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6)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6)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6)     

蠱真人875 楚瀛人呢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沈從聲說著,再度向廟明神下手。
  結果殺招雖然催動起來,卻無故神秘消失,沈從聲悶哼一聲,鼻孔頓時流血,承受下殺招反噬的傷害。
  “太上大長老,且慢動手,這里似乎禁止彼此出手爭斗。懷著拼殺的目的,不管是催動殺招還是蠱蟲,都會失敗。但若是治療自身,卻不受阻礙。”沈潭道。
  “你怎么不早說?”沈從聲雙眼一瞪。
  沈潭委屈,心道:“還不是你動手太快?”
  這話當然是不能說的,沈潭只好低頭認錯。
  廟明神等人卻是大大松了一口氣。
  他們也在默默療傷。
  剛剛蘇醒時,他們看到身邊有沈家蠱仙,想也不想就立即出手,所以也受到了不少反噬。
  沈潭等人同樣好不到哪里去。
  不過,那個時候,沈從聲還未蘇醒,誰也不知道八轉蠱仙會不會仍舊受到限制。
  “看來縱然是八轉蠱仙,也不能違逆樂土仙尊的布置。”廟明神吐出一口濁氣,見到沈從聲出手失敗,他算是徹底放下心來。
  至少暫時他們是安全的。
  沈從聲聽到言外之意,眼中精芒一閃:“看來這就是蒼藍龍鯨的仙竅世界了。”
  廟明神既不肯定也不否認。
  他身旁的鬼老七則是盯著童畫,怒喝道:“童畫!你竟然背叛我們!”
  童畫低頭不語,面露慚愧之色。
  她此時和任修平站在一起。
  廟明神一行人中的內鬼就是她。
  之前沈從聲催發殺招,特意繞過她的一幕,被很多人看在眼里。
  在那一刻,她的身份已經曝光了。
  花蝶女仙面色冰冷:“童畫仙子,枉我家大人如此信任你,你渡劫之后重建仙竅,他都為出力為你張羅。幫了你不少的忙吧,這一次更是邀請你共探蒼藍龍鯨,你居然做出這種事情,恩將仇報!你為什么背叛我們?你的良心何在?”
  童畫欲言又止,撇過臉去,不再看向廟明神等人。
  反倒是廟明神嘆息,攔住花蝶女仙繼續發難:“恐怕童畫仙子是有難言之隱,也罷,人各有志。”
  童畫的目光狠狠地波動了一下。
  “大人……你就是心腸太好了。這種人怎么可以姑息?”花蝶女仙跺腳。
  任修平得意地冷笑起來,策反童畫正是他的杰作:“廟明神,你最好要搞清楚當下的情勢,到底是誰強誰弱!童畫是良禽擇木而棲,你們若是投降,奉上一切情報,我們興許還能繞過你們。”
  花蝶女仙心中氣憤難平,這本來是他們的機緣,但卻被這些人搶奪威脅,當即大翻白眼,怪叫道:“我好怕呀,快對我攻擊啊,我怕得渾身都在發抖吶。”
  沈從聲神色冰冷。
  任修平瞇起雙眼,笑聲更加陰冷幾分:“小丫頭片子牙尖嘴利。你們以為樂土仙尊的手段能護你們一輩子?出了這里,回到東海,你們誰人會是沈從聲大人的對手?就算是在這里,難道樂土仙尊的布置真的就完美無缺,沒有漏洞嗎?”
  花蝶女仙神情頓滯。
  廟明神等人亦是臉色凝重,尤其是曾落子,看向沈從聲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懼怕。畢竟他是被沈從聲一招殺死的。
  “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我們走!”廟明神不愿做口舌之爭,率先轉身,離開這片沙灘。
  “此人能探尋到蒼藍龍鯨的奧妙,知道的肯定比我們多。我們跟上!”沈從聲迅速下令。
  既然暫時不能出手,那就緊跟著廟明神等人,這準不會錯。
  兩伙人一前一后,在沉默中向前走著。
  很快,他們就走出沙灘,來到一片茂密的林地之中。
  “這里的樹有點奇怪,每一個樹葉中間都有一個心形的空白呢。”花蝶女仙疑惑地道。
  “嗯,樹是普通的樹而已。”蜂將查看了一下后,伸出手撫摸了一下樹干。
  砰的一聲悶響,被他撫摸的整棵樹直接倒塌下來,碎成一堆堆的木粉。
  “怎么回事?”群仙察覺到動靜,迅速圍攏上來。
  “這不是普通的樹,是七轉仙植云梯木。”沈從聲看了看,凝聲道。
  他們也趕了過來。
  看到這位八轉蠱仙就站在自己身邊,廟明神等人心頭一緊,但又緩緩放松下來。
  鬼七爺冷笑,傲然道:“沈老怪欺負我們不懂嗎?云梯木我恰巧也知道,此木擁有濃郁的木道、云道道痕。每百年生長十寸,十寸為一梯。這怎么可能是云梯木?這樣高的樹,若是云梯木至少得有百梯以上。也就是說樹齡至少要上萬年,上萬年的云梯木?呵呵呵。”
  但沈從聲面色一片平靜:“這就是云梯木。你只知其一未知其二,云梯木乃是七轉仙材,但上萬年齡的云梯木的樹葉上,就會生長出八轉仙材登云梯葉心。一旦登云梯葉心被全部拾取,云梯木就會崩潰成一片木渣,淪為普通蠱材。”
  鬼七爺楞了一愣,旋即再度冷笑,手指著前方:“那照你這么一說,這片廣闊的密林,都是上萬年齡的云梯木了?呵呵,太可笑了。”
  沈從聲點頭:“云梯木的確很罕見,這片密林當然不全是這種奇珍異木。但至少這一株,應當就是云梯木!”
  沈從聲很肯定,鬼七爺則堅持己見,手指著附近一株完好的樹:“那依著沈從聲大人的意思,那么這一株,這一株,哦還有那一株,都是上萬年齡的云梯木了。哈哈,你們看,它們的樹葉上都有心形的空白呢。這么多的云梯木,代表多少八轉仙材云梯葉心呢?這種所謂的八轉仙材,未免太多了點吧?和農家田地里的大白菜,又有什么區別呢?”
  群仙的目光都集中在沈從聲的臉上,沈從聲臉色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在這個小島上,種種偵查手段并不好使,但他已漸漸查探清楚周圍。
  他疾走幾步,一一拍打樹干,一株株云梯木被稍稍接觸,就崩潰成木粉碎渣。
  沈從聲暗吸一口涼氣,對下屬道:“這些都是云梯木,但它們葉片上所有的登云梯葉心都被取走了。這是八轉仙材,價值很高,快看看還有無漏網之魚!”
  沈家蠱仙自然信任沈從聲,任修平、童畫就算將信將疑,也礙于顏面,只得遵從吩咐,四散開來。
  結果一株株的云梯木被拍散,眾仙死活找不到一片登云梯葉心。
  整片密林,都是云梯木組成的,但已經沒有一株活樹了。
  就算是沈從聲走出這片死樹密林,心里也不由地懷疑起來:這些真的都是云梯木嗎?如果真的是,未免數量太多了點吧?
  群仙走出樹林,就看到一片黃土大地,風一吹,塵土飛揚。
  荒蕪之地。
  這是眾人第一眼印象。
  “空氣中好像飄散著清風草莖的氣息。”沈從聲卻嗅了嗅鼻子,蹲在地上,扒開塵土,塵土中露出一個個的小洞。
  沈從聲神色微變。
  這一次,曾落子也辨認出了蹊蹺之處,他低呼道:“這里曾經恐怕栽滿了清風草莖,我聞過清風草莖的清新草香,就是這個味道。這里的一個個圓洞,大如拳頭,洞壁圓潤整潔,就是清風草莖特有的根系駐扎的效果。”
  廟明神驚訝:“清風草莖乃是七轉仙材,照這么說的話,這里圓洞遍地,曾經是有一片清風草莖的草原了?”
  “雖然有些匪夷所思,但別忘了,我們可是在蒼藍龍鯨之中呢。這里可是樂土真傳的所在啊!”花蝶女仙一番話像是一塊巨石,砸落在群仙的心湖中。
  沈從聲眉頭緊皺,忽然看向廟明神,問道:“你們一伙人里,怎么少了一個面孔?”
  廟明神一驚,難怪自己剛剛感覺有點不對勁,被這么一提醒,徹底恍然——是啊,是少了一個人。
  “楚瀛不在!”蜂將沉聲道。
  “他到哪里去了?”
  “說起來,他也死得挺快,早該被接引過來了啊。”
  “莫不是提前蘇醒,還將這里的仙材都搜羅一空了?”
  群仙都是精明人物,之前因為相互對峙,氣氛緊張,又緊接著探索小島,沒有細想。
  這一討論,頓時大家都焦急起來。
  沈從聲也不顧再跟著廟明神了,當即往前疾走。
  廟明神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群仙很快就來到一個大坑前。
  這個坑洞方圓十多里,深達數十丈,坑洞里有些碎屑。
  土頭馱拾取這些碎屑,定睛一瞧,頓時大吼出聲:“我的天!這是七轉仙材雄雞鐵啊。被哪個王八蛋都挖走了,只留下這些碎屑?”
  土頭馱瞪大雙眼,哇哇大叫。
  “雄雞鐵必定是露天鐵礦。雄雞一唱天下白,這么一大片的雄雞鐵,風一吹,便會震蕩鳴響,逐漸產生八轉仙材天下白雪鐵!”沈從聲的聲音透著一股冷酷,“我們得快點找到那個楚瀛了。”
  群仙都焦急起來。
  眼前的一筆筆仙材,很有可能是被楚瀛挖去了,
  他們必須找到他!
  他們迅速四散開來,口中呼喚,始終沒有發現方源的半個身影,卻只是看到了一個個坑洞,干涸的河道,大量花草樹木被直接拔走的痕跡。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