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3)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3)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3)     

蠱真人879 下了又上

方源帶著夏琳,來到小漁村,見到了村長。
  第一次見面,他便直接當著面搜魂。整個漁村的村民都一陣恍惚,隨即就恢復過來,不疑有他。
  方源收集到這些情報,和上一世對比,發現小漁村這邊并無什么改變。
  和上一世一樣,他仍舊是用云游蠱師的身份接觸這些凡人。
  先是四下挑戰,將村中的蠱師輕松擊敗,隨后就教導他們煉制水殼蠱,傳授他們水殼蠱方。
  村民們無不感恩戴德。
  方源接著帶著他們前往海底,實踐這些水殼蠱,又教他們一些緩解黑油侵蝕的療傷妙法。
  徹底解決黑油的侵蝕,至少得需要四轉的蠱蟲。
  小漁村中的蠱師,根本達不到四轉的程度。方源教導他們的東西,都在他們力所能及的范圍之內。
  在這個過程中,方源主要指點了夏琳。
  上一世,他只是交給她水殼蠱,但這一世方源決心重點栽培她。方源動用智道手段,直接向她的腦海中灌輸許多法門。同時,又在實踐中指點她的錯誤。
  方源在小漁村中并沒有停留多久,離開的時候,全村的人都跪倒一地。
  夏琳想要追隨方源,卻方源阻止,意味深長地告訴她:“我們的緣分未盡,將來還會再見的。”
  夏琳無奈之下,只得淚眼婆娑,望著方源在一道光芒中消失。
  方源再次回到功德碑前。
  他的功德又上漲了十點。
  功德碑初期出現的任務,都是小型任務,獎勵的功德最少是一,最多是十。
  方源這一次采集了石油,又指導了小漁村中的村民,授人以漁,完美地完成了任務。
  此時,沈從聲等人都已傳送出去,完成各自的任務,功德碑前只有一人。
  正是廟明神。
  廟明神正凝神觀望著功德碑四面上的,不斷浮動的文字,顯得相當有耐心。
  他隱隱感覺到,自己和功德碑之間有一份隱秘至極、同時又虛弱到極致的神秘聯系。
  但是想要抓住這個契機,卻是毫無頭緒。
  方源見此,眼中精芒一閃即逝。
  龍鯨樂土中的水很深。
  樂土仙尊究竟動用何種手段,來限制蠱仙,方源也無從查探。
  這種手段不著痕跡,自然而然,似乎本來就是這樣,就像是人有男女,天有日月一般。
  蠱仙們不能相互攻伐,更不能對這里的土著下手。
  但此中亦有詳細的區分。
  比方說,方源在剛剛的任務中,對凡人們搜魂,同時還把許多知識直接灌輸到夏琳的腦海當中去。
  這是不是對土著下手?
  當然是。
  但方源沒有惡意,是為他人考慮。所以,他沒有受到任何限制和禁止。
  然而一旦有什么歹心,這些手段就用不出來了,還會遭受殺招的反噬。
  又比方說,在這個任務中方源采集的黑油吧。
  這些多余的黑油,都被方源收納到了至尊仙竅里頭。
  按照常理,除了接引小島上的仙材資源,外面的資源都是不能被蠱仙占為己有的。
  但方源是為了完成任務,讓小島周圍的黑油稀少起來,減少食道道痕的壓制,會助長其他天然資源的產出。
  這是對整個小島的環境相當有益的事情,所以沒有受到限制。
  方源不僅完成了任務,還收取到了一部分黑油作為外快。這個采集黑油的任務明顯比其他任務,要有油水得多。
  功德碑上的任務有很多,但任務之間也有優劣的劃分。
  上一世,廟明神等人對此有諸多發現,都便宜了方源。
  方源緩步走向功德碑。
  腳步聲干擾了廟明神的沉思,他回頭一看,瞳孔微微一縮,心道:“是楚瀛!”
  方源微笑:“廟兄,你對功德碑的感應太虛弱了。這種感應主要是讓你尋到此地的,對于你接下來的幫助并不大。我勸你還是積極完成任務,提升自己的功德。”
  方源客客氣氣的態度,讓廟明神大感意外。
  他可是親眼見到方源對沈潭、沈從聲喊“滾”的彪悍情景。
  他旋即又被方源所說的話語內容吸引,一時間心頭大震:“他竟然知道我和功德碑之間,存在著某種感應!這個秘密我從未向他人透露過。他是如何知道的?難道他和我是同一類的人,也可以感應到蒼藍龍鯨的位置嗎?或者他不能感應位置,但有其他方面的憑借?”
  廟明神看著方源,越發感覺看不透他。
  他一肚子的疑惑,張了張口,想要詢問,但又明智地閉上了嘴。
  方源在沈從聲面前都如此強勢,強逼他是沒有用的。
  “他若是想要告訴自己,必定會主動告訴,自己主動去問,定然吃力不討好。”廟明神心中嘆息。
  方源和他擦肩而過,手指著碑面上的某一行文字,忽道:“這個任務你可以接了,相當適合你的。完成任務,積累功德,不只是單純地做表面上的善事,授人魚不如授人以漁效果會更好。”
  廟明神心頭一震,喉結滾動了一下,吐出兩個字:“多謝。”
  “不客氣。”方源笑了聲。
  指點廟明神一些門道,并非隨性而為。
  一方面是要分化這些人,方便自己,另一方面也是為布局東海。
  廟明神身上感應的秘密,是他上一世嘗試多次之后無果,方才公布出來的。對此中真相,當時的眾仙已經有靠譜的猜測。
  廟明神在東海散仙中大有名氣,若是被沈從聲逼得走投無路,氣海老祖那邊可以接納,吳帥那邊也可以轉收。
  方源沒有接取任務,而是來到功德碑的另一面,兌換了一個名號。
  一瞬間,他上百的功德值淪為個位數,從第一位暴跌到最后一名。
  廟明神見到功德榜上的變化,頓時眼冒精芒,心中被巨大的疑問充斥:“楚瀛他消耗了一百功德,究竟是兌換了什么?”
  方源接取任務,再度消失。
  廟明神立即來到功德碑的另一面,查看兌換的清單。
  但他哪里能查探清楚?
  價值一百功德的獎勵太多,并且還有許多獎勵消耗之和,也能組成數值一百。
  廟明神心頭如貓爪在撓,他立即意識到,方源此舉定有深意,對他定有好處,否則他不會平白無故地喪失領先的優勢。
  “難道楚瀛剛剛故意示好,是想讓我幫助他隱瞞此事嗎?”廟明神又一個念頭冒出來。
  但很快他就搖頭。
  方源的功德就擺在那里,這是無法遮掩的,很快其他的蠱仙們就會發現這一點。
  白光一閃,方源被傳送到一處海底。
  海水渾濁不堪,泥沙翻騰不止,一頭巨鯢正在興風作浪。
  這頭巨鯢體表光滑,沒有一個鱗片,頭部又寬又大,身軀粗壯扁平,四肢十分粗短,觸手如虎爪,爪牙銳利,兩腮上冒著堅挺的虎須,晶瑩發亮。
  這是荒獸虎王鯢!
  虎王鯢暴亂,掀起驚濤駭浪,影響一方水土安寧。
  方源接取的任務,正是要鎮壓它。
  方源沒有急著動手,而是先行偵察。
  很快,他眉頭微皺,臉上浮現出一絲古怪之色。
  虎王鯢暴亂的原因,他竟然查探不到。它的身體上下并無異常,腦海也無異常,偏偏狂躁不定,恣意破壞周遭環境。
  不僅如此,它還自殘,顯然已經是瘋魔了。
  嘗試對虎王鯢進行攻擊,方源發現這頭荒獸的戰力已然是飆升到了上古荒獸一級。
  “這和上一世廟明神一伙人遇見的情況一樣啊。”方源心中嘆息。
  他上一世只完成了夏琳這條線索,任務數量很少,沒有碰觸到這個。今生嘗試一番后,發現依照自己的學識和眼界,居然也看不透這份詭異。
  虎王鯢其實對環境大有好處。
  它可以吞吸鹽沙,凈化海水,使得海水清澈見底,鹽度大減,產生不同尋常的自然資源。
  一頭虎王鯢往往是一片純凈海域的核心。這種純凈海水是可以直接喝下去的。
  若是有可能,方源并不想斬殺了這頭虎王鯢。若能安撫好它,讓它平靜下來,方源就能收獲大筆功德。
  但眼下顯然不行。
  方源只好出手,將其斬殺。
  虎王鯢的尸體充當任務的外快,被他收入仙竅。
  任修平再次回到了接引島。
  而功德碑下已經聚集了一批人。
  見到他到來,沈家蠱仙沈笑對他道:“恭喜了,任兄,你現在可是功德榜榜首了。”
  “啊?怎么可能!”任修平起初并不相信,但等到他親眼目睹之后,頓時又驚又喜。
  他的名字真的排在第一位,就連沈從聲都排在第二位。
  沈從聲也已經歸來,站在碑前,卻是面色微凝。
  任修平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沈從聲,對于自己“擊敗”這位八轉蠱仙,他心中激動的同時,又有些擔憂。
  沈從聲將目光投向任修平。
  任修平連忙低頭拱手:“大人。”
  沈從聲點點頭:“任修平,依你之見,方源究竟是兌換了什么,使得他自己的排位滑落到最后一位呢?”
  任修平微楞,這才發現方源排名墊底,他迅速冷靜下來,眉頭緊皺:“是啊,楚瀛寧愿放棄領先的優勢,他消耗了功德,定然兌換出來的東西對他大有幫助。”
  能對他有幫助,自然對自己也是有利的。
  但究竟會是什么?
  眾仙已經商討了好一會兒,都沒有什么結果。
  白光一閃,方源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
  與此同時,功德榜上他的排名暴漲,再次躥升到首位。
  楚瀛,九十八功德!
  一時間,眾仙瞠目結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