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2)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2)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2)     

蠱真人824 尊者真傳當籌碼

“尊者真傳?”東海二仙瞪起了雙眼。
  龍公咬牙:“敢問是何真傳?”
  “幽魂真傳。”方源干脆地道,“龍公仙友若是不信,我完全可以透露一二。”
  龍公沉默了一下,點頭:“我信。”
  同時,他心中沉思:方源這魔頭果然是好算計!魔尊幽魂已經被我天庭俘虜,假以時日,搜索出幽魂真傳,完全不是問題。這份真傳的價值對于方源已經很低,所以他拿出來交易。但是氣海老祖沒有魔尊幽魂這樣的俘虜啊,為之心動,也是理所當然。
  方源繼續道:“龍公仙友,若是想要我罷手旁觀,難道也出得起尊者真傳嗎?”
  龍公再咬牙:“這是自然。”
  “真的?”方源眼里放光,“說心底話,我平生對元始仙尊是最為崇敬的。”
  龍公嘴角頓時有抽搐的跡象,不禁腹誹著:這老東西也是狡詐成精,說是對元始仙尊最為崇敬,為什么剛剛交手,招招狠辣,更是用了偷生,完全是想置老夫于死地!不過他專修氣道,覬覦元始真傳也是情理當中的事情,正可為我所用。
  “仙友不知,元始真傳最大的一項便是天庭洞天,其余的內容其實十分稀少,又因為時代變遷,早就不合時宜了。”龍公故意拿捏道。
  方源皺起眉頭,失望的情緒流露出來:“這么說,元始真傳是拿不出了?那天庭能拿得出什么呢?星宿真傳,還是元蓮真傳?”
  不管什么,都對方源有利。
  龍公呵呵一笑,又給方源些許希望,模糊地應道:“這些事情都好商量。”
  東海二仙面面相覷,暗中大叫糟糕,龍公家大業大,為了籠絡氣海老祖竟然不惜尊者真傳!
  最麻煩的是,這些東西沈家、宋家可都拿不出的。
  龍公主持天庭,實在是財大氣粗,直接拿資源、拿尊者真傳來“砸”氣海老祖,想要把氣海老祖“砸倒”。
  這是天庭積累了無數歲月的底蘊,深厚得沈家、宋家兩位當家都為之氣沮。
  方源卻是忽然發現,龍公其實有時候看起來還蠻順眼的。對于他這種行事風格,方源背地里簡直要豎起兩個大拇指。
  老哥,講究!
  當即,方源和龍公深談下去。
  他反正是要拖延時間,給龍人分身那邊爭取機會。
  一旁的東海二仙,只能干看著,心中焦躁,卻是無可奈何。
  方源當然不會忘記這兩人,在談話中時不時地和他們倆搭話,讓這兩人始終保持著希望。
  這種搭話的次數一長,龍公當然看出端倪,目光越加深幽。
  他心知:氣海老祖是在利用這兩位東海八轉,為自己爭取利益!但也無妨,只要氣海老祖肯耐心談判,就是好現象。
  “只是古月方正卻是落入沈從聲的手中,此事有點麻煩,我要將他贖回來才是。”龍公一面和方源交談,一面心中琢磨著。
  方源也在琢磨著古月方正。
  之前,東海二仙就提到了古月方正,只是方源演技太好,毫不在意的樣子,完全像是個局外人,一點破綻都沒有。
  但方源心中也有計較:“我這便宜弟弟,不僅被天庭救走,而且還受到了栽培,成為了蠱仙?有意思!”
  “中洲天庭既然如此重視他,必有緣由。具體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沒有關系,待會將他索要過來,直接殺了了賬。”
  對于方正,方源早些年時是想煉制血神子,后來因為天庭施壓,種種緣由身不由己,讓方正在瑯琊福地中放養了許久。
  結果意外發生,方正被鳳九歌救走了!
  這雖然也談不上失誤,但方源此次既然發現,便決定彌補。
  方源對于方正,其實并不重視,但既然天庭重視了,那就解決掉。這方面方源一直都很晚穩妥。
  至于血道的發展,當時是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為了提升自己的戰力。但此一時彼一時,現在方源對于血道的發展興趣,早已經很低了。
  只要誅魔榜不除,修行血道,就是將情報主動送到天庭,告訴他們自己在哪里。
  有時候,方源猜測,上一世自己修行血道是否也是天意的影響,挖了一個坑提前留給自己。
  幸而自己一直小心謹慎,沒有貪圖上一輩子的拿手流派,沒有求一時之快。
  龍公越談,精神越是振奮。
  他看得出來,方源也是有誠意,他對尊者真傳非常感興趣。
  “也是,這氣海老祖實力高絕,放眼天下,也就尊者真傳或許能入他的眼界了。東海居然潛藏著這樣的人物,事后定要好好查探一番他的跟腳來歷。”
  氣海老祖其實就是方源,而方源不僅要從他的手中謀求天庭的尊者真傳,還對古月方正動了殺念。
  龍公此刻若是知道這一點,保不齊要當場吐血。
  龍宮夢境。
  書房中氣氛凝重。
  扮演吳帥的方源分身,臉色難看地望著父親,語氣干涉:“關于非議峰的歸屬,真的要判給那范極嗎?明明是我大獲全勝,他見縫插針。若非我手下留情,他早就死無全尸了。”
  龍人蠱仙緩緩搖頭:“非議峰利益極大,牽扯很深,黑天寺那邊毫不松口。更讓人無奈的是,我們也聯系了書道閣主、綠蟻居士,但這兩位卻都是推托,沒有幫助我們出面施壓。”
  “可惡!”吳帥捏起雙拳,“我乃是綠蟻居士的關門弟子,如今受了委屈,這位當師父的卻是不聞不問。”
  “更可惡的還是書道閣主!我是她的女婿,而范極更是禍害她女兒的人,她居然連一句話都不說。”
  龍人蠱仙嘆息:“八轉蠱仙豈是我們能影響的?這一切都是為父的錯,為父當年太過想當然了。事實上,我們的意圖綠蟻居士、書道閣主真的不知嗎?只是故意裝作糊涂罷了。”
  “所以說啊,父親!”吳帥盯著龍人蠱仙,目中顯現精芒,“唯有我族的八轉蠱仙,才真正可靠。我們龍人一族能夠依附人族,發展至今,所依仗的不都是龍公老祖宗的恩澤嗎?”
  吳帥之父點頭:“我兒,你說的是。但八轉蠱仙真的太難成就了,我們龍人雖然在其他方面強于人族,但是靈性方面卻是不足的。現如今我們的七轉蠱仙有很多,但八轉蠱仙卻是除了老祖宗外,沒有一人啊。”
  吳帥目光炯炯:“所以,我們更不能坐以待斃。外在的八轉蠱仙不可靠,我族又暫時沒有其他八轉蠱仙,那么我們可以用仙蠱屋來頂替啊。”
  龍人蠱仙再次嘆息一聲,微微搖頭:“仙蠱屋?這個想法我們早就有了,但一來要打造出七轉仙蠱屋,資源方面實在是海量,令人望而卻步。二來我們龍人一族勢力見漲,已經惹來諸多非議,越來越多的人族蠱仙都盯著我們。龍人威脅論調是越來越多,這種情況下,我們若還要建造仙蠱屋,豈不是激得這些人直跳腳?”
  “父親!”吳帥雙眼微瞪,擲地有聲地道,“難道因為區區資源、眾人非議的緣由,就不去建設仙蠱屋了嗎?”
  “這些緣由難道還不夠嗎?我兒啊,咱們龍人一族可是依附著人族的,這層關系是我們的依靠,不能魯莽。若是我們真的要建設仙蠱屋,破壞了這層關系,別說是建設七轉仙蠱屋的資源,就算是建設一座六轉仙蠱屋,也恐怖沒有希望。唉,這些年來,為父也算是深居高位。這各種排擠的滋味和門道,你是不了解的。”龍人蠱仙一個勁地嘆息。
  吳帥心中一陣失望,據理力爭道:“不管千難萬難,這件事情都要去做。并且尋常的七轉仙蠱屋,還遠遠不夠,要造就要建造一座八轉的仙蠱屋來。唯有如此,才能真正鎮壓我族的底蘊!”
  “八轉仙蠱屋?哈哈,我兒,為父看到你如此志氣,真是欣慰。但是飯要一口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啊。唉,非議峰的事情咱們就算了吧。”龍人蠱仙擺手道。
  吳帥沉默半晌,點頭:“也只有如此了。”
  一幕夢境接著一幕,方源分身想要拖延時間,期待本體拯救,但奈何本體也在拖延時間,期待分身成功收取龍宮。
  龍宮夢境仿佛是流沙,方源分身身不由己,逐漸沉溺當中,不能自拔。
  他仿佛化身成了當年的吳帥,經過過去曾經發生的一幕幕。
  吳帥自從非議峰一事后,終于認清現實。他的師父綠蟻居士不可靠,他的泰水書道閣主也不可靠,甚至他的父親龍人蠱仙的軟弱,也暴露在他的面前,還是不可靠。
  真正的可靠的是自己啊!
  吳帥有了這樣的明悟,從此奮發圖強,勵精圖治。
  他有卓絕的天資,又有充沛的才情,再加上刻苦勤奮,又有著人脈資源,不僅自身修為節節攀高,管理的一部分龍人部族也是日漸壯大,成為龍人一族中最顯著的一道分支。
  當吳帥晉升七轉的當天,他便成為了龍人一族的高層,最年輕的實權太上長老!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