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868 老祖神威

剎那臺、今古亭、三秋黃鶴臺、恒舟、鯊流撬、日月觀。
  顧六如、鳳九歌、星野望、九靈仙姑。
  天庭在光陰長河中投入了龐大軍力,對紅蓮真傳勢在必得!
  反觀方源一方,只有一座萬年斗飛車,雖是八轉,在天庭這樣的強大陣容面前,也顯得單薄。
  天庭六座仙蠱屋、四位八轉蠱仙將萬年斗飛車重重包圍。
  萬年斗飛車陷入困境,方源的聲音卻是不急不慢,還有心情談笑:“呵呵呵,想要占領石蓮島?既然我得不到,那你們也別想得到。”
  仙道殺招——萬年圍獵!
  從萬年斗飛車上忽然傳出陣陣異香,異香迅速擴散,掀起周邊無數道獸吼。
  一波年獸獸潮正在迅速醞釀。
  上一世,方源和冰塞川聯手,和天庭搶奪紅蓮真傳,結果被鳳九歌破壞,直接毀滅了石蓮島。
  這一次,方源也同樣這樣選擇,利用萬年圍獵發動無邊獸潮,對石蓮島下手。
  這個手段可以說是萬年斗飛車的最強手段,但弊端也非常明顯,就是年獸獸潮敵我不分,事實上更針對萬年斗飛車。
  上一次,天庭蠱仙著了方源的算計,以為方源能夠操縱獸潮,屠戮了大量年獸,為萬年斗飛車擋了不少刀。吃了血虧后,天庭蠱仙最終發現,這獸潮方源也難以掌控。
  萬年圍獵殺招的弊端,天庭蠱仙已然掌握。
  但方源這次再用,卻是打在天庭的七寸上。天庭正在鋪設鎮河鎖蓮大陣,躲閃不得,只能硬捱。
  顧六如冷哼一聲:“賊子毒辣,果然是又用這招。”
  他面色一片冷靜,立即調遣人手,恒舟、鯊流撬迅速脫離,向戰場之外趕去。同時九靈仙姑也跳出仙蠱屋,化為一頭太古荒獸,撤離戰場。
  天庭占據優勢,方源的萬年斗飛車本來就被圍困著,因此這些人的撤離無法阻止。
  遠離了戰場之后,恒舟、鯊流撬上忽然亮起璀璨的光暈,兩股近似似水流年仙蠱的氣息四處擴散。
  剛剛形成的獸潮,頓時被這兩座仙蠱屋吸引,分出八成沖向這兩座仙蠱屋。
  而剩下兩成,則被九靈仙姑所化的太古荒獸截住,納為己用。
  “果然是她!”
  “九靈仙姑么……中洲歷史上,奴道、變化道雙修的八轉大能。”
  萬年斗飛車中已有蠱仙辨認出九靈仙姑的跟腳。
  此刻,方源的本體仍舊在東海,車中只是他的一團意志。意志思考著,和上一世的記憶做出對比。
  九靈仙姑上一世并沒有蘇醒,但這一世卻醒來了,并且還是提前蘇醒。
  這是一個截然不同的變化。
  當她變化成太古年獸的時候,光陰長河對她而言,再不是阻礙。
  天庭雖然沒有正面破解了萬年圍獵,但卻想到了應付的方法。
  他們分析出了萬年圍獵殺招的原理,從這方面著手,巧妙化解了還未徹底成形的年獸獸潮。
  接下來,就算有年獸趕過來,也只是陸陸續續零星的幾只,根本不成氣候。
  這就是天庭的底蘊。
  也是方源一直忍耐,隱藏手段的緣由。
  一旦他的手段暴露出來,天庭方面就能迅速反應,積極推算,從而在下一次戰斗中,做出針對。
  破曉劍如此,激流勇進如此,萬年圍獵同樣如此。
  能夠改變局勢的萬年圍獵殺招,還未生效,就被天庭破解。
  剩余的四座仙蠱屋死死圍住萬年斗飛車,不斷發起猛攻。
  “方源,你還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罷。”顧六如冷笑。
  萬年斗飛車中,方源意志沉默,沒有回應。
  戰斗在繼續,萬年斗飛車陷入下風,難以翻盤。盡管它屢屢嘗試突圍,但都沒有成功。
  天庭這邊的四座仙蠱屋,由剎那臺負責正面,同為八轉級別的仙蠱屋,又有顧六如這位宙道大能親自坐鎮,剎那臺完全不虛萬年斗飛車。
  同時,另外三座仙蠱屋積極輔佐,和剎那臺的配合不僅是默契那么簡單,而是十分精妙。
  顯然,這些仙蠱屋中的蠱仙這段時間,并未閑著,而是積極演練,戰斗力因此上漲許多。
  “方源已成困獸之斗,不足為患了。”
  “還是要小心,和這個魔頭戰斗,千萬不能大意。”
  “我方的鎮河鎖蓮大陣已經接近完成,方源還能有什么手段阻止我們?”
  天庭一方,蠱仙士氣飆升。
  許多人仿佛已經看到方源授首的畫面。
  但就在這時,石蓮島上陡然升騰起一股磅礴氣勢。
  金色的華光陡然綻放,一個灰石巨人緩緩站起。
  這頭巨人高大無比,渾身肌肉賁發,毛發濃密,雙眼閃爍著兇厲的獸芒。
  “這是什么怪物?全是宙道的氣息!”
  “我們還未真正探索石蓮島,就觸發了石蓮島上的守衛了嗎?”
  “糟糕,鎮河鎖蓮大陣還未鋪設完成吶。”
  天庭一方,蠱仙面色劇變。
  巨人猛地咆哮,竟發出虎嘯龍吟之聲,聲波震蕩開來,輻射四面八方,激起島邊驚濤駭浪。
  鎮河鎖蓮大陣猛烈顫抖,鋪設大陣的蠱仙吐血無數。
  “快,穩住大陣!”
  “紙籠陣被吼破了,趕緊修補。”
  “四班,四班的蠱仙速速支援!”
  布陣的蠱仙們一陣手忙腳亂。
  灰石巨人吼完,雙臂抖了一抖,上臂、前臂的肌肉像是吹鼓的氣球,猛地膨脹三倍。
  他的額頭生出漆黑厚重的牛角,微微低頭,雙臂匯攏在胸前,雙手張開,掌心相對,無數的氣流呼嘯席卷,在掌心處交匯,形成澎湃的氣流漩渦。
  顧六如見此,眼眸中閃過一抹駭然之色。
  他辨認出來:這氣流只是表象,實則是宙道道痕!
  越來越多的宙道道痕,被巨人抽取,匯聚起來,形成一個巨大的銀色光球。
  光球越發巨大,巨人牛哞了一聲,陡然用力,雙臂一振,將銀色巨球猛力投擲出去。
  銀色巨球宛若流星,暴射而出,沿途掀起無邊的風浪。
  中洲正道的蠱仙們無不瞳孔縮起,為這個銀色巨球的威能感到震驚。
  “快,讓我們擋住它!”顧六如咬牙,硬著頭皮,操縱剎那臺擋在銀色巨球前進的方向上。
  轟!
  下一刻,一聲巨響,銀色巨球狠狠地砸在剎那臺上,恐怖的威能爆發,剎那臺像是跌入了颶風當中,極力抵擋,仍舊不斷飛退。
  “擋住了。”剎那臺終于停住,顧六如吐出一口濁氣,剎那臺的整個正面破碎不堪,充滿了裂痕,大量的凡蠱陣亡,更有仙蠱損傷。
  剎那臺中的蠱仙已經忙亂開來,再無之前圍困方源的愜意,全力修補這座仙蠱屋。
  銀色光球轟炸的余波,掀起劇烈的風浪,仍舊沖撞上鎮河鎖蓮大陣,震死大量蠱蟲,令布陣的蠱仙忙上加忙。
  灰石巨人見一擊無功,便又開始凝聚銀色光球。
  顧六如見此,連忙咬牙,催動剎那臺直撲而下。
  但剎那臺剛剛接近石蓮島,石蓮島就綻射華光,一股無形巨力將剎那臺擋住。
  趁著這個功夫,灰石巨人的雙掌中再次凝聚出了一記銀色光球。
  光球暴射而出,顧六如無奈之下,只得咬牙,再度催動剎那臺攔截光球。
  轟!
  又是一聲巨響,猛烈的爆炸中,剎那臺的正面已是面目前非,大量的磚瓦飛濺出去,在空中還原成一只只蠱蟲的碎尸。
  灰石巨人將自己的攻擊又被擋住,暴跳如雷,怒吼一聲,又開始凝聚銀色光球。
  顧六如緊皺眉頭:“這頭巨人明顯是宙道手段,似曾相識!沒想到紅蓮魔尊留了這么一手。”
  “然而就算知曉它的跟腳,短時間之內,我也只有攔截它的攻勢,犧牲剎那臺來護住鎮河鎖蓮大陣!幸好我方有一座剎那臺。”
  顧六如心中有些慶幸。
  剎那臺的招牌手段,就是挪移方位,能在剎那間從一個位置,轉移到另外一個位置。
  這并非是宇道手段,而是宙道,本質上并非瞬移,而是將剎那臺轉移耗費的時間無限壓縮,只有一個剎那。若是距離更遠,就是幾個剎那。
  顧六如極力想要保住大陣,他的目的非常明確。只要大陣一起,就能隔絕內外,到時候石蓮島跑不了,島上紅蓮魔尊的種種布置,也會隨之削弱,遭受壓制。
  對內如此,對外更是一層強大保護。
  到那時,就算方源想要進來,有這座大陣,還有數座仙蠱屋協防,就非常困難了。
  方源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萬年斗飛車左沖右突,剩下的幾座仙蠱屋只有七轉層次,圍困它頗為艱難。就像是一張簡陋的漁網,要網住一條鯊魚。
  天庭每況愈下,見勢不妙,顧六如冷哼一聲,從剎那臺中奔出,加入對萬年斗飛車的包圍。
  他是宙道大能,在光陰長河中如魚得水,有他出手,天庭再次將局勢穩固下來。
  “堅持,堅持住就是勝利!”
  “只要撐過這段時間,等到大陣鋪設完成,就是方源的死期。”
  顧六如總領全局,一邊激斗萬年斗飛車,一邊還不忘振奮士氣。
  終于,鎮河鎖蓮大陣鋪設成功,巨大的力量形成圓罩,不僅包裹住石蓮島,同樣還將萬年斗飛車囊括進來。
  大陣發動,灰石巨人悶哼一聲,受到強烈的壓制。
  萬年圍獵殺招也受到禁錮,異香根本傳不出去,無法形成獸潮。
  “先解決了方源,再探石蓮島!”顧六如低嘯。
  沒有了萬年圍獵殺招的威脅,恒舟、鯊流撬以及九靈仙姑及時回轉,加入對方源的圍困。
  “方源,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顧六如雙眼精芒爆閃,面容冷峻。
  “一代天魔就要隕落于此嗎?”鳳九歌瞇起雙眼,心中蕩漾起一股有關命運歌的靈感。
  “為免夜長夢多,殺了他!”星野望駕馭鯊流撬,殺意彌漫,奔襲而來。
  九靈仙姑沉默,動作一點都不慢,繞到萬年斗飛車身后,氣勢勃發,醞釀殺招。
  但就在這時,萬年斗飛車中傳出方源的冷笑:“天庭諸位,爾等皆成甕中之鱉,還不自知嗎?”
  話音未落,石蓮島陡然暴射強光,島旁的河面上升騰起數十根龐大水柱。
  強光、水柱強行溝通鎮河鎖蓮大陣,陣眼內的中洲蠱仙無不神情劇變。有人駭人大叫:“怎么回事!我們失去了對大陣的控制!!”
  如此驚變,非同小可。
  天庭四大八轉勃然變色,難以置信,但又不得不信:這一切竟都是方源鋪設的陷阱!
  “不枉費我犧牲一座石蓮島來構陷,天庭諸位,這里不是我的命喪之地,而是你們的。”方源話語剛落,石蓮島上那頭灰石巨人背生雞翅,頭生華羽,口變雞嘴,手變虎爪,飛騰而出,闖入包圍圈,接應萬年斗飛車。
  顧六如腦中靈光乍現,終于認出灰石巨人的跟腳,驚怒交加:“這是十二生肖上古戰陣!沒想到竟是方源的手段。”
  “這一切都是方源的算計!”
  “他已經得到了紅蓮真傳,能夠操縱石蓮島!”
  “這個十二生肖上古戰陣恐怕就是真傳的內容,他宙道底蘊暴漲,竟能反過來制住我們的大陣。”
  “此地不可久留,速撤!”
  天庭四位八轉迅速商議,決定撤離。
  然而尷尬的是,他們費盡全力鋪設的鎮河鎖蓮大陣,此時卻反過來成了阻擋他們的障礙。
  “現在想走?晚了!”萬年斗飛車中方源笑聲傳出,破曉劍群飚射,罩住三秋黃鶴臺、鯊流撬。
  灰石巨人怒吼一聲,撲向今古亭。
  今古亭周圍掀起滔天浪潮,灰石巨人不管不顧,繼續沖鋒,掄起拳頭,狠狠砸去。
  灰石巨人太過高大,一個拳頭比今古亭還要大出幾分。
  拳頭還未擊中,就有虎嘯龍吟之聲響徹戰場。
  拳勢之強,簡直是要毀天滅地!
  鳳九歌瞇起雙眼,其余蠱仙駭然不已,面對這一拳,只感覺天地坍塌,任何的躲閃都是如此蒼白無力。
  躲不開!
  轟!!
  一聲炸響,整個今古亭被灰石巨人一拳擊潰。
  里面的蠱仙死傷慘重,鳳九歌狼狽逃竄而出。
  剎那臺!
  關鍵時刻,剎那臺仿佛瞬移而來,接住了鳳九歌。
  面對近在咫尺的剎那臺,灰石巨人卻是看也不看,扭頭轉身,奔向日月觀。
  日月觀乃是靈緣齋的宙道仙蠱屋,本身層次就稍差一籌,灰石巨人逼近,日月觀無法及時轉移。
  巨人的速度太快了,在光陰長河中,又受到石蓮島的力量加持,戰力簡直是駭人聽聞!
  轟!!
  第二聲巨響,日月觀炸裂,蠱仙十之八九都身死道消。
  “不!!”顧六如狠狠咬牙,氣得雙眼通紅,恨得渾身發抖。
  天庭蠱仙再無之前的氣勢,力求撤退。
  灰石巨人的戰力,讓他們感到了絕望!
  東海,氣海上空。
  蠱仙們皆是雙眼放光,看著氣海老祖,又看黑魂海域之主張陰。
  張陰身為散修,卻高達八轉,在東海蠱仙界誰人不知。
  眾仙有些沒有想到,他竟然會當中挑戰氣海老祖。但仔細一想,也不奇怪。畢竟當初龍龍和氣海老祖之爭,只有宋啟元、沈從聲兩人親眼目睹,而這兩人都是正道蠱仙。
  眾目睽睽之下,氣海老祖淡淡一笑:“蠱仙張陰頗有膽色,但能接得住我這一招否?”
  張陰傲然一笑:“老祖未免太過瞧不起張某,別說一招……呃。”
  他猛地頓住,其余的蠱仙無不面色劇變。
  剎那間,他們感覺整個天地開始嗡鳴,無邊的氣流從四面八方響應。
  萬里方圓,皆壓力暴漲。
  群仙瞳眸猛縮,冷汗涔涔,直感覺壓力無邊無際,自己就像是琥珀中的蟲子,卑微不已。
  “這是什么殺招?”
  “這就是氣海老祖的手段嗎?”
  “我們只是被波及而已,處于中心的張陰,又該是何等壓力?”
  群仙望去,只見張陰面色漲紅,在半空中一動不動,雙眼鼓瞪,奮力掙扎,竟只能顫抖,根本無法掙脫。
  群仙心頭一陣狂震。
  隆隆之音,從頭頂響起。
  東海眾仙連忙仰望,一個個臉色皆變蒼白。
  只見一記大手,完全是氣流組成,蒼白透明,綿延千里,只手遮天!
  巨手緩緩壓迫下來,東海群仙無不感到窒息,就像是一座座山脈要砸在他們的頭上。
  “這是何等的威勢!”
  “不是親眼所見,萬難料想啊。”
  “這恐怕已能匹敵九轉了吧?”
  “氣海老祖!!”
  席上,很多蠱仙都不自覺地站起身來,身軀微顫,驚惶不已。
  張陰奮力嘶吼,全身陰芒綻射,又有微弱的雷光響應。但就是掙脫不得,被牢牢定在半空。
  這一幕,讓宋啟元等八轉蠱仙看了,無不心驚肉跳。
  “看樣子,張陰已經拼盡全力,竟然掙脫不了束縛?”
  “難道張陰要死在這里?!”
  “氣海老祖的戰力,竟然如此恐怖。難道他想殺雞儆猴,利用張陰的性命立威東海?”
  難以想象,一位八轉蠱仙在氣海老祖手下,居然毫無還手之力!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宋啟元等東海蠱仙不得不信。
  氣流巨手臨近張陰,忽然崩散,穿過張陰后,貼在氣海上。
  沒有任何驚天動地的炸響,氣流巨手接觸到氣海后,迅速崩解,匯入氣海當中。
  張陰重獲自由,劫后余生,衣服已被冷汗打濕,一臉余悸,雙眼瞪大,只顧著喘粗氣。
  “你們看氣海!”宋亦詩一聲低呼。
  眾仙看去,只見原本浩蕩險惡,漩渦億萬的氣海,竟然被抹平了,仿佛成了一面鏡子!
  東海群仙心頭劇震,許多人張開嘴,說不出話來。
  “老祖神威,晚輩服了。”張陰吐出一口濁氣,頹然行禮,“多謝老祖手下留情。”
  氣海老祖仍舊是端坐主位,眼皮似合非合,云淡風輕一拂袖:“入座吧。”
  “謝老祖。”張陰在一片死寂中入了座。
  東海群仙還有許多人站著,坐著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仿佛雕塑。
  氣海老祖一招擊敗張陰,把他們徹底震懾。
  “老祖神威!”半晌,宋啟元反應過來,站起身來,恭敬行禮。
  “老祖神威!”沈從聲也站起身來行禮。
  “老祖神威。老祖神威。”無數東海蠱仙行禮,無不拜服。
  方源微笑,淡淡地道:“請入座,再開宴。”
  ps:祝大家新年好!今天這一章有5000多字,碼的時候忘記了時間,碼出來后發現已經遲了,抱歉。希望大家喜歡這一章。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