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8)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8)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8)     

蠱真人842 參悟盜天真傳

砰!
  房家太上大長老房功手掌猛地一拍桌面,騰的一下從座椅上站起身來,眼中閃爍著憤怒的焰光:“這個算不盡,真是貪婪!居然敢索要我族的偷道真傳,他何德何能?不過是一介散修,七轉的修為而已,居然勒索到我房家的頭上!該死!該殺!”
  聽到房睇長的匯報,房功憤怒不已。
  房睇長卻已是冷靜下來:“算不盡的確是有兩把刷子。我房家招攬算不盡,也是應時局而做下的決定。算不盡身為智道蠱仙,自然精明至極,此刻索要偷道真傳,我族還真不太好拒絕。”
  “怎么?你真想將偷道真傳給他?那可是盜天尊者的真傳!”房功雙眼瞪圓。
  房睇長苦笑:“不給他,他就不干活,我們能拿他如何呢?是,他現在在我族的大本營中,或許我們聯手就能干掉他。但干掉他之后呢?沒有他的輔助,我要煉化豆神宮,十分困難,時間太長。房家的局勢卻是壓力重重,前不久已經是有八轉蠱仙動手了!”
  這是方源派遣了兩大龍將作的案,但手腳干凈,房睇長又因豆神宮牽扯了絕大多數的精力,因此沒有勘破。
  房家上下都認為:這不是西漠的那些超級家族,就是個別的居心叵測的西漠魔道蠱仙,亦或者是天庭出手。
  房功沉吟不語,到底是太上大長老,也漸漸冷靜下來。
  房家如今的現狀,的確是需要算不盡出力。一旦將豆神宮掌握,房家就能翻身,改變整個危局。若是將來,再將落英館、問津塢等三大仙蠱屋修復好,那房家的綜合實力恐怕要凌駕于絕大多數的西漠正道超級勢力了。
  算不盡是房家改變危難,登上頂峰的鑰匙!
  “不愧是智道的蠱仙,卡在這個關口,呵呵呵,這個算不盡有膽量,也有好本事呢。”房功冷笑連連。
  房睇長了解房功,聽他這番話音,便知道房功答應了。
  當然,等到房家渡過這場危機,回過頭來房功必定會出手整治算不盡,好好出了這口惡氣!
  房睇長笑道:“其實算不盡還是有分寸的。他沒有索要我的智道傳承,也沒有貪婪到覬覦我族仙蠱屋的秘密。若是他提出這兩個要求,我們就真的為難了。”
  房家的立身之本,并非是偷道。
  從來都不是。
  偷道只是房家的一次意外收獲,從一位天外之魔的身上謀算得來的。
  這么多年下來,房家對這道盜天真傳的利用,已經達到了極致。
  之前向董陸沉反擊,出動了偷道的仙蠱屋,卻是殘破不堪。單單這一點,就已經說明了許多問題。
  房睇長笑道:“這算不盡在智道造詣上,的確是深厚。不說這些天來,我在他的幫助下,進展頗多。單單看他這個要求,火候把握得極其精準、老道,既沒有過了分寸,也在最大程度上獲取利益。這一點要做到,可并不容易。”
  房功也笑起來:“呵呵呵,你倒是很看好此人,居然還對他贊許有加。”
  房睇長雙眼微微發亮:“人才就是人才,我豈會因為自身緣故,而去刻意貶低?這種人才若真的為我族所用,那就是一件極好的事情了。”
  房功瞇起雙眼,沉吟道:“要讓算不盡這膽大包天的東西歸心,真的忠心我族,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經過一番討論,房家同意將盜天真傳交給方源瀏覽。
  方源很快就得到了真傳的內容。
  果然是盜天真傳,最精華的便是偷道殺招。
  當初盜天魔尊能夠開創偷道,便是從這個殺招上發源的。
  顯而易見,這個殺招意義重大,乃是偷道流派的源頭!
  方源看了,簡直是嘆為觀止。
  在這道真傳中,偷道盡顯磅礴大氣。皆因它偷的不再是單純的人或物,而是整個天地自然。但凡天下的道痕,都能偷取到手!
  除此之外,還有一項內容,讓方源看了又看,流連忘返。
  這就是盜天真傳中的那座偷道仙蠱屋——賊巢。
  “方源的偷道境界可是大宗師,房家蠱仙不會有這樣的造詣。所以房家的優勢在于搭建仙蠱屋,但始終那這座賊巢沒有辦法,任由它破敗殘缺。”
  方源只是看了幾眼,就從賊巢的相關內容中,看出了房家歷代的努力——都曾經嘗試過修補這座仙蠱屋。
  “雖然也有不少奇思妙想,但是和偷道不相符合,頂多是個畫蛇添足的程度。”
  “但若讓我來修補,那就不同了!”
  方源心頭暗動。
  但他索要盜天真傳的內容,就已經是極限了。方源知道:房家差點就要翻臉,硬生生忍耐了下來。就算房家給真傳給的相當干脆,但這筆賬他們定是記在心中的。
  若是自己再進一步索取賊巢,那就太過了,大大超出了房家的底細,他們絕不會同意!
  “再者,我身為智道蠱仙,對偷道太感興趣,也是一個巨大的疑點。”
  “房睇長之所以沒有懷疑,還是因為我鋪墊得好。之前盜取大盜鬼手,而后又動用智取殺招,斬殺了萬良翰,這些都給房家提前建立了心里的印象,因此才自然而然。”
  “只是這份真傳,是盜天真傳的全部內容嗎?”方源無法分辨,至少他從這份內容中沒有看到什么意猶未盡的東西。但這說不準,因為房家可是擁有智道大能房睇長的。
  “若是此刻我出手,直接搶奪會怎樣?”方源又想。
  單憑自身戰力,要對付房家,并不困難。房功雖強,乃是當今相當罕見的力道八轉蠱仙,但仍舊比不上龍公。他和方源之間的戰力差距,還是有一截的。
  然而方源一錘定音的可能并不大,房功曾經力壓陳衣,實力乃是八轉一流。同時這里又是房家的大本營,布置多多,方源還不了解。
  最大的可能是爆發大戰,令世人知曉。到那個時候,不僅是方源的身份曝光,西漠正道超級勢力也會找到最佳的理由——幫助房家圍剿魔頭,蜂擁而至,對付房家。并且天庭絕不會閑著,有這樣的良機,絕對會派遣蠱仙伺機出手。
  方源思考良久,還是決定幫助房睇長,將眼下的局勢維持下去。
  這樣才是最符合他利益的方案。
  方源閱覽了盜天真傳,再沒有喊苦喊累,而是“通力合作”,配合房睇長強煉豆神宮。至少房家看起來,他是盡了全力的。
  進展仍舊艱難,但一次次積累下來,終于量變引發質變——豆神宮宮門打開,蠱仙可以自由出入了。
  這可是巨大的進展!
  房家上下無不激動興奮,房睇長也展顏歡笑。他們看到了房家的崛起!
  然而接下來的事實,卻是像一盆冷水澆在房家蠱仙的心頭。
  不管房睇長如何努力強煉豆神宮,都毫無一絲進展。這和之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看來煉到這種程度,豆神宮內部的結構并不是我之前推算的那樣,而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們只有改變整座智道大陣,才能有新的進步。”房睇長對方源道。
  方源點頭:“但是如何改變這座智道大陣?在此之前,我們還得刺探豆神宮,了解更多。唉,若是有一位木道大能來幫助我們,那就容易多了。現在靠我們兩個智道,只能是連蒙帶猜!”
  房睇長苦笑:“眼下除了連蒙帶猜,還有什么好辦法嗎?”
  強煉豆神宮一事,由此陷入了瓶頸。
  豆神宮不愧是元蓮仙尊親創之物,房睇長、方源兩人越是研究,越感到它的雄偉和精妙。
  房睇長殫精竭慮,搜索枯腸,也沒有找到好辦法。
  方源倒是有不少的想法,但是統統不提。
  這段時間以來,他都沒有機會施展因果神樹殺招。若是施展出了這招,那必定能打開局面!
  “呆坐在這里苦想,不符合我的修行之道。我還是先出去逛逛,散一散心,說不定就有許多的靈感了。”方源以退為進,主動告辭。
  房睇長、房功苦留不住,又惦念著將來還需要算不盡出力,只好任由方源出走。
  方源離開了房家,表面上是進入了青鬼沙漠,其實暗地里則開始探索夢境。
  這段時間,他和池曲由的交易一直都持續著,又利用第二空竅凡蠱,繼續敲詐勒索了南疆正道,專門籌集木道的夢境。
  沒有木道大能幫助?
  沒有關系!
  我自己成為木道大能,不就好了嗎?
  方源破局的方式堪稱簡單粗暴。
  這些木道夢境難不住他,論探索夢境的經驗,方源早已經是世間第一人。龍公之流,連給他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方源的木道境界一直都是普普通通,五百年前世也沒有深入的接觸過。
  但不久之后,他就成為了木道大師。
  外界又過了數天,他成為了木道宗師!
  手中的夢境再次消耗一空,方源信心百倍,回頭再來鉆研因果神樹和豆神宮。
  頓時,就有無數的方案,浮現心頭,并且大多都十分可行!
  “似乎我應該要改善因果神樹殺招。”
  “但要改善這個殺招,就要煉制合適的木道仙蠱!現在的這些木道仙蠱并不適合。”
  方源有些猶豫。
  如果要煉制木道仙蠱,當然是可行的。畢竟他手中掌握著瑯琊派!
  但如此一來,運道仙蠱就不能兼顧了。
  東海二仙搜魂了方正,又將情報告知了氣海老祖,因此方源知道天庭謀算,也知道了秦鼎菱。
  從毛民蠱仙煉制運道仙蠱的情況來看,他也算出天庭也在搶煉運道仙蠱。雖然絕大多數都沒有搶過方源,但也有少部分被天庭得手。
  如今掉轉槍頭,大規模地煉制木道仙蠱,就意味著方源放棄運道仙蠱的搶煉。
  但若堅持搶煉運道仙蠱,方源只依靠當下的因果神樹殺招,想要收服豆神宮,難度相當的大。
  方源心中隱隱有一種預感,眼下的時機難能可貴,若是浪費了這次良機,再想要謀算豆神宮,希望就極為渺茫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