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6)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6)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6)     

蠱真人850 新道痕尊者路

瘋魔窟,第六層。
  狼狽不堪的瘋魔二怪倒在地上,秘謀人跪在地上,暫且不顧自身傷勢,給不是仙療傷。
  不是仙緩緩睜開雙眼,蘇醒過來,他先是懵懂,旋即反應過來,無比的慶幸和感激道:“我居然逃出來了,老大,你又救了我一命!”
  隨后,他疑惑地問道:“怎么不見方源?等等,難道他沒有及時撤退嗎?”
  秘謀人苦笑:“沒有。他現在還留在第七層。不過,分別時他說的也沒有錯,在他那個距離要逃脫出去,已經是來不及了。”
  不是仙愕然無語,半晌之后,才嘆息道:“時也命也,沒想到堂堂方源,居然折損在了這里。”
  即便方源如此聲威赫赫,他也不認為,方源會有多少生還的希望。
  因為不是仙深知瘋魔窟的可怕威能!
  秘謀人倒是完全冷靜下來,神色帶著一絲古怪:“說來不可思議,我倒是有一絲玄妙的感覺,總覺得方源能夠存活下來。雖然理智告訴我,這沒有任何的可能性,我也無法推算出任何他能夠生還的手段。但是,心中就是有這種感覺。”
  “老大,你可是智道蠱仙呢。”不是仙也呆了呆。
  “即便是智道蠱仙,難道一切的感情都是對的?”秘謀人苦笑搖頭,“或許這只是我對方源下場的一種感懷吧。他是如此之強,超越你我,震驚天下,連天庭都拿他沒有辦法。但是這樣的人物,卻要折損在瘋魔窟內。唉,或許他的下場,就是你我將來的下場。我是有一些同病相憐了。”
  不是仙啞然。
  半晌,秘謀人開口,打破了沉默:“走吧!退回去,好好休養一番。等魔音徹底停息下來,我們就去第七層搜尋方源去。”
  不是仙點點頭,盡管他明白方源幾乎是十死無生。
  他勉強站立起來,身體猛地一個踉蹌,就要栽倒下去。
  幸虧一旁的秘謀人及時地扶住他。
  秘謀人將他架住,兩人一邊抵御著魔音貫耳,一邊緩慢前行。
  前方的路,隱沒在黑暗中。
  兩人的身影逐漸融入黑暗,皆是步履蹣跚。
  他們根本不知道,在第七層中方源不僅沒有遇害,而且還有了新的發現。
  “這是新的道痕嗎?”方源雙眼放光,神色頗有些驚奇。
  在這斑斕的道痕波濤之中,他開始陸續發現一些全新的道痕。
  方源早已今非昔比,各個流派境界皆有巨大提升,又前后繼承了數個尊者真傳,眼界開闊得很。
  但現在,他可以肯定,眼前的這股道痕他從未見過。
  這是全新的道痕!
  “原本這些道痕靜止的時候,這些全新的道痕因為數量太過稀少,分散各處,并不起眼。但現在魔音呼嘯,各種道痕不斷轉移。又因道痕互斥,相同流派的道痕逐漸統一在一起。這才使得這些全新道痕規模漸大,讓人更容易發現。”
  方源迅速總結出了原因。
  魔音剛剛開始的時候,各種道痕四處交雜,隨意編織,錯綜復雜,色彩斑斕點綴。
  當魔音響徹了一段時間之后,各種流派的道痕相互凝聚在一起,形成統一的色彩,比之前清明許多,更顯得波瀾壯闊。
  在方源的前面,一股金道道痕,宛若金色巨蟒,蜿蜒游走。在方源的左手邊,一股魂道道痕更加龐大,宛若黑云,大若城墻,泱泱推進。而在方源的腳邊,就是那一串全新道痕,仿佛是一彎溪流,潺潺流淌。
  方源微微停下腳步,仔細觀察它。
  不久,他流露出驚異之色。
  從這股全新的道痕中,他“看到”了刀劍,他“嗅到”了斧鉞,他“摸到”了錘槍,他“聽到”了鏢箭……
  方源神情微肅,暗道:“這股全新的道痕,代表著一個全新的流派。這個流派頗為大氣,竟然包含刀劍斧鉞種種。將來若有人開創出來,必定是將當下的劍道、刀道都容納吞并進去。這道新流派的戰力必定很強,同時又明顯借鑒了人道的許多精妙。”
  不過旋即,方源又微微搖頭:“然而,要開創出這個流派,不知道要多少代人,又要等待多少的時間。”
  “或許有人已經早有了開創這個流派的想法和底蘊,他(她)若是能目睹這份景象,必定能帶給他(她)巨大的幫助。又或許世間還無人有這樣的想法,這個流派會一直掩沒,就像是一份寶藏,被深深埋在地底深處,從不會有人開啟。”
  方源沒有什么遺憾惋惜的想法。
  這種情況是蠱界的常態。
  人們常說懷才不遇,人才需要伯樂,其實一個優異的流派也需要有才情的人才能發掘出來。
  方源更不想去借此開創什么全新的流派。
  他現在手頭上的流派,已經讓他學不過來。而且開創新流派,需要的時間、精力實在太多,太大。他也沒有這個閑工夫。
  方源繼續前行。
  一路上,他又看到了不少新的道痕。
  有一股道痕,凝聚成團,飽滿圓潤,方源仿佛從中聞到了草木的清香,仔細再聞,又仿佛是食物的香味。
  方源猜測,這是否是傳聞中的丹道道痕呢?
  還有一片道痕,平鋪下來,宛若地毯。明明是同一種道痕,但上面卻是光影交織,時而如山水,時而如鳥獸。
  當其他的道痕洪流卷席過來的時候,這片道痕就像是風中的樹葉,也會被卷席而起,輕飄飄地附著在其他的道痕洪流的表面。既不影響這些附著的異種道痕,又不會讓微小的自身崩潰。實在是奇妙至極。
  方源第一眼看到的時候,便心頭微震:“不出意外,這便是畫道道痕了!”
  他有心將這道痕占為己有,但如今魔音轟鳴,他卻是沒有手段的。
  “房家那邊倒是有盜天魔尊的傳承,有那座仙蠱屋賊巢。若是利用它,我能否將這里的道痕竊為己有呢?”方源心中一動,來了靈感。
  瘋魔窟這里的仙材俯拾即是,但統統沒有利用的價值。
  究其根本,乃是因為這些仙材中蘊藏的道痕,都是雜亂無章的各種道痕。
  然而仙材無用,卻非是道痕無用!
  方源將計就計,對房睇長下手。如今的房睇長,已經是他的分身。
  從房睇長的魂魄中,方源搜刮出了房家幾乎所有的情報。其中當然包括賊巢。
  這的確是盜天魔尊的仙蠱屋,只是殘破得很,因為涉及偷道,房家并不擅長。房家當初得手時,也沒有得到仙蠱屋的完整內容,所以房家一直都難以修復。
  如今的賊巢,只有一種手段,就是以一份偷道仙材為引子,將仙材中的偷道道痕瞬間消耗,然后將外界的道痕偷取出來。
  偷取出來的道痕,必須附著在這一份偷道仙材之上。最終,這份仙材充斥雜亂無章的各種道痕,再無利用價值。
  這和瘋魔窟中的仙材情況,很是類同。
  賊巢有盜取外界道痕的能力,但卻沒有利用的手段。這正是這個主要原因,方源沒有想方設法將賊巢帶在身上。
  “但是這種情況下,卻不一樣了。”
  “當這些相同的道痕凝聚在一起的時候,我動用賊巢,就能制造出相應流派的各種仙材了。”
  “這些仙材當中,都是相同的道痕,應該是可以利用的。”
  方源念及于此,胸口也不由地微微發熱。
  若是此法能行得通,那么他就擁有了一個能源源不斷,制造八轉,甚至九轉仙材的渠道!
  這是一筆多么龐大的財富!
  即便是方源也難以估量。
  制造出的仙材,不僅是用于貿易,用于煉蠱,而且還能參悟出相應的流派。比如利用這些全新道痕,就能凝聚出畫道、丹道等等的仙材。這些仙材對于開創流派,具有極大的參照作用。
  “不過,同一種道痕凝聚起來,必須是在魔音肆虐的時候。”
  “這個時候,催動仙招,風險極大。仙招也是道痕的排列,很有可能會道痕混亂,仙招催動失敗,引發反噬。”
  “更別說蟻巢這座仙蠱屋,恐怕是不能直接拿出來的。它可不是至尊體,拿出來就要被排斥、碾碎!”
  方源冷靜下來。
  要完成他的這個設想,還有巨大的技術難關。
  他現在的雄厚底蘊,傲視世間,但也沒有任何的把握。
  最終,方源嘆了一口氣,將這個想法暫時放下,繼續前行。
  他開始加快腳步。
  不管前方是什么道痕的洪流,對他而言,都像是無害的光影,如拂面的輕風。
  不久后,他又看到了夢道的道痕。
  瘋魔窟中可謂萬象千羅,夢道道痕也被它囊括在內。
  方源謹慎地停下腳步,試探了一下,發現夢道道痕對他而言,同樣人畜無害。
  這只是道痕,而不是夢境。對于至尊仙體來講,更類似于一種流動的仙材。
  若是夢境,方源就要繞路了。
  方源筆直地往前走,一路暢通無阻。
  魔音響徹耳畔,給他造成了一些困擾。好在他有私底下改良的優秀手段,這個殺招很有講究,催動一下,就能有長期效果。雖然魔音干擾,以往的長期效果也變得很短暫。不過,一切都在方源的承受范圍之內。
  就算他被魔音侵蝕,發瘋嗜殺,但這片絕地也沒有其他生命能夠威脅到他。
  哪怕是他一頭撞在山石上,至尊仙體本身的素質也能確保他無恙。
  周圍是洶涌的七彩光瀾,毫無規律,時而如海嘯遮天,時而如馬群奔騰,時而如瀑布傾瀉,時而如鳥雀紛飛,而方源在當中飛奔。
  若是瘋魔三怪看到這一幕,恐怕下巴都要驚得掉到地上來。
  這不是顛覆他們的世界觀,而是直接把他們的世界觀粉碎!
  方源深入,走到瘋魔三怪難以想象的深處。
  當他終于靠近第八層的入口時,他輕咦一聲,腳步微頓。
  他竟看到了三條路!
  一條路金光燦爛,氣運蒸騰。
  一條路陰森恐怖,殺意彌漫。
  一條路樸實無華,厚德載物。
  方源眼冒精光,瞬間明白過來:“這三條路恐怕是尊者的痕跡,各自充斥運道、魂道、土道道痕,應該是各自對應巨陽仙尊、幽魂魔尊以及樂土仙尊!”
  這三位尊者都來過這里!
  魔音浩蕩,道痕混亂,形成驚悚的亂象,威能恐怖,能把幾乎所有的蠱仙都剿滅得干干凈凈,一絲殘渣都不會留下。
  但這三條路上的道痕,卻是堅定無比。即便周圍各種道痕的洪流,在時刻摩搓、卷席、沖撞,這三條道路上的道痕,都是巋然不動。只是偶爾最邊緣的地方,有些道痕的剝離,仿佛是碎片殘渣。
  方源雙眼微微瞇起。
  他知道自己擁有至尊仙體,道痕不斥,所以他能來到這里,這是取了巧。
  但尊者不一樣!
  尊者身上的道痕都是互斥,他們能夠來到這里,是硬生生地闖蕩開辟的結果。
  這是三位尊者的無上風采!
  瘋魔三怪這等人物,才情、境界已經是世間少有,但仍舊需要找路來走。
  尊者完全不需要。
  他們雙腳踏出去,就是一條無上通路!
  有尊者來過這里,方源并不奇怪,事實上他已經有所預估。
  畢竟無極魔尊可是上古時代的人物,歷史上的第三位尊者,僅次于元始、星宿。他布置下來的瘋魔窟長存至今,雖然隱秘,但瘋魔三怪能發現這個秘密,其他人為什么就不行呢?
  作為蠱仙當中的至尊,這些尊者一個個驚天動地,發現這里也稀疏平常啊。
  指望價值無雙的傳承、遺產,無人發現,只為留給自己,那是涉世不深的年輕人天真無知、自以為是的想法。
  人都是平凡的,但每一個人也都是獨一無二的。自己有這樣的機遇,為什么別人就不會有?
  “但是,為什么只有這三位尊者的痕跡?”
  “這三位尊者留下的路,為什么只在第八層的入口附近顯現呢?”
  腦海中有一些疑慮,方源動作卻不停,他直接跳進第八層的入口中。
  眼前的黑暗一閃即逝,下一刻,方源就腳踏實地。
  “怎么會?”方源愣住。
  瘋魔窟第八層的景象,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根本不是第七層的景象。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