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蠱真人874 入竅

“他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花蝶女仙低呼,渾身冰冷。
  “若非周圍環境險惡,令我察覺到了細微異象,我絕不會發現這些人的蹤跡。快走!”曾落子催促道,神色惶急。
  “我們之間有內鬼!分頭走!”廟明神面色鐵青,已經是明白過來。他目光如電,狠狠掃過土頭馱、童畫、曾落子,尤其在方源的身上停頓了一下。
  顯然,他最懷疑的就是這位楚瀛,因為他還未能真傳探查清楚他的底細。
  “哈哈哈,本來還想一路跟隨你們找到蒼藍龍鯨。既然被識破,那你們一個都逃不了。”沈從聲說話間,手指彈動,咚咚咚幾聲音波迅速擴散,追上廟明神等人。
  廟明神一群蠱仙被音波籠罩,速度驟然暴降。
  噓——!
  沈從聲在海底吹起一道長長的口哨。
  花蝶女仙驚呼一聲,身上被捆上了無數音波絲線,被沈從聲一把拽了過去。
  “小蝶!”蜂將見到,睚眥欲裂,奮不顧身回援,奈何實力低微,也被沈從聲俘虜。
  沈從聲修為高達八轉,一身音道手段十分出眾。上一世他在藏龍窟中,甚至能俘虜活擒了八轉蠱仙悲風老人。當下擒拿住花蝶女仙、蜂將這樣的小角色,自然不在話下。
  “你們走!”蜂將怒吼。
  但旋即就被沈從聲一把掐住脖子,當場昏迷過去。
  他冷哼一聲:“動手。”
  身邊的沈家蠱仙,以及任修平早已找準目標,分別出手。
  他們跟蹤在后多時,顯然早就相互商量好,分配好了對手。因此這一次出手,不僅井然有序,而且互有呼應。
  向方源出手的是沈家蠱仙沈潭,中規中矩的水道蠱仙。
  他發出一道水環,水缸大小,就要罩在方源頭上。
  方源不愿出手,忽然化作一條小海馬,只有巴掌大小,嗖的一下躥出去,行動如電。
  沈潭撲了個空,驚疑了一下,又連連出手,劃出三道水環,分別出現在方源的前方。
  方源又化作游魚,左彎右繞,靈活至極,將這三道水環躲閃開來。
  沈潭臉色頓時不好,呼喚旁邊的任修平:“還請任仙友助我一手。”
  任修平對準童畫出手,乃是操縱的兩頭惡鯊。聽到沈潭的話,他立即點頭:“好說。”
  糾纏童畫的一頭惡鯊,立即掉轉槍頭,朝方源撞去。
  方源閃電般掃視周圍,發現自己若是過了這個障礙,就要成為沖在最前頭的人。
  他便緩了一緩,裝作被惡鯊攔截的樣子。
  被這么一耽擱,沈潭大笑一聲,操縱著四道水環,將方源堵住:“看你還往哪里跑?”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堵截的是誰,若是知道是楚瀛的真正身份,恐怕早就渾身發顫了。
  方源裝作困獸游斗的樣子,耐心打量同伙。
  土頭馱已是被攔截住,他身為土道,本身速度就不怎么樣,在海底更是吃虧太多。
  童畫則被任修平的兩頭惡鯊糾纏。
  曾落子在海底宛若白色幽魂,左右折饒,和沈家的沈泣競速,暫列前頭。
  鬼老七和廟明神同行,將沈家兩位蠱仙追近,忽然大吼一聲:“大人快走,我來擋住他們。”
  他猛地停下,對準身后雙掌一推。
  砰的一聲悶響,大片的漆黑濃霧迅速擴散。
  沈家兩位蠱仙速度太快,一頭扎進濃霧當中,消失無蹤。
  “老鬼,保重!”廟明神心知情勢嚴重,雙眼含淚,陡然向上飛沖。
  沈從聲徹底將蜂將、花蝶女仙鎮壓,見此冷笑一聲:“哪里走?”
  說著,數道無形音波閃電般追上廟明神。
  廟明神汗毛頓時豎起,心中警鐘狂鳴,目光如電爆閃,大吼一聲,關鍵時刻施展出宇道殺招。
  他身形陡然消失,隨后出現在前方百步之外。下一秒,又陡然消失,再出現時,距離方源等人又多了一百步。
  如此閃爍不定,廟明神成功逃脫,沖出了海面。
  沈從聲輕咦一聲,感到意外。
  他這手段乃是貨真價實的八轉,廟明神居然硬生生逃了出去,的確了得。
  廟明神是最關鍵的人物,沈從聲當即也顧不得將花蝶女仙、蜂將塞入仙竅,直接甩到其他人手中,飛射而出,追趕廟明神。
  廟明神沖出海面,已是滿頭冷汗。
  “我這逃生手段平時一閃,就能閃爍百里之外。在沈從聲面前,卻只能閃爍百步之遠。這便是八轉蠱仙的威能嗎?”
  后方忽然蓬的一聲,海面破碎,射出沈從聲來。
  廟明神身心猛震,瞬間速度驟降,已是在剎那間再中沈從聲的殺招。
  眼看著自己就要被俘,廟明神極力掙扎,心中卻是越來越絕望。
  就在這時,忽然一聲尖銳的鳴叫。
  一頭太古雷凰電射而來,撲向沈從聲。
  太古雷凰來勢兇猛,惡風撲面,沈從聲神色微變,不敢托大,只好暫時放過廟明神,抵擋太古雷凰。
  轟的一聲,太古雷凰將沈從聲直接撞進海里,掀起爆炸般的碎浪。
  廟明神趁機身形再閃,再次逃出生天,渾身已經是被冷汗打濕。
  這個時候,他才有了余暇來觀察周圍。
  只見這片海面上空,颶風狂卷,閃電如林,雷聲陣陣,陰云如城。
  大海癲狂,掀動驚濤駭浪,一道道巨浪簡直是要遮天蔽地,每一道足有百丈之高。
  大量的飛鳥、惡鷹在電閃雷鳴中尖嘯盤旋,相互搏斗廝殺。
  漆黑的陰云中,魅藍電影時時閃現,被太古荒獸雷凰追逐獵食。
  情勢何其險惡!
  “我到底是來到了什么地方?!”廟明神倒抽一口冷氣。
  “追上他們!”就在這時,身后又傳來沈潭氣急敗壞的聲音。
  原來就在剛剛,沈潭接過沈從聲向他拋來的兩具俘虜,方源趁機出手,不僅將四道水環擊破,而且還幫助他人一手。
  童畫、曾落子、方源分別鉆出海面,飛上高空。
  “休走!”沈潭、沈泣以及任修平,緊追上來。
  與此同時,天空中劃過一片雷電,向群仙罩去。
  眾仙連忙出手抵擋。
  又有一群惡鷹盤旋撲下,打散了人群,場面一片混亂。
  “都給我滾!”下一刻,海底深處猛地震蕩出洶涌的音浪。
  音浪中沈從聲暴射出來,剎那間從海水里攀升至高空,他雙手一劃,兩道半透明的音波,宛若兩柄利刃,一左一右環繞戰場而來。
  仙道殺招——長空音刃!
  音刃過處,不管惡鷹,還是閃電,都被切分兩截,即便是太古雷凰也受創后退。
  音刃繞過童畫,迅速穿過曾落子的脖子。
  曾落子雙目瞪圓,立即人頭落地。
  音刃又追上方源。
  方源暗嘆一聲,陡然方向一轉,速度猛地爆發,直接投向最近的一頭太古雷凰。
  下一刻,他渾身上下都被電成焦炭,當場陣亡。
  沈從聲看都不看方源的尸體一眼,再次向廟明神撲去……
  蒼藍龍鯨樂土。
  接引島。
  方源睜開雙眼,迅速蘇醒。
  “果然是來到了這里。”他站起身來,打量周圍。
  藍海白浪,金黃色的沙灘,風和日麗,一片安靜祥和。
  “嗯?”方源看到了曾落子。
  他明明被沈從聲的音道殺招殺死,人頭落地了。但現在卻是躺在不遠處的沙灘上,氣息平穩,沉睡不醒,脖子上人頭安在。
  “果然。”方源卻無多少意外,“幻境早已開始,在那當中,不管是被誰殺死,都不會真正的死亡。”
  方源是被太古雷凰電死的,被接引到了這里。曾落子是被沈從聲殺死的,也同樣被接引到了這里來。
  樂土仙尊在中洲留下的輪回戰場,也有相同的性質。中洲十大古派霸占那里,派遣蠱仙在里面交手。不管被誰殺死,都不會真正丟了性命,頂多是死亡次數多了,承受一些傷勢。
  所以,方才方源一直都沒有出手。即便斬殺了沈從聲,他也不會死亡,反而是提前將他送進來,還平白無故地令自己暴露了身份。
  方源信手一揮,一道氣刃斬向曾落子。
  曾落子毫無防備,眼看著就要被氣刃斬殺,結果氣刃在斬中他的那一刻瞬間消失。
  方源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當沈從聲艱難地睜開雙眼,在他的視野還模糊一片的時候,耳畔就傳來驚喜的叫聲:“太上大長老,您終于醒了!”
  然后,他視野清晰起來,看到了沈潭、沈泣等人,還有任修平、廟明神、花蝶、蜂將、童畫等人,正緊張對峙著。
  “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么!”沈從聲身心一震,不免恍惚。
  他身為八轉蠱仙,自然是在幻境中堅持最久的人,所以也是最后一個被接引進來。
  “太上大長老,這恐怕是樂土仙尊的手筆了,就像是中洲的輪回戰場一樣。”沈潭說道。
  沈從聲勉強鎮定下來,點點頭:“的確像是樂土仙尊的行事風格。”
  下一刻,他目光如電,盯住廟明神等人,一針見血地問道:“你們醒來多久了?”
  “我們也是剛剛蘇醒不久。”沈泣答道。
  沈從聲點點頭,他看了看廟明神、花蝶女仙、蜂將,又看看曾落子。
  這些人不是被他俘虜,就是被他殺死,結果都活得好好的。樂土仙尊的手段真是深不可測!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