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3)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3)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3)     

蠱真人863 救世主小渡

獸災洞天,圣鷹城。
  論規模,圣鷹城遠比山崖城要大得多。山崖城只是分城,而圣鷹城卻是主城之一。
  上一世,方源強攻獸災洞天的時候,化身牛魔,首先降臨的就是此城。
  這一世到了現在,圣鷹城的境況也非常糟糕。
  整個城池幾乎成了澤國,一只只的黃泥鱷魚,在沼澤中潛伏穿梭,不斷獵殺城中的子民。
  鎮守這里的巨鷹勇士實力頗強,但此刻卻是身受重傷。
  擊傷他的乃是一頭太古荒鷹,此刻還盤旋在空中,一旦有什么勇士出現,它就會立即撲下去捕殺。
  “怎么會這樣!”巨鷹勇士渾身浴血,潛伏在泥濘中,看著城民們慘遭屠戮,驚怒交加。
  誰也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么一大群的猛獸突襲巨鷹城。
  前一刻還是暖風和煦,一片安定祥和的巨城,此刻卻成為了充斥血腥的屠戮場。
  “不行,我不能如此眼睜睜地看下去。我要去阻止這一切!”巨鷹勇士掙扎著,想要站起來,但是他身上的傷勢很重,令他又一頭栽倒下去。
  眼看就要摔倒在地,這時一個年輕有力的胳膊架住了巨鷹勇士。
  “巨鷹叔叔,你可不能再戰斗了。再戰斗下去,你會死的。”一個年輕的聲音說道。
  巨鷹勇士轉頭看向扶住自己的年輕人,苦笑道:“小渡啊,叔叔謝謝你救了我的命。但是叔叔是圣鷹城主,絕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獸災肆虐下去,更不能坐視城民們葬送在野獸之口啊。”
  “巨鷹叔叔,讓我來吧!”小渡目光炯炯有神,堅定地道。
  “你?”巨鷹勇士看了看小渡胸口上的傷,搖了搖頭,“小渡,你不是圣鷹城的人,來這里也是我為了報答你的救命之恩,特地來邀請你游玩的。你為了救我,已經是受傷了,你絕不是獸群的對手,你趕緊走!快走!”
  “不,我不走。我要和叔叔你并肩作戰,打跑這些可惡的野獸。”小渡搖頭。
  巨鷹勇士感動了,他拍拍小渡的肩膀,欣慰地道:“山崖城主真的是收了一個好徒弟啊。我怎么就沒有你這樣的徒弟呢。小渡,你還太年輕,前途比叔叔我更加遠大。你有大好的未來,你不能折損在這里。叔叔只想讓你幫一個忙,你現在離開這里,等到公會援軍到達,你來給叔叔收尸。記得,要把叔叔的尸體葬在花園里。”
  “叔叔!”小渡眼眶紅了,泛起了淚花,哽咽地說不出話來。
  “快走!!”巨鷹勇士忽然使出全力,甩開小渡的手臂,一飛沖天。
  他又變成一頭傷痕累累的銀白飛鷹,殺向天空中的太古荒鷹。
  “這里的蠱仙,還真的是和外界不同。為了凡人性命,寧愿犧牲自己。”小渡心中嘆息,頗為感慨。
  “但是沒有用的。這頭太古荒鷹乃是本體特異栽培出來,專門克制你的啊。”
  獸災洞天不是華文洞天,束縛很小。小渡接到了巨鷹勇士的邀請信后,就告知了本體,因此設下了這個局。
  這是一個機會。
  因為獸災真傳分為幾份,分布在獸災洞天的各個主城中。
  方源分身還沒有機會,去名正言順地接觸到這些真傳。
  他原本想要創造機會,但巨鷹勇士卻主動把這個機會送到了他的手中。
  若是讓浴血奮戰的巨鷹勇士知道真相,明白圣鷹城遭受如此災難,是因為自己引發的,不知道又作何感想。
  巨鷹勇士并非太古荒鷹的對手,很快就落入下風。
  太古荒鷹猛地撲擊,就要啄死巨鷹勇士,生死存亡之際,小渡變成的箭尾雕再次將他救下。
  “小渡,你怎么沒有走?!”巨鷹勇士驚詫,著急萬分。
  “叔叔,我怎么可能看著你去送死呢?看著萬千的百姓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呢?就算我犧牲性命,流盡身體中的每一滴血,也要戰斗到底!”小渡堅定無比地道。
  “小渡……”巨鷹勇士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他虛弱極了,再次還原人身,被小渡的雕爪輕輕地扣著。
  小渡和太古荒鷹作戰,當然不是對手。
  但太古荒鷹本身就是本體棋子,因此小渡處境驚險,常常處于生死一線之間,不斷受傷,節節敗退。
  巨鷹勇士看得心驚肉跳,他自己戰斗奮不顧身,但是小渡作戰,他關心則亂,常常不能自已地呼喊警告,緊張得不得了。
  當他看到小渡渾身浴血,傷口一道道增添,更是心疼不已。
  小渡原本就在十二生肖戰陣中救過他,是他的救命恩人。如今又救了他兩次,還為圣鷹城浴血奮戰。這太讓巨鷹勇士感動了,對于小渡的秉性和人格,更是萬分認同,欽佩無比。
  方源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小渡身為他的分身,自然也繼承了這個行事風格。
  這是貨真價實的苦肉計,把巨鷹勇士整個人徹底感化了。
  小渡晉升成為蠱仙,成為戰獸勇士并不久,是戰獸公會中最為年輕的戰獸勇士。按照這樣的身份,自然不會是太古荒鷹的對手。
  一番糾纏后,他被太古荒鷹狠狠拍下,墜落到城主府中。
  這當然也是精心設計的,小渡摔得很重,直接撞破地磚,來到了地下祭壇。
  巨鷹勇士當場昏死過去,等到他悠悠醒轉過來,就看到身邊蹲著的小渡。
  “叔叔,你終于醒了!”小渡驚喜地道。
  巨鷹勇士看到小渡還活著,也非常喜悅,但旋即他又緊皺眉頭,連忙問道:“我昏過去多久了?”
  “沒有多久。公會的援軍沒有派來,那頭鷹怪把我們拍下來后,也沒有追殺,仍舊在高空中徘徊。”小渡答道。
  “唉!”巨鷹勇士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看來我們正面,是暫時打退不了這頭巨鷹了。”
  小渡分析道:“幸好這頭鷹怪并不聰明,我們不變化的話,它就感受不到威脅,不會找我們的麻煩了。”
  “看來我們是無法變成仙獸了。只有依靠其他的變化,盡力拯救城民了。”巨鷹勇士滿臉愁容。
  不變化成仙獸,就無法直接掌控大局。
  只能和那些黃泥鱷魚巷戰,一點點的來拯救城民,這個效率就很低了。
  但沒有辦法,他們只能這樣做。
  然而,他們剛要走出去,就發現大股的黃泥鱷魚成群結隊,封鎖了全部出路。
  這里頭還有兩只荒獸黃泥鱷魚。
  巨鷹勇士和小渡不能變成仙獸,就無法對抗這兩頭荒獸,只好又退了回去。
  巨鷹勇士跌坐在地上,面上一片灰敗:“看來我們只好等待援兵了。真希望他們下一刻就來到這里啊。”
  “不會的。”小渡心說,“按照計劃,援軍都會在途中遭受阻礙。我還有一段時間可以利用。”
  但表面上,小渡眉頭緊皺,狠狠地用拳頭搗在地上:“可惡!在援兵到來之前,我們豈不是要一直待在這里?這是哪里?怎么還有一個祭壇?”
  巨鷹勇士便答道:“這是城主府的地下。至于祭壇……”
  他還未說完,就被小渡打斷。
  小渡揚起眉頭:“沒想到城主府的地下,還有這么寬敞的一層。有了,我們可以通過地下,繞過那些黃泥鱷魚群,走出去啊。”
  巨鷹勇士搖頭:“沒有用的。這片地下空層,只是城主府的范圍,并不能走出外城。況且那些黃泥鱷魚,也擅長潛伏在泥沼之中,在地底鉆洞的。”
  “可惡。”小渡咬牙,忽然輕咦一聲,“不對啊,叔叔,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那些黃泥鱷魚為什么只包圍這里,不進來殺我們呢?高空中的那頭巨鷹,可能性情高傲,不屑于出手。但這些黃泥鱷魚卻都徘徊在外呢,似乎也要避開我們。”
  巨鷹勇士勉強笑了一聲:“小渡,你觀察得不錯。但你不要太過期待了,這些黃泥鱷魚接近不了這里,是因為這里的祭壇。這座祭壇的來歷非常的久遠,傳說中是初代戰獸王特意布置下來的,里面封印著他的一部分力量。”
  “初代戰獸王?他為什么要封印自己的力量?”小渡好奇地問道。
  “據說是要留給傳人。這樣的祭壇還有幾座,分布在其他主城中。誰能夠把這些力量統統繼承下來,誰就擁有了初代戰獸王的力量!”巨鷹勇士徐徐地道。
  小渡眨了眨雙眼:“既然如此,為什么我們不動用這樣的力量,來擊敗外面的獸群呢?”
  巨鷹勇士苦笑搖頭:“沒有用!我所說的都是傳聞,并無明確的記載。無數人都嘗試過了,從未有人成功過。以此來看,這些傳聞恐怕也是虛假的。但這些祭壇的確是有一股神秘強大的力量,怎么也無法毀去,同時野獸們也接近不了。”
  說到這里,巨鷹勇士看到小渡躍躍欲試的樣子,笑了起來:“你想去試一試,就去吧。不過記住叔叔的話,不要太有期待,沒有什么結果,也不要太失望了啊。”
  “好的,叔叔。”小渡邁開步伐,很快就走到祭壇上。
  他繞了祭壇走了幾圈,祭壇毫無反應。
  又爬上祭壇,祭壇仍舊沒有反應。
  這一切,巨鷹勇士都看在眼里,這是最正常的情況。
  但這個時候,小渡跪了下來,大聲地祈禱道:“初代戰獸王啊,我不認識你,也從未見過你!但請你幫幫忙,現在外面野獸成群,吞吃城民,每一個呼吸就會有一條人命丟掉。我求求你了,初代戰獸王,如果你在天有靈的話,就請你出手吧,出手吧!”
  小渡越說聲音越大,最后都流下淚來。
  “小渡……你真是赤子之心!”巨鷹勇士也眼眶泛紅,心中一陣陣的感動。
  然后,下一刻。
  祭壇竟然泛起了白色的光輝,籠罩在小渡的身上。
  “嗯?”巨鷹勇士瞪大雙眼,張大嘴巴,完全失態,“這、這怎么回事?!”
  轟。
  一聲輕響,白光全部融入到小渡的體內,隨后堅不可摧的祭壇陡然崩潰,碎成了渣粉。
  “小,小渡?!”巨鷹勇士結結巴巴。
  小渡轉過身,一臉的歡喜:“叔叔,你說的是對的。我繼承了初代戰獸王的力量了!”
  “奇跡!這是奇跡啊!!”巨鷹勇士反應過來,仰頭高呼,陷入狂喜當中。
  他哈哈大笑了好一陣,然后猛地看向小渡,以極其認真和灼熱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小渡:“小渡,你居然能夠繼承初代戰獸王的力量!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什么?”小渡一片懵懂的樣子。
  “這意味著,你可以繼承其余的傳承啊。你就是未來的戰獸王!不,更準確地說,你將是這個世界的——救世主!”巨鷹勇士神情變得狂熱起來。
  “沒錯,你就是救世主。”
  “救世主小渡!”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