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872 大宴終欲入龍鯨

東海。
  嘩嘩嘩!
  水浪湍急,擊打在小島上的礁石,炸裂成無數的白沫。
  惡風呼嘯,天氣陰沉。
  這座無人的小島,在偌大的東海中極不起眼,但此刻卻潛藏著四位蠱仙。
  四位蠱仙人人帶傷,其中一位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余下三位各自盤坐在地上,加緊療傷。
  片刻后,忽然一人劇烈咳嗽,吐出大口大口的鮮血。
  “大人!”還有神智的另外兩仙連忙停止療傷,關切地圍攏上去。
  咳嗽吐血的便是廟明神。
  這位蠱仙專修宇道,七轉修為,在東海散仙當中非常有名,人脈很廣,影響頗大。
  他本身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容貌中上,五官較為普通,唯有寬闊鼻翼,讓人印象比較深刻。
  單論面貌,此人毫不出眾。但他頗有雄心壯志,擅長屈己待人,可說是富有人格魅力。東海中的三位散仙花蝶女仙、蜂將、鬼七爺都以廟明神馬首是瞻,四人形成一個十分牢固的小團體。
  但現在,他們當中的鬼七爺卻是昏迷不醒,渾身上下的皮膚泛出劇毒紫色,情況岌岌可危。
  廟明神擦了擦口中的血跡,臉色蒼白,勉強出聲道:“我的傷勢……咳咳……無關緊要!關鍵是老鬼的情況。”
  “是啊,鬼七爺這次可是中了冰毒海星的刺,這種劇毒我們根本就解不了啊。”花蝶女仙滿臉憂愁。
  蜂將面色如冰:“冰毒海星的毒刺雖然刁鉆,但我聽聞蘇晨、九月仙子都能夠救治。”
  廟明神搖頭,嘆息:“九月仙子和任修平關系隱秘,我卻早已知曉。蘇晨如今正在參加氣海大宴,我們更不能前去暴露身份和秘密。老鬼的傷,我們只有依靠自己了。我打算用宙極根來換取閻黃水,有了這種水就能洗掉冰刺海星的毒了。”
  “大人……”花蝶女仙、蜂將俱都動容。
  廟明神哈哈一笑:“區區一塊八轉仙材,能挽救老鬼性命,那是值當無比的事情。說起來,我們可是還要感謝方源這個魔頭,若非他這一次大敗天庭,天庭也不會在寶黃天如此瘋狂地收購宙道仙材了。”
  花蝶女仙點頭,感嘆道:“是啊,方源這個魔頭竟然得到了一份紅蓮真傳,能夠操控石蓮島。天庭這一次跟頭是栽大了,損失太過慘重!”
  蜂將有些擔憂地道:“方源這個魔頭太過狡詐,天庭原本就拿他沒有辦法。如今方源又得到了紅蓮真傳,真的是勢大了。若不加遏制,方源必將越發恐怖,對全天下都造成威脅。”
  花蝶女仙笑道:“阿蜂,你未免太過杞人憂天。方源這等人物高來高去,豈是我們這等人物能夠媲美的。天下那么大,我們能碰到他?天塌了,自有個高的頂著。天庭絕不會放過他的,我們只需要看戲就好了。”
  這一次,方源利用石蓮島坑慘了天庭,自然也不會放過如此絕佳的機會,再一次將天庭慘敗的影像掛在寶黃天中,任憑全天下的蠱仙參觀。
  如此一來,方源名氣、聲威又暴漲無數,天庭聲威再一次被狠狠打擊。
  花蝶女仙、蜂將等人知曉這些,也在情理之中。
  只不過他們卻不知道,早年方源偽裝成楚瀛,早就接觸過他們,救過他們的性命,方源就在他們的身邊。
  廟明神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他是一個有野心,不甘于平淡的人。
  若非如此,他也不會屈己待人,結交眾多蠱仙,將蜂將、花蝶女仙、鬼七爺團結在自己的身邊。
  作為一個有野心的蠱仙,他對于方源的崛起和強盛是懷著復雜的情緒的。
  方源崛起的太快了,一百年都沒有,他就從一個凡人蠱師,成長為了七轉蠱仙。
  而廟明神自己用了多久?
  數百年的歲月!
  就在這一百年都不到的時間里,廟明神眼睜睜地看著方源崛起,仿佛是看一場大戲。
  戲中的主角卻不是他。
  雖然他自認為修為上,和方源同是七轉,但方源卻已是能掌控八轉仙蠱屋,操縱石蓮島,對天庭下毒手了。
  自己呢?
  廟明神看看自己,自己真是落魄啊!
  此刻身懷重傷不說,鬼七爺也瀕臨死亡,蜂將、花蝶女仙也是帶傷。而造成這一切的,他的大敵任修平定然在外瘋狂地搜尋他們。
  真的是內外交困。
  在這一刻,廟明神甚至有些懷疑:自己這些年的打拼,屈己待人去結交人脈,籠絡身邊三仙,是不是做錯了?若不是做錯了,為何自己會落到這步田地?
  他旋即又想到了氣海老祖。
  氣海老祖舉辦氣海大宴,宴請整個東海的蠱仙,名氣太大,廟明神早就耳聞,并且還想過要去參加。可惜如今被任修平暗算,只能潛藏自己,白白錯過了這個好機會。
  廟明神對氣海老祖是很欽佩,以及羨慕的。
  “若是自己也學氣海老祖,一味隱修,是否進步會更多一些,也不會遭受任修平這等人的毒手了?”
  廟明神微微咬牙,旋即就打消了這個動搖自己斗志的念頭。
  他吐出一口濁氣,對蜂將、花蝶女仙徐徐道:“方源是命好,背后有著數位尊者的影子,修行資源不缺,本身又是天外之魔,掌握春秋蟬。”
  頓了一頓,又道:“他離我們還太遠,我們先救醒老鬼,然后迅速離開這里。”
  蜂將、花蝶女仙點頭稱是。
  廟明神當即神念溝通寶黃天,利用宙極根換了閻黃水。
  整個交易過程非常順利,并無意外發生。
  上一世,天庭不僅霸占了光陰長河,牢牢遏制方源探尋石蓮島,同時還和南疆正道聯手,在寶黃天中排擠方源,阻擊他的各種生意,并且全力收購宙道仙材。
  而這一世,天庭的處境可就糟糕多了。雖然仍舊和南疆正道聯手,遏制方源在寶黃天中的各種買賣,但是光陰長河失陷,大敗虧輸,需要搶煉許多宙道仙蠱,更關鍵的是要防備方源搶煉。
  所以這一世,哪怕天庭宙道資源的庫存不缺,在寶黃天中收購宙道仙材的力度也變得更加強大。
  廟明神交易而得的閻黃水,比上一世還要多一些。
  當然,這些他是不知道的。
  接下來,廟明神便用閻黃水洗滌鬼七爺全身。
  這當中還需要把持程度,畢竟這種閻黃水對于不設防的蠱仙肉身也會有相當的腐蝕。
  鬼七爺全身的毒性被洗滌一空,悠悠醒轉開來,謝過廟明神。
  廟明神又一番言語,把鬼七爺感動得眼眶泛紅。
  四人終有了喘息之機,便開始思考破局之法,怎么對付外面那個天殺的任修平!
  單靠四人本身,定然不行。
  那任修平本身就是奴道高手,單憑自身就可以一敵眾,這次暗算他們四人,還有其他蠱仙幫手。因此任修平那一方,比廟明神這里還要人多勢眾一些。
  鬼七爺沉思片刻道:“任修平那老賊之所以暗算,對我們下手,無非是大人手中掌握著蒼藍龍鯨的進入之法,關乎一道樂土真傳的線索。眼下我們只有借此秘密,廣邀同道,先任修平一步,前去探尋樂土真傳。若是晚一步,讓任修平將這個秘密泄露出去,那我們不僅會失去先機,更會淪為東海蠱仙的眾矢之的!”
  廟明神點頭稱是。
  雖然不愿意,但眼下只有這個方法了。
  有關蒼藍龍鯨的秘密,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可惜任修平那邊算計廟明神,恐怕再過一段時間就會走漏風聲。
  依照鬼七爺的方法,廟明神一方不僅能團結到一批蠱仙好手,力量大增,抗衡任修平,保護自己身家性命,而且還能進一步探索蒼藍龍鯨,若是獲得什么提升,自然是好事。
  這個情況下,也只有分薄一些自己將來可能得到的利益,讓這個秘密與更多人共享了。
  和上一世一樣,廟明神四仙一番商量之后,敲定了當中人選,其中就有楚瀛。
  方源接到邀請信的時候,他還在召開著氣海大宴。
  這段時間又有一些東海有名的蠱仙前來參宴。
  比如厄海的龍首龜仙人。
  各種人物輪番亮相,令方源對東海的局勢又增添一份新的了解。席上君神光亦是在收集情報。事實上,北原、西漠、南疆定然也有耳目,潛藏其中,這是不用說的事!
  方源的氣海大宴,雖然才是第一次召開,卻已經影響超凡,令五域蠱仙都為之矚目掛懷。
  東海的修行資源真的太豐富了,期間又有不少蠱仙公開交易仙蠱。
  交易每成功一次,也就意味著東海蠱仙界實力上漲一分,君神光等人的心頭就沉重一分。
  這些仙蠱、仙材,方源若是有意,就讓張陰等龍將代替自己出手。
  他本人則是打定主意,絕不出手,仿佛是一個背景。
  但就是這個背景,讓人從始至終都無法忽視。
  “時候差不多了,氣海大宴就到這里罷。”方源開口道。
  眾仙大感詫異,又有些莫名其妙,怎么忽然間就要結束了?
  方源便溫和的微笑:“交易綿綿不絕,要開到什么時候?諸位仙友大多都有要務在身,老夫羈留諸位,卻是大大不美。我舉辦這場大宴,本是方便東海同道,也為結識各路英豪。事已至此,已是圓滿了。”
  實則是自己有事要辦了,你們這些人從哪里來的,就打哪里去罷。別礙著我了。
  方源口中說的很客氣,東海眾仙就算有人不滿,也不敢頂撞這位東海第一人。
  群仙紛紛起身,和方源告別。
  宋啟元等人率先離去,他們身為一方勢力首領,的確是要務纏身,廣闊的領地需要他們鎮守。方源一番話可謂說到他們心底里去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