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883 積土為山

天地一片陰沉,烏云蓋頂,萬雷轟鳴。
  猩紅的閃電,一次次閃爍在漆黑的滾滾煙云之中,黑云卷蕩漩渦,從漩渦的中心降落下一顆顆的雷球。
  這些雷球形態奇異,宛若陶瓷制品,大如水缸,紅光爍爍。
  浩劫——紅瓷雷球劫!
  雷球砸落下來,爆發出清脆的炸響。
  地面上,一座仙蠱屋默默承受著雷球炸裂的傷害,大片的殘屑不斷飛舞,拋灑在半空中后,就還原成無數只蠱蟲的尸體。
  仙蠱屋內,吳帥忍受著耳畔的雷聲,先是檢查自己。
  他發現自己成為了一個土道八轉蠱仙,手指寬大,身材魁梧,一身戰袍上已是布滿累累傷痕。
  而在他不遠處,有一位女仙委頓在地,臉色蒼白,氣息不僅微弱,而且還有些怪異。
  她正在催動著某個光道的治療殺招,因此渾身上下籠罩著一層圣潔的白光。但在她的臉上,裸露在外的手臂、腿腳上,卻顯現出一道道墨線般的暗道道痕。
  這些暗道道痕是如此的濃郁,達到九轉仙材的程度,形成了道痕光暈,蠱仙們只用肉眼就能直接看到。
  女仙的修為,明顯也是八轉。
  一位八轉的光道蠱仙,居然身懷如此規模的暗道道痕,實在叫吳帥詫異。
  更詭異的是,女仙身上的暗道道痕還在變化當中。不僅是數量不斷激增,而且位置和排列也在迅速變化。
  女仙悶哼一聲,顯然是殺招催動結束,她身上的光暈驟然穩定下來,暗道道痕的劇變也被暫時壓制了。
  女仙渾身大汗,睜開虛弱地眼簾,看向吳帥,苦笑道:“我已經沒有救了。這是我最強的治療手段,但也只能暫時壓制傷勢。等到殺招時限一到,傷勢會爆發出恐怖的威能。”
  “鄭央啊,我的摯愛,我不能再陪伴你身邊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女仙說著,眼淚落下。
  “不,一定有什么辦法,一定有的!你千萬不要放棄希望,我的這座安土重山堡可是用盡了我手中的仙蠱,防御威能堪稱古今第一。我們還有時間,你要繼續努力,我會一直陪伴你左右的!”吳帥含淚大吼。
  這當然是夢境的自然演化,不受他本人的操縱。
  不過這段對話之后,吳帥就真正有了控制能力。
  “安土重山堡?沒有聽說過……”吳帥雙眼精芒爆閃,從剛剛那段簡短的對話中,不斷分析,搜尋線索。
  他又檢查自身仙竅。
  仙竅中存有不少的白荔仙元,還有大量的凡蠱,但沒有仙蠱。
  正如之前鄭央所說,他將所有的仙蠱都用于搭建這座八轉仙蠱屋安土重山堡了。
  “也就是說,我最主要的憑借就是這座破損的仙蠱屋了?”吳帥頓時有了明悟。
  他開始嘗試操縱這座仙蠱屋。
  安土重山堡的結構相當復雜,耗用了上億的蠱蟲,其中仙蠱就多達二十多只。
  吳帥剛開始接觸,居然發現不了哪一只是當中的核心仙蠱!這些仙蠱之間位置巧妙,關系神秘,整個仙蠱屋的設計博大精深,宛若一道高聳雄偉的山脈,蔓延萬里,連天接地,山脈里是一層層、一重重的礦脈,種類繁多,相互糾纏。
  吳帥就好比是一個凡人蠱師,要在這座山脈中開礦,一層層地挖掘出自己想要的礦物,搞清楚這些礦脈之間的聯系。
  “單單了解這座仙蠱屋的難度就太大了!并且我還要靠這座仙蠱屋,來抵御紅瓷雷球劫!”
  吳帥心中狠狠一沉,知道自己必敗無疑了。
  果然,接下來夢境的發展一如他所料。
  紅瓷雷球接連不斷地轟炸,吳帥嘗試著催動仙蠱屋,并且進行修補。
  但是無濟于事。
  他對這座仙蠱屋的了解太少了,就算想要修補,也不知道從何修起。
  最終,紅瓷雷球炸毀了仙蠱屋,連同吳帥和女仙一起,成了雷劫下的犧牲品。
  出了夢境,吳帥便立即治療自己。
  這一次,方源本體探尋龍鯨樂土,臨走之前早有充分的準備和安排。不僅是將夢道蠱蟲交給了吳帥,同時還有大量的膽識蠱。
  有了膽識蠱,吳帥的傷勢就不是什么問題。
  這樣的夢境探索可是和當初探索龍宮夢境不同,吳帥有許多次可以重來的機會。
  第二次失敗,第三次失敗,第四次,第五次……
  八次之后,吳帥總算對這座安土重山堡有了一個較為清晰的認知。
  雖然沒有徹底將這座仙蠱屋修補好,但是吳帥的效率已經抵得上紅瓷雷球的轟炸。
  天空中黑云翻騰,紅瓷雷球漸漸稀疏,直至徹底停息下來。
  但是黑云中,竟又開始醞釀第二場浩劫來。
  女仙嘆息:“唉……都怪我沒有聽你的勸說啊,去探尋狂蠻魔尊的葬身之地,結果惹來這場詛咒,導致災劫不斷。”
  “是我活該。鄭央,快走吧,我不愿拖累了你!”
  女仙的身上,光暈已經明顯地暗淡下來。而那些暗道道痕則緊密排列起來,像是一片片縫紉傷口的黑色絲線,布滿女仙的皮膚和臉面。
  相比之前,女仙氣息又衰落了一大截,同時氣息更加古怪,不只是光暗兩道糾結,在她的脖頸上竟長出了喉結!
  吳帥還未來得及細細分辨女仙的情況,天空中開始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雨水雖小,卻是冰寒徹骨,有一種凍僵魂靈的冷。
  之前雷球轟炸的暴躁和高溫,迅速消散無蹤。
  嗚嗚嗚……
  凄厲的鬼嚎聲由小漸大,迅速沖天徹底。
  一根根的灰色絲線,從天空的黑云中垂釣下來,向吳帥迅速延伸過來。
  吳帥心頭一沉,辨認出此等災劫來:“這是浩劫——鬼靈冰蠶劫!一場浩劫緊接另一場,看樣子要綿綿不絕啊。”
  吳帥只好硬著頭皮,抵御這些蠶絲。
  紅瓷雷球爆裂狂猛,而鬼靈蠶絲卻是陰柔刁鉆。
  吳帥苦無攻伐手段,憑借的仙蠱屋安土重山堡也是一知半解,至少他現在還未發現什么攻伐手段。
  因此,吳帥只有眼睜睜地看著這些蠶絲,伸到面前來,不斷地順著仙蠱屋的缺口和縫隙,滲透進來。
  吳帥出手抵御,但是安土重山堡已是被蠶絲徹底滲透,支撐了半晌后,轟然崩潰。
  蠶絲包裹住女仙,也對吳帥下手,將這兩人裹成結結實實的白色蠶繭。
  下一刻,吳帥被逐出夢境。
  這一次,他慘遭重創,眼前一陣陣發黑,喉結滾動,一陣陣干嘔,幾欲昏迷。
  “在鬼靈蠶絲劫這個環節下失敗,受到的創傷比之前還要嚴重十倍!”吳帥苦笑,如此傷勢,只有休養生息,暫緩攻略了。
  這等傷勢放在方源本體身上,只能算是輕傷,并不嚴重,甚至還能繼續探索夢境。
  但在吳帥分身這里卻不一樣。
  吳帥分身的魂魄底蘊,雖然有三千萬人魂,之后雖然在東海修行也有所提升,但和本體是無法比較的。
  吳帥身為龍人,走的是奴道,魂道修行只是輔助。魂魄底蘊太強,就是魂道道痕濃郁,反而會限制奴道上的發展。
  而方源本體因為至尊仙體,異種道痕不互斥,所以魂道等種種流派的修行并不受限。
  吳帥休整良久,方才再次出動。
  一次次的失敗,又一次次發起挑戰,吳帥處境十分艱難。
  他沒有宙道分身推算,雖然掌握龍宮,但夢里輕煙殺招卻對探索夢境沒有什么幫助。
  最值得依賴的手段,除了解夢殺招之外,就是膽識蠱為后備靠山的恢復能力了。
  一步步推進下去,吳帥終于有了階段性的成果。
  安土重山堡被他探查出了大概,吳帥總算是掌握了這座仙蠱屋的三記殺招。
  第一個叫做積土為山,第二個名為入土為安,一個稱之為卷土重來。
  叫吳帥大開眼界的,便是第一記殺招積土為山。
  這殺招十分奇特,不用于攻伐,也不是騰挪、治療等等威能。它是土道殺招,卻有陣道效果,在這個殺招下,蠱仙能夠隨意堆疊土道蠱蟲,使得它們自行組成仙蠱屋。即便催動殺招的蠱仙的陣道境界一片空白!
  正是因為這個殺招,才有了這座安土重山堡。
  掌握了這個殺招,也就掌握了安土重山堡這座仙蠱屋的根!
  難怪之前吳帥找不到核心仙蠱,因為這座仙蠱屋的核心不是仙蠱,而是這記仙道殺招積土為山!
  “所以,我只需要催動這個殺招,然后直接往仙蠱屋內狂撒土道蠱蟲,就能迅速修補仙蠱屋了。”
  明白這一點后,吳帥頂著鬼靈蠶絲劫硬是將安土重山堡修好。
  轟!
  就在修好的那一剎那,女仙陡然自爆,爆炸的威力竟比浩劫還要恐怖,不僅將吳帥瞬間摧毀,而且還將整座仙蠱屋都撕扯成無數碎片。
  “所以,我還得照顧好這個女仙人。”明白這個要點后,吳帥再次進入夢境。
  仙道殺招——入土為安!
  動用這記手段,女仙遭受良性封印,傷勢得到鎮壓,并且持續接受仙蠱屋的治療。
  當吳帥徹底修補好仙蠱屋,第三場浩劫出現了。
  天空中墜下紫色的星辰,這是毒道、星道合流的災劫——腐毒紫星劫。
  紫色星辰不斷墮落,落到仙蠱屋上,腐蝕出一個個的坑洞。
  吳帥全力修補,苦苦支撐,一次次失敗卻總不見這場浩劫停歇。
  “第三場浩劫似乎無窮無盡,這很不正常。難道說?”失敗多次之后,吳帥心中閃過一道靈光。
  他嘗試著將女仙的封印打開,沒有了入土為安殺招鎮壓,女仙再次到了瀕死自爆的邊緣。
  “鄭央,若有來世,我還愿與你相遇。再見了,我的道侶。”
  在吳帥艱難抵御浩劫的時候,她忽然順著仙蠱屋的破洞,電射出去。
  轟!
  她陡然自爆,化為一團漆黑的火焰,灼灼燃燒,氣息十分恐怖。
  天道仿佛被激怒,一時間億萬的紫色星辰攢射而下,黑火并不龐大,但遭受這些毒星轟擊,卻是堅韌無比,體積雖然在縮小,但程度微乎其微。
  見這場浩劫不行,蒼穹中黑云再變,無數雷霆電蛇猛烈劈下,黑火在一瞬間就被上萬道雷霆轟擊。
  黑火卻像是吃了大補藥,體型膨脹起來,很快就大若小山。
  只是黑火的形態徹底發生了轉變,變成了一片白金色的水霧。
  天上的浩劫不斷變化,轟擊白金水霧,水霧也不斷變化,時而轉為輕風,時而變作鐵石,時而化為花草鳥獸。
  “這女仙到底身上潛伏著什么。如此眾多的浩劫,居然幾乎奈何不了!”吳帥心頭震驚。
  他敏銳地感覺到,這場寫實的夢境中記載著某個秘辛。
  這個秘辛恐怕是關乎尊者死因,關乎天地間最深處的那一層奧秘。
  女仙死了,但吳帥的夢境還在繼續。
  他必須要在這恐怖的余波中生還下來,依靠的仍舊只有安土重山堡。
  最終,當無數場浩劫輪番降臨,一絲絲地終于將那個詭異的黑火徹底消弭。
  最后一點的殘渣,都在浩劫的針對下,頑強支撐了大半個時辰。
  “這鬼東西到底是什么?”夢境消解,吳帥的心中仍舊帶著震驚。
  他付出這么多,收獲也是驚人的。
  幾乎是在夢境消解的同時,遠在龍鯨樂土的方源本體眼中驟亮。
  “哦,晉升為土道宗師了啊。”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