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0)     

蠱真人826 名揚天下許未來

東海夢境。
  一場大戰已經進入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松濤子渾身是傷,卻氣勢強盛,牢牢壓過吳帥一頭。
  “吳帥,你沒有阻止我的殺招,是你此戰最大的失誤,你給我敗吧!”松濤子仰頭大吼,渾身綻射出濃綠的綠芒。
  這些綠芒包裹著松濤子,迅速蔓延,一縷縷的綠芒仿佛是松樹的樹葉。一層層、一疊疊,綿綿不絕,無窮無盡似的,向吳帥卷席過去。
  吳帥一動不動,躺在地上的深坑中,似乎是認命了。
  觀戰的諸多蠱仙見到這一幕,紛紛感嘆。
  “吳帥要輸了。”
  “那是當然!松濤子乃是風云府的頂尖七轉,他這樣的戰力絕對是中洲七轉蠱仙中的前三。吳帥當初揚言要挑戰他,簡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只是一個龍人蠱仙,能做到這一步,其實已經相當不錯了。”
  “呵呵,那又怎樣?戰前吳帥已經簽訂了賭約,和風云府徹底劃分南華島的歸屬權。他這一敗,真的很可惜。過往上百年的苦心經營,都成了水漂了。”
  “是啊,我聽聞吳帥和他的那一支龍人族群,把南華島經營得非常好,資源豐厚。這一下可是便宜了風云府。”
  “也不能這么說吧。當初吳帥就是用了陰謀詭計,從風云府中奪來了南華島。這一敗,也是他罪有應得。”
  人族蠱仙們都有些幸災樂禍。
  女仙泰琴站在遠處的角落,獨自觀戰,眼眶里早已噙著淚水,擔憂糾結:“吳郎……”
  而那些龍人蠱仙大多也是面色灰敗。
  唯有少數知情的龍人蠱仙,卻是緊張而又期待。
  “兄長,用出來吧,讓天下人震驚吧!”曾經的龍人少年黃維打心底維護、崇敬著吳帥,他在心中吶喊。
  下一刻,吳帥望著漫天的綠芒,如山似海朝自己壓來,反而是露出了微笑。
  “終于用出這一招了,松濤子啊。你知不知道,我可是專門等待你這一招很久了呢。”吳帥大笑。
  “什么意思?”
  “哼,虛張聲勢而已。”
  “難道他一個龍人蠱仙還能翻盤不成?”
  “這一招可是松濤子的成名殺招——綠天松濤!放眼中洲,不,放眼五域,能夠正面接下這一招的七轉蠱仙,能有幾人呢?”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座宮殿轟然崛起。
  吳帥投身當中,駕馭宮殿直沖而上。
  宮殿一飛沖天,直上云霄。
  “這是什么?!”
  “一座仙蠱屋!”
  “我從未見過這樣的仙蠱屋,難道是吳帥打造?”
  “應該如此。此番賭斗早已經公告天下,雙方所用的都是自家之物。吳帥既然能公開催用,必然是符合規定!”
  “天哪,龍人居然也有了仙蠱屋,而且是一座七轉的仙蠱屋。”
  “你們瞧,這座宮殿巋然不動,綠天松濤仿佛不存在似的,被輕易地推出一條路來。這絕不是普通的七轉仙蠱屋,絕對能夠抵抗八轉存在!”
  人群嘩然。
  松濤子驚怒交加。
  他看著自己最引以為傲的殺招,被敵人如春風拂面一般無視,一顆心已經沉入谷底。
  吳帥催動的正是龍庭!
  龍庭殺來,里面傳出吳帥的聲音:“松濤子跪地求饒吧,我還可以饒你一命。”
  松濤子臉色蒼白,勃然大怒:“休想!你一個龍人,竟膽敢侮辱我?!”
  明明自己處于絕對的劣勢,但松濤子死戰不退。
  “手下留情!”周圍自然有著風云府的蠱仙,看到這一幕,失聲大叫。
  龍庭中,吳帥聽著這聲呼喚,卻是冷冷一笑。他一雙龍瞳中殺機濃郁得直要漫出,催動龍庭直接碾壓過去。
  “啊——!”松濤子閃避不及,一聲慘叫,被龍庭直接碾死!
  “什么?松濤子死了!”
  “他竟然殺死了松濤子!這是要捅破天嗎?”
  “一個龍人蠱仙屠殺我人族,他是想要干什么?”
  群情激憤起來,在場的龍人蠱仙們也是大多臉色蒼白,黃維一臉的緊張。
  這時龍庭懸空,傳出吳帥的低喝:“住嘴!我和松濤子的戰斗,不論生死,這時賭斗前早已經公布天下的事情。誰有異議,那就到我面前來——領死!”
  剎那間,全場寂然。
  下一幕夢境,已是慶功的晚宴。
  酒席上百桌,美酒佳肴,觥籌交錯。
  主桌上的吳帥是當中無愧的焦點!
  “恭賀兄長,一戰功成,從此以后南華島再無爭端,同時更令風云府痛失一員大將。”黃維來敬酒,滿懷激動和崇拜之色。
  吳帥拍拍他的肩膀:“賢弟,這里面不只是我的功勞,同樣有你一份呢。”
  “兄長……”黃維哽咽。
  “師哥,此戰令你揚名天下,師妹在這里恭祝你。”泰琴端著杯盞過來,話語普通,但語氣中卻是飽含著情意。
  “師妹,多謝你的關心。”吳帥心知肚明泰琴心中的隱憂是什么。
  于是,他高聲地道:“我此戰和松濤子對決,生死無咎,天地共證,不管是誰戰死都得認!松濤子是一個好對手,戰死的榮耀完全屬于他。我想風云府應當對此無異議吧?”
  這一場晚宴,風云府自然也派了使者,是一位不出名的六轉蠱仙。
  松濤子被吳帥執意斬殺,風云府又失去了南華島,但為了正道顏面,為了彰顯風度,仍舊派遣來一位使者參加了宴席。
  吳帥的問話,讓這位使者漲紅了臉面,猶豫了一下,當場站起來,同樣大聲回道:“我風云府豈是小門小派?既然是賭斗,有了前約,自然不會踐諾!”
  “還請使者安坐。”吳帥擺手,哈哈大笑。
  使者咬牙暗恨,真想發作,但身上集中著在場這么多人的視線,又顧及門派顏面,只得坐下。
  “吳帥仙友,我乃東海蠱仙古涼,全程目睹了仙友大戰松濤子,力斬他于陣中,風采奪人,我敬你一杯。”一位大袍高冠的蠱仙男子,走上來。
  他自稱古涼,乃是一位中年男子,此時面帶微笑,卻很有上位者的氣度。
  吳帥心中不禁歡喜:此戰真的讓他名揚天下了,這一下子就連東海的蠱仙都慕名參宴。
  “書道閣主大人到——!”這個時候,門童忽然高唱。
  大廳內轟然,這可是八轉蠱仙出席。
  書道閣主不是一個人來的,身邊帶著她的女兒,也就是吳帥名義上的妻子——書九靈。
  “我婿恭賀你此戰得勝。”書道閣主微微帶笑,雖然只是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卻是令在場諸人動容。
  “泰水大人、賢妻,你們的位置我一直都留著,快請入座吧。”吳帥微笑著,主動行禮,心中也微微意外。
  對于他而言,這么重要的場合肯定會邀請書道閣主,至少明面上的事情,吳帥是不過做差了的。
  但其實,他心里也根本不期待書道閣主的到來。
  如今,她卻真的來了,不禁自身前來,還帶來了書九靈,這就出乎吳帥的意料了。
  “綠蟻居士大人到——!”書道閣主落座不久,竟然又有一位八轉蠱仙前來。
  這位正是吳帥的師父,但事實上最近數十年,吳帥都和他沒有什么往來了。
  吳帥當然也給他送了請帖。
  “徒兒拜見尊師!”吳帥連忙主動上前行禮。
  “我徒,為師來看看你。”綠蟻居士打量著吳帥上下,笑著點評道,“嗯,精氣神不錯。”
  “師父,快請上座。”吳帥面現激動之色,這倒并非偽裝,而是有著真情流露。
  此戰的影響和收益,比他料想中的還要大得多!
  晚宴結束之后,吳帥恭送兩位八轉,但書道閣主卻是將女兒書九靈留了下來。
  “你們夫妻分居這么久,像什么樣子?還是在一起住的好。”書道閣主說著,語氣平淡,但意蘊很深。
  書九靈一言不發,并無平時的不耐,顯得安靜了許多。
  但是當天晚上,吳帥卻把她獨留空房:“賢妻,你且先睡吧,為夫還有一些公務要去處理。”
  仍舊是那樣的客氣,一如初遇。
  書九靈沉默了一小會兒,乖巧地點點頭:“夫君盡管去忙好了。”
  吳帥卻不是去忙,而是去和泰琴幽會。
  “師妹,我來了。”
  “師哥,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呢。”
  “怎么會呢?你豈不知你在我心中是多么的重要,那女兒連給你提鞋子都不配。”
  泰琴被哄得顏開,兩人溫存片刻,泰琴語氣擔憂地道:“師哥,我還是有些擔心。你斬殺了風云府的此代招牌七轉,他們豈會善罷甘休?”
  “他們當然不會善罷甘休,但又能怎樣呢?”吳帥冷笑,望著天空的冰冷月色,嘆息一聲,“你師哥我啊,在這晚宴之后,也算是醒悟過來了。”
  “醒悟什么?”
  吳帥眼中閃爍著寒芒:“這個世界還是拳頭大才算是大。你以為綠蟻師父和書道閣主,為什么會來出席慶功宴?那都是因我掌握了仙蠱屋龍庭。盡管我只有七轉修為,但此屋卻能抗八轉,這就有底蘊,有了和他們對話的資格了。”
  “風云府肯定會記著這個恨,但要對付我,顧忌重重。因為我掌握著龍庭!”
  “只要這力量在手,一切無憂。”
  “不,我將來一定還要成為八轉蠱仙,更要將龍庭提升到八轉層次。到那時,我倒要看看世間誰能給我臉色看?”
  “師哥……”泰琴偎依在吳帥的懷中,只是深情地看著他。
  吳帥低頭,與泰琴雙目對視,他溫柔地拂了拂泰琴額前的亂發,期許道:“師妹啊,我一定會給你幸福,讓你有一個好的生活。現在的我,還得顧及書道閣主,但將來等我也成就了八轉,我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給你一個名分。”
  “我不需要名分,師哥,我和你待在一起就已滿足。”
  “可是我不滿足啊,將來我要和你生一堆的孩子,看著子孫滿堂,看著兒女在膝頭歡笑。”
  “真的有那一天嗎?”泰琴臉上升騰起一抹紅暈。
  “會有的。”吳帥將她摟緊,用力摟緊,“會有的,相信我!”
  ps:網線蠱忽然崩了,蛋疼,現在才修復好。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