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1)     

蠱真人878 再救夏琳

光芒一閃即逝,方源驟然出現在一個小型海島上。
  “又來到這里了。”方源微微一笑。
  他這次接取的任務,就是來到這處海島,要在附近的海里采集地溝黑油。
  這是他上一世探索龍鯨樂土時,接取的第一個任務,最是熟悉不過。
  “這一世的龍鯨樂土,和上一世有著許多變化。”
  “不僅是蒼藍龍鯨出現的位置改變了,參與的蠱仙增多,任務的內容和數量也變了。”
  “我完成了十多個任務,才出現了這個采集黑油的任務。”
  他在上一世,正是靠著這個任務,救下來鮫人少女夏琳,以她為棋子,到鮫人城競選圣女,然后順藤摸瓜,去往悔哭海,最終得到悔蠱的。
  悔蠱一飛到他的手中,尊者手段便瞬間發動,將方源帶回到光陰長河的石蓮島上。正是靠著這一點,方源才在上一世繞過了天庭的阻擊,成功繼承了一份紅蓮真傳。
  但重生之后,方源制定了一個更加優良的計劃。
  在之前的光陰長河大戰中,方源摧毀了天庭的六座仙蠱屋,破滅了鎮河鎖蓮大陣,打殺大量蠱仙,只有九靈仙姑、鳳九歌逃脫。
  作為代價,那座石蓮島也跟著毀了。
  沒有石蓮島,悔蠱上的尊者手段就無從發動。
  這一次,方源是打算好好攻略這片龍鯨樂土,得到悔蠱只是其中一個目標而已。
  整座小島在方源的偵查殺招下無所遁形,毫無秘密可言。
  小島十分平凡普通。小島上的物產并不多,駐扎著一個小漁村,有一口品質并不佳的元泉,村民中有少數蠱師,大部分則是凡人。
  方源并沒有急著進入小漁村,而是直接鉆入海中。
  海水里,有一群織梭海蜘蛛正在捕獵。
  方源繞過之后,繼續深入。
  靠近地溝的時候,他又發現一群齊貝鯊魚在附近逡巡。
  方源實力卓絕,但也不想無故出手,只是隱形匿跡,來到黑油面前。
  黑油乃是仙材,對于蠱師而言很有威脅。一旦沾染上黑油,就會有一些食道道痕刻印在蠱師的身上。
  這對蠱師而言,往往是致命的麻煩。
  一方面,因為異種道痕相互排斥,往往會令采油蠱師實力暴降。食道的采油蠱師實在太少了。
  另一方面,蠱師本身就是肉體凡胎,時間一長,萬難承受住黑油的侵蝕。
  地溝中的黑油相互交錯、糾纏,仿佛是一群怪異的巨蟒。近乎靜止,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它們在海底仍舊是緩緩流動的。
  方源催動手段,所到之處,黑油宛若流水,四處分散開來。
  “我記得好像就在這個位置。”方源分開一團黑油,卻沒有發現上一世的藍鱗鮫女夏琳。
  方源心頭微微一沉。
  或許隨著他的重生,夏琳的際遇也得到了改變,并沒有被困在這里。
  “但更多的可能是在附近。畢竟相比上一世,此刻可是提前了數天呢。”方源想了想,并沒有立即放棄,而是大力催動手段,將附近所有的黑油都分散開來。
  黑油中包含的東西不少,有許多的海獸尸骨,還有礦石等等。藍鱗鮫女夏琳也在其中,已是昏死過去。
  她的面龐和謝晗沫并不相似,但氣質卻是神似,方源眼中閃過一抹復雜的光。
  他輕輕一吹,就有一個氣泡裹住夏琳。
  夏琳得到救治,眼皮滾動了一下,勉強睜開一絲眼縫。然后又昏迷了過去。
  當她真正醒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塊水坑之中。
  天高海闊,晴空朗日。
  幾株大樹的闊葉,投下一片濃密的陰影,像是遮陽傘,罩住她的全身。
  微風撫摸,像是情人溫柔的手,令夏琳感覺到一陣愜意。
  “我不是因為采集黑油,而被吞噬了嗎?”夏琳的記憶漸漸浮現,“對了,我似乎是被人救了。我在黑暗的海底看到了一個模糊的白色身影。”
  身體還是軟綿無力,夏琳勉強撐起上半身,她四處望望,沒有發現任何人。
  “究竟是誰救了我?”她心中越發疑惑,一低頭便看到自己半躺著的水坑。
  水坑中有一汪清水,清澈見底。她的藍鱗魚尾在水光中,閃爍著盈盈之光。
  “這一定是恩公的布置。”夏琳心道,她的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暖意。這水不是海水,對于虛弱的鮫人,最是恰當不過。
  “你醒了。”就在這時,樹葉被撥開,方源走了進來。
  “是您救了我嗎?”夏琳瞪大雙眼,看著一系白衣的方源,她感到一絲的熟悉。
  “你是命大,恰巧被我發現。”方源微微一笑。
  夏琳萬分感激,正要起身拜謝,卻被方源伸手阻止。
  “你現在還太虛弱。吃吧。”方源一伸手,一絲青風飛繞到樹頂,將一顆渾似椰子的果實采摘下來。
  青風托著果實,飛到夏琳的面前。青風像是剪刀,繞了一繞,果殼打開,露出里面宛若石榴般嬌嫩的鮮紅果肉。
  夏琳取了一小塊,放到嘴里,果肉細嫩多汁,順著干燥的咽喉一直滾入肚中后,又傳來一股股的溫熱氣息,非常美味。
  夏琳瞬間兩眼放光,她饑腸轆轆,連忙又取出幾大塊,放入嘴中,囫圇似的吞下肚。
  “真好吃。”她情不自禁地發出感嘆,然后就看到方源用溫潤的目光一直盯著她。
  她的臉上頓時升騰起好看的紅暈,她結結巴巴地道:“敢問恩公尊姓大名,救命之恩,夏琳一定竭力回報。”
  方源哈哈一笑:“這不過是我舉手之勞,你不必在意。今后還是遠離黑油,那里可是很危險的。這一次你是恰巧碰上了我。”
  夏琳臉色一黯。
  她是為了爺爺的葬禮,而欠下大筆債務,不得不冒險采集黑油還債的。沒想到黑油沒有取成,險些把命搭進去。
  “不過就算我活了下來,也是被黑油侵蝕,命不久矣了。唉,我該如何還清債務,又該如何報答恩人呢?”夏琳秉性善良,不由暗暗苦惱。
  這時,她的耳畔又傳來方源溫和的聲音:“哦,對了,你曾經遭受黑油侵蝕,但沒有關系。你身上的傷,我都給你治療好了,沒有任何的后遺癥。”
  “啊!”夏琳吃驚不已,瞪大雙眼呆呆地看著方源。
  眼前的這位蠱師,居然能治得好黑油侵蝕的傷!這可真是了不得啊。
  方源對她點點頭:“小姑娘,年紀輕輕的,不要胡思亂想。你的生命還有很長一段旅程呢。繼續吃一點吧,回復了力氣之后,就跟我走。我來這里,是有事情要做的。”
  “哦。”夏琳還是呆呆的。
  方源笑了笑,轉身離開。
  夏琳看著他穿過樹林,消失不見,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開始繼續食用手中的果實。
  果肉美味多汁,清風拂面,她置身在純凈的水泊中,心中充滿了溫暖和寧靜。
  “這一切不會是夢吧?”吃著吃著,她的眼淚就無聲地流淌了下來。
  她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窮困的鮫人少女,在她過往的生命里,現實對她而言是冰冷嚴苛的。唯一的溫暖,來自于照顧她的爺爺。
  作為唯一的親人,爺爺去了,夏琳孤苦無依,心里是大片的空虛,活著的唯一目標似乎就是將爺爺水葬。
  在鮫人的習俗中,水葬是鮫人的歸宿,會令死者安然。但水葬花費甚多,夏琳為此付出巨大。
  少女一邊吃著,一邊無聲哭泣。
  方源站在小樹林外,眺望大海,對里面的情況了若指掌。但他沒有進去,給少女充分的調整時間。
  這一世他攻略龍鯨樂土,計劃很大。
  夏琳的這條任務線,并不是至關重要的。
  方源要獲取悔蠱,只要進入悔哭海即可。當初他是依靠夏琳這條線,走進悔哭海域。但除了這條線索之外,還有大量的線索可以替代。
  上一世方源一門心思去取悔蠱,但廟明神他們卻是全力接取任務,不斷完成,發現很多。那個時候的氛圍,可比現在好多了。廟明神等人相互交流,還在功德碑下留下一只只信道凡蠱,把各自探索的心得體會都無償公開。
  他們發現的這些心得和總結出來的寶貴經驗,都成了方源的財富。
  因此,方源對功德碑,對蒼藍龍鯨的了解更深入更全面。
  夏琳這條線其實是方源自己開發出來的,有運氣的成分,耗時也很久。其實等過一段時間,出現了中型任務,就有好幾個可以利用,直接進入悔哭海的。
  上一世出現這些任務,方源已經有了夏琳這條線,再加上廟明神等人對這些任務相當渴求,方源也就沒有出手爭搶。
  “但既然現在,夏琳這條線又被我接到,那么完全可以再利用她。”
  “這個棋子很有用處,只要復制上一世的成功,我就能間接地掌控鮫人圣城。”
  “控制這股勢力,也是很不錯的。對我攻略計劃,會有許多幫助。”
  方源心中思量。
  “恩公,讓您久等了。”片刻之后,夏琳飄出小樹林。她恢復了一些體力,不想讓方源久等。
  一團白云托著她的下半身,距離地面有連三尺的距離,幫助她在陸地上前行。
  “不必叫我恩公,我姓楚名瀛,人稱楚大師。”方源笑了笑。
  “楚大師。”夏琳道。
  “嗯,走吧。”方源領著夏琳,緩步走向小漁村。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