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0)     

蠱真人866 開端布陣

東海。
  顛簸海域之東,燒烤群島之西的地方,有一片奇特浩大的海域——氣海!
  氣海中沒有點滴海水,而是無數的氣流交織糾纏,形成億萬的氣流漩渦。
  在遠古時代,氣海在全天下蠱仙的心中,占據著無上的崇高地位。
  那個時候,氣道昌盛至極,乃是蠱修的主流,其余皆是偏門。
  萬般皆下品,惟有氣道高。
  氣海的規模更是浩瀚,內有乾坤,無數氣流穿梭其中,生滅不斷。那個時候的氣海,是五域第一的氣道資源點。
  時光匆匆,滄海桑田。
  氣道衰敗,氣海的規模也不斷縮減。到了如今,氣海的面積已經不足萬分之一,并且里面的氣流都淪為單純的水氣。唯有最中央的地方,還有著其他種類的一些仙材氣流。
  氣海從萬仙來朝,淪落為幾乎無人問津。
  它包含最多的是水氣。
  但水氣,偌大的東海哪一片海域沒有?
  水氣相當容易提取,蠱仙們何必千里迢迢來到氣海搜集呢?
  就算是謀求其他的仙材氣流,進入氣海中央探尋,實在是風險巨大。反不如直接在寶黃天中收購來得劃算。
  “此次我舉辦東海大宴,氣海必將再次名揚五域。”方源本體端坐云團,俯瞰著腳下的氣海海域。
  從高空看下去,氣海海域呈現淡藍色,無數氣流氣浪翻騰滾滾,和周圍接壤的波光粼粼的深藍海水形成鮮明對比。
  當初,南疆八轉蠱仙氣相開創出氣海無量殺招,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從這片氣海中得到的靈感。
  方源號稱氣海老祖,當然不是隨意取的稱號。背地里,早就有了充分的考量。
  比如氣海老祖隱居之地,究竟是在東海的哪一塊?
  方源將這個隱居地點,就定在了氣海海域。
  這里幾乎無人問津,很少有蠱仙前來探尋,但卻是和氣海老祖專修的氣道,極其匹配。
  說出去的話,合情合理。
  從氣海中央,傳來龍人分身吳帥的消息:“大陣已經布置妥當了。”
  這場東海大宴,對方源而言,意義重大,因此準備得很多。
  方源不僅將吳帥調遣過來,而且還在氣海中央鋪設大陣。
  這大陣自然是氣道大陣。方源宙道分身憑借氣道大宗師境界、陣道宗師境界,以及智慧光暈,耗費一個多月的時間,方才推算而得。
  氣海中央,無數氣流洶涌,時刻穿梭不斷,環境相當險惡。
  在這種地方布置仙陣,難度極高。
  不過,還是難不倒方源。方源陣道造詣不缺,手頭上資源也算是豐厚,再者搭建的大陣也沒奔著九九連環不絕陣這樣的層次去,而是很務實,追求性價比。
  方源本體探去神念,檢查了一遍后,確認無誤,便開始閉目養神。
  這場東海盛宴對他而言,意義重大。
  他在以天下為棋盤,布置棋子,引導大勢,然而這種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
  南疆方面,方源的影響力早已經走低,武庸正在積極串聯,他政治手腕高超,方源也無法遏制。
  西漠方面,雖然有房家崛起,但影響力還需要時間去發酵,同時,不管是天庭或者其余西漠勢力,都有著不同心思。房睇長分身任重道遠。
  中洲有天庭,幾乎水潑不進,鐵桶一般。當年影宗安插下的僵盟,還有逆組織都已經被紫薇仙子剿滅干凈。
  北原,方源和楚度走得最近,但無關大局。雖然冰塞川還未蘇醒,但長生天已經逐漸發力,這不是方源能夠摻和的地方。
  所以,東海這片地方就成了方源布局的重要一環。
  東海乃是資源最為豐富的一域,若是成功的話,將來五域合一,方源就能憑此影響力,輻射其他四域。
  半柱香之后,方源緩緩睜開雙眼,凝望天邊,口中呢喃:“來了。”
  天邊一座仙蠱屋飛來,速度似緩實快。
  仙蠱屋悠然停歇下來,走出一位明眸少女,她身著長裙,裙擺上繪有粉色彩云團團。
  “華家太上大長老華彩云,拜見氣海老祖。”華彩云有八轉修為,態度恭謹。
  隨后,從華家的仙蠱屋中,又走出幾位華家蠱仙,紛紛拜見方源。
  “約定的時間未至,華仙友提前來了,請坐吧。”方源伸手一展,右手邊上就氣流交匯,形成一個云團。
  華彩云便將仙蠱屋收入仙竅,她自己入座,其余的華家蠱仙站立在她的身后。
  “晚輩初次參見老祖,心懷激蕩,這是華家的一點小心意,還請老祖收下。”華彩云說著,她身后的蠱仙便取出一物,雙手呈上。
  方源看去,只見此物乃是一個氣團,宛若圓球,被華家蠱仙托在兩手之中。
  這氣團中時而電閃雷鳴,時而瓢潑大雨,時而風和日麗,時而大雪紛飛。
  方源眼中精芒一閃,辨認出來。
  這是一團罕見的九轉天氣。
  天氣、地氣乃是萬物母氣,本身是很尋常的。方源有時候坐落仙竅,大開仙竅門戶,就是為了吞吸外界的天地二氣,彌補至尊仙竅。他的仙竅里有許多天地秘境,這玩意實在耗損天地二氣,對至尊仙竅而言也算得上是沉重負擔。
  當然,方源吞并了氣相洞天之后,氣道道痕暴漲,仙竅中自產了許多天氣、地氣,讓這方面的負擔減輕了不少。
  但方源至尊仙竅吸收或者產生的這些天氣,都是普通的蠱材,只是量極大,連仙材都算不上。
  天氣若是成為仙材,就會凝聚成一團,無法輕易分離。價值暴漲,普通天氣是無法比較的。
  仙材天氣最簡單的用法,就是直接打散它。
  有不少蠱仙就這樣直接用。
  他們在寶黃天中收購這么一團仙材天氣,在自家的仙竅中打散掉,從而形成雷電風霜等等天氣變化。
  這種天氣會持續一段時間,給蠱仙的資源點或者仙竅造成一定的影響。
  寶黃天中一般販賣的,都是六轉、七轉層次的天氣。八轉仙材天氣,已經是相當罕見。而九轉天氣是可遇不可求,寶黃天中上千年都難得一見。
  華彩云將一份九轉天氣送給方源,一是可見她的心意,二來華家最擅長的就是云道,精通黑白兩天的探索,展現出了華家的雄厚底蘊。
  幾乎與此同時,光陰長河。
  四座仙蠱屋在長河上空飛馳。
  今古亭四面透風,結構簡樸,踏浪而行。
  三秋黃鶴臺清秀飄逸,橙黃的屋檐飛角,如鶴展翅。秋日的光暈,分成遞進的三層,籠罩仙蠱屋表面。
  鯊流撬雪白如玉,撬前有著七頭巨鯊,森白鋸齒,拖拽著巨撬,奔襲如飛。
  剎那臺高達八轉,外圍是一圈石梯,螺旋攀升,直至內圍最高處的紅磚青瓦閣樓。
  四座仙蠱屋承載著天庭、中洲的眾多蠱仙,都奔向一個目的地——紅蓮石島!
  今古亭中,一位八轉蠱仙站著,望著亭外河水滔滔。
  他有一身紅白相間的長袍,身姿挺拔,似槍似劍。劍眉入鬢,眼中蘊藏神芒,含而不露。他氣息溫和,瀟灑風流,此刻目光深遠,心中參悟時刻不停。
  此人正是鳳九歌!
  “我在光陰長河的這段時日,時刻觀察長河,覽天地興衰,看古今起伏。命運就像波濤,時而高時而低,時而緩時而急。其中玄妙不可言說,只可歌之。”
  鳳九歌一直以來,都在參悟命運歌。
  和上一世不同,方源這一世重生,鳳九歌的命運就有了許多改變。
  他在瑯琊福地中,被方源擊敗,又被陳衣通過來因去果殺招送走,便得到了命運歌的靈感。
  這比他上一世,要提前了太多。
  有所感悟之后,鳳九歌便來到光陰長河,緊緊抓住這份靈感,進行參悟。
  光陰長河乃是宙道秘境,但鳳九歌憑借今古亭,卻可以洞察古往今來的某些人生,某些畫面。
  這對他參悟命運蠱具有極大的幫助。
  如今,他的命運歌已然完成了六成,比上一世最后時中洲宿命大戰,還要高出一成多來。
  “我的命運歌,已經講述了萬千生命的命運。但尊者的命運,卻都不能盡情描繪。”
  “上一次在天庭,我瀏覽狂蠻血皮,就有一種捉摸不透的感覺。但愿這一次的石蓮島,能夠我創作命運歌,帶來機遇。”
  “到了,就在這里。”
  “石蓮島……紅蓮真傳!”
  四座仙蠱屋緩緩停歇下來,而在石蓮島的上空,恒舟早就懸浮在這里了。
  恒舟就是第一個發現石蓮島的仙蠱屋,上面的蠱仙立即通知天庭,這才有了現在的五屋集合。
  鳳九歌目含期待地望去。
  剎那臺中的顧六如,則是神情復雜。
  “終于是找到了,不枉費我天庭一代代人的努力。無數年來的付出,終于在此刻有了結果。”顧六如心中感嘆不已。
  他一生經歷坎坷,下半身癱瘓,無法治愈,性情冷漠,但此刻卻流露出種種情懷,有激動,有驕傲,有酸楚。
  深呼吸一口氣,顧六如已徹底平靜下來。
  他坐在輪椅上,眼中閃爍著寒光,冷靜下令:“開始布鎮河鎖蓮大陣。我領剎那臺,鳳九歌領今古亭在此坐鎮。恒舟出發,去往支流河口,接引我方援兵。鯊流撬、三秋黃鶴臺逡巡周圍,一旦有什么風吹草動,務必立即向我匯報。”
  “是。”群仙領命,立即行動起來,效率奇高。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