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蠱真人881 一下就打死

沈從聲緊緊地盯著功德碑的碑面。
  雖然外表不顯,但他此刻的心中確實隱隱有些焦躁了。
  身為沈家太上大長老,他位高權重。身為八轉大能,他可謂占據蠱修的巔峰。但是面對樂土真傳,他的這份底蘊還是毫無懸念地被比了下去。
  方源能夠接取中型任務,競爭樂土真傳就太有優勢了。沈從聲被逼得只有想方設法,去追上方源的腳步。
  他雖然來到這里,另有目的,但是樂土真傳就在眼前,他若是不拼盡全力去爭取,絕不會甘心。
  所以,哪怕沈從聲知道方源有挑撥離間的用意,他還是強逼其他蠱仙去嘗試兌換各種獎勵。
  為了盡量緩和其他蠱仙的情緒,沈從聲還從自家仙竅中拿出了各種仙材,進行補償。
  但這些仙材和樂土真傳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眾仙礙于沈從聲的聲威,不得不遵從,心中的怨恨自然越發深厚。
  沈從聲失去了民心,更糟糕的是,眾仙兌換出來的這些獎勵都無法接取中型任務。
  “這清單上的獎勵未免太多了點,排除之前兌換的那些獎勵,最有可能的還有三個。”沈從聲感到頭疼。
  “賭一賭吧。”他知道時間經不起浪費,深思熟慮了片刻后,用自己的功德選擇兌換了其中一項。
  下一刻,沈從聲的臉色青了。
  “不是這個!”他咬了咬牙,心中非常失落。
  他賭輸了。
  運氣真的不好。
  如此一來,他們耗費了幾乎全部的功德積累,結果兌換出來的東西,盡管有所幫助,但程度普遍不高。
  “難道是這個好人的名號嗎?”沈從聲望著榜單,長嘆一口氣。
  現在說什么都沒有用了。
  他所要做的,就是抓緊時間,再積累一波功德,然后繼續兌換。
  “不過在此之前,我還需要安撫一下蠱仙們的心情。”沈從聲轉身望向群仙。
  群仙的臉色同樣也不好。
  沈從聲口才還是有的,說了一番話后,又掏出了一批仙材,贈送給諸仙。
  眾仙雖然接過了這些仙材,但臉色只是緩了一緩。
  在這片龍鯨樂土中,沈從聲空有八轉戰力,卻無法對他們做什么。這點關鍵是沈從聲影響力不斷下滑的最重要的基礎。
  嘩嘩嘩……
  潮起潮落,腥濕的海風吹拂在臉上,方源站在云端,從蒼穹之上俯瞰著腳下的海市。
  海市乃是修行物資的集散地、交換地,通常位置固定。前不久,方源偽裝成氣海老祖舉辦東海大宴,從某種程度上看,就是一個規模超級的海市,幾乎囊括了東海蠱仙界。
  龍鯨樂土中,同樣存在海市,并且數量還不少。
  方源觀察的這座海市,是以一座小島為核心,無數漁船類型的蠱屋包圍著小島。
  一年中有一小半的時間,這座小島會被海水淹沒,所以這座海市并不是終年都開啟的。
  又因為優越的位置,導致小島海市成了不可或缺的交易場所。哪怕它小半年時間都不開啟,但只要它開啟,周圍的蠱師、勢力都會蜂擁而至。
  這座海島方源十分熟悉,就是他上一世進出過的地方。
  上一世,夏琳就在這座小島上被某個奸商設計陷害,而方源正好接取的任務,就是要嚴懲這個奸商,順手就將夏琳救了下來。
  這一世方源同樣是接取了任務,來到了這里,但是卻是中型任務,和之前的人物內容完全不同。
  海市熱鬧無比。
  人流攢動,有人族亦有鮫人。
  “來一來,看一看,這是最上好的水晶珊瑚啊。”
  “蠱屋河車還剩下三座,要購的從速!”
  “收購大明泥,有多少收多少……”
  夏琳出現了。
  她走在甲板上,一邊觀察著攤位上的貨物,一邊朝著核心小島進發。
  和之前不一樣,她精神振奮,眼蘊精芒,經過生死的洗禮和方源的調教之后,她整個人從內而外皆有翻天覆地的提升。
  方源催動偵查手段,覆蓋方圓百里,同時不斷滲透。
  夏琳一出現在這里,就被他察覺到。
  方源沒有主動去接近夏琳,而是繼續偵查小島的內部,以及海底深處。
  一座仙級大陣漸漸出現在他的感應之中。
  方源看了,不禁暗中稱贊。
  這座仙陣的結構非常精妙,是以土道、水道為主的大陣,作用是維持小島,管理周圍的海流,改善周遭整片海域的環境。
  但是現在,這座仙材殘破了,土道部分受到了侵蝕,水道部分則沒有多少變化。
  原本是土道、水道相互平衡,但現在土道減弱,水道就顯得強勢。原先的小島海市是終年都能開啟,但因為大陣破損,導致小島有小半年時間要被海水淹沒。
  方源要做的,就是修補這座大陣。
  方源的能力卻還有些缺乏。他的陣道境界也算不錯了,有宗師級的程度。但是要利用天然道痕布陣,得是大宗師才可以。
  同時,他的水道境界達到了宗師級,土道境界卻只有大師。
  偏偏這座大陣需要修補的地方,就是土道方面。
  “這座大陣不是樂土仙尊的手筆,而是某一位陣道大宗師。”方源分析著。
  若是樂土仙尊親自出手,絕對是悔哭海里的那種蠱陣的風格和規模。
  上一世,方源等人就發現自己不是第一批進來龍鯨樂土的蠱仙。
  之前也有先賢進入這里,接取任務,賺取功德。
  顯然,方源看到的這座大陣就是某位先人的手筆。
  “不用著急,算算時間,吳帥分身那邊應當快有收獲才是。”方源一邊繼續偵查,將偵查的情報交付給宙道分身推算,另一方面他隱去身形,悄然下降,匯入人流,跟在夏琳身后。
  夏琳進入一座賭石坊。
  賭石坊的牌匾寫著金玉屋三個字,乃是凡人中高檔的賭石坊了。
  賭石坊的大廳內展示著數十塊巨石,鎮壓著場面,大廳后是一個個的小隔間,里面解石的蠱蟲一應俱全,滿足客人親手解石的興趣愛好。
  “我是來還錢的。”夏琳出示了一只信道凡蠱。
  數月前,她唯一的親人爺爺去世。
  鮫人海葬,需要很高的代價。為了海葬她的爺爺,她只有賒借元石。
  而為了還債,她又不得不冒險采集黑油,差點死在地溝黑油之中。之后遇到方源,夏琳因禍得福,不僅獲救,而且實力還有翻天覆地的提升。
  和上一世一樣,夏琳從方源那里,獲得了采油蠱。采油效率暴漲,她很快就就因賣油而獲得大量元石。
  接待她的是一位傷疤鮫人,他接過這只信道凡蠱之后,卻陰笑道:“小丫頭,你是看錯了吧,我們訂下的條約,可不是這個呢。”
  夏琳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周遭的蠱師有的熟知金玉屋的做派,看到這一幕,不由地微微搖頭:“唉,又是一個被坑害的蠱師。”
  夏琳和對方交涉一番,反應過來。
  “你這個無恥小人,居然篡改契約,我和你們定下的借據,只有一成的利息。現在你們卻偷偷調高了六成!”她小臉漲紅,十分生氣。
  傷疤鮫人的臉色頓時嚴肅起來,用猙獰的目光看著夏琳:“這話可不能亂說啊,小姑娘!你這是要毀我們的名譽,做生意的都在乎這個名聲。名聲要毀了,誰還會來我們的店?這里面造成的損失你承擔得起么?”
  “我呸!就算是死,我也要把你們這家黑店的真面目揭露出來。”
  傷疤鮫人話鋒一轉,陰測測地道:“死?真是天真,有時候,生不如死的感覺才更可怕。”
  夏琳眼中綻射厲芒:“我和你拼了!”
  她嬌喝一聲,猛地出手。
  嘩!
  一聲爆響,激流噴射而出。
  傷疤鮫人萬萬沒有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一個涉世不深的小丫頭居然主動進攻自己這位三轉,同時還在金玉屋——自己的地盤上。
  傷疤鮫人實在猝不及防,被激流狠狠地沖撞出去,一路倒飛,砸倒了兩面墻壁,還是大量的裝飾瓶罐。
  這個動靜就太大了,原本安安靜靜選石、解石、賭石的蠱師們,紛紛來到大廳。
  大量的目光,投注在夏琳和傷疤鮫人的身上。
  “怎么回事?”
  “發生了什么?”
  傷疤鮫人倒在一片廢墟上,難以置信又極度憤恨地看著夏琳。
  他想站起來,但最終只是將手指艱難地抬了一抬。
  隨后,他就呃的一聲,沒了氣息。
  “死了,死人了!”
  “我的天,這個小姑娘什么來頭?居然一下子就把鮫人打死了。”
  “死的可是一位三轉蠱師!”
  全場轟動,蠱師們震驚不已。
  夏琳對這個情況也大感意外,她的修為還只是二轉,但方源贈與她的這些蠱蟲、配套殺招卻是個個極品至極。
  夏琳用了這些蠱蟲組成的二轉殺招,一擊把一位三轉蠱師打死了。
  鮫人少女也懵了。
  呆在當場。
  方源微微一笑,對她傳音。
  “楚大師!”鮫人少女聽了,頓時雙眼發亮,驚喜交加。
  但方源施展沒有真正露面,而是指導鮫人少女如何占據大義,堂而皇之地將整座金玉屋霸占下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