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877 一起來分析楚瀛

任務完成,沈從聲默念幾聲回歸,便又傳送回到了接引島。
  功德碑就在他的身邊。
  他查看了一下碑面,在功德排行榜單上,果然見到了自己的名字:沈從聲,九功德。
  沈從聲眉頭微蹙。
  完成一次任務,竟然只有九點的功德?
  這個報酬太少,出乎沈從聲的意料。
  “按照這種進展,豈不是在我來之前,那個楚瀛已經接取了十個左右的任務了?”想到這里,沈從聲眉頭皺得更緊了。
  他再看看那些獎勵,心都有點涼了。
  那些他看得上眼的仙蠱、仙材,任何一份功德都要過萬啊!
  “還有一點,仙蠱唯一,若是讓別人搶先兌換了出去,我自然就沒有機會了。”
  “如今楚瀛領先這么多,得加快步伐,追上他才是!”
  沈從聲身為八轉,都產生了一股緊迫感,其他人就更是如此了。
  “大長老。”沈潭走過來,迎接沈從聲。他雖然早些時候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但并沒有急著去完成第二個,而是選擇在碑下等待。
  事實上,群仙在第一次傳送之前,都約定好了,完成任務后相互交流。
  沈從聲、沈潭、沈泣、沈笑、沈奈何、任修平、童畫是一伙,廟明神、蜂將、花蝶女仙、鬼七爺、土頭馱、曾落子是第二伙人馬。
  兩方可謂涇渭分明。
  很明顯,沈從聲一伙人要強勢得太多。但在樂土這樣的特殊環境,他們不方便對廟明神等人下手,只得看著他們在另一邊團結一致。
  “天無絕人之路!諸位,眼下就是絕世仙緣,只有抓住了,將來面對沈從聲,才有更多的一絲可能。我們要一起努力,只有緊密團結,才能有希望。否則靠我們單打獨斗,絕無生機。”廟明神鼓舞周圍的蠱仙。
  曾落子、土頭馱等人點頭稱是。他們的壓力遠比沈從聲要大,因此完成任務,拔升實力的心情更加急迫。
  就算在龍鯨樂土是安全的,但三百天后他們傳送出去,就得面對沈從聲了。
  “說說看,你們各自有什么發現?”廟明神開口。
  眾人一五一十地都說出自己的成果,沒有絲毫的隱瞞,更帶有自己的許多猜測。
  每個人的發現都和沈從聲的差不多,廟明神最后總結道:“樂土對我們的限制,其實可以看成是對我們的一種保護,至少暫時沈從聲是無法向我們下毒手的。”
  “我們所有人完成任務后,獲得的功德,最多只是九,不超過十。看來每一個任務的報酬,都在一到十之間了。”
  “但我有一種感覺,這座功德碑會在將來出現更多的變化。”
  曾落子、土頭馱相互對視一眼,曾落子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廟兄,你既然能感應到蒼藍龍鯨的準確位置,再將我們帶回來。難道這里對你是完全陌生的么?”
  廟明神苦笑:“曾兄、土兄,若我說我能感應到蒼藍龍鯨的位置,也不知道是為什么,你們會信嗎?數年前,關于蒼藍龍鯨的信息就開始莫名其妙地出現在我的腦海中,只是剛開始這些信息非常模糊破碎,直到最近才拼湊成完整,讓我明白原來是蒼藍龍鯨在呼喚我。”
  “若我真的知曉這些布置,掌握什么捷徑,我會不用嗎?等著承受沈從聲的威脅嗎?在外界遭受追殺的時候,我若知道其實是一片幻境,我早就主動尋死了。”
  “二位,這都是我的實話,沒有絲毫欺瞞!”
  曾落子、土頭馱看著廟明神誠摯的神情,均點頭道:“我們信你。”
  鬼七爺忽道:“說起來,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之前在海中遭受追殺,楚瀛眼看著被音刃襲身,他卻是速度暴漲,主動撞上一只太古雷凰,隨后被雷電劈死。”
  “沒錯,我也看到了。”蜂將附和道。
  “主動尋死,實在奇怪,看來楚瀛是真的知道一些內幕的。”土頭馱眼中精芒爆閃。
  之前,方源并不知道,死在沈從聲的手中也會被接引進來。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選擇上一世的死法。
  如此一來,就有了破綻。
  就像之前沈從聲的音刃,主動避開童畫一樣。
  廟明神一伙人發現了楚瀛的破綻,另一邊的沈從聲等人,也是同樣如此。
  “廟明神。”這時,沈潭走在最前面,主動靠近廟明神等人。
  而在沈潭的身后,則是沈從聲、任修平一伙。
  “諸位仙友不必緊張。”沈潭笑道,“我們此次不是來找諸位的麻煩,而是尋求合作的。”
  “合作?你們的臉皮真是夠厚的。”
  “之前是誰在追殺我們?”
  蜂將、花蝶女仙語氣不忿。
  廟明神則攔住他倆,看向沈從聲。
  沈從聲微微點頭,淡淡地道:“這正是我的意思。之前的確是我出手,要斬殺你們,但諸位設身處地想一想,換做你們是我,難道你們會放任我離開嗎?”
  “我不是不想殺了你們,但眼下情形如此,那就只有和你們合作了。”
  “我以沈家的名譽保證,就算將來出了這個龍鯨樂土,也不會對你們下毒手,而是放任諸位離開。”
  “而諸位則需要將你們所知的一切情報,都一五一十地告訴我。”
  “沈家的名譽……”廟明神沉吟,他身邊的蠱仙亦都神色微動。
  沈從聲乃是沈家太上大長老,正道人物自然要一言九鼎,如今他是用整個沈家的名譽來擔保,可信度很高。
  當然,最穩妥的方法,還是簽訂盟約。
  在場的曾落子、沈奈何皆是信道七轉蠱仙,但簽訂盟約的手段是用不了的,被這片樂土嚴格限制住了。
  “你們好好考慮一下,這是你們唯一的機會。若是錯過了,將來出了龍鯨樂土,可不要后悔。”沈潭笑著威脅。
  廟明神等人越發沉默。
  功德碑上已經說得明白,他們這些人只會在這里待上三百天,時限一到,就會被傳送出去。到那時,說不定他們就要面對沈從聲了。
  沈從聲的保證,當然很不保險,他完全可以反悔。
  但事關自家生死,廟明神等人當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生還的可能性。
  廟明神忽然一笑,點頭道:“我接受了。我和你們合作,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們。”
  沈從聲也笑起來:“好,識時務者為俊杰。我會放你一命,說吧。”
  廟明神苦笑:“其實也沒有什么好說的。”
  他將之前對土頭馱、曾落子所說的,又講了一遍。
  沈潭大怒:“你說你其實什么都不知道?你騙鬼呢?還是認為我們沈家好糊弄?”
  沈從聲卻是露出思索的神色。
  他覺得:廟明神的話很可能是真的,謊話可以說,但行動往往欺騙不了別人。來這里的一路上,廟明神的種種表現都印在沈從聲的心中。看這個樣子,也不像是對龍鯨樂土有所了解的人。
  鬼七爺插言道:“我們剛剛分析了一遍,卻是覺得楚瀛大有可疑。搞不好,他真的知道一些內幕!”
  群仙眼中精芒爆閃。
  任修平冷笑:“這話還用說嗎?那小子之前就主動尋死,來到這里,又率先蘇醒,把接引島上的仙材都搬空了。再看看功德碑,他的功德已經近百了,呃。”
  任修平聲音一滯。
  就在這個時候,白光一閃,方源再次被傳送回來。
  他任務完成,碑上的功德真正破百,上升到一百零二。
  群仙聚在一團,看著碑下的方源。剛好說到你,你就出現了啊。
  方源也瞥了一眼群仙。喲,氣氛挺好啊!
  方源有些意外,但并不奇怪。
  蠱仙都是萬中挑一的人杰,這些蠱仙自然是心思剔透玲瓏,知道分則有害,合則兩利。只要沈從聲放下架子,廟明神等人又有未來憂慮,勉強合作并不奇怪。
  沈潭笑了笑,主動走過來,接近方源:“楚瀛兄弟。”
  他主動打招呼,態度可比對待廟明神要熱情多了。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方源的價值也明顯要比廟明神要高得多。
  但,還未等他說出招攬的話……
  “滾。”方源看了沈潭一眼,便直接轉身。
  沈潭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旋即眼角開始抽搐,怒氣升騰起來,正要大喝,肩膀卻被一人拍住。
  是沈從聲!
  沈潭立即偃旗息鼓,不敢當場發作,強忍怒氣,瞪著方源。
  “小兄弟。”沈從聲呵呵一笑,“我們是可以合……”
  “滾。”方源一個字,語氣平淡,但又干脆利落地打斷了沈從聲的話。
  全場驚寂。
  沈從聲雙眼微瞪,一時間竟也被罵得愣住了。
  這有多長時間了?從未有人這么罵過他了。
  他可是沈家太上大長老,東海八轉大能,誰敢這么當面罵他?
  就算是平日里和宋啟元這些存在,有什么罅隙齷齪,彼此之間也是保持著風度的。
  但方源就是這么罵了。
  平平淡淡,干干脆脆。
  廟明神等人震驚不已地看著方源的背影。
  “這可是八轉蠱仙,沈家的太上大長老,你要不要這么莽啊!”
  “你現在不服軟,將來三百天后傳送出去了,怎么辦?”
  一時間,眾人也不知道該佩服楚瀛的勇氣,還是恥笑他的愚蠢。
  方源罵完之后,立即消失,卻是再一次接取任務,傳送了出去。
  留下蠱仙們仍舊站著,看著空蕩的功德碑發呆。
  沈從聲忽然輕笑一聲,打破了沉默:“這個楚瀛倒是好膽色。老夫也盼著他出去之后,也能有這樣的膽色了。”
  他臉上笑著,眼眸中卻是閃爍著憤怒的電芒,顯然是動了殺機!
  “廟明神,這個楚瀛究竟是何方人士,在何處落腳安家?”沈潭轉身,喝問道。
  他這樣的態度咄咄逼人,讓鬼七爺等人十分不忿,紛紛怒視。
  廟明神長嘆一聲,攤開雙手:“若我告訴你們,我也不清楚他的來歷,你們相信嗎?”
  “呵呵。”沈潭嘴角抽動,干笑兩聲,臉上神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你騙誰呢?
  你不曉得楚瀛的跟腳,你會邀請他來探尋樂土真傳?
  “楚瀛啊,楚瀛,我已經快要被你害死了。”廟明神心頭苦笑,但也不甘就范,把鍋一甩就甩到任修平的頭上。
  “我之所以信任楚瀛,還不是因為任修平。任兄,你說兩句吧,現在隱瞞下去,還有什么必要嗎?”
  廟明神一句話,頓時又讓群仙的灼熱目光都集中在了任修平的身上。
  任修平心頭一顫,承受著巨大壓力,只得將自己所知的和盤托出。
  群仙這才知道大致原委。
  廟明神又解釋道:“其實我和楚瀛相處的時間也不長,我也只是邀請他參加過一場拍賣會而已。當時,童畫、土頭馱他們也在場的。”
  沈從聲又將詢問的目光轉移到他們倆的身上。
  童畫、土頭馱接連開口,說出自己所知的一切。
  沈從聲聽完一整輪,眉頭大皺。
  情報雖多,但屁用都沒有啊!知道的都已經知道的,不知道的還是不知道。
  無跡可尋,無從下手。
  “楚瀛這個人物,不簡單。”沈從聲心生預感,但仍舊自信,“他始終只是一位七轉變化道蠱仙,絕不是我的對手。”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