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0)     

蠱真人882 分身入夢

見聞福地。
  宮殿深深,廣廈萬千。樹蔭濃郁,夏蟬鳴唱。
  久閉的宮門打開,沿途的羽民少女們跪倒在地上,她們恭迎這座宮殿的主人——夏槎。
  夏槎的臉色并不好看,神情郁郁。
  閉關良久,她嘗試了各種辦法,都沒有使得自己從五轉蠱師,晉升為六轉。
  所有的方法都用了,擺在她眼前的只剩下一條路——向方源購買六轉層次的第二空竅仙蠱。
  身為夏家的太上大長老,夏槎本有八轉修為,但是光陰長河埋伏戰,她被方源俘虜。雖然僥幸生還,但身上的八轉仙竅已是被方源取走了。
  方源放走夏槎之后,又趁機販賣第二空竅蠱,換另外一種方式對南疆的超級勢力進行敲詐勒索。
  夏槎因此得到重修的機遇,她宛若溺水之人見到唯一的救命稻草,當然一把死死抓住。
  夏槎現在已經重新修成五轉,然而卻卡在最關鍵的一步。
  升仙!
  她無數次升仙的嘗試都失敗了。
  “唉。”夏槎嘆一口氣,徹底認清現實。
  “給我準備清水洗漱,另外傳出我出關的消息,并將太上二長老、三長老二人喚來。”夏槎吩咐身邊的羽民侍女。
  然而,足足過了半個時辰,夏槎都沒有等到太上二長老、三長老,而是他們傳回消息,說各有要事,不能前來。
  “這兩個老貨!”夏槎心中咒罵,一股寒意還是襲上心頭。
  雖然她也清楚,早晚會有這么一天,但是當這一天真正來臨的時候,她還是感到一股心冷。
  想她曾經坐鎮中樞,為夏家付出種種,任何政務都是一言以決,如今卻只是一位五轉的廢人,開始要看其他人的臉色。
  曾幾何時,夏家的太上二長老、三長老唯她夏槎馬首是瞻。甚至他們的崛起和如今的地位,都是夏槎曾經一力栽培而出。
  “看來……這兩個老貨,也要自立門戶了。”夏槎望著空蕩蕩的大殿,心中長嘆。
  她心中的憤怒并不多,更多的是一種無奈和悲涼。
  說他們忘恩負義?并不準確。事實上,夏槎很理解這些夏家蠱仙的選擇。
  因為她的原因,夏家已經被方源勒索得太狠,庫藏虧空巨大,苦心經營積累了這么多年,等若是給方源看管倉庫。
  夏槎就算要重修回來,也得從一步步開始,漫長的過程中消耗的資源必然也是一筆龐大數字。
  將這些資源交給夏槎,還是留給自己?
  夏家的蠱仙們經過初期的慌亂和彷徨,開始有了彼此間的默契。
  夏槎的太上大家老之名,完全成了一個虛名。五轉的修為根本登不上蠱仙的臺面。
  夏槎思索了半晌,這才取出一只信道凡蠱,交給羽民侍女,讓她帶給太上二長老。
  結果到了傍晚,太上二長老的回信再次讓夏槎暗怒不已。
  “連太上大家老的名譽,都不值錢了么。”夏槎咬牙切齒。
  原來她在信道凡蠱中,愿意和太上二長老完成一個交易,在這個交易中,夏槎愿意渡讓自己的太上大長老之名,將位置傳給二長老。二長老可以名正言順地登上夏家最高的權利寶座,付出的代價是一筆修行資源。
  但夏家太上二長老沒有接受,婉言拒絕。
  很明顯,他已經和太上三長老達成了共識,準備架空夏槎,仍舊讓她繼續當她的太上大長老。
  夏家的情況和巴家不同。
  巴家的巴十八也是和夏槎一樣遭遇,如今已經卸任太上大長老之位,改由新晉的八轉蠱仙巴德繼位。
  而夏家的夏兆、夏沉淵這兩位太上長老,只有七轉修為,并且修行的乃是土道。
  很多年前,夏槎剛剛執掌權柄時,還不是八轉蠱仙,為了掌控夏家,她栽培了夏兆、夏沉淵二人,用他們來抗衡夏家的舊有勢力。
  如今夏槎修為跌落到五轉,夏兆、夏沉淵卻是位高權重,有了不一樣的心思。
  但在正道而言,對他們倆有著知遇之恩的夏槎,他們是不敢動的。他們寧愿將太上大長老的名頭,放在夏槎的身上,也不愿意自己的名譽受到損失。
  夏槎知道自己對夏家的影響力已經下滑到一個危險的地步,并且下滑的速度越來越快!
  她必須要盡快晉升成仙,否則的話,她就真的要被徹底排斥在夏家的高層之外了。
  然而,她沒有辦法掙脫這片困局,因為她手頭上沒有談判和交易的資本。
  夏槎的情況,并非特例,而是常態。
  南疆正道的風向,已經改變了。
  在這里起到最主要的作用的人物,便是武家的武庸。
  他一邊借助天庭,一邊動用自身的手腕,在南疆正道中不斷提高自己的聲威和影響力。
  夏槎、巴十八這些老牌八轉的淪落,給了他一個千載難逢的良機。
  盡管陸畏因出現,但他背后的道德樂土,不只是人族還包括大量的菇人。這在南疆正道中是天然的政治短板,被武庸死死抓住,充分利用。
  陸畏因對武庸構成不了阻礙,武庸在南聯中的影響力與日俱增。
  南聯內部已經有一個聲音,越來越響,武庸就是最主要的倡導者。他倡導南聯積極對抗方源,不要再接受他的勒索和敲詐。和方源這樣的魔頭妥協,只會助長他的囂張氣焰。
  南疆正道勢力都差不多收回了人質,也被方源敲詐勒索得傷筋動骨,南疆蠱仙們陸續用更積極的態度來響應武庸的號召。
  武庸利用的也正是正道蠱仙們對方源仇恨之情。
  月夜下,方源的純夢求真體和池曲由并肩前行。
  一場有關夢境的暗中交易,剛剛結束。
  “池大人,就送到這里吧。”方源夢道分身笑著。
  他是臨時分身,由夢境所化,有蠱仙修為,達到時限之后就會自爆成一團夢境。
  池曲由拱手嘆息:“方源仙友,不是老朽刁難,實在是這個生意的風險變大了。現在風聲這么緊,一旦事發,我們池家的名譽就全完了。”
  純夢求真分身心中冷哼,池曲由提出加價,已經不滿足之前的價碼。理由是南疆正道對付方源的力度越來越大,武庸團結到了越來越多的南疆正道。
  這理由當然是狗屁,真正的原因就是池曲由借此加價,胃口大開,想要謀取更多的夢道成果。
  方源想要夢境,但如今勒索南疆正道越加艱難,池家和方源的暗中交易又成了主要渠道。
  池家掌握著夢境大陣,南疆獨此一家,方源只有和池家合作,才能盜取當中的一部分夢境。
  “這個事情,我會向本體說明的。”夢道分身丟下這句話,直接飛離。
  池曲由留在原地,看著方源的夢道分身消失在天際,面色轉冷,輕哼一聲,轉身離開。
  他不是沒想過對夢道分身下手。
  但他沒有夢道手段,能夠對付夢道蠱仙。再者,他也忌憚周圍很可能就有方源本體在埋伏著。
  方源本體遠在東海,但為了這次交易,吳帥駕馭著龍宮早就埋伏在附近。
  池曲由若要動手,定然是討不了什么好的。
  純夢求真分身很快就回到龍宮之中。
  這是臨時分身,有仙級修為,但到達時限之后,就會分崩離析,化為一團夢境。
  “池家老兒的買賣做不得了,除非我們提高買價。”夢道分身冷聲道,他打開仙竅,放出幾個夢道分身,“這批夢境恐怕是最近我們能得手的最后一批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方源和池曲由之間,并沒有什么盟約的約束。
  池曲由臨時加價,還借助了南疆大勢。
  “大敵在前,過了這個坎兒,區區池家算不得什么。”吳帥開口。
  眼下,他還不能隨便出手。
  出手次數多了,恐怕就要讓天庭察覺到吳帥分身和方源本體的真正關系。
  夢里輕煙殺招還是要留給天庭,用在池曲由身上,未免有些殺雞用了牛刀的嫌疑。
  與其對付池家,反而不如直接進攻大陣更有效率。
  事實上,方源本體逗留在東海,就算只憑吳帥這邊的實力,對付池家也是可以的。
  但是提前暴露出這些底牌,天庭只怕做夢都要笑醒。
  小不忍則亂大謀。
  況且讓南疆保存實力,將來也能給天庭造成更多的麻煩。
  直接消滅敵人,雖然干脆利落,但有時候并不能收獲最大的利益。就比如方源放走了夏槎和巴十八等人,這些人已經開始在各自的家族遭受排擠和冷落。
  方源會在將來暗中資助他們。
  他們如今的處境,可以說是方源一手造成的。但是沒有方源,他們也依靠不了其他人。
  而方源則需要這些人作為自己的耳目,安插在南疆正道勢力之間,令他對南疆始終保持著一定的影響力。
  只是當下,方源還欠缺一些制約他們的手段。
  關于這些,宙道分身已經在夜以繼日地進行推衍。
  砰砰砰。
  一聲聲的悶響中,臨時的純夢求真體紛紛自爆開來,化為一團團的夢境相互融匯成一體。
  這些都是土道夢境。
  吳帥端坐殿中龍椅,遁出魂魄,開始入夢。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