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1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1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10)     

蠱真人837 煉蠱交鋒

南疆。
  巴家,大宅山。
  巴十八小心翼翼地拿捏著一只一轉凡蠱,雙眼一眨不眨,神色極為專注:“這就是第二空竅蠱?”
  他細細打量著,只見這只蠱蟲形如甲蟲,兩頭尖尖,中間肥大,仿佛青玉所制,只有手指頭大小。摸在手中,感覺一片溫潤清涼。在它圓滾滾的背部,還長著一只金色的眼珠子。金色的瞳孔,閃電般游弋不定,靈性十足。
  為了換取這只蠱蟲,巴家幾乎掏空了庫藏中剩下來的所有的運道仙材。
  方源是獅子大開口,但巴十八卻只能承受,皆因這只小小的一轉蠱,卻是代表著他生活下去的全部勇氣和希望!
  第二空竅蠱使用非常方便,根本不需要什么真元、仙元,只要鮮血滴入蠱蟲體內,一直等到蠱蟲飽飲了鮮血后自爆開來,即可大功告成。
  第二空竅蠱自爆之后,立即在巴十八的胸膛中間形成了一個小小的空竅。
  這是一轉空竅,最低等的修為。
  但巴十八見此,卻是眼眶泛紅,激動得身軀都微微顫抖起來。
  “即便方源那魔頭要價不菲,但我也認了!”
  “有了這個空竅,我就能重新修行。從一轉到五轉,自有舍利蠱助我一臂之力。到了六轉層次后,還有族中蠱仙幫我渡劫。”
  “只是要達到第一仙竅的底蘊和成就,那就難了。”
  想到這里,巴十八咬牙切齒,心中充斥著對方源的仇恨。
  方源將他俘虜,又徹底搜魂,還把他的第一仙竅都給取走了。就算他送來了第二空竅蠱,也不過是換了一種形式的勒索敲詐罷了!
  對于八轉修為的巴十八而言,乃是奇恥大辱。
  “方源你給我等著,早晚有一天我要一雪前恥。你施加在我身上的種種痛苦,我會百倍地奉還到你的身上,讓你也好好品嘗一番滋味!”
  巴十八臉色猙獰,這些日子他可不好過。
  他乃是巴家的太上大長老,但被方源俘虜之后,不僅聲望大跌,贖回后更淪為了廢人。
  比起夏槎,巴十八的情況還要更糟糕一些。
  因為巴家在他被俘期間,又有了一位八轉蠱仙。
  那就是巴德!
  巴德成為八荒蠱仙后,立即晉升為巴家太上二長老,統領巴家事務。
  巴十八已經被奪權了。
  “幸好有這么一只第二空竅蠱!”
  “我有充沛的修行經驗,大大小小渡劫數十次,再次升仙非常容易,幾乎十拿九穩。”
  “我得抓緊時間,盡快地重修成蠱仙。畢竟我的影響力會隨著時間越來越小,這種影響力需要及時使用,必定能給我的修行帶來極大幫助。”
  巴十八早有謀算,舍利蠱他也準備好了。
  當即一只只用掉,使得巴十八迅速成為一轉巔峰的蠱師。
  然而到了這一步后,不管巴十八如何沖擊竅壁,竅壁皆是紋絲不動。
  “怎么會這樣?”
  “我的修為被卡住了!這個第二空竅很有問題!”
  巴十八探查清楚情況后,驚怒交加,感受上當受騙,花了巨大代價卻買了一個假貨。
  他連忙呼喚曾經的親近蠱仙,要求他們立即聯系方源,責問他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源正在鉆研著元始真傳,神色微動,笑了笑,眼中閃爍著陰芒:“看來他們已經發現了不妥之處了。”
  不過,他對此早有準備,當即做出回應。
  巴十八得到這個回應,當即氣得將最喜愛的杯盞打碎:“魔頭,欺人太甚!”
  原來方源在之前的來信中,只是說第二空竅蠱能夠開辟第二空竅,但并沒有說明修為方面擁有的限制。為了誤導南疆群仙,方源還闡述了自己曾經使用了第二空竅蠱的經驗和感受。
  巴十八便一廂情愿地認為,有了第二空竅蠱自己就能晉升成仙,重修回來。
  倒是夏槎那邊擁有智道蠱仙,辨認出此中貓膩。方源便告訴夏槎,這第二空竅蠱本是仙蠱,經由他改良之后,形成一個完整的系列,從一轉到六轉皆有。用了一轉的第二空竅蠱,修為只能局限在一轉,二轉、三轉乃至六轉同理。
  夏槎便想直接收購六轉的第二空竅蠱,結果方源回了一句話,讓她當即無語——我目前只賣一轉的第二空竅蠱!
  “看來巴十八的處境,比夏槎還要差了許多啊。”方源笑了笑,他見微知著,從種種細節中探知到了巴十八內心的焦躁。
  “由此看來,那巴德恐怕是成就八轉了,雖然巴家一直秘而不宣。”
  “這是一件好事情啊。”
  南疆群仙雖和方源有著不共戴天之仇,但雙方卻有一個共同的大敵——天庭。
  天庭要修復宿命蠱,上一世的經歷已經讓方源看明白南疆正道的立場。
  所以,方源將南疆群仙的肉身、魂魄都還了回去,仙竅雖然吞并了,但是又給他們交易了第二空竅蠱。
  目的就是要讓南疆群仙保持一定的戰斗力,足夠去找中洲天庭的麻煩。
  經歷了這么多,一路艱難坎坷,方源終于從天庭的重重壓迫下挺了過來。他如今底蘊深厚,下屬眾多,四處插足五域政局,或明或暗動用各種手段,最終形成一個包圍天庭的大局!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是從棋子成長為了一名棋手。
  “方源我恨不得把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啊!”巴十八望著新的回信,氣得渾身都在顫抖。
  他徹底明白了方源的企圖。
  方源煉制出的第二空竅蠱乃是一整套,巴十八若想重修回去,就得從一轉、二轉、三轉……如此這般不斷地用下去,直到用了六轉級數的第二空竅蠱,方才擁有可以健康成長的仙竅,可以真正地重修回八轉修為去。
  也就是說,巴十八要想恢復從前的榮光,得被方源勒索敲詐整整六次!
  巴十八大聲咒罵,又摔碎了好些物什,終于緩緩平靜下來。
  望著一片雜亂的書房,他沉默半晌,忽然哈哈大笑:“巴十八啊巴十八,你怎么過會去了?此事本來就是你技不如人,淪落成了俘虜,能存活一命,就已是僥幸了。如今又何須患得患失呢?”
  “就算重修不成,又能如何?只要拼盡全力奮斗過來,便是至死無悔。”
  他自言自語,像是勸說自己。
  說完這句話,他陡然全身輕松起來,只感覺心堂一亮,似乎是登高望遠,見到了曾經八轉時都不曾見到的風景。
  這是人生的風景!
  他徹底地平靜下來,甚至嘴角泛起了微笑。
  “方源你這個魔頭,真是厲害,我又著了你的道了啊。”心中的仇恨并無一絲衰減,但巴十八卻開始真正笑著面對,不再患得患失。
  這一刻,他雖然毫無修為,但比之前八轉時還要從容瀟灑。
  “如今沒有什么辦法,只好繼續接受勒索。畢竟重新成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巴十八心中一片雪亮。
  家族可以依靠,但只能依靠一時。往日的影響力和情分,會隨著時間迅速衰減。
  尤其是族中又有了新的八轉蠱仙。
  他必須抓緊時間!
  “腐土血粉,地中藏花。玉骨成瓣,冰肌化莖,花心金舍利。星火爛漫,匯攏冰雪成原。其下有陽云升火如丹,其上有陰云落沙似金,中空增添獸影,直至電光霹靂,生獸力胎盤,便可集人竅……”
  這是第二空竅蠱的蠱方。
  方源從三王福地中得來。
  前面的部分和原版相差不多,方源改變得很少,但到后面一部分卻是發生了劇變,幾乎是面目全非。
  方源改良了這個蠱方,將原本只是六轉的仙蠱方,擴展成了一個系列。
  方源擁有煉道準無上境界,又是人道宗師,更有智慧光暈相助,改良出來不是什么難事。
  “有了這一套蠱蟲,就可以一路敲詐上去。沒有機會敲詐勒索,我就創造機會敲詐。”
  “事實上,這一套流程還可以用在東海、西漠、北原的蠱仙身上。至于中洲蠱仙,還是算了,該殺就殺。”
  方源面厚心黑,乃是大大的奸商。
  凡蠱級別的第二空竅蠱,成本極低,根本不需要什么壽蠱或者仙材。
  只是需要人竅多一點。
  人竅也就是蠱師的空竅。
  方源虜點人族蠱師來充當蠱材,十分容易,簡直是物美價廉。
  但是賣給南疆群仙,卻是價格極高,成百上千倍都不止的利潤。
  偏偏這些南疆群仙把第二空竅蠱當做救命的稻草,人生的唯一希望,方源不管怎么開價,他們都會捏著鼻子苦苦承受。
  當然,方源也會計算他們的承受能力,還有整個圍困中洲的大局。
  “成功了,方源大人,我們又煉出了一只運道仙蠱!”毛民蠱仙又傳喜訊。
  “很好,再接再厲。”方源隨口夸獎了一句。
  這一次敲詐南疆群仙,因為有第二空竅蠱,效果比之前還要好很多。許多家族壓箱底的運道仙材,都給了方源。
  有了這樣一批仙材,方源下令讓毛民蠱仙們大肆煉制運道仙蠱,無須節制。
  煉制仙蠱的代價是高昂的,運道仙材庫存節節下降,但收獲也有許多。
  這些日子里,又有數只運道仙蠱煉成,落到了方源手中。
  天庭。
  “該死,又失敗了。”袁瓊都面色鐵青,望著眼前的一堆殘渣,整個人都很不好。
  最近這段時間,他幾乎要懷疑自己的人生!
  先前搶煉定空蠱,失敗。
  最近又煉制運道蠱蟲,失敗,失敗,還是失敗!
  “我的手法沒有什么錯,整個過程也沒有什么失誤,但是仙蠱唯一。”
  “很多仙蠱已經存在,我根本不可能煉出來!”
  “唉,如果能事先知曉那些仙蠱早已存在,那就好了。”
  方源搶煉運道仙蠱的戰術,讓天庭方面吃盡苦頭。
  這是一場隱形的交鋒,誰能占據先手,誰就能獲得最大的收益。
  天庭雖然底蘊深厚,庫存深不見底,但方源借力南疆正道,牢牢把天庭壓在下風。
  除非方源主動收手,袁瓊都將會繼續失敗下去,成果稀少。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