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3)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3)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3)     

蠱真人836 插手三域

龍人分身先鉆進龍宮,隨后方才駕馭這座仙蠱屋,進入了福地。
  福地乃是古族大本營,旁人的地盤,古族族長又是八轉修為,非同小可,還是謹慎穩妥一些最好。
  一進入福地,便是一片蒼茫的大地。這片福地之寬闊,甚至要超過一般的洞天。
  在福地中,種類繁多的仙材隨處可見,很多竟都是當今早已滅絕之物,令方源的分身也開了一些眼界。
  “雖然這片福地底蘊并不如瑯琊福地,但也差距不大了。”龍人分身吳帥心道。
  方源碰到過的福地中,底蘊第一的當屬瑯琊福地,第二則是王庭福地,第三恐怕就是眼前這座了。
  “古族福地,經營了至少百萬年!古族歷代的族長,至少有七轉修為,很多任都有八轉。有著這樣的強者護衛,福地的災劫并不是什么威脅。”
  “況且……這古族并非人族,一直受到天意的照顧。就算有災劫,恐怕威能也不會很強。”
  吳帥心中暗暗思考。
  天道損有余而補不足,講究平衡。當今天下人族乃是霸主,將其他異族逼壓到角落里茍延殘喘。
  所以,任何一支異人種族都受到天意的照料。
  “吳帥前輩,這邊請。”古族族長相當客氣,當前領路。
  龍人分身吳帥緊隨其后,飛行了一陣后,兩人落到叢林深處。
  在這片原始叢林當中,有著一個上萬人的巨型部落,部落中的子民都是獸人。
  沒錯,所謂的古族,便是獸族。
  根據人族史籍記載,獸族已是滅絕,但事實上天機留一線,仍舊有著一支獸人血脈殘存下來,茍且偷生,默默生息。
  吳帥受到了整個部落的熱烈歡迎。
  很快,就有酒宴備好,古族族長盛情邀請吳帥入席。
  吳帥便走出龍宮,身后有著兩大龍將跟隨,充當左右護法侍衛。
  古族族長瞳孔微微一縮,旋即哈哈大笑,笑容更加熱情了幾分。
  吳帥只暴露了一半的龍將,但每一個龍將都是八轉修為,和古族族長相當。而這片獸人福地中,除了古族族長之外,卻是再無其他八轉的存在了。
  因為夢境探索過的緣故,方源分身對這支獸人族群了解許多。
  入席交談片刻,吳帥更對古族現狀有了一個清晰判斷。而古族族長也從這番對話中,徹底打消了心中僅剩下的一絲懷疑。
  這只獸人種族大多都是魚頭人身,臉頰有腮,雙耳乃是魚翅,背生魚鰭。除此之外,有的人長著蛙腿,有的則有海鳥翅膀,有的背著龜殼,有的頭上是一圈綠色的海藻。
  這些獸人本來就是生活在海中,當年獸人一族盛極而衰,被大清洗,陸地上的族群全滅,只剩下海中的這一支僥幸生還下來。
  獸人一族盛極而衰,人族稱霸的大勢之下,這支海底獸人族群就只好默默繁衍生息,不敢有一絲一毫大舉反攻的念頭。
  但對人族的仇恨,他們并沒有忘記。幾乎歷代的古族族長都有這樣的心思,企圖挑起人族內亂,給自家族群創造崛起的機會。
  歷史上,真正的吳帥碰到的古族族長,正是基于這樣的陣營,方才幫助吳帥升仙,又謀奪宿命蠱,也是一個梟雄!
  吳帥為了應付龍人寂滅殺招,便和古族族長商議,定下了一道兩族盟約。
  之前在福地的門戶前,方源分身和這一代的古族族長交流談及的,正是這個盟約。
  這是真正的吳帥,留下的一番布置,準備將來復興龍人一族。如今方源繼承了龍宮,得知這條線,便想順著走下去。
  古族在東海經營了這么多年,古族族長又是八轉級數,古族的底蘊又是如此豐厚,方源當然想要從中借力。
  糾集更多的力量來對付天庭,對于方源而言,自然是喜聞樂見。
  就在方源分身吳帥和古族族長相談漸歡的同時,西漠的揚子河、張陰已經得手。
  轟隆!
  一聲巨響,揚子河完成了最后一擊。
  放眼望去,曾經錦繡繁華的一片綠洲,已經徹底化為烏有,淪為廢墟。
  這是房家的一處大型資源點,如今已經毀了,再無任何修復的可能。
  “我們該走了!”
  “這一處已經是摧毀的第三處,按照主人的吩咐,做到這一步就可復命去了。”
  “還是先檢查一番,看看是否露出馬腳來。”
  兩大龍將細心檢查,確保無誤后,方才離去。
  房家震動!
  一日里,連續失去了三個大型資源點,讓房家也損失不小。
  董家也震動!
  皆因廢墟當中,留下幾行大字——董陸沉到此一游。
  董陸沉乃是董家的太上大長老,之前房家報復他,出動了偷道仙蠱屋,直接將董家的一個綠洲資源點摧毀了。
  董陸沉聽到這個消息后,臉都青了,破口大罵:“這群不要臉的家族,枉為正道!居然還敢來栽贓我,并且手段還如此拙劣!今后若被我發現真兇,我絕不饒他(她)!”
  董陸沉懷疑不到方源身上去,首先懷疑的對象就是拋除房家、董家之外的那些超級勢力。
  這是很明顯的挑撥離間之計,若是房家中計,開始和董家死磕,首先得到便宜的就是這些西漠超級家族。
  董陸沉坐不住,當即給房家太上大長老房功去信。
  房家擁有智道蠱仙房睇長,自然不會輕易中計,琢磨了片刻,房睇長便建議房功,回信邀請董陸沉,結合兩家之力共查真兇。
  這一手端的了得。
  董陸沉得到信后,頓感棘手。
  他明白房家是想趁機拉攏董家,想要將董家拉到自己的陣營里來。
  但董陸沉不傻。
  董家和房家接壤,將來房家崛起,首先侵吞的便是董家的地盤和利益。
  然而,自己若是不去探查真兇,是否會顯得自己做賊心虛呢?
  董陸沉左思右想一番,只好捏著鼻子前往案發之地,和房家蠱仙共查真兇。
  真正的結果當然不會查到,方源既然派遣了兩大龍將來辦理此事,自然有了萬全手段來誤導真相。
  于是,房家和董家得到的答案,直指房家附近的另外幾家勢力。
  但房家和董家卻是偃旗息鼓,沒有去找麻煩,只是暗記在心。
  雙方都十分克制。
  董陸沉是將這幾個家族暗記在心,并不想曝光,他還要依靠這些人來幫助他對付房家呢。
  而房家為了維穩,也不想現在就公然對抗這些超級勢力。畢竟勢單力孤,豆神宮距離化為己有,還有一長段的距離。
  “太上二長老,如今局面越加危險,單靠你一人來破解豆神宮,是否太過勞累了?那算不盡也是智道蠱仙,或許可以輔助你,幫助你分擔一點任務。”房功建議房睇長道。
  在他看來,反正算不盡參與過豆神宮的爭奪戰,進出過豆神宮,如今又是房家的太上客卿家老,是自己人,可以信賴。
  房睇長沉吟片刻,始終猶豫不決,最終他嘆了一口氣:“讓我再想想吧。”
  南疆。
  夏家大本營中,夏槎也在嘆氣。
  她已經被方源釋放出來,但肉身、魂魄雖然不缺,仙竅卻是被方源取走了,融并在至尊仙竅里。
  夏槎再也不是八轉蠱仙,而是淪為了凡人。
  現在她的身上還掛著夏家太上大長老的名頭,但在夏槎感覺里,這個名號卻更像是一個笑話。
  “我已經是一個廢人了!”
  “就算曾經是八轉,又能如何呢?”
  “方源!你果然是好手段,這個滔天之仇,我若能報,必定要把你抽筋扒皮,挫骨揚灰!”
  想到這里,夏槎再嘆一口氣。
  她自己也知道,這個報仇的希望是多么的渺茫。
  “大喜,大喜啊,夏槎大人!”就在這個時候,夏家太上三長老興沖沖地跑過來。
  “何喜之有?”夏槎皺著眉頭,望著他。
  夏家太上三長老便遞給夏槎一只信道凡蠱,道:“這是那魔頭方源剛剛利用寶黃天,送達過來的信。”
  夏槎冷笑:“這魔頭敲詐陰險,貪婪至極,將我等俘虜不說,還將肉身、魂魄等等拆分下來,一次次敲詐我族,實在是罪該萬死!”
  “眼下方源手中已經沒有多少敲詐的籌碼了。這封信我也不必看了,無非是這魔頭又想出了什么新法子,來繼續勒索我南疆正道。”
  夏槎搖頭不已。
  夏家太上三長老點頭:“夏槎大人所料極是,方源企圖昭然若揭!他最近一直在大規模地收購運道仙材,似乎在大煉運道仙蠱。但他這一次開出的籌碼,實在是……”
  “怎么說?他開出了仙蠱的籌碼?還想以蠱換蠱?”夏槎揚起眉頭,又擺手,“這件事情不需要我同意,直接交給太上二長老處理就是了。只要是有利于我族的仙蠱,不妨換來就是。”
  “這一次,方源的籌碼只是一只凡蠱。”
  “哼,一只凡蠱就想要換仙蠱,換仙材?想得美!”
  夏家太上三長老微笑著:“夏槎大人,您還是看看詳情再說吧。”
  夏槎便接過信道蠱蟲,起先瀏覽,她冷笑連連:“這方源是得了失心瘋?要換如此之多的仙材,就像憑一只凡蠱。我倒要看看這是什么蠱!”
  “嗯?!”夏槎看到信中關鍵之處,臉色猛地劇變。
  她騰地一下站起身來,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這只凡蠱我要了,必須拿下,不管耗費何等代價!方源想要運道仙材?都給他,都給他!”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