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蠱真人838 好孩子

咕嚕咕嚕……
  怪鳥的聲音,響徹這片天空。鳥群規模巨大,宛若烏云蓋頂,逼壓向山崖城。
  在獸災洞天中,山崖城乃是別具特色的十大城池之一。
  這座城池建立在山崖頂端,最是高聳。人文風貌,別有韻味。
  “肥臀鳥來啦!”
  “快快快,做好防守準備!”
  “大家不要慌,咱們的戰獸使者們都在場呢。”
  此刻,山崖城中人聲鼎沸,戒備森嚴。
  名叫肥臀鳥的鳥群,發出咕嚕咕嚕的怪叫,飛到山崖城的上空。
  它們頭有雞冠,渾身雜毛,身軀肥碩,尤其是臀部極其巨大。
  在鳥群當中,有一頭鳥王,體格龐大,是尋常肥臀鳥的兩倍。它飛到山崖城上空,俯瞰下方層次,臀部聳動,用力一擠,頓時就有一團鳥屎拉下來。
  這團鳥屎又黑又臭,關鍵十分巨大,仿佛是一座小屋,從高空墜落。
  咻——!
  轟!
  鳥屎越落越快,發出尖銳的音嘯,然后重重地砸在沉重,將一段城墻直接砸毀。
  所幸周圍的人群沒有多少傷亡。
  咻咻咻。
  轟轟轟!
  鳥王的攻擊拉開了鳥群攻勢的序幕,一團團的鳥屎從高空落下,砸在山崖城中。
  一時間,天空仿佛下起了暴雨。
  只是這層暴雨的雨滴,實在是怪異,乃是一團團巨大的鳥屎。
  大量的房屋坍塌,被砸毀,車道、園林、泉池乃至城池最中央的城主雕像,都遭到了鳥屎的無情洗禮。
  第一波攻勢之后,鳥王振翅高飛,將身后的鳥群拉升上去。鳥群烏洋洋一大片,在外面繞了一圈,又返回來,再次逼近山崖城。
  “戰獸使們,出擊!”這個時候,山崖城防衛的頭領大聲呼喊,并且率先飛空,迎戰肥臀鳥群。
  大量的戰獸使也緊隨其后,一時間人鳥在空中展開了大戰。
  “小雕,我們也上吧,敢不敢?”少年戰部渡已經偷偷地從城主府溜出來,對肩膀上的小箭尾雕道。
  小箭尾雕頓時尖叫一聲,稚嫩的小臉上充斥著傲意。它撲扇了一下翅膀,又輕輕地啄了一下戰部渡的臉龐,是在惱怒主人的輕視。
  “既然你不怕,那就跟我一起上吧!”戰部渡笑了笑。他看似單純少年,其實乃是方源分身,這段時間被山崖城城主收為徒弟,和小箭尾雕朝夕相處,早已經將其獸性掌握透徹。如今只是小小激將,就讓小箭尾雕燃起了戰意。
  “來吧,小箭尾雕。”戰部渡驀地大喝一聲。
  小箭尾雕發出一聲鷹嚦,猛地振翅,仿佛箭一般射向高空,盤旋了一下又向戰部渡俯沖下去。
  戰部渡再次吶喊:“戰獸使——變身!”
  他催起蠱蟲,渾身都閃耀起刺眼的青色光輝。小箭尾雕狠狠地撞在他的身上,融入到人形的光體當中。
  下一刻,人形光體迅速碰撞,并且形變。
  青色的光芒消散,戰部渡已經變身成為一個身高一丈,雕頭人身,背生青色雙翼,雙手和雙腳都化為黃色鳥爪的怪物。
  戰部渡猛地振翅,頓時狂風驟起,迅速升空,參與戰團。
  “你們看,是小渡啊。他果然是偷偷溜走,背著我們參戰了。這孩子!”一位中年美婦擔憂地看著戰部渡的小小影子。
  她是山崖城主的兒媳婦,本來有一個兒子,但在童年的時候夭折了。
  山崖城主收了戰部渡為徒弟后,戰部渡很快就融入了這個家庭當中。使得中年美婦都把他認作干兒子,將心中對已逝去之子的愛憐之意,大半都傾注在了戰部渡的身上。
  在她身邊,坐著一位中年男子,他只剩下上半身,下半身直接齊腰而斷,但他臉色健康,精神矍鑠。
  他遙望戰部渡的身影一陣后,贊道:“哈哈哈,這小子的戰斗水準越來越高了。不愧是被我調教的。父親,你可是收了一個好徒弟啊。”
  “那也是你的好干兒子。”山崖城主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須,老懷暢慰。
  他本來收容戰部渡,只是因為機緣巧合下小箭尾雕認了戰部渡為至親,不好分離。但細細教導之后,山崖城城主驚喜地發現戰部渡乃是一塊璞玉,越是雕琢越會發亮。
  戰部渡展現出來的悟性,還有他勤奮刻苦的精神,都讓山崖城主十分滿意。而更讓他滿意的是戰部渡的心性——樂于助人,勇敢熱心,就像是陽光,能直接照進人的心里。
  “小心!”高空中,戰部渡大叫一聲,速度猛增。
  他右爪一揮,頓時射出一道風刃。
  淡青色的風刃仿佛是一柄彎刀,直接將追擊而來的肥臀鳥擊殺。
  “謝謝你,小渡。”被營救下來的戰獸使,乃是山崖城的守衛,此時他的心情有些復雜。
  因為平時里,他看不起小渡,取笑過他低微的實力,只是因為運氣好,得到了小箭尾雕的承認而已。
  但現在看來,戰部渡的戰技明顯超過了他,并且還不計前嫌地搭救他。
  “不用客氣啊,我們都是山崖城的人呢。”戰部渡張開鳥嘴,發出人聲。
  聽了這話,被救的戰獸使心情更加復雜起來。
  “快重整旗鼓,迎戰肥臀鳥群,保護城池!”戰部渡催促道。
  “嗯!”戰獸使重重點頭,又繼續加入了激戰當中。
  山崖城主等人將這一幕看在眼里,對戰部渡的評價又提高一層。
  “這孩子。”中年美婦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回家后看我不收拾他!”
  “哈哈哈。”輪椅上中年男子哈哈大笑。
  山崖城主輕輕點頭,沒有評價什么。
  “這一次表現之后,其他人對我的印象又會上升許多。”戰部渡心中十分冷靜,盤算著。
  那位被他救下來的戰獸使,對他十分感激。殊不知,戰部渡也感激他。
  “沒有這樣的對手,怎么能襯托出我的高尚品質呢?”
  得到小箭尾雕的認可,從而身份一步登天,成了山崖城主的徒弟,這種事情讓許多人眼紅不已。
  方源利用眾人的心理,精心挑選出了一個看似兇惡,其實無害的對手。
  并且在他刻意尋求的“偶遇”后,這個對手和他發生言語上的碰撞。
  之后,方源就加深這種矛盾,還故意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對手欺壓。
  隨后,他就帶著臉上的淤青,主動尋找到山崖城主,請求他加大訓練的力度,但并不說明什么詳情。如此一來,即便山崖城主也就心知肚明了。
  本來,方源還想借助這個對手,刷一刷聲威。沒想到肥臀鳥災之下,給了他一個更好的機會。
  機會一出現,方源分身就立即把握住了,在許多人的注視下,把這個對手救了下來。
  “從穿越過來后,我的運氣就一直不差。即便天降鳥蛋那次,消耗了大量的好運。看來主體那邊,在運道上的造詣越來越深厚了,帶給了我很多的幫助。”
  經過一場激戰,肥臀鳥戰敗。
  戰部渡表現極其亮眼,幾乎要斬殺了鳥王,但最終卻被山崖城主傳音制止了。
  戰后,戰部渡就故意向山崖城主請教,表達出自己的不解:“爺爺,為什么您不讓我殺了那頭可惡的鳥王。沒有了它,我們山崖城今后就再也不會有這樣的災禍了。”
  “小渡啊。”山崖城主摸了摸方源分身的腦袋瓜兒,和顏悅色地道,“就算你殺了那頭鳥王,鳥群還會選出新的鳥王呀。”
  “那爺爺你為什么不出手呢?依照你的實力,完全能夠將整個鳥群都鏟除掉的。”方源又天真地問。
  山崖城主再笑:“那是因為啊,這些鳥屎也是好東西哦。可以增添土壤的肥力,幫助稻麥更快更加健康地生長。甚至還有許多商隊,來和我們交換這些鳥屎呢。”
  “是這樣啊?原來那些臭烘烘的鳥屎,竟然都是寶貝?!”方源分身大為驚訝。
  這番模樣,讓山崖城主暢懷大笑:“小渡啊,爺爺教過你不能以貌取人,同樣的,對于世間萬物,也不能單看外表啊。”
  “我明白了,爺爺的話我會牢牢記在心里的。”方源分身重重地點頭道。
  “嗯,乖孩子。”山崖城主又笑了笑,心中暗道,“除了這個原因,當然還有其他緣由。不過還是讓你保持這顆赤子之心吧,我的徒兒。你現在接觸那些還年紀太小呢。”
  告別山崖城主后,方源便走出城主府。
  城主府地基高聳,乃是城中之城。方源借助地勢,眺望全城。
  城池中,已經開始了休整和重建。大量的凡人不再躲避,從地道、地窖中鉆了出來。
  這一場肥臀鳥災,不僅是讓方源分身狠狠地刷了一波聲望,而且還讓他對這個世界又加深了一番了解。
  “肥臀鳥王乃是異獸萬,媲美五轉蠱師戰力。我不過是一轉蠱師,借助小箭尾雕,合體之后,卻是險些斬殺了它。在這個洞天里,這樣的戰力得之太易,難怪蠱師正統發展不起來了。”
  “若是有蠱師正統的流傳,這座城池就不是簡單的土石堆疊,至少能有數十座蠱屋作為防御。肥臀鳥災也不會屢屢造成這樣大的損失了。”
  “不過,留著肥臀鳥災好處多多。”
  “山崖城位于山巔,周圍的都是山土,堅硬厚實,用作耕地還得有鳥屎,才能有足夠的糧食產出。并且鳥屎也可作為一大特產,吸引外來的商隊跋山涉水而來,進行物流交換。”
  “山崖城可以借助這場考驗,來選拔更多的人才。給全城的人一個外在的壓力,更有助于團結,讓城民更加擁護統治者。”
  “萬物大同變殺招,籠罩整個洞天。蠱師在這里可以輕易借助殺招的威能進行變身,過程中需要消耗正面的情感。所以戰獸使通常都是正面情感相當豐富的人。”
  “但這并不意味著,這里的人就是傻白甜。高位者也自有權謀和手段。”
  方源一路想著,來到了外城。
  “啊,是戰部渡大人吶。”
  “是戰部渡公子。”
  “公子好!”
  “公子戰斗的英姿,我們一家都目睹了呢。”
  一路上,方源受到了夾道歡迎。
  他咧開嘴,摸摸頭,不好意思地笑起來,露出白白的牙齒:“大家好,大家好,不要叫我公子啦,也不要叫我大人,大家直接稱呼我為小渡好了!”
  “來,大爺,我來幫你的忙。”方源雙眼一亮,快走幾步,來到年邁的大爺身邊,搶過他的鏟子。
  “大爺,你先歇一歇吧,我來幫你鏟屎。”方源道。
  “是小渡啊,你又來幫我的忙了。真是好孩子啊,好孩子!”老爺爺感動得眼眶泛紅。
  戰獸使雖然都有著充沛的正面情感,但力量改易心理,許多人也自持身份,哪里會想方源這樣,即便是山崖城主的徒弟,也時常來到民間,不怕苦不怕累更不怕臟,真正身體力行地幫助普通百姓。
  方源一邊勞作,一邊心想:“算算日子,本體那邊也要開始行動了吧。單靠我自己這邊的進展,短時間內是無法達到目標的。這就需要本體出力,釋放獸災,我在這邊密切配合。”
  “本體釋放出來的獸災,可就不是什么肥臀鳥這樣小打小鬧了。”
  城民們對方源交口稱贊,殊不知此刻方源分身的心里,卻在醞釀著禍害整個洞天世界的陰謀毒計。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