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1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1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11)     

蠱真人854 本體突破

瘋魔窟第八層遠比方源料想中的,還要廣闊無垠。
  自從得知這里有尊者道場之后,他便在這里探索了很久,但是結果并不美好。
  方源見到了許許多多的世界生滅,也進出過一些大的世界,卻始終找尋不到他想要到達的尊者道場。
  不過,他也并非沒有收獲,這些天的探索讓他對第八層有了一層更深刻的理解。
  “這片虛無中,毫無上下左右等等方向的概念,所以它既是有限的,也是無限的。”
  “本來第八層只是一片洞窟而已,但是經過無極魔尊的布置之后,就成了無垠之所。”
  “說不定這些天來,我也只是在繞小圈子而已。不參透這里的布置,我恐怕無法找尋到尊者道場。”
  方源猜測著。
  要在虛無中尋找到自己的目的地,無疑是讓方源多多提升虛道的境界。
  虛道,這只是一個小流派,從律道中衍生出來。
  不過這個小流派卻是相當的成功。
  虛道講究虛虛實實,萬法不沾,先天不敗。
  虛化是虛道最招牌的手段,監天塔一旦虛化,除了夢道外幾乎所有的手段都奈何不了它,極其安全。
  虛道也有至高奧義。就像魂道的至高奧義之一,是修成億荒魂,比如魔尊幽魂的三尊六合千臂魔魂。變化道的兩大至高奧義,一是千變萬化,隨心所以,二是萬道歸變,萬物大同變。
  天庭的成員都會奉獻自己的仙竅,每當他們離開天庭時,就會被臨時賦予一個虛竅,用虛竅來裝載仙元、仙蠱等等。
  這個虛竅,便是虛道的至高奧義。
  而當下,方源身處的這片虛無,無數世界在這里生滅。很顯然,這片虛無也是虛道的至高奧義。
  虛道雖然只是律道的分支,要提升虛道境界,本質上仍舊是律道真意。
  但這個流派內涵深厚,單靠方源目前的律道大宗師境界,想要參透這片虛無,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既然正面暫時突破不了,方源思考了一番后,便決定另辟蹊徑。
  他心念轉動,開始催動煮運鍋。從運道上下手,祝福自己,或許能有所突破。
  雖然煮運鍋層次較低,難以徹底影響到本體的運勢,但改變一部分還是可以的。
  至少煮運鍋里的氣運,方源是可以隨心所以地改變的。
  有了煮運鍋,改變自身運氣非常的便捷,很快方源就做成了。
  他又順便查看了一番分身的氣運。
  他的宙道分身氣運,還是老樣子。一道小型的光陰長河般的氣運,熠熠生輝,潺潺流淌。仔細分辨,河面上還有一縷縷的黑色壞運不斷產生,緩緩積蓄。
  方源的夢道分身,氣運規模最小,畢竟只是五轉蠱師修為,空竅還被封印了起來。
  最成氣象的,便是分身吳帥。吳帥已是七轉巔峰的蠱仙,又獲得了龍宮,目前精修軍團蟻。所以,此時吳帥的氣運便是一頭蜿蜒游動的蛟龍,龍鱗、龍目閃閃,龍角、龍爪尖銳,很是英武神俊。在蛟龍氣運周圍,是一波波的淡藍水暈,蛟龍遇水,這預示著他正得到外界的資助——古族和鮫人。而在蛟龍的口中,有一顆巨大的龍珠。龍珠中,有著一座宮殿,赫然是龍宮的縮影。
  又有一顆龍珠,體積小很多,被蛟龍的一只龍爪扣在手中。龍珠里面藏著密密麻麻的螞蟻,代表著軍團蟻。
  其次氣運最大的,便是分身房睇長。
  他的氣運比較特別,仿佛是一株大樹,樹干不細,但也不是極其粗壯的那一種。樹冠蒼翠,巧妙堆疊,形成豆神宮的形狀。而在地面上,樹根糾結,有許多只裸露在外——這暗含著房睇長和房家千絲萬縷,牽扯不斷的深刻聯系。
  除了這些之外,便是戰部渡、李小白這兩具分身。
  戰部渡的分身氣運,要比李小白的大得多,形如雄鷹,展翅高飛。
  戰部渡剛剛成就六轉蠱仙不久,而李小白仍舊還是蠱師層次。
  李小白的運氣,宛若花朵盛開,并且花蕊中積蓄著一層薄薄的花蜜瓊漿。這層花蜜就是李小白這段時間來,努力成長,刻苦修行的成果。而在花朵氣運之外,有一只蝴蝶,潔白如霜,撲扇大翅,掀起冰風,正向花朵徐徐飄來。
  “這個氣運跡象……”方源看到這里,眉頭微蹙。
  “蝴蝶往往預示女性,它要采摘花蜜,同時掀動寒風,對花朵無益。”
  “從規模上來看,蝴蝶體型之大,還要超過花朵一絲。掀起的寒風卻是凜然浩蕩,代表著某種大勢,主因并非是蝴蝶,蝴蝶只是一個引子。”
  “分身李小白的處境,目前很好,但是接下來就不太妙了啊。萬一有個意外,就是寒冰降臨,花朵凋殘。但蝴蝶和花親近,這本身也預示著一層機遇。”
  分身李小白一直在攻略華文洞天,但這個洞天和獸災洞天不同,因為有著八轉蠱仙坐鎮,方源并不能像對獸災洞天那樣施展自如。
  獸災洞天里,方源是隨心所欲地施展計謀,安排種種計劃。但在華文洞天這里,他卻是束手束腳,要想保存住最大的成果和利益,絕大多數的手段他都不能用。
  所以,氣運上的支援就成了方源本體對李小白最主要的幫助了。
  當即,方源調動煮運鍋,開始對李小白的氣運進行改造。
  片刻后,李小白的花朵氣運變得鮮艷紅潤,仿佛春日里的桃花——正是桃花運!
  改變氣運并不是隨意,而是要遵循一定的法則。
  就比如李小白的氣運,轉化成桃花運后,事半功倍,和外運蝴蝶形成巧妙互動。
  “接下來,就看分身那邊能否把握得住了。”方源繼續前行。
  氣運只是一種變化的趨勢而已,真正機遇來臨,還得看本人的能力是否把握得住。
  “嗯?”方源眉毛微挑,他在改運不久后就有了可喜的發現。
  他看到一個漂浮著的大魚,正在虛空中游動,晃動著巨碩的魚尾,看似速度緩慢,實則驚人。
  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能夠遨游虛無,脫離世界存在的生命。
  “恐怕就是那些人形云霧曾經提到過的圣人門徒了。”方源追擊上去。
  那頭花白大魚,酷似金魚,見到方源之后,非常驚訝,連忙叩拜:“黃土圣人門徒小花,拜見圣人!”
  花白大魚雖然體型堪比鯨魚,但口吐人聲,卻是脆嫩的女童聲音。
  “很好,很好。我找尋黃土道場已經很久,你帶我去吧。好處少不了你的。”方源笑道。
  但花白大魚卻是搖頭:“啟稟圣人,非是我不愿意幫助您,而是我也無法找尋到黃土道場的位置呀。”
  “怎么?你是被放逐的?”方源皺眉。
  花白大魚又搖頭:“不是,不是。我是修行到了瓶頸,主動辭別同門,脫離了黃土大世界,來到外界行走,想要接受一些磨練,爭取突破的。”
  說到這里,花白大魚瞪著巨大的魚眼,看著方源,眼中閃爍著期待之色。
  若是由這位圣人出手點化,它的瓶頸根本不算什么。
  但方源豈是那種人物,他不愿再廢話,當即出手,將花白大魚禁錮,隨后恣意搜刮對方的記憶。
  “原來是這樣。”
  “這些尊者道場雖然長存不滅,但卻始終處于移動之中。”
  花白大魚就誕生于黃土道場中,從它的記憶中,方源得以窺探出這片世界的豐茂。
  黃土道場廣博浩瀚,比之至尊仙竅也絲毫不遜色。里面土道道痕濃郁,其余道痕健全,仙材庫藏豐富,蠱蟲眾多,包含仙蠱。還有各色生靈,雖無人族,但確實是名副其實的寶地。
  即便方源此時的身家,也對這個黃土道場起了覬覦之心。
  “我說能得了黃土道場,完全吞下,總資產將翻三番!”
  方源大煉仙蠱,不斷劇烈消耗,成果已經消化得七七八八,仙材庫藏縮水得十分嚴重。
  若能得到黃土道場,必定是一個巨大的補充,相當于一口氣又從瘦子吃成胖子。
  然而要到達黃土道場,卻很是困難。
  黃土道場中的生靈各色各樣,樂土仙尊當年布置下來,就是有教無類。
  生靈們都擁有魂魄,因為樂土仙尊留下了蠱師修行的方法,絕大多數的生靈都是擁有空竅,展開了蠱師的修行。其中的佼佼者們,更是修成了蠱仙,雖然數量不多。
  而在這蠱仙當中,也有精英。這些精英往往擁有脫離世界的能力,當它們的修行陷入瓶頸,再無寸進之時,它們就會主動脫離道場,前往各處磨礪自身。
  當它們身處虛空,遠離道場后,它們也沒有辦法找尋到回家的路。
  不過不要緊,等到一定的時間,緣分到了,它們突破了瓶頸后,就會看到道場,從而順利回歸。
  這是方源從花白大魚中所得的全部情報。
  別看這頭花白大魚被方源輕松擒獲,但它卻是擁有七轉修為,乃是黃土道場中的蠱仙精英。
  方源眉頭皺得更緊。
  他推算出了更多的情報。
  “緣分到了,就能自然而然地回歸道場——這是黃土道場里流傳的說法,并且花白大魚的記憶中,也有不少前輩就是這樣的回歸經歷。”
  “看來,黃土道場本身就擁有接應這些外出生靈的能力。每隔一段時間,黃土道場就將里面的蠱仙精英放出去鍛煉,等到鍛煉有了成果,道場就會主動接回來。”
  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花白大魚的記憶中,同樣有著答案。
  這是因為每個道場之間,并不是和平共存的,都是相互征討,四方亂戰。
  道場栽培出的生靈會相互廝殺,大打出手,企圖侵占彼此的道場。
  “當初尊者布置道場時,恐怕就是這個安排。”
  “但讓它們相互爭斗,有什么好處呢?尊者們是處于什么樣的目的?”
  方源想到這里,微微搖頭。
  他只有進入一個尊者道場中,恐怕才能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了。
  方源將目光投向花白大魚。
  他微微一笑:“你不是想我指點你嗎?碰到我是你的幸運。”
  花白大魚渾身打冷顫,它結結巴巴說不出話,已是被方源嚇倒。
  雖然和方源相處的時間并不長,但花白大魚深知:眼前的圣人極其可怕,擁有殘忍冷漠的魔性,絕非是樂土圣人那樣的好人!
  自己遇到他,真的是不幸啊。
  “好了,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你的疑惑。”方源搜刮了花白大魚的所有記憶,對它的瓶頸是什么,一清二楚。
  他當即指點它,言簡意賅,且又淺顯易懂。
  花白大魚漸漸不再顫抖,被方源的話吸引,深深沉浸,暫時忘掉了自己的危險處境。
  “怎么還未突破?”方源皺起眉頭,半天功夫,他說得口干舌燥。
  花白大魚仍舊懵懵懂懂。
  它雖有靈性,但完全和人族不能相比。
  方源耐下性子,繼續調教。他幫助花白大魚掙脫瓶頸,說不定就能引來黃土道場的接應。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