頭大怒:眼前這人看似風度翩翩,是老牌強者,居然還抓著松鶴亭不放!
  于是,立即追去。
  龍公速度奇快,很快就追上方源。
  兩人再次展開激戰。
  宋啟元、沈從聲只是看了幾眼,頓時一身冷汗。
  “這兩人都是怪物!”
  “什么時候,東海竟有這樣的強人,能和龍公放對?”
  “先不管這些。這樣的強人明顯想要對松鶴亭下手,這松鶴亭中到底有什么東西?”
  “就算沒有什么,我們壞了他的事,正可拿下這座仙蠱屋,以示心意。”
  宋、沈二人當即動身,很快就脫離了戰場,在遠處天邊終于將松鶴亭拿下。
  “你們不能殺我,我是天庭候補,得到龍公全力遮護。我是古月方正,還是方源的弟弟!”生死關頭,方正到底是歷練過,立即拋棄了面皮,開口大叫,一切以保全性命為先。
  宋、沈二人果然及時住手,驚異地看著眼前這位小小的六轉蠱仙。
  方正勉強鎮定下來,吞咽口水:“天庭要拿我當做利器,對付方源,因此對我十分看重。二位前輩完全可以以我為質,向天庭索要資源乃至仙蠱,我相信天庭會付給二位滿意的贖金。”
  沈從聲一揮手,立即將方正弄暈過去,又看向宋啟元:“宋兄,怎么說?”
  宋啟元眉頭緊鎖:“如此看來,這個人暫時的確殺不得。這等局面實在出乎我的意料,咱們還是回去,看看戰況。”
  “也好。”
  兩人又返回戰場,遠遠便望見龍公占據上風,發起猛烈的攻勢。而那位東海八轉蠱仙卻是守久必失,露出一個破綻來。
  龍公失去了方正這個拖累,立即抓住這個破綻,窮追猛打。
  方源左支右拙。
  “不好,那東海蠱仙危險了。”
  “我們該怎么辦?去支援他嗎?”
  宋啟元、沈從聲猶豫起來。
  這兩人意外摻和此事,到現在還是疑慮重重。不像上一世,現在他們兩個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但就在這時,兩人又同時一聲低呼。
  原來,方源竟一反常態,猛地轉身,逼近龍公。
  “龍公,你中計了。好好嘗嘗這一個吧。”
  仙道殺招——偷生!
  龍公神態錯愕,被偷生殺招結結實實打中。
  原來方源之前假裝傷重,故意露出破綻,就是為了制造這一刻的戰機。
  宋啟元、沈從聲對視一眼,均感受到彼此震撼的情緒。
  皆因龍公中了這招之后,狀態很不對勁,他立即懸停在高空,一動不動。
  “偷生……怎么會在你的手中?”龍公看著方源。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