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4)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4)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4)     

蠱真人880 中型任務

小型的任務,功德獎勵在一和十之間。而中型的任務,具體功德獎勵則在十一只一百之內。
  方源兌換了一個“好人”的名號,從此便可接取中型任務。
  中型任務完全是蠱仙層次,方源這次收拾的虎王鯢就是六轉荒獸,但事實上戰力已經高達七轉。
  這種任務難度,就絕對不是凡人所能承受的了。
  難度高,自然收獲也高。
  “所以,我這一次的功德獎勵是九十么……”方源心中了然,“之所以沒有達到一百的極限值,是因為我將虎王鯢的尸體帶走了。若是留在那里,尸體上的道痕就會逸散出去,大幅度提升周圍環境的標準。”
  方源是故意這么做的。
  他對虎王鯢暴亂的原因非常好奇。
  所以,將這具尸體帶在身上,準備進行深入的研究。
  上一世廟明神等人多次遭遇到這樣的情況,他們一起通力研究,卻始終沒有發現具體緣由。這一次方源想自己親自嘗試一番。
  群仙看著方源,又看看榜單,臉色和心情都一樣糟糕。
  他們辛辛苦苦地完成一個個的任務,每一個任務最多不過十功德。再看方源完成了一次,就有九十功德。
  這一比較,真的要氣死人!
  小型任務雖然簡單,但浪費時間啊。中型任務獲得功德的效率,就高得多了。
  望著方源走近功德碑,在場的蠱仙有的眼紅,有的則心頭怦然而動,有的人則感到一絲絕望。
  按照方源這樣的效率,就好像是邁動大步向前走,而自己卻是蝸牛般爬行,怎么可能追得上他?只會被他甩得越來越遠!
  花蝶女仙看向廟明神,想要主動詢問方源,廟明神卻對她微微搖頭。
  沈從聲則瞥了瞥沈笑。
  沈笑無奈,只得強撐笑容,走近方源。
  “楚兄。”他拱手,語氣非常誠懇,態度極佳,“您開個價,只要我辦得到,定然會全力滿足您。”
  方源了然一笑:“你想知道我是如何獲得這么一大筆功德的?”
  “正是。”沈笑再拱手,“還請兄臺不吝賜教。您只管開口,以我堂堂沈家的底蘊,定然不會讓你失望的。并且,您獲得的可不僅是我的友誼,還有我沈家的友誼!”
  之前沈家逼迫方源,結果方源不吃這一套,態度強勢囂張。沈笑這次轉變思路,用重利誘惑,戰術不可謂不明智。
  方源笑了笑:“可以啊,就拿你們沈家的真傳來換吧。”
  一旁的沈從聲雙眼一亮,沒想到方源真的答應了,他忍不住開口道:“你想要何等真傳?”
  “你看著給吧,不想給,給我仙蠱也成。”方源無所謂地道。
  沈從聲嘴角抽搐了一下,給你仙蠱?你還真敢想!
  他琢磨了一下后,拋出一只信道凡蠱。
  方源接過去,神念一掃,信道凡蠱中有一份變化道的蠱仙真傳,當然內容殘缺,留有懸念,真正有價值的東西,都還在沈從聲那里。
  方源撇了撇嘴,又將信道凡蠱拋給沈從聲:“換一個吧。”
  沈從聲接過信道凡蠱,將其中的內容抹去,又灌入一道新的。當然,同樣是殘缺的。
  方源接過一看,點點頭,卻再次將信道凡蠱拋給沈從聲:“再換一個。”
  沈從聲接過信道凡蠱,看向方源,沉聲道:“楚瀛,你左看一個右看一個,這便宜可討得巧。”
  方源面容微肅:“放心,我楚瀛行事,恪守原則,自問不是什么小人。把別人當做傻子的人,才是真正的愚蠢。這樣吧,你給我一份濤聲依舊,我便告訴你我功德收獲暴漲的緣由。”
  “好,我就信你一次。”沈從聲沒有猶豫,取出仙竅中的一個海螺,拋給了方源。
  這海螺只有巴掌大小,本身就是一頭荒獸。
  海螺中儲存著一道濤聲,這濤聲乃是音道七轉仙材,沈家特產,能經年累月環響而不止不息。
  方源檢查一番,沒有什么可疑手腳,便將這份仙材塞入至尊仙竅之中。
  他看向沈從聲,笑了一聲:“那我就將這個秘密告訴你好了。只是你希望我單獨告訴你呢,還是公之于眾呢?”
  這次輪到沈從聲面色肅然。
  但他只是猶豫了一下,便笑道:“這有什么好隱瞞的?請直接說吧。”
  不愧是執掌沈家多年的老江湖。
  此言一出,就連廟明神一方的蠱仙,都對沈從聲產生了一些好感。
  廟明神心中冷哼:“這里不能訂下盟約,沈從聲根本約束不了楚瀛。楚瀛這是在挑撥離間!他既然能夠告訴沈從聲一人,將來也可再告訴其他人。沈從聲識破這點,就算不愿,也只有選擇公之于眾。”
  “好,沈從聲大人高風亮節,令人欽佩。”方源轉身,手掌貼在碑面。
  有關任務的碑面文字,開始下沉消失,隨后又浮現而出。
  但新出現的文字,卻是和之前完全不同。
  白芒山上出現千魂霧,生靈涂炭,急需清繳。
  游馬海域中,珊瑚海馬相互廝殺,其中有多位海馬王暴亂,需要鎮壓。
  合歡離散島的大陣年久失修,島上的生靈生活遭受嚴重干擾,請修補大陣。
  魚圓島缺乏雨水,請前往降雨三天三夜。
  ……
  蠱仙們看得直愣神。
  這些任務明顯和之前的不一樣,比如千魂霧乃是魂道七轉仙材,非常著名。又比如每一頭珊瑚海馬都是五轉層次的野獸,海馬王至少是荒獸。
  沈笑看得雙眼冒光,不禁感嘆出聲:“這才是蠱仙應當接取的任務啊。”
  之前的那些小型任務,局限在凡人層次,和這些任務比較起來,簡直是弱爆了。
  沈笑也學著方源,將手掌貼在碑面,結果神情愕然:“我怎么接不了這些任務?”
  “當然接不了。我為了接取這些任務,可是不惜消耗了一百功德呢。”方源笑著道。
  群仙頓時把各自的耳朵支楞起來。
  結果方源卻閉口不提了。
  沈笑急了,對方源拱手:“還請楚兄不吝賜教。”
  方源看看他,眉頭微挑,帶著些微嘲諷之意:“我為何要告訴你?”
  沈笑神色一凝:“我們可是做了交易的。”
  “是啊。你們是想詢問我是如何獲取大筆功德的。我已經完成交易了,告訴你們原因,就是我接取了這些任務。至于如何接取這些任務,那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方源道。
  群仙傻眼。
  沈從聲臉色陰沉起來,沈家的蠱仙一個個開始怒視方源。
  沈笑楞了楞,又笑了,只是這一次明顯夾雜著怒氣:“楚兄真是做得好買賣。單單一個問題,就收獲了一份獨步天下的七轉仙材。”
  方源點頭:“沈家的濤聲依舊,的確是獨步天下,五域僅見。這個買賣我是賺了,但我可沒有故意哄騙諸位,更沒有故意拋給諸位什么假消息吧。我楚瀛不是那樣的小人。”
  方源還有一份良知、底線的模樣,卻讓在場諸仙更恨得牙根發癢。
  沈從聲怒氣翻騰。
  他堂堂正道八轉,居然被楚瀛這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七轉散仙如此戲耍,顏面何在?
  “出了龍鯨樂土,老夫一定狠狠地炮制你!”沈從聲心中暗自發狠,口中卻哈哈一笑,臉上毫無一絲陰翳,鼓掌道,“好個楚瀛,你明辨機鋒,賺了濤聲依舊,是你自己的本事。你放心,我堂堂沈家豈會追究這樣的小事?來吧,咱們再做一筆買賣,告訴我你是兌換了什么,才能接取這些任務?”
  眾仙看著方源的眼中,不由地流露出羨慕之色。
  這樣賺取仙材未免也太過容易了些。
  不過在沈從聲的角度上,他家大業大,損失一兩分七轉仙材,就能換取到如此珍貴的情報。這是絕對不虧的交換。
  方源卻搖頭:“這個我是不打算賣的,諸位大可以嘗試一番。”
  沈從聲瞪眼:“楚瀛,還希望你好好考慮考慮!”
  方源卻不理會他,白光一閃,再次消失不見。
  沈從聲頓時臉色鐵青,根本下不了臺。
  “這個楚瀛,別讓我在外面抓到你!”沈從聲暗自發狠。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居然有這樣一位七轉蠱仙,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方源需要保持,并且擴大功德榜上的優勢,這對他整個攻略計劃是有利的。
  “至于沈從聲這群人……呵呵,我不信你們還能團結一體。”方源心中冷笑。他方才挑撥離間沒有成功,那是手段膚淺,這次卻是挖了一個坑,不愁沈從聲不跳進去。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方源是需要幫手的。分化這群人是很有必要的。
  中型任務他可以自己獨立完成,但在中型任務之上,還有大型任務。
  這種任務往往需要不同的蠱仙相互配合,共同協作完成。
  雖然方源的仙竅中,藏有不少的蠱仙下屬,但是沒有用。在這片龍鯨樂土中,樂土仙尊的手段牢牢限制著這一點。
  似乎只有經過外界那一層考驗,在昏睡中接引到小島上的蠱仙,才有資格出入這里,接取并完成任務。
  方源走后,功德碑下氛圍凝重。
  因為沈從聲提了一個相當強硬的要求,他逼迫周圍的蠱仙消耗各自的功德,去兌換某些可疑的獎勵。
  沈從聲希望能賭中方源兌換的獎勵!
  既然方源不告訴他,那么他就自己來嘗試。
  廟明神等人非常不情愿,但是沒有辦法,他們不得不為將來考慮,不敢得罪眼前這位八轉音道大能。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