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1)     

蠱真人839 十二生肖戰陣

光陰的河水潺潺流淌著,逸散出色彩斑斕的光輝。
  和光陰長河相比,這段河水并不寬敞,只是支流而已。
  這是獸災洞天的光陰支流,正是有這一段支流,獸災洞天中才有時間輪轉,而不是一片靜止的世界。
  一個身影悄然出現。
  他有著白皙如玉的面龐,絕世的容顏,鼻梁高挺,黑眸深邃,一頭長發垂至腰間,宛若黑亮的瀑布。
  正是方源本體親至!
  “就在此處吧。”方源望著這段光陰支流,信手一揮。
  頓時,就有十二道光團,飛射而出。
  光團落到光陰支流中,化為十二頭太古年獸。
  這十二頭太古年獸,種類不一,分別是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其中又以太古年鼠、太古年牛、太古年狗最為神俊,實力最強。
  當初,方源和天庭蠱仙在光陰長河中大戰,方源動用了萬年斗飛車,大勝天庭。但在最后收尾階段,這三頭太古年獸來找方源麻煩。太古年牛撞斷了萬年斗飛車的船體,太古年狗撕碎了船舷,而太古年獸直接鉆進來,叼走了似水流年仙蠱!
  幸虧方源未雨綢繆,早就設計了一個假的似水流年仙蠱誘餌,太古年鼠被騙,帶走了誘餌,反而吸引了絕大多數的火力,幫助方源的萬年斗飛車輕松脫困。
  事后,方源休整完畢,就駕馭萬年斗飛車回去光陰長河,去找這些太古年獸的麻煩。費了一番周折后,將它們一一收服。
  如此一來,方源終于收集全了十二種不同的太古年獸。
  在修行當中,方源在這個基礎上,成功地組建出了十二生肖戰陣。
  “眼下,十二生肖戰陣還不熟練,無法對戰天庭。但用于獸災洞天,卻是綽綽有余了。”方源心中早有計劃。
  十二生肖戰陣乃是上古戰陣,和當代的蠱陣并不相同。
  又因為方源本體并不親自參與其中,所以操縱這座上古戰陣,難度頗高。
  對付獸災洞天這樣的敵人還好,若是拿來對付天庭強者,那就十分勉強了,破綻多多。
  太古年獸嘶吼起來,十二生肖戰陣發動,十二光團爆發出刺眼的光輝,形成十二根金色光柱下抵河底,上達高空。
  巨柱之間聯系密切,旋即金芒散射,十二根金光巨柱消失不見,只剩下一片黃金濃霧,籠罩在光陰支流的河面上,伸手不見五指。
  嘩嘩嘩!
  黃金光霧影響著光陰支流,使得這片支流的河水流速迅速暴漲,越來越快。
  十二生肖戰陣擅長爭斗殺伐,但方源乃是宙道準無上,此時催動起來,竟超脫戰陣的原本威能限制,發生玄妙的改變,對獸災洞天的光陰流速施加影響。
  這樣的影響自然是十分劇烈的。
  “這一刻,麒麟天靈必然已是察覺了。”方源笑了笑,又一揮袖,打開仙竅門戶一絲,放出大量的年獸。
  這些年獸有荒獸,也有上古荒獸。
  年獸們呼嘯連連,沖出黃金光霧,殺進獸災洞天中去了。
  身為宙道蠱仙,進攻福地洞天,都會有一條其他流派無法掌控的路子,這就是光陰支流。
  方源身為宙道準無上,這種進攻手段自然掌握在手。
  方源乃是當代巨魔,他一出手,立即給獸災洞天帶來翻天覆地的影響。
  獸災天靈形如麒麟,猛然驚醒:“糟糕!光陰支流發生了異變,這是有宙道大能在強行改易洞天的時間流速,必須得阻止他!”
  獸災洞天中的蠱修,都走偏了路,并且也不知道真正的外界,只以為獸災洞天就是整片世界,連寶黃天都溝通不了。
  但麒麟天靈卻是獸災仙人的執念所化,卻是不在這個范圍內的。
  麒麟天靈見多識廣,方源動手之后,它立即明白獸災洞天陷入了極其危險的境地。
  獸災洞天中的光陰流速,被方源提升了許多倍,這就意味著災劫會降臨得十分頻繁。即便獸災洞天有著萬物大同變殺招守護,也經受不住這樣三番五次的災劫降臨。
  麒麟天靈沒有主動獻身,但它掌控獸災洞天,自然會許多種辦法來提示這里的蠱修們。更何況方源就是要讓他們發覺,他散布出去的大量年獸,已經離開了光陰支流,在獸災洞天各地顯現。
  一場浩蕩災劫,瞬間成形,打得獸災洞天中的蠱仙們猝不及防。
  因為年獸的破壞,各地損失慘重,生靈涂炭,整個獸災洞天陷入一片烽火動蕩之中。
  山崖城自然被波及,山崖城主身為蠱仙級戰力,被抽調而出。
  “要徹底解決這場浩劫,就要解決源頭。我走之后,山崖城就托付給你們了。”山崖城主囑咐道。
  城中骨干們紛紛點頭應是,神情沉重。
  沒有了山崖城主坐鎮,他們就缺乏底氣。
  “師父,你放心吧,這里有我在呢!”戰部渡高聲叫喊道,稚嫩的臉龐卻是充滿了斗志,這讓眾人不禁莞爾。
  “未來是屬于你的,我的徒兒。”山崖城主拍拍方源分身的肩膀,轉身即走。
  方源望著老人離去的背影,心道:“本體出手,在光陰支流中布陣。山崖城主這一去,就會被困在陣中,等待我的拯救。舞臺已經搭建好,就差我這個主角了。”
  時間匆匆,數月轉瞬就過去。
  年獸的災禍仍舊在彌漫,但是被方源本體控制著源頭,因此災禍并不危及到獸災洞天的根本。
  作為洞天中唯一的超級勢力戰獸公會開始抽調年輕的蠱師。
  戰部渡自然也在其中。
  他和一群年齡相似的蠱師,被帶到一處山谷。
  這是麒麟天靈暗中處理,布置出來的出入口,可以直接進出光陰支流。
  公會的會長,當代的戰獸王是一位身材枯瘦的老人,親自講話,向這些少年闡述事情始末:“……經過我們的探索后發現,在這河流中蔓延的黃金光霧,有許多蹊蹺之處可以利用。年輕越低,實力越高的少年,可以更加輕松進出。現在大多數的戰獸勇士,都被困在黃金光霧當中,需要你們去拯救他們,把他們帶出來。”
  這當然是方源故意布置出來的標準,目的就是方便分身被選拔進來。
  戰部渡這個分身,最近已經升上二轉,單單修為就出類拔萃。更何況還有小箭尾雕這個未來的荒獸!
  再加上戰部渡自己的強烈的意愿,他表示要拯救師父,哪怕犧牲自己的性命。
  栩栩如生的演技,讓眾人信以為真,很是刷了一把聲望。
  “此番行動,就靠你們了。雖然你們年紀還小,但這個世界已經處于生死存亡的關頭,需要你們的力量。你們將是這個世界的救星!”戰獸王鼓舞著,立即把少年們的斗志和熱血掀動起來。
  戰部渡暗翻了一記白眼,神情卻是最為亢奮,斗志最為昂揚,當先第一個沖進了光陰支流中。
  光陰支流中黃金光霧彌漫,蠱師踏足其中,如站平地。
  這里面自然也有野獸,不過最高是異獸,一頭荒獸也沒有。但對于這些少年而言,足以構成巨大的阻礙。
  先前進入的那些戰獸勇士,都已經被壓制,渾身浸染了光霧,仿若黃金雕像,移動腳步都分外艱難。最先進入光霧中的第一批勇士,已經各個渾身僵硬,淪為金像,動彈不得了。
  戰部渡進入其中,斬殺異獸,拯救少年同伴,然后加以領導,出盡風頭。
  一位位的蠱仙被他拯救出來,戰部渡成了他們的救命恩人。
  “想不到有一天,我會被一個少年戰獸使所救。”不少蠱仙都發出類似的感慨。
  “謝謝你了,小少年,今后若有麻煩,就來圣鷹城來找我!”這位巨鷹勇士上一世是被方源殺死的,沒想到這一世卻被方源分身所救。
  “我的師父山崖城主,你們看到了嗎?”戰部渡逢人便問。他當然知道山崖城主已經被本體藏起來了。
  “小渡這孩子真是好啊,一直都沒有放棄拯救他的師父。”
  “他是個知恩圖報的好孩子。”
  “我真的有些羨慕山崖城主了,他收了一個多么好的徒弟啊!”
  “小渡啊,你不能再去了,這里的黃金光霧中時間流速非常的快,會削減你的壽命的。”
  “我不怕!我一定要救出師父。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全是我師父的教導和栽培。就算是舍棄了我的性命,也要救回他來!”戰部渡不放過任何一個表現的機會,大義凜然。
  “況且這也是好事情啊。時間流得快,我修行得也快,這才多少天?我都已經有了三轉蠱師的修為了。我的實力越強,越能救下更多的人,救回我的師父!”戰部渡高喊著,盡力讓更多的人聽到。
  “孩子,我不會讓你白白犧牲的。這里是壽蠱,可以增添壽命,彌補你的損失。”戰獸王及時出現,交給戰部渡壽蠱。
  戰部渡假裝驚喜,然后推托:“老爺爺,你年紀這么大了,更應該用它啊。它能給您延壽呢。”
  戰獸王老懷暢慰,心想果然是沒有給錯人,當即和顏悅色地勸說戰部渡:“好孩子,乖孩子。爺爺這里還有呢。你最需要這些壽蠱了,只有保持年輕的狀態,你才能進入黃金光霧當中啊。”
  “啊,我差點忘了!難怪我最近總感覺進出光霧,越來越艱難了呢。”戰部渡恍然大悟的樣子,又十分為難,“艱難抉擇”之后,這才點頭答應,接過了壽蠱。
  方源分身乃是最主要的戰力,十之八九的戰獸勇士都是因他得救,所以戰獸王絕對會保下這個最大的指望。
  殊不知這一切都是方源的算計。
  方源分身有了一切符合情理的實力暴漲。很快,他就在眾人的期許中,迅速飆升到了五轉修為!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