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4)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4)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4)     

蠱真人870 大宴交易現心血

氣海大宴。
  交易正在進行當中。
  一位蠱仙走上臺前,他穿著黑袍,亂發披肩。此刻抬起頭來,顯露真容,乃是東海散仙巫馬楊。
  烏馬楊鷹鉤鼻子,目光陰鳩,他似乎有傷在身,咳嗽了兩聲,取出了一個貝殼,漂浮懸空。
  東海眾仙看去,很多人當即辨認出來,流露出失望的情緒。
  這只是一塊小音貝的貝殼而已,算是七轉仙材。
  音貝是普通的貝殼,蘊含音道道痕。若是成長到荒獸級別,貝殼體積暴漲,成為巨音貝。等到了上古荒獸級別,音貝的體積又驟然縮減,成為小音貝。
  巫馬楊掏出來的小音貝,氣息死寂,顯然沒有了生命,只是一塊七轉音道仙材。
  但巫馬楊卻冷笑兩聲:“諸位稍安勿躁,巫某豈敢在老祖的大宴上丟人現眼?巫某要賣的不是這個小音貝,而是音貝中儲藏的聲音。”
  說到這里,巫馬楊對方源一拜:“老祖在上,請恕巫某無理。”
  方源扮演的氣海老祖淡淡點頭。
  說起來,方源和巫馬楊早就見過。當年在東海,方源就曾將骨刺仙蠱售賣給了巫馬楊。
  巫馬楊得到方源的允許,這才轉身催動手段,打開了小音貝上的一絲縫隙。
  頓時,全場的蠱仙便都聽到了一陣哭泣之聲。
  這聲音非常微弱,婉轉低吟,別有音律之美,但人若是情不自禁地深究下去,必會被這聲音束縛,漸漸沉溺,無法自拔。凡人絕無幸免之理,就算是蠱仙,也是輕則受傷,重則死亡。
  不過,巫馬楊放出了一陣聲音之后,就立即關閉,小音貝再無聲音傳出,令場中的許多蠱仙紛紛嘆息,又旋即警惕起來,明白自己中了招。
  “這是七轉仙材鬼嚶音。”方源淡淡點評道。
  “老祖法眼如炬。巫某愿用這鬼嚶音,換取同等的七轉暗道仙材。若是有黑洞木最佳,暗線海藻也行。”巫馬楊報價。
  臺下眾仙沉默了片刻,就有一位蠱仙開口:“我這有暗線海藻。”
  巫馬楊點頭,臉色微喜,正要答話,這時又有一人道:“我有黑洞木,換你的鬼嚶音。”
  一番交涉之后,巫馬楊滿意地走下臺去。
  近年來,五域地溝頻發,東海這邊出現的地溝雖然最少,但也帶來了一波豐富的修行資源。
  巫馬楊收集的鬼嚶音,或許就是從此而得的。
  東海蠱仙之間雖然也經常交流,拍賣會也舉辦不少,但規模都很小,哪里比得上方源這一樣的規模。氣海大宴幾乎要囊括整個東海蠱仙界了!
  寶黃天的交易規模也因地溝而不斷上漲,但在寶黃天中買賣,是要收手續費的。
  寶黃天的手續費按照寶光強弱不同而不同,所以交易的東西越加珍惜,價值越大,手續費就越高。
  七轉仙材已經頗高了,巫馬楊當然是能省則省。
  巫馬楊下臺之后,就有下一位蠱仙上得臺前,取出一團火焰販賣。
  這團火焰焰心枯黃,外焰橙紅,充滿了死寂之氣。甫一取出,周圍的空氣就頓時干燥得宛若沙漠,溫度急劇攀升。
  “這是旱魃炎。”販賣這個火焰的蠱仙笑了笑。
  他來自東海超級勢力蘇家,名為蘇倫,隸屬正道。
  方源安排的交易順序,是正道一位,散修一位,兩方接連交替。這份規矩明顯是照顧到了東海散仙,深得東海散仙的歡迎。更妙的是沒有魔道蠱仙的位置,表現出氣海老祖的某種政治態度。
  東海正道卻也并沒有多少的反感,畢竟氣海老祖本身就是東海的散修身份。
  旱魃炎動靜不小,乃是高達八轉的火焰,方源不得不輕輕揮手,將焰火的威能收攏束縛,拘束一團。
  氣海大宴上的溫度、濕度這才恢復正常。
  “這朵火焰想必很多人都已經認出跟腳。但我今天要賣的,不只是這團火焰,還有配套的旱魃仙僵延壽法。這個法門可令壽元將近的蠱仙,利用這團火焰轉修成旱魃仙僵。旱魃仙僵大家都應聽聞,戰力可敵八轉蠱仙。”蘇倫繼續道。
  但場中的蠱仙們卻興趣缺缺。
  眼下,天庭修復宿命蠱的計劃,誰都清楚。一旦宿命蠱修復成功,仙僵就極可能不存在了。宿命徹底修復,天地之間就絕不會允許活死人的存在,該死的就會死去。
  所以,轉修旱魃仙僵的前景并不明朗。
  良久,這才有蠱仙詢問道:“是否七轉蠱仙,也能夠轉修成旱魃仙僵呢?”
  蘇倫點頭:“當然可以。不過修成的旱魃仙僵之體,并不完全,只能算是小旱魃,戰力也局限在七轉的范圍內。”
  他并沒有胡吹大氣,在這種場合下,高人遍地,極可能被戳穿。到那時,他公然欺騙就是不給氣海老祖面子,得罪這樣的八轉大能,不管是蘇倫,還是蘇家都不想看到。
  東海正道的代表來參宴,哪一個不都是奉上了拜禮?
  倒是散修、魔道蠱仙只有少部分這樣做。
  畢竟東海正道勢力各個家大業大,需要和氣海老祖打好關系。而大部分的散仙、魔修則是自由身,獨來獨往。
  蘇倫最終沒有當場交易成功。
  但也有幾個蠱仙表示興趣,愿意在場下磋商,若是蘇倫能夠讓價,或許就有成功的可能。
  “這份旱魃炎恐怕是來自東海僵盟總部。”方源暗忖,他得到的影宗傳承中有著各地僵盟的庫存清單,其中東海僵盟總部的庫存中,就有好幾朵的旱魃炎。
  當年,魔尊幽魂逆天煉制至尊仙胎蠱,影宗、僵盟暴露身份。魔尊幽魂失敗之后,東海僵盟被抽調了力量,幾乎成了空巢,被東海正道聯手順利剿滅。
  看地理位置,蘇家是最接近東海僵盟總部的超級勢力之一。除他之外,還有青岳家、宋家和華家。
  旱魃炎之后,又一位東海蠱仙走上了臺。
  他走的小心翼翼,時不時要看一眼氣海老祖。但方源沒有反應,雙眼微閉,云淡風輕。
  這位東海蠱仙便稍稍放下心,吐出一口濁氣,用嘶啞的聲音道:“我這次來,是要換仙蠱。”
  說著,他把手掌展開,露出里面的一只仙蠱。
  頓時,一股血腥氣彌漫開來,場中群仙的心頭不由地快跳了幾下。
  這可是大宴開席以來,出現的第一筆仙蠱交易!
  眾仙皆注目望去,只見這蠱宛若瓢蟲,小而精致,瓢蟲甲殼一片鮮紅透亮,肚腹、頭部漆黑如鐵。仔細傾聽,似乎能從瓢蟲體內聽到咚咚咚的心跳聲。這種心跳聲剛聽入耳中,十分微弱,但若是一直傾聽下去,心跳聲就會越來越響,越來越大,和蠱仙心臟跳動的節拍相互呼應,進而影響到蠱仙的心跳。
  眾仙不免驚異,場中一些六轉蠱仙修為薄弱一些的,有的悶哼一聲,有的臉色蒼白,顯然是中了招。
  “這是什么仙蠱?連蠱仙都要受傷,凡人根本無法接近它。”
  “很明顯是血道仙蠱啊。”
  “這個溺水翁好大的膽子,居然在氣海大宴上公然推售血道仙蠱,不怕氣海老祖和東海正道當場出手嗎?”
  “溺水翁本來就是魔仙,東海誰人不知?老祖并未規定魔道蠱仙可以上臺,他居然堂而皇之地走上去了。”
  群仙議論紛紛,正道蠱仙們的臉色都不好看,溺水翁殺人無算,此刻卻也忐忑不安。
  他專修水道,但卻克制尋常水道蠱仙,溺殺凡人無數,甚至還對正道的許多蠱仙下過毒手,可謂殺孽纏身,兇案累累。
  至今,他還受到東海五家超級勢力的聯合通緝。
  若是尋常時刻,場中的正道蠱仙早已對他群起而攻,但眼下是氣海大宴,是氣海老祖的場子,誰敢不給氣海老祖面子?
  究竟對溺水翁如何處置,幾乎所有蠱仙都看向方源。
  方源仍舊老神在在,似乎在假寐一樣,一言不發,仍舊悠然從容。
  群仙看了方源一會,漸漸琢磨出了味來。看樣子,氣海老祖是不會出手的。
  溺水翁心中振奮,這把算是賭對了!他膽量甚大,若非如此,怎會和東海正道作對?同時,他也心細如發,并未盲目冒險。
  “既然老祖能夠允許我入席,那就證明他不打算對付我。若是他要對付我,見面的時候就直接出手,不就好了?這等人物,高高在上,怎可能和我這樣的小人物為難呢?”
  抱著這樣的想法,溺水翁再次開口:“這是心血仙蠱,高達七轉,我從海底地溝中捕捉而來,誰來和我換?”
  沉寂了一下后,許多蠱仙紛紛開價。
  當中并無一位正道。
  血道因氣海老祖而開創、興盛一時,但隨后就被五域正道聯手打壓、封鎖。血海老祖極有能耐,竟然在五域范圍內廣設血道傳承,導致血道一直流傳,就連各大正道勢力都一直在偷偷的研究。
  仙蠱的交易,只能是以蠱換蠱。
  并不存在競價,只看溺水翁看中哪種仙蠱。
  場中愿意交換的蠱仙并不少,很多人都拿出水道仙蠱來換。東海水道最盛,水道仙蠱的規模也是五域第一。
  這只心血仙蠱一看就是威力不凡,或許戰斗中突然祭出,能收到良效。
  正常情況下,蠱仙不能兼修,因為道痕互斥。但東海修行血道的蠱仙還不少,大部分是主修,有數位都是七轉,少數六轉,也有兼修的。
  看到這一幕,東海正道的蠱仙們臉色更不好看了。
  東海的隱修很多,沒想到一只心血仙蠱令這么多的血道蠱仙現身。
  方源卻無意外。
  在他前世五百年記憶中,血道的生命力非常頑強,五域合并后,血道蠱仙的數量就一路不斷上漲。到了五域亂戰時期,血道更是大行其道,根本無法禁止。
  方源五百年前世,也是其中的一員。
  “這只心血仙蠱可以爭取一下。宋紫星的傳承中,有一招心血來潮,用心血仙蠱充當核心,最為恰當。”
  方源心中念頭一起,那邊的張陰頓時開口:“這只心血仙蠱我要了,我這里也有數只七轉水道仙蠱,任你挑選。另外,我還承諾欠你一個人情。”
  這還是頭一個八轉蠱仙下場角逐,此言一出,場中頓時安靜了下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