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0)     

蠱真人830 一生悲劇

期間,吳帥特意回轉南華島。
  泰琴終于生了!
  “我們倆之間終于有了血脈的延續!泰琴,辛苦你了。”吳帥抱著剛出生的嬰孩,高興地轉了好幾圈。
  隨后,他小心翼翼地將嬰兒放在床上,泰琴的身邊。
  他愛憐地看著剛剛生產后虛弱的泰琴,目光溫柔無比。
  “你說,給孩子取個什么名字為好呢?”泰琴微笑著,充滿了母性的光輝。
  “我看這孩子一雙大眼,靈動非凡,不妨就叫他龍靈吧。”吳帥道。
  泰琴點點頭:“龍靈、龍靈,是個好名字呢。”
  兒子龍靈的出生,令吳帥非常的高興,但同時他也覺察到肩頭擔負著更大的責任。
  “黃維、我父都已經去了。”
  “我的身邊只剩下了師妹泰琴,現在,增添了我的兒子。”
  “我要給泰琴一個名分,更要給我的孩子一個光明的未來,不讓他生活在飽受歧視的環境里。我要讓他堂堂正正,挺起胸膛,以一個龍人身份活著,驕傲地活著!”
  心中的責任督促著他,在南華島休息了幾天后,吳帥便又匆匆上路,游走五域兩天,收集夢道仙材。
  煉制如夢令仙蠱的過程,非常玄妙。
  一切都是在他的睡夢中進行。
  伴隨著一份份仙材煉化,如夢令仙蠱終于迎來最后的關口。
  “這?!”吳帥無比震驚。
  夢境帶來最后的啟迪,竟然是要他犧牲泰琴,只有她自愿犧牲,用生命獻祭,才能完成如夢令的最后一步。
  “不,我絕對不能這么做!!!”吳帥飽受打擊,臉色蒼白,不能接受這樣的啟示。
  一連幾日他恍惚無神,宛若游魂般在太古白天中隨意飄蕩。
  直到他遭遇了一頭太古荒獸,并險些被它殺死,他這才猛地驚醒過來。
  他打殺了這頭太古荒獸,但仍舊非常苦惱,因為他找不到解決的辦法。
  “難道真的要犧牲師妹!不,這絕對不可行。”
  “一定還有其他的辦法,一定還有!”
  吳帥決定暫時中止煉制如夢令的計劃,他想要從夢境中得到更多的啟迪。
  第二天晚上,夢境帶給他新的啟示。
  這條啟示讓他無比驚悚——“龍公老祖宗竟是掌握著滅絕我龍人一族的仙道殺招?!并且龍公已經有多次意動,想要驅使這個殺招。”
  盡管他現在已經極為信任自己的夢啟,但是這個消息實在是聳人聽聞,讓他難以置信。
  他沉思半晌,絕對先回歸中洲,查明真相。
  吳帥花費了大量的時間、精力,來煉制如夢令仙蠱,在這期間,中洲暗流洶涌,龍公和紅蓮這對師徒間的矛盾沖突,越加劇烈。
  因為吳帥之父的死,天庭對他有許多懷疑,但是龍公卻仍舊信任著他。
  吳帥調動所有能調動的力量,竭盡全力調查此事。
  與此同時,夢境也帶給他更多的啟迪。
  在夢啟的幫助下,吳帥得到越來越多的線索。這些線索無不證實了之前夢啟的正確,甚至吳帥還掌握了這個關鍵殺招的名稱——龍人寂滅!
  “當初,龍公開創了龍人延壽法,打造出了龍人。龍人越來越多,逐漸發展,才有了龍人一族。”
  “龍公乃是龍人之祖,種族的源頭,開創龍人種族之初,他就留了后手,就是龍人寂滅殺招。”
  “只要此招一催,世間的龍人就會全都自爆而亡,絕無幸免!”
  “并且龍公早已經想要催動這個殺招,只是由于星宿之意而暫緩。老祖宗你好狠!你真的太狠心了!”
  吳帥冰冷、無奈、惶急、憤怒!
  他以往的種種努力,龍人一族的興盛,在這個殺招面前,就是一個笑話,一個真實的又無比虛幻的泡影!
  “我該怎么辦?”
  吳帥仰天干嚎,毫無辦法可想。
  “對了,我有夢境!”忽然間,他想起來,他的眼中迸射出希望的光輝,他還有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當天晚上,夢境的情景回到了幾年前。
  夢啟是關于如夢令仙蠱的。
  煉制如夢令仙蠱的最后一步,就是要讓泰琴獻身。
  夢境啟示吳帥,要想對付龍人寂滅,就得先煉出如夢令仙蠱!
  吳帥從夢中驚醒,漆黑的深夜里,他哭泣,悄無聲息。
  他呆呆地望著身邊的愛人,他一生摯愛的女人——泰琴。
  泰琴原本正在熟睡,好似有所感應,她睜開雙眼,正看見吳帥悲傷至極的神情。
  “怎么了?”泰琴連忙將吳帥溫柔地抱住。
  吳帥也抱住她,死死地抱住她。他是如此用力,但從未有這么一刻,他又感覺自己是如此的虛弱無力!
  吳帥不得不將實情告知了泰琴。
  泰琴很快就接受過來,她用溫熱的手掌撫摸著吳帥的臉頰,微笑著道:“原來是這樣啊,我的師哥。我愛你,愿意為你犧牲一切,哪怕是我的生命。這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這一輩子除了你之外,還有一個牽掛,那就是我們的孩子。”
  “我死后,請你一定,一定要撫養好,栽培出我的的孩子。答應我,好嗎?”
  “我答應你,用我的生命,用我尊嚴,用我的一切答應你!”吳帥痛哭流涕,悲傷至極。
  如夢令煉成了。
  隨后,八轉級數的龍宮也搭建出了出來。
  建成之后,吳帥就常年居住在里面,他時常徘徊在亭欄之中,時而撫摸著墻壁庭柱。他幻想著能感受到泰琴的溫軟,然而他得到的只是仙蠱屋本身的冰冷。
  他和泰琴的孩子漸漸長大,有時候會問他:“父親,我的娘親去了哪里了?怎么還沒有回來啊?”
  每一次這樣問,吳帥便感覺是一根鐵槍,戳在自己的心頭,戳得自己鮮血淋漓。
  每一次,他都會蹲下,將兒子龍靈擁抱在自己的懷里,緊緊地抱住,溫柔地撒謊。
  幼小的充滿純真的龍靈就像是一個解藥,世間唯一能夠治愈他內心創傷的藥。
  擁有著八轉的龍宮,但吳帥卻無任何心思去爭名奪利。
  他暗中對綠蟻居士、易酒仙姑,對書道閣主下手,將他們全都奴役。但做到了曾經的夢想,他本可以將書九靈幽禁,甚至將范極捉來,在書九靈面前將他凌遲處死。
  但吳帥沒有這么做,反而將書九靈放走,讓她去和真正愛的人在一起。
  他已經不在乎過往的榮辱,盡管他曾經在乎過,為此痛苦過,為此強烈爭奪過。
  人生的許多東西,吳帥經歷過,放下了。
  現在的吳帥感覺到了累,很累,但他不能停下,他停不下來,因為龍人寂滅的事情始終沒有得到解決。
  夢境又一次啟迪,要解決龍人寂滅之事,就要借助八轉龍宮,同時還有針對龍人的身軀進行實驗。
  龍人本身就是龍人延壽法的產物,而龍人寂滅的開創,仍舊是根源于此。三者本身關系緊密。
  龍人延壽法,吳帥早已經掌握。
  借助龍宮之威,再根據兩者逆推出龍人寂滅殺招,完全是有可能的。
  但是要做到這一點,單憑吳帥一人可不行,于是他召集龍人一族中蠱仙,將實情告知他們,請求他們的幫助。
  偌大的龍宮中,史無前例的濟濟一堂,龍人一族的蠱仙幾乎全都來了。
  這些龍人蠱仙起先不太相信,但吳帥給予了充分的鐵證以及線索,由不得他們不信。與此同時,還有古涼在場作證,當年吳帥之父、天命昭示的秘密,也公之于眾!
  “要做實驗,就得需要海量的龍人,這些族人幾乎都會死亡,就算僥幸活下來,也是生不如死。所以,這項決定我不能獨斷,諸位有誰反對,盡可道來。”吳帥道。
  “我反對!”當即就有一人,跳了出來。
  眾人視之,正是和吳帥同輩,在血脈還是吳帥的七哥,平素里最得龍公老祖宗喜愛的七少爺。
  七少爺手指著龍椅上的吳帥,大罵道:“老八,你這個混蛋,你真的是瘋了!!!”
  “你為了取信天庭,殺了自己最忠心的異姓兄弟!”
  “為了掩蓋龍人當興的秘密,你害死了自己的親身父親!”
  “為了煉出如夢令仙蠱,你竟然把最愛你的女人當做煉蠱的蠱材!”
  “現在,你為了應付龍人寂滅殺招,還要把毒手伸向萬千無辜的族人身上,要用他們做實驗!”
  “你的心腸為什么如此惡毒,為什么如此冷漠?!”
  “你覺得你給出了這些所謂的證據,我們都會信任你?呵呵,你這也太可笑了吧,真當我們是傻子?!”
  “呵呵呵,不,你不是可笑,而是可憐可悲!”
  “你想要給你的女人幸福,結果呢?你叫她犧牲了,為了煉一只蠱。呵呵呵。”
  “你想要成為你父親的驕傲,結果呢?你殺了他!親手殺了他!!”
  “你許給黃維一個大業,一個希望。然而你卻因此殺了他,而到現在,大業呢?”
  “呵呵呵,哈哈哈!”七少爺狂笑,笑得眼淚都下來,“你千方百計想要帶領龍人一族崛起,結果是什么?結果龍人一族就要毀滅了,滅亡了!”
  “是你,是你!若非你一直野心勃勃,霸占南華島,遷徙族人,拼命發展,不斷制造龍人和人族的矛盾,怎么會有這么多的事情?若是龍人一族一直相安無事,安安穩穩,老祖宗也不至于意動,想要滅絕我們龍人一族啊!”
  “吳帥啊,吳帥,你是我們龍人一族僅次于老祖宗的強者,但是你帶給我們龍人一族的,絕不是輝煌,也不是希望,更不是平等或者尊嚴。而是……毀滅啊!”
  “你實在是一個悲劇!你的一生都是一個悲劇!!”
  大殿內寂然無聲。
  吳帥端坐在龍椅上,面無表情……
  至此,夢境終于徹底消散。
  海底深處,只剩下一座華美的宮殿,還有四大龍將。
  龍將們懷著復雜、遵從的目光,注視著方源的龍人分身,走向龍宮的大門。
  龍宮大門自行敞開。
  龍人分身邁開步伐,走入龍宮大殿。
  他同樣面無表情,但眼中卻有無數的滄桑。
  看看龍宮,似乎和當初一樣,老七的指責聲還繞梁不絕,周圍的龍人蠱仙似乎還濟濟一堂。
  再定睛一看,大殿空空蕩蕩,一切都煙消云散。
  “已經……過了百萬年啊。”
  “我回來了。”龍人分身的聲音在大殿中飄蕩,像是幽魂的泣語。
  “可是我,已經不再是我了。”龍人分身再度苦笑。
  不再是他的聲音,不再是他的面孔,不再是他的身軀,甚至連魂魄也不是。
  只剩下一層意志——
  延續了上百萬年的意志,茍延殘喘至今!
  “龍靈恭迎主人!”龍靈現身,神態恭謹,眉宇間又帶著一絲雀躍,“終于,終于龍庭有了新主!”
  龍人分身深深地望著龍靈,眼眶迅速泛紅。
  他多么希望,龍靈能夠叫自己一聲——父親!
  但是沒可能了。
  “泰琴,我終究是負了你,辜負了你唯一的囑托啊。”吳帥仰頭,發出一聲深深的嘆息,嘆息聲中是無盡的惆悵和愧疚。
  但他沒有流淚。
  在過去的百萬年前,他的淚水早已經流淌盡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