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6)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6)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6)     

蠱真人844 算不盡請你安息

紫薇仙子身為智道大能,掌握星宿棋盤,極可能就順勢推算出方源在房家這邊的行動,從而進行干預和破壞。
  之前也有類似的情況。
  方源修行氣道,想要收集氣道仙材,卻沒有去勒索南疆正道。
  但是到了東海,龍公一開口,就指出氣海老祖和方源之間有聯系,當時就讓方源驚異了一下。
  若是方源之前向南疆正道勒索氣道仙材,東海爭奪龍宮的時候,恐怕就是龍公一眼看穿方源真面目了。
  能夠瞞住龍公,其實分外驚險,只是一步之差而已。
  人生很多時候,不能貪圖方便,目光要放長遠。若是方源之前貪圖方便,直接向南疆正道勒索了氣道仙材,搞不好天庭就辨認出了氣海老祖的真正身份。
  從而,方源也不會得到元始仙尊的一部分氣道真傳了。
  方源生性謹慎。
  他的一切冒險,除非迫不得已,絕大多數其實都是謀定而后動。
  他掙扎了數百年,走了無數的路,經歷生死危難,在尊者、天意之爭的縫隙中殘喘挪移,終于到達了今天這個地步。
  困苦挫折是人生的財富,有這樣的精力,方源更不會跋扈張狂,失去定性。
  求穩,一切都在求穩!
  東海龍宮之爭,方源還獲得了方正的情報,知道了他曾經兩次干擾自己,更知曉了秦鼎菱的存在。
  秦鼎菱乃是巨陽仙尊時代的人物,中洲仙后,本是修行金道,而后專修運道,沉眠了三十多萬年。
  按照方源的推算,秦鼎菱的運道境界至少是大宗師,準無上大宗師也不是沒有可能。
  對方有這樣的運道境界,就算只煉成兩三只運道仙蠱,也足以改良殺招,形成全面豐富的運道手段。
  在這種情況下,搶煉運道仙蠱的戰術意義其實已經不大了。
  之前方源重點投資運道,是因為天庭在運道上底蘊薄弱,方源投資一分,能收獲十分。
  而現在他投資,收獲將很堪憂。
  就像之前,方源掌握了影宗真傳,卻沒有選擇重點投資魂道。魔尊幽魂都被天庭俘虜,這份魂道真傳的價值就不大了。專門塑造魂道方面的實力,極有可能就會被天庭破解、克制!
  綜合了這幾個方面,方源這才選擇暫停運道煉蠱,而是轉投木道。
  八轉仙蠱屋豆神宮,可是能極大增強方源實力的存在!
  天庭一直是方源最大的阻礙。
  要阻止天庭修復宿命蠱,并非只是一場戰斗,而是涉及到情報、偽裝、誤導、煉蠱、資源等個全方面的競爭和博弈。
  評估對手的牌面是什么,這才能做到有的放矢,從容應對。
  所以說,情報是非常重要的東西。歷史上,很多場著名的戰爭,有些勝利看似輕而易舉、簡簡單單,其實暗中的較量,前期的準備,殫精竭慮的思考早已經進行了不知多少次!
  無腦突突突,只會被人突死,愚蠢的人根本走不長遠。
  既然運道方面的投入、產出比率發生了巨大變化,那么現在方源及時改變,就是一種止損。
  深思熟慮之后,方源再無猶豫,果斷選擇了這條路。
  時間流逝,五域外界表面風平浪靜,暗流涌動,至尊仙竅中因為時間流速更快得多,顯得日新月異。
  整個至尊仙竅進一步得到了開發。
  之前吞并氣海洞天之后,得到的上百萬氣道道痕,已經深刻影響到了至尊仙竅的方方面面。
  現在的小九天中,都漂浮著大量的云氣。這些云氣各帶色彩,小黃天中是黃色云氣,小白天中是白色云氣……
  接下來,這些云氣中的一部分,會凝聚成團,形成云朵。
  方源原本還計劃著引進云朵,但眼下單靠至尊仙竅自然發展,就已經發展得極其良好,省掉了方源大量的財力物力的投入。
  “道痕才是仙竅發展的根本啊。”
  “有了這上百萬道痕,單靠仙竅的自行演變,就能產生各種良好變化。”
  “當然,也有風險。在這個過程中,我需要時刻關注,并且做出及時的調整,防止這些變化危及到之前的生態。”
  方源的至尊仙竅是因為太空曠,上百萬的氣道道痕陡然增添上去,影響分攤開來,至尊仙竅自己就能承擔下來。
  在小五域中,也在多地產生了氣流。小南疆中有一些名山級別的峰巒,有了山間的霧氣。小北原的天空中開始籠罩一層大范圍的冰霜雪氣。小西漠熱氣蒸騰,小中洲中產生了多處氣流漩渦。
  真正增長巨大的,還是最基本的二氣——天氣、地氣!
  方源可以明顯探查得到,在至尊仙竅廣袤無比的地下深處,已經積累了相當可觀的地氣。
  而在天空,海量的天氣分薄開來,倒沒有地氣凝聚一團那般明顯。
  天氣繼續增長下去,小九天中將會更加云霧繚繞,同時小九天之間會產生最初的薄薄氣膜。這層氣膜再發展下去,最終就會成為天罡氣墻。
  而地氣則有兩個發展方向。
  一個是方源不去管它,任憑地氣濃縮一團。這團地氣就會堆積在一起,天長地氣之后,在地底深處,撐出一些地下溶洞。而這些溶洞充滿了地氣,任何其他外物進入當中,就會被地氣侵染,化為石像。這種地氣太過濃郁,還會形成地氣沙暴,令環境更加險惡。不過在地氣沙暴當中,會持續產生大量的土道仙材。
  第二個方向,則是方源精心疏導這團巨大的地氣。在它的周圍,打造、挖通一個個的甬道,讓這些地氣順著涌動,分散到四面八方去。
  將地氣分攤到仙竅各地,就不會有什么地氣沙暴產生了。此舉會令小五域各地的土地更加肥沃,種植、礦物等等更多產量。而那些疏通地氣的細細長長的小通道,會被地氣沖刷,逐漸擴大,布滿土道道痕,最終形成——地溝。
  這兩種發展方向,各有利弊。
  方源沒有思考,就直接選擇了第二個方案。
  土道的仙材他并不缺乏,挖掘通道,打造出未來的地溝脈絡,將全面地提升整個至尊仙竅!極大地擴展出發展前景!
  至尊仙竅的開發,方源都委派給了下屬,這些蠱仙勞力絕不會閑著。
  至于方源本體則努力修行著因果神樹殺招。
  原來的因果神樹殺招,只是方源勉強拼湊出來的,以七轉成竹仙蠱為核心,其他六轉木道仙蠱為輔。缺乏核心律道仙蠱“因”,還有核心木道仙蠱“果”,方源只得用大量的普通蠱蟲替代。當時因為木道仙蠱、木道境界的缺乏,方源并沒有在此投入過多精力。
  如此一來,步驟變得繁瑣,牽扯的心神更多,導致因果神樹殺招醞釀時間過長,并不能用于實戰。不僅如此,核心仙蠱高達七轉的因果神樹殺招,實際威能反而下降到了六轉層次。
  經過方源此番努力提升,因果神樹殺招的兩大核心因、果仙蠱仍舊缺乏,當時成竹仙蠱已經被替換,換了更加正統的木道仙蠱。
  同時,因為方源木道境界的提升,因果神樹殺招本身得到了巨大的改良。現在方源催動此招,不僅醞釀時間大大縮短,可以用于實戰,而且威能上也回升到七轉層次了。
  “這招用來對付八轉蠱仙,顯然是不足的。頂多是欺負欺負七轉。最主要的還是用于收服豆神宮!”
  “至于來因去果殺招,暫時還是不能還原出來。”
  有了因果神樹殺招,方源躍躍欲試。只要祭出此招,豆神宮方面必定大有突破和進展。
  然而,豆神宮在房家大本營,方源之前一直輔助房睇長,日夜接觸豆神宮,都沒有任何的良機。
  如何才能爭取、創造出這樣的機會呢?
  方源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房睇長又來邀請他回歸房家。
  事實上,在方源外出苦修木道的這段時間,房家已經三番五次地催促他回來了。
  但這一次房睇長親自來信,并不像之前幾次,在信中房睇長明確地告訴方源:他已經找到了煉化豆神宮的方法了。只要照此方法開展,必定能煉化豆神宮,將這座仙蠱屋掌握在手!
  這不僅讓方源產生了濃郁的好奇心,房睇長那邊也得到了突破?
  “究竟是怎么回事?”方源再次偽裝成算不盡,回到房家。
  “這便是我的方案,算不盡老弟感覺如何?”房睇長將他的計劃告知方源后問道。
  方源沉吟起來。
  房睇長不愧是智道大宗師,還真給他想到了一個切實可行的辦法。那就是以房破房!
  房睇長的具體方案,就是在豆神宮中臨時搭建出一座仙蠱屋,這座仙蠱屋先是推算刺探,之后自毀,爆發出極強的威能,從而一舉沖破豆神宮的內部防御。
  房家不像方源,可以在短時間內在木道上得到突破,成為木道宗師。但房睇長充分發揮了房家的優勢,來對抗豆神宮。
  “只是這樣強攻,得到的豆神宮恐怕是殘缺的了。”方源道。
  房睇長苦笑:“沒有辦法,房家局勢一日不如一日,但只要我們煉成了豆神宮,保守住豆神宮殘缺之秘,外人誰會清楚呢?”
  方源皺眉:“第一步,是要在豆神宮中搭建出仙蠱屋,這步雖然困難,但依憑我們房家的底蘊,應當是能夠做到。但是接下來呢?要刺探豆神宮的更深層的運轉奧妙,必須要有蠱仙坐鎮殿內的仙蠱屋,時刻抗衡豆神宮,依照豆神宮的運轉而催動仙蠱屋。然后在這樣的基礎上,蠱仙一刻都不能停止催動仙蠱屋的前提下,自毀仙蠱屋,達到沖毀一部分豆神宮,讓其再無防御之力的目的。”
  “但這樣一來,留在仙蠱屋中的蠱仙豈不是相當的危險?”說道這里,方源目光有神,緊緊盯住房睇長。
  操縱仙蠱屋最佳的人選,無疑是智道蠱仙。也就是方源和房睇長兩人。
  究竟派遣誰去呢?
  方源頓時理解了房家這一次堅決要求自己回歸了。
  他可不會去干這種危險的事情!
  房睇長當然知道方源的想法,他笑起來:“放心吧老弟,我們不會只讓你獨自操縱仙蠱屋,整個過程都有我和你聯手。事成之后,房家也絕不會虧待了功臣的。”
  方源沉吟道:“我可以答應。但整個搭建仙蠱屋的過程,我需要全部參與進來。”
  房睇長眼中精芒一閃,猶豫了一下,便點頭道:“完全可以!來吧,讓我們現在就開始動手。”
  搭建殿內仙蠱屋并不容易,這比布置陣中之陣還要困難許多。有很多次,建立起來的仙蠱屋莫名其妙地崩塌。
  房家損失不小,但好在這方面的底蘊實在深厚。
  再加上方源偶爾真正出手,貢獻了幾個正確的思路,仙蠱屋終于是搭建成功了。
  房睇長便和方源一起,進入圓頂帳篷一般的仙蠱屋內,開始刺探豆神宮的內部運轉奧妙。
  有了這座仙蠱屋,的確是進展很大。
  不久后,房睇長覺得時機成熟,對方源道:“可以進行最后一步了。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方源點頭。
  “那就好。”房睇長說著,發動仙蠱屋,一道道鎖鏈猛地從四面墻壁射出,在瞬間將方源五花大綁!
  方源大驚失色:“二長老,你要做什么?”
  房睇長深深地看著他,意味深長地對他道:“算不盡老弟,房家不會忘記你的貢獻的。”
  “原來如此!這座仙蠱屋是不是要自毀,你們要毀滅的是我!”方源猛地驚醒過來。
  “仙蠱屋還是要毀的。”房睇長道,“但單純自毀了仙蠱屋,爆發出來的威能只是烏合之眾。唯有像你這般的智道蠱仙獻祭,才能讓我在頃刻間突破瓶頸,短時間內達到更高的智道層次。我指揮自毀而得的巨大威能,才能針對克制豆神宮,將它一舉收服!”
  “算不盡老弟啊,我也知道對不住你。”
  “但是沒有辦法,房家的處境你也看到了,為了房家的明天,還請你去死。”說著,房睇長對方源深深一禮。
  方源慌張起來,破口大罵。
  房睇長面色轉冷:“你也是房家中人,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安息吧。”
  話音剛落,他就發動了最后的手段。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