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845 你知道的太多了

房功潛伏在豆神宮附近,神情焦灼。
  “怎么回事?豆神宮中為何還無動靜?是不是出現了什么變故?”房功掐算著時間。
  這一次房睇長謀算方源,自然不是他個人的行為,早就和房功等人通過氣了。
  為了擔心身為智道蠱仙的算不盡起疑心,房功一直都在宮外潛伏,防備意外發生。
  “大長老,還請稍安勿躁。二長老此次謀定后動,本身實力又在那算不盡之上,再加上宮外仙陣、宮內仙蠱屋輔佐,擊敗算不盡幾乎毫無疑問。再者說,若是二長老若有什么意外,自己無法掌控局面,必定會傳信過來的。”一旁的太上三長老勸慰道。
  他是一個老者,頭發花白,身穿一身黃袍。
  “你說的。”房功點點頭,就在這時,轟的一聲,豆神宮內發生了爆炸。
  房功和房化生連忙對視一眼,后者脫口而出:“動手了!仙蠱屋自毀了。”
  “走,去看看!”房功雷厲風行,立即奔出,闖入豆神宮。
  豆神宮原本宮門緊閉,但之前房睇長得到方源輔助,已經煉化了一定的程度,導致房功、房化生二人直接闖入進來。
  “二長老!”房功來到宮內,便目光一凝,見到一片仙蠱屋的廢墟殘骸中,躺著一位渾身是血,受傷相當嚴重的房睇長。
  “二長老你沒有事情吧,撐住!”房化生也旋即趕到,立即施展治療手段。
  他是房家蠱仙中,最為擅長治療的蠱仙了。
  果然,得到了他的救治,房睇長緩過勁來,精神明顯一振,可以開口說話了。
  他虛弱開口:“那算不盡還有隱藏實力,雖然我成功將他暗算,但自己也被他反擊,需要休養一段時間。至于豆神宮……”
  房睇長話未說完,房功就伸手阻止道:“二長老,別提什么豆神宮了。你是我們房家的智囊,是軍師,房家上下可都少不了你啊。你趕緊讓三長老治好你的傷。”
  房功這話很是暖人心懷。
  房化生也隨即附和:“二長老,你就別逞強了,你的傷勢并不輕微,還是聽大長老的吧。來,我扶你回密室去,讓我全力給你治療。”
  “好。”房睇長說完這句話,就虛弱地閉上了雙眼。
  他被帶到了密室,接受了房化生的緊急治療。
  治療的過程整整持續了一天兩夜。
  有了治療的結果后,房化生來獨自向房功匯報。
  “情況如何?”房功問。
  房化生便道:“稟告太上大長老,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我檢查了二長老的血統、魂魄、肉身,都是如假包換。再加上宗祖祠堂中的命牌蠱、魂燈蠱等等都無異狀,二長老應當還是他本人!”
  原來,房化生不僅是為了給房睇長治療,也擔負著檢查房睇長身份的秘密任務。
  房功點點頭:“我當然信任二長老,但必要的檢查絕不可少。南疆正道為什么會淪為五域笑柄?就是他們讓方源混進去了。算不盡雖不是方源那種層次的魔頭,但他畢竟是智道蠱仙,究竟有多少的手段我們還未徹底探查清楚,小心一些也不為過。況且……此番身份的檢測也是行動之前,二長老主動要求我布置的。”
  房化生笑道:“兩位長老真的是多慮,依我看,那算不盡雖是智道七轉強者,但畢竟是散修,底蘊是有限的。我們房家身為超級勢力,幾乎全力來算計他,又自毀了一座草創的仙蠱屋,可謂不惜代價!這樣的實力差距,把算不盡除掉,也不是什么難事。”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我也是沒有看到算不盡的尸首、魂魄,這才有些疑慮。”房功目光中還有一絲陰沉。
  “哈哈哈,對方是智道,可不是變化道。詳細情況二長老就算不說,我也能猜得大概。無非是那算不盡臨時反撲,力道極猛,造成更加劇烈的沖突和爆炸,導致自己尸骨無存、魂時道消了。”房化生道。
  病床上,房睇長睜開雙眼。
  “距離房化生匯報,已經過了一天一夜了。看來我是欺瞞過去了!”房睇長暗道。
  他已經不是真正的房睇長,而是方源的分身!
  時間倒回房睇長暗算的那一刻。
  “算不盡老弟啊,我也知道對不住你。”
  “但是沒有辦法,房家的處境你也看到了,為了房家的明天,還請你去死。”說著,房睇長對方源深深一禮。
  方源慌張起來,破口大罵。
  房睇長面色轉冷:“你也是房家中人,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安息吧。”
  話音剛落,他就發動了最后的手段。
  毫無動靜。
  “嗯?”房睇長微微一愣,又再次發動。
  還是沒有動靜!
  “怎么回事?!”房睇長瞳孔猛地一縮,迅速檢查,頓時臉色驟變。
  他不可思議地看向方源:“你竟然干擾了這座仙蠱屋!”
  方源之前臉上的慌張,陡然消失不見,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陰笑:“哦,是啊,真是糟糕啊,被你發現了!”
  “怎么可能?整個布陣都是我親自操縱的,你只不過是提了幾個建議而已!”房睇長說到這里,露出悚然之色,“難道說……”
  “哈哈哈!”方源鼓掌,“不愧是智道大宗師,這么快就反應過來了。沒錯,我雖然只是提了幾個建議,但你都采納了。依照這些建議布置出來的仙蠱屋,在許多方面都切合豆神宮。你布置宮外蠱陣、宮內蠱屋,都是為了滲透豆神宮,強行煉化它。但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講,豆神宮也滲透到了你的蠱陣、蠱屋中去了。而我,恰恰能夠影響豆神宮。”
  豆神宮就像是一個寶箱,上著鎖。而房家的蠱陣、蠱屋就好像是嵌入到寶箱蓋盒縫隙中的鐵條,用上巨力,就能用扳手將寶箱的鎖掰斷,然后讓寶箱蓋子打開。但與此同時,豆神宮這個寶箱,就像是一張大嘴,將鐵條死死咬住。
  方源現在做的,就是影響這座豆神宮,讓它發力,將鐵條咬緊,這就造成了現在的情況——房睇長明明已經發動了手段,但是卻無動靜。
  房睇長死死地叮囑方源:“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要做到這一步,可不容易!首先,你要有極高的陣道造詣,其次,你還要有影響豆神宮的隱秘手段。”
  方源微微一笑,雖然他的智道境界上不如房睇長,但到底是宗師。陣道境界也是宗師,這就是雙宗師境界。
  所以,早在房睇長改變宮外仙陣,以及布置宮內仙蠱屋的時候,他就已經看出了房睇長要圖謀不軌。
  方源沒有驚怒,而是驚喜。他按捺不發,將計就計,房睇長自以為局勢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其實他早就被方源看穿了。
  仙道殺招——因果神樹!
  方源的肩頭、頭頂,很快形成裊裊青煙,結成一座巨大的神木。神木枝葉茂盛,青翠蔥蘢,樹葉上有著稀疏的幾顆果實。
  一瞬間,豆神宮開始搖曳起來。
  房睇長瞪圓雙眼,又驚又怒,手指著方源:“原來你投靠了天庭!你這個卑鄙小人!!”
  因果神樹殺招他是熟悉的,因為他曾經和陳衣大戰,親眼見識過這個殺招。
  現在他看到這一招重現,并沒有第一時間想到方源,而是覺得算不盡投靠了天庭,天庭將因果神樹殺招交給了他,讓他取回豆神宮。
  房家自從搶走了豆神宮,趕跑了陳衣之后,一直都將天庭當做首要強敵。
  房睇長額頭見汗,他被嚇著了。因為他自然而然地想到:若真是天庭的陰謀,那么算不盡必定有接應之人,說不定天庭的八轉蠱仙已經潛伏到了大本營福地之外了!
  見他誤解,方源也不解釋,而是猛催因果神樹殺招。
  這還是他第一次,正大光明地催動此招,方源很快發現豆神宮在應和此招,逐漸放棄戒備,開始接納他這個殺招的主人。
  很快,房睇長就動彈不得。
  仙蠱屋本身就有禁錮蠱仙的效用,這個威能本來是房睇長對付算不盡的,結果方源影響力比房睇長大得多了,借助豆神宮施壓,導致房睇長成了籠中囚徒。
  “好,好一個算不盡!我認栽了,殺了我吧。”房睇長冷笑,毫不畏死。
  生死關頭,盡顯風范。
  方源也冷笑:“你想要用死,來引發命牌蠱等等異變,從而通知在外的房功等人?這份精神可嘉得很,可我不會上當的。我會把你抽魂,然后用我的分魂占據你身,你的肉身不會死,你的魂魄也不會消亡,所以命牌蠱不會異變。”
  “今后,我這具房睇長分身,就會頂替真正的你,潛伏到房家之中。你的魂魄我會搜刮干凈,所有的經歷、記憶、情報我都會清楚的。”
  “哼!不可能!你死了這條心吧。”房睇長冷哼,“你以為分出來的魂魄,就無法檢查了嗎?我的魂魄是何等情況,早已經記錄在房家之中,任何的異樣,都是你的破綻。”
  “況且,你的時間太少了。行動之前,我就和太上大長老等人約定了時限。時限一到,他們不見我出去,就會立即殺奔過來支援我!”
  “到那時,就算你有天庭的援兵,又能支撐幾個回合呢?憤怒的房功大長老,必定會首先將你打成一團肉醬!”
  “所以啊,算不盡,和我房家合作吧。天庭是在利用你,實施此計雖然算計到了我,但根本是罔顧你的性命啊。”房睇長道。
  他不愧是智道大宗師,言辭犀利,邏輯嚴密,竟然反過來策反方源!說得還非常的有道理。
  方源微笑不語,深深地看著房睇長。
  房睇長本就一直死盯著方源,此時見他這般神情,臉色再變。
  因為他想到了一個更加驚悚的真相。
  “你將計就計,信心十足,必有緣由。你要完成這個計劃,得要有陣道、智道的雄厚造詣,并且魂道上手段還要更加卓絕出眾!”
  “不,你不是天庭派來的!”
  “你!你是方源!!”
  房睇長臉色蒼白。
  他恍然了。
  對方掌握了因果神樹殺招,不一定是天庭,因為陳衣就是被方源干掉。這件事情很早之前,就被方源自己捅出來,世人皆知。
  啪啪啪。
  方源鼓起掌來:“真不愧是智道大宗師呢。”
  房睇長連連眨眼,吞咽了一下口水:“方源,咱們可以合作的。沒有必要鬧到這種程度,請相信我們房家的實力還有誠意……呃!”
  房睇長忽然瞪圓了雙眼,說不出話來。
  他額頭青筋直冒,滿臉漲紅,就好像是被一個無形的手,捏住了自己的喉嚨和鼻腔,讓他無法呼吸。
  和他對話的期間,方源當然一直在發力,影響豆神宮。終于這種影響力,達到了質變的點!
  “方、方源,一切都……好……商量的……”
  方源微笑著搖頭:“身為智道大宗師,死了的確可惜。但是你啊……知道的太多了。”
  “呃。”下一刻,房睇長雙眼翻白,嘔吐白沫,猛地抽搐了兩下,徹底昏死過去。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