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855 我會負責的

華文洞天。
  大江東流,一艘五牙大艦正順江而下。
  “江如碧帶橫天去,映照人心紅丹玉!古文帝才華之卓絕,真是難以想象。想當年,他竟然以七歲之身,就能做出如此之詩。”蘇琪涵望著寬闊的江面,喟然興嘆。
  她是當朝尚書之女,身姿窈窕,清秀純美,溫文爾雅,書香氣質。除了她的美貌之外,她最令人稱道的,便是她的才華。她滿腹詩論,通曉史籍,能教世間絕大多數的男子都自愧不如。
  “小姐,起風了,小心著涼,我們還是回去吧。”她身邊的丫鬟勸道。
  蘇琪涵嘆了一口氣,卻仍舊駐足在船舷內側,看著江水滔滔。
  丫鬟堅持道:“小姐,可是擔心接下來的旅程?那惡賊不是被你打跑了嗎?照我說啊,當代十大才子中我們已經挑選出了八個,接下來的兩個,我們隨便選選不就行了么。”
  蘇琪涵搖頭:“你不懂。挑選十大才子的事情,不只是圣旨,還關乎我蘇家將來的興盛。”
  丫鬟撅嘴:“小姐,我是不懂朝堂上的大道理,但是你必須把藥給我喝了。”
  蘇琪涵苦笑:“我這身傷,尋常湯藥怎能有什么效果。不過是聊以慰藉,不喝也罷。”
  丫鬟跺足:“小姐,你休要哄騙我。這湯藥對你的傷勢是沒有什么效果,但你自幼體寒,若是斷了一頓溫體的湯藥,就有凍傷肺腑的憂患了。所以,這藥你必須得喝下去。”
  “好好好,拿過來吧。”蘇琪涵對貼身丫鬟沒有辦法,只得接過碗來,一飲而盡。
  她剛剛喝完,就聽見一陣狂笑的聲音。
  隨后一個人影,噗的一聲,撞破水面,跳到甲板上來。
  “什么人?”
  “又是你這惡賊!”
  船上的侍衛們立即出動,圍攻來者。
  但來人十分強悍,一陣亂打,將護衛們打得七零八落。
  “你們不是他的對手,暫且退下。”蘇琪涵滿臉凝重之色,踏步向前,準備迎戰。
  來人滿臉橫肉,虎背熊腰,渾身皮膚青黑之色,宛若鯊魚的皮,正是鯊皮蠱的效用。
  “蘇小姐。”他笑著打招呼,露出尖銳的牙齒,更顯得猙獰和兇惡。
  蘇琪涵冷笑:“鯊匪,你前不久就敗在我的手中,是受到教訓還不夠多嗎?現在還敢回來!”
  鯊匪陰笑一聲:“蘇大小姐,我不是你的對手,但那是你喝了那碗藥之前。現在的你是不是感覺到手腳有點麻呀?”
  蘇琪涵聞聲,頓時色變。
  “這藥有問題?!”她立即轉身看向自己的貼身丫鬟。
  丫鬟慌忙搖頭,臉色蒼白如紙:“這不可能!這藥我可是一直盯著,從未離開過半步。小姐,你要相信我呀。”
  “藥當然……咳咳,沒有問題。咳咳,不過藥材上,咳,老夫卻是動了手腳。”就在這時,又一位不速之客,攀登船舷,踏上了甲板。
  蘇琪涵眉頭緊蹙,一顆心沉入谷底:“藥魔,你居然沒有死!”
  藥魔看似一位老者,但實際上卻只有二十多歲,他專修毒道,一味追尋力量,導致自身遭受反噬,整個人里里外外都是老邁腐朽。
  藥魔眼中透露出深深的仇恨:“拜你的表哥所賜,我是活不了多久了。但是在臨死之前,能夠嘗一嘗蘇家大小姐的滋味,那也是值了。”
  蘇琪涵臉色一白,稍退一步:“你給我下的什么藥?”
  她感到渾身都開始麻木起來。
  藥魔哈哈大笑:“當然是——最烈的春藥!能教世間最貞潔的女子,變成最淫、亂的蕩、婦!”
  話還未說完,鯊匪就撲了上去。
  轟轟轟!
  連聲爆炸,蘇琪涵節節敗退。
  “小姐,快走,我來擋住他們!”關鍵時刻,丫鬟挺身而出,舍棄自己,為蘇琪涵爭取脫身的時間。
  蘇琪涵陷入深深的猶豫當中。
  “小姐,快走!”丫鬟催動禁術,戰力暴漲,但后果卻是必死。
  蘇琪涵流淚,抽身飛退,踏水而走:“鯊匪、藥魔,我絕不會饒了你們。朝廷也不會饒了你們的九族!”
  江邊一亭。
  只有兩人。
  一位是方源的分身李小白,另一位則是他的老師姜先生。
  姜先生眺望夜色下的江面,對李小白道:“來,作詩一首,給我聽聽。限你十步的時間。”
  所謂十步,就是正常人行走十步的時間。
  李小白本身才情不及本體,但經過這段時間的勤學苦練,已有很大的進展,當即開口,吟詩兩句。
  隨后,思索了一番后,又將下面的兩句朗誦出來。
  姜先生默然片刻,微微搖頭:“小白啊,你這段時間的確大有長進,但是依憑你現在的才情,還是不足以爭奪才子之位啊。”
  “老師,我知道十步成詩,乃是古文帝的考驗。古文帝開創才子選拔,每隔二十年,朝廷就會選取十大才子。這十步成詩,便是才子選拔的第一關。我已經通過了,為什么老師您并不建議我參加此次選拔呢?”李小白不解地問道。
  姜先生回轉身體,看著眼前這位自己最喜歡的學生,微笑道:“小白,你只知其一未知其二。十大才子的選拔,表面上只是一種榮耀和比拼,但實際上卻是栽培未來的朝廷命官。”
  “老師,你是說成仙?”李小白詫異。
  李小白當然只是表演,實際上他早已知曉一切。
  方源手中的天相殺招,是偵查洞天的強大手段,即便華文洞天中有八轉蠱仙坐鎮,也奈何不了天相在洞天之外的不斷偵查。
  在這個華文洞天當中,信道乃是當之無愧的主流,蠱師每作一份錦繡文章,就有洞天的獎賞。
  原本,這片洞天中是山頭林立,蠱仙各自割據。但后來出了一位古文帝。此人天賦極高,才情卓絕,以驚人的速度修成蠱仙,隨后又對其他蠱仙下手,或殺或降,打造出了一個朝廷,將整個洞天世界都納入統治當中。
  他在晚年,又開創十大才子的選拔。挑選出全天下最優秀的才子佳人,授予朝廷榮耀封號。
  朝廷選擇這些才子中的合適人員,進行吸納,給予資源,將他們栽培成蠱仙,任命為官。
  所以,華文洞天中的朝廷,是最強大的超級勢力。每一位一品大員,都是蠱仙,無一例外。
  當朝皇帝,當然也是蠱仙。而如今鎮守這里的八轉蠱仙,就是當今的太太太上皇。
  因為涉及到成仙的機會,所以十大才子的選拔,表面上風光霽月,實際上卻是暗流涌動,充斥血腥氣味。
  各方勢力都在角逐、比拼,動用各種人脈和關系,陰謀陽謀輪番上演。
  “之前和姜先生比拼的申大才子,就是每一屆的十大才子之一。但是他政治思想不高,或者說,并不根正苗紅,導致如今還是五轉巔峰。”
  “我的這個便宜老師,也是同樣的例子。他也曾經是十大才子中的一員,但是沒有被征召為官。”
  “我本身的才情,只是剛剛符合選拔的標準而已。并且又是老師的弟子,受他的影響,朝廷方面本就不喜,就算我選拔成功,也恐怕當不了大官。充其量也只是小官,為朝廷出力出工,延誤自身修行。我頭上無人,一輩子也就這樣被耽誤了。”
  “姜先生、申大才子恐怕就是看到這個未來,所以才寧愿不做官,游離于朝廷之外。一個開私塾,一個四處浪蕩。”
  李小白心中敞亮,條理分明。
  并不是說姜先生、申大才子就沒有未來了,他們若是能勘破成仙的奧秘,渡劫成功,自然也就成為蠱仙了。
  只是這片華文洞天,相比五域本就狹小,資源有限得很。又被朝廷這個龐然大物把控了幾乎所有的仙材,姜先生、申大才子之流要成為蠱仙,實在是困難重重,希望渺茫。
  姜先生單獨將李小白叫到江邊,和他私下交流,是想勸說這位學生放棄此次十大才子的選拔,也是用心良苦。
  他知道李小白本身實力低微,雖然達到了最低的標準,但根本沒有什么希望。
  十大才子的選拔,就是一個漩渦,多少才子因此喪命。姜先生對李小白傾注心血教導,并不想讓這位學生被牽連進去,落得個慘死的下場。
  他卻不知,李小白早就洞悉了一切,甚至如何成仙,李小白都一清二楚。
  但戲還是要演的。
  李小白先是探究,隨后遺憾,又有不甘,最后才鄭重其事地感激姜先生,表示愿意放棄這次選拔,甚至將來幾屆都會放手。
  “孺子可教也!”姜先生心懷大慰,放心的離去了。
  李小白獨自一人,漫布江邊,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單靠自己,就能成仙。但是修行過快,冒然升仙,必定會引起那位八轉蠱仙的警覺。他必定會探究,若是發現什么苗頭,甚至只是一絲懷疑,我就有喪命的危機了。”
  這不是李小白,也不是方源本體想要看到的。
  方源既然魂穿,暗中布置下李小白這個分身,就是為了節省時間,讓分身盡量打開局面,甚至是獨自掌管這片華文洞天。
  這雖然只是一步閑棋,但若是成功,必定能為方源節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當然,也有備用計劃。
  比如,當李小白成長到一定的階段,也可以和本體里應外合,算計八轉蠱仙。
  “但現在還太早。”
  “我師從姜先生,算是立足腳跟。這段時間苦學,微有薄名。但接下來,想要繼續有所進步,這個環境卻不足以推動我了。”
  “若是我能選拔為十大才子,必定是一個人生跳板。可惜,我無權無勢,只有一個老師,要參選必定是被人暗害,根本討不了好。”
  “其實,投靠朝廷是最佳的修行途徑。朝廷把控了絕大多數的仙材,我將來就算自己成仙,沒有這些修行資源,也是舉步維艱吶。”
  李小白心中苦嘆,腳步忽的一頓。
  他發現江邊的水草叢中,竟躺著一人。
  “姑娘,你怎么了?”查明周遭情況后,李小白俯身施救。
  當他將昏死過去的女子拖上岸后,驚訝地發現,這人居然是蘇琪涵!
  “怎么回事?”
  “這位蘇琪涵乃是當朝一品大員蘇丞相的愛女,負責此次十大才子的選拔和考核。她居然受傷昏死過去!”
  “蘇丞相乃是六轉蠱仙,蘇琪涵也是將來內定的朝廷官員,必定有仙家手段護持。居然淪落到如此境地,這十大才子的選拔的水,真是太深了。”
  華文洞天中,男女不分,皆可成仙,自然皆可為官。許多女子的才學,比男子還要優秀。
  更有大量的女子私塾、學府,分布在華文洞天各處。
  而十大才子,自然也不只是男性,也包含女才子。
  正想著,蘇琪涵嚶嚀一聲,蘇醒過來。
  “是你救了我?”她看向李小白,眼神火熱。
  李小白暗想:“這目光怎么有點不對勁?”
  他點點頭,正要開口。
  蘇琪涵卻是一把捂住他的嘴,猛地翻身,將李小白壓倒。
  “這,這是要干什么?”李小白渾身一緊,有點懵,這什么套路?
  蘇琪涵騎在他的身上,開始解他的衣服,火急火燎的。
  李小白結結巴巴,手足無措:“蘇小姐,蘇小姐,還請你自重啊!”
  蘇琪涵動作一頓,雙眼瞇起:“你知道我?”
  李小白吞咽一口口水,滿頭冷汗:“蘇小姐選拔十大才子,小生當然知曉。蘇小姐,小生是姜先生的學生,剛剛和姜先生在江邊小亭分別呢。”
  李小白是真的害怕,蘇琪涵有五轉巔峰修為,他完全不是對手。
  眼下江邊只有他們兩人,蘇琪涵狀態奇怪,李小白自然要搬出姜先生,防止他被暗害。
  蘇琪涵深深地看著李小白,臉色涌起一抹不自然的嫣紅之色,她深深嘆息一聲:“來不及了,你的老師已經走遠了。如今方圓十里,只有你我。”
  “你想做什么?呃!”李小白被蘇琪涵輕輕一點,頓時暈了過去。
  這絕對不是他想要的。
  按照他的計劃,他能夠穩步發展。結果現在,卻被淪為板上魚肉,任人施為。
  萬一他的秘密被發現,那就糟糕透頂了!
  李小白極力想要清醒,但蘇琪涵手段獨到,他極力掙扎,也無法動彈。
  恍惚懵懂之間,他仿佛進入了一個冰寒的洞窟,隨后又像是陷入了波濤中,不斷起伏。
  隨后,洞窟中變得溫熱起來,仿佛暖風拂面,絲雨淋淋,越加溫暖濕潤。
  最后,他仿佛化身瀑布,轟然長響中,他快樂得昏死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悠悠蘇醒過來。
  昏死疲憊至極,從骨子里都透露出一股虛弱。
  他連忙查看情況,發現自己衣衫已經被徹底撕破,正躺在一個洞窟當中。
  蘇琪涵正在旁邊穿衣。
  “蘇、蘇小姐……”李小白艱難開口,他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多少。
  蘇琪涵沒有看他,仍舊在穿衣服,她的聲音很平穩:“距離你我相見,已經過了三天三夜。”
  “放心,我……”她說到這里頓了頓,終于難掩心情的激蕩,聲調有了一絲顫抖,“我會負責的。”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