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8)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8)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8)     

蠱真人841 我算不盡是那種人嗎

房家大本營。
  一座仙蠱屋青磚金瓦,巍峨若山,肅穆中夾帶活潑,莊重里醞釀生機,散發出濃郁的草木的清新香氣
  宮門敞開,可見內里寬闊巨大的殿堂。大堂中有巨柱數十根,根根粗壯,閃爍青銅光澤。
  大門上端,有著一座牌匾,上書三個大字,正是——豆神宮。
  而在豆神宮的周圍,還建設了一座月牙形的智道蠱陣,將豆神宮半包圍。
  這座智道蠱陣閃爍著淡藍色的光輝,映照在豆神宮中,藍光若水,努力向豆神宮內部滲透,但效果不佳。
  持續了片刻后,智道蠱陣停歇下來,從里面走出來兩位蠱仙。
  一位身著黃杉,容貌普通,有胡須,宛若凡人,此刻臉色蒼白,額頭密布汗漬,正是房家太上二長老房睇長。
  另一位一身黑袍,中年模樣,身形消瘦,長發披肩,雙鬢斑白,顯得孤高傲氣,正是方源偽裝而成的算不盡。
  此刻,方源感嘆道:“這豆神宮真是了得,哪怕沒有人主持鎮守,也宛若活物。它就像是一尊參天古木巨樹,我們就像是兩只小蟲,就算是拼盡全力滲透,對于豆神宮而言,也不過是九牛一毛。”
  “是啊。”房睇長點頭,“更糟糕的是,就是我們折斷了這株巨木上的些許枝葉,過不了多久,它就能重現生長起來。”
  方源分析:“這的確是元蓮仙尊的風格。根據歷史記載,他可是歷代尊者中仙元最為充沛,并且恢復能力第一,深得木道精髓。二長老,你我都是智道蠱仙,要煉化這座木道仙蠱屋,難難難!不妨去延慶一兩位木道的大能,配合我們,必定能有良效。”
  房睇長苦笑:“老弟,你以為我沒有嘗試嗎?可恨,西漠本就木道稀少,并且我族奪得豆神宮的消息早已經暴露出去,其他的超級家族組成包圍,早在這個方面發力,卡住了我們。”
  “當然,主動提供木道蠱仙的勢力也有,老弟你猜猜看,是哪一個?”房睇長問道。
  方源念頭一動,無須多想,當即道:“想來是天庭吧?”
  “老弟一猜即中。沒錯,就是天庭!龍公親自保證,派遣木道蠱仙取回豆神宮,過往矛盾一筆勾銷,并且還允諾了海量資源。”房睇長冷笑。
  經歷過東海龍宮爭奪后,方源對龍公更加了解,此刻聽聞龍公妥協,毫不意外。
  他道:“天庭打得如意算盤,是想借助西漠當今局勢,逼我房家就范。然而資源再多,又怎能比得上八轉仙蠱屋豆神宮?只要此屋在手,為我們所用,還怕奪不來資源嗎?”
  “哈哈哈。”一聲大笑,一位蠱仙走向方源、房睇長。
  “算不盡老弟,說得太對了。”這位蠱仙乃是一位老者,白發白眉,胡須宛若獅鬃,渾身肌肉賁發,線條強硬,氣勢浩蕩,正是房家的太上大長老房功。
  房功拍拍方源的肩膀,態度熱情:“老弟,難為你第一天到來,熱茶還未喝上一口,就鉆進陣中艱苦推算。我已經擺下宴席,給老弟接風洗塵。”
  方源笑道:“有勞太上大長老掛懷。攻略豆神宮此事,也激發了我的興趣和斗志。并且我也是房家的客卿太上長老,幫助房家,就是幫助自己,不是嗎?”
  心中卻是透亮:“這房家壓力太大,終于要請我出手相助,盡快煉化豆神宮。房家對我態度熱情,絲毫不奇怪。看來,我可以趁機要挾,坐地起價,先撈取一些好處再說。”
  方源的心簡直是黑透了!
  不僅要謀取豆神宮,而且還要在此之前,對房家下手,壓榨利益。
  房家也是倒霉,把他吸納進來。若是上一世,沒有方源的干預,房家的境況很好。單憑房家自身努力,就解決了危局,即便在最后中洲煉蠱大會的時候,似乎都沒有煉化了豆神宮。
  一場酒宴,規格隆重,房家真的是要借助算不盡的力量。房家高層態度都很熱情,身為八轉的房功更是平易近人。
  方源當場保證,會出全力相助。
  于是,賓主盡歡。
  房家若是知道眼前這個受到自己隆重招待的蠱仙,就是為難房家的最大的幕后黑手,搞不好會把方源當場抽筋扒皮!
  接下來的日子,方源就跟隨著房睇長,輔佐他,通過智道仙陣,煉化豆神宮。
  豆神宮生生不息,能自我恢復,排斥滲透。今日進展若是十,明日開始后就會從十退減到三、四。
  方源和房睇長每一次動手,都把自家腦海推算得發熱、發燙,達到極致,才無奈罷休。
  “雖然我沒有拼盡全力,但是也展現出了七轉智道蠱仙的一流水準。”
  “即便如此,房睇長有我相助,也進展緩慢。更別說沒有我幫助之前,他是何等局面了。”
  方源了解到了情況,不由地對房睇長有了一絲同情,也有一絲慶幸。
  正是因為房睇長每次都拼盡全力,強煉豆神宮,才使得自身沒有余力和閑情,導致方源算計房家都成功了。
  真要比較起來,房睇長乃是智道大宗師,境界上比方源還要高出一籌呢。
  每天都是如此竭盡全力,方源雖然隱藏了一部分勢力,也漸漸感到疲憊不堪。
  房睇長更是如此,他是真的竭盡心力。
  依靠著這種拼命的頑強精神,煉化豆神宮雖然一直都很艱難,但也累積出了不小的成果。
  “房家有智道、陣道造詣,想要憑此強攻下豆神宮。”
  “這是真正的強煉!”
  “成功的希望,當然是有的。但是付出的代價卻是極大的,別的不說,單單仙元就是一筆巨款。”
  “若是增添木道、煉道,恐怕會輕松很多。當然,若是我真正出動全力,不僅是智道,在陣道上也不藏私,那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方源當然不會這樣做。
  感覺火候已到,他在某一日,主動停歇下來,沒有及時出現。
  房睇長連忙趕過去詢問:“老弟,你是受傷了嗎?要不要緊,我早已經準備妥當,可為老弟你醫療。”
  方源咳嗽一聲:“有勞二長老牽掛,的確是受傷了,但不要緊,這傷是小事,我自己可以處理。只是……仙元損失著實慘重。并且心也累了,工作量太大太重了。這要徹底煉化豆神宮,該是猴年馬月?我實在有些支持不住。”
  房睇長聽聞這話,雙眼微微一瞪。
  算不盡要撂挑子!
  這可如何是好?
  眼下好不容易有了一些成果,若是每天不堅持下去,這些成果也會迅速消散的。
  又想到房家的處境,房睇長心焦啊。
  “老弟!”房睇長笑道,“我們房家不會虧了老弟的,盡管放心好了。”
  方源認真地道:“二長老,您可切勿以為我是故意撂攤子啊!我可并非這樣的人!我信任房家上下,加入房家就是最好的證明。同時,我和房家的合作早就開始,當初攻打豆神宮的時候,我們就締結了盟約。這個盟約我從未忘記啊。”
  方源說的語重心長,房睇長身為智道大宗師,立即知道了方源潛在的意思。
  他再次笑道:“老弟啊,我明白了,哈哈哈。當初的盟約我們也從未忘記。的確,老弟出力幫助我房家奪取了豆神宮,按照約定,我們房家要交付給老弟仙蠱的,到了現在還拖欠著,是我房家不對!我給老弟道歉了。老弟需要我族的哪知仙蠱,我這就安排人送過來。”
  “唉!使不得,使不得。二長老啊,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你誤解我了。”方源道。
  “誤解?我會誤解你?!”房睇長心中嗤之以鼻。
  他早就看透了算不盡,這是個無利不起早的梟雄!
  當初攻略豆神宮,他就是這樣趁機開價,把大盜仙蠱給索要走了。
  現在又玩這一套!
  房睇長很想甩方源幾個大嘴巴子,但硬生生忍耐住了。
  沒辦法,眼下需要算不盡出力!有算不盡幫助自己,的確效果良好。
  于是,房睇長強烈要給與方源仙蠱,方源卻是一直推脫,堅決不受。
  房睇長預感有些不妙,算不盡如此表現,必定有更大的圖謀。三番五次的推來讓去后,房睇長直接道:“老弟,有什么想法,你就直說吧。”
  方源正色道:“二長老休要看輕我,我也是房家一員,當下房家局勢如此,我豈會做出落井下石、趁機要挾的不齒舉動呢!我算不盡是那種人嗎?我反而覺得,之前的仙蠱報酬太重,我愿主動退讓一步,不需要仙蠱報酬了。”
  房睇長更感不妙,然后他就聽方源道:“若實在要我說,那我也只好坦誠布公,二長老你是自己人,呵呵,我也沒有什么可以隱瞞你的。說實話,我對盜天魔尊的偷道真傳啊,有一些興趣。我也不需要什么偷道的仙蠱了,只是想看一看真傳的內容而已。當然,如果二長老為難的話,那就算了吧。”
  饒是房睇長智道大宗師,平日風度極佳,此刻也面色一變,雙眼鼓瞪地看著方源,心中大罵:“原來你竟是想打我族盜天真傳的主意!好大的狗膽子!”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