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0)     

蠱真人886 陣平海域

五團白光,在高空中驟然一閃,將方源、廟明神等五人從功德碑帶到了這里。
  五人都熟知任務,紛紛朝下鳥瞰,各自催動偵查殺招。
  方源率先覓覽全局,細細打量。
  他雖然在偵查這塊,一直都是短板,但只是針對他自己而言。和廟明神等人一比起來,他的短板之處,也不是廟明神這些人能夠媲美的。
  這是一片廣闊的海域。
  海面上波濤洶涌,掀起萬千重浪,浪花滔滔,無數海獸在波濤中火影獲悉。
  在這海上,還有五座小島。
  一座玉瑤島,島上有無數玉柱,惡風吹鼓,叮當作響。
  一座白骨島,蒼白一片,骨獸零星。
  一座空隱島,若隱若現,似乎虛無。
  一座劍風島,島上有三股龍卷風,終年不息。
  一座寶月島,島呈月牙形態,小島上空始終有一片夜幕籠罩,全島每一寸沙土都閃耀著淡淡的月光。
  這五座小島中有三座,已經開始隨波逐流,緩緩漂動。其中劍風島的流速最快,方向混亂。
  剩下兩座海島,玉瑤島岌岌可危,島下的支柱已經破損不堪,再過一段時間,就會和那三座小島一樣,開始漂流海面了。
  至于空隱島卻是非常穩定,一直牢牢固守在遠處。這是因為這座海島充斥虛道道痕。
  造成海島漂流的罪魁禍首,乃是海底深處蔓延縱橫的撞擊海流。
  這種海流已經龐大到危急海底的地步。鎮壓海流,將這片海域生態重整,恢復昔日的五島島鏈,正是此次大型任務的內容。
  方源開始計算,在心中不斷地推演。
  種種跡象表明,這片海域原本是以五島島鏈為核心,形成的巧妙生態。撞擊海流之前并不存在,而今撞擊海流就像是平靜的荷塘中忽然闖進一頭鯊魚來,給予海域生態十分劇烈的傷害。
  在方源推算的時候,廟明神等人也逐漸將整個海域納入偵查范圍。
  他們紛紛皺起眉頭,面色凝重。
  “這就是大型任務?難度比中型任務要高出數倍啊!”花蝶女仙心中陡沉。
  蜂將臉色難看,暗想:“我之前平衡蜂巢島的生態,拼盡全力,都不完善。這次大型任務,不是平衡生態,而是重整生態。每一座海島的情況,都比蜂巢島更加嚴重。并且五座海島只是任務的一部分,接下來還有大片的海域,還有海底的撞擊海流!”
  “盤根錯節,要重整這一片的海域生態,需要抽絲剝繭,一條條地進行梳理。沒有智道蠱仙,單靠我們恐怕要不斷實踐,一步步地改進。這當中,錯誤絕不會少的。”鬼七爺在心中嘆息。
  廟明神則在計算投入和產出:“我剛剛完成的中型任務,消耗了我大把七轉仙材。要重整這里的生態,投入的資源,耗費的仙元還有精力,恐怕是一筆極為龐大的數字!”
  廟明神等人越是觀察,心中的斗志就滑落得越快。
  大型任務的難度,讓他們卻步。
  事實上,他們已經開始后悔了,盲目跟從方源接取大型任務,似乎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楚兄,我們合計合計吧。”事已至此,廟明神只得苦笑,找方源商量。
  他并不打算就此放棄,接取了任務,不代表他們可以放棄任務。事實上,要放棄任務,還得需要領取另外的名號。
  方源眼中精芒一閃即逝,借助宙道分身和自己本體同時推演,他已經得到了一份完美的方案。
  他對廟明神擺擺手:“廟兄,我已有成算,照我安排去做,必定能將這個任務完成。”
  廟明神愣了愣,雖然心中不信,但他卻也不反駁,點頭:“還請楚兄吩咐,在下等人一定竭力而為。”
  方源哈哈一笑:“廟兄客氣了,我們聯手合作,共同完成這個任務,對你我都有好處。大型任務完成得好,收益可是中型任務的數倍!”
  “就怕完成不好啊。”廟明神心中一嘆,卻是沒有說出口,他已是沒有多少信心,眼下的希望也只能寄托在方源身上了。
  不過方源的話,倒是聽得他很舒服。
  方源沒有高高在上,而是一副平等合作的態度。這點就不像沈從聲。
  “請廟兄占據玉瑤島,防止撞擊海流。請鬼七爺駐扎劍風島,務必使它不要隨意流竄。請蜂將、花蝶仙子分別鎮守玉瑤島、白骨島,防備海流。我先去處理空隱島。”
  方源做了安排,廟明神一伙人本來就毫無頭緒,便按照方源吩咐行事。
  有了四仙出手,海島的情況迅速得到緩解,不再隨波逐流,漂流速度陡降,被拘束在某個范圍內。
  看著方源落入空隱島,四仙心中不免生疑。
  “空隱島乃是虛道小島,是整片海域生態中最穩定的一角,也是整個任務最輕松的部分。”
  “楚瀛為甚要先處理這座小島呢?應當先把其他小島都處理好了,再來解決空隱島。畢竟這座小島近乎不存在,先處理這座小島,反而會對接下來的幾座小島形成阻礙。”
  “依我之見,還是應當處理撞擊海流。這才是導致五島島鏈崩潰的罪魁禍首啊。要重整這里的生態,必定是要從源頭開始一步步解決。”
  方源落入空隱島,很快就飛出來,速度之快,讓廟明神等人又一番詫異。
  方源進入白骨島。
  在花蝶女仙的注視下,方源從仙竅中掏出一份份的仙材,隨意拋灑。
  “他竟然在布陣!”花蝶女仙第一次看到方源布陣。
  方源布陣手段嫻熟老練至極,整個過程如行云流水,讓花蝶女仙看了,有一種發自內心的賞心悅目的感受。
  很快,方源的分陣就布置妥當。
  花蝶女仙震驚得張開櫻桃小口,合攏不上。
  “楚瀛居然能夠利用仙材布陣!這豈不是說明,他在陣道方面竟有著宗師級的造詣?”
  “原來他不是變化道蠱仙,而是陣道蠱仙。”
  “不,不對,當初他擊敗葛溫,救下我等,明明是變化道的手段。”
  “難道,他是兼修兩道?”
  蠱仙兼修兩道罕見,但也不是沒有。但像方源這般兩個流派,居然都如此精通,造詣如此深厚,那就是非常難得的了。
  白骨島的分陣已經布置好,方源便調動這個分陣,和之前空隱道上的主陣聯系起來。
  在仙陣的作用下,白骨島咯噔一下,狠狠一抖,旋即就固定在海水上面,再無漂流的任何跡象。
  花蝶女仙這才有些明白方源的深意:“原來他是用空隱島為根基,牽引其他小島,讓它們都固定下來。”
  “妙啊,空隱島作為根基,真的再合適不過了。因為撞擊海流也不能拿這座小島怎樣。只是……”
  花蝶女仙旋即又想到此法不足之處:“只是其他的海島,都是依靠空隱島的牽引。這是陣法之功,而這些海島仍舊會受到撞擊海流的沖撞。島上的蠱陣不斷受損遭創,時間一長,蠱陣被破壞,這些小島仍舊會隨波逐流而去的。”
  方源卻沒有為花蝶女仙解惑的意向,隨后,他又分別落在剩下的三座小島上,一一布陣,將這些小島暫時固定下來。
  廟明神等人看向方源的目光都有些復雜。
  方源展露出的陣道造詣,讓他們感到震驚。
  陣道宗師,可是不多見的!
  而之前方源展現出來的變化道造詣,顯然也是非同尋常。
  如此實力,讓方源在眾仙心中的神秘程度又濃郁了一大截。
  “不過,暫時固定了五座海島,只是開了一個好頭而已。”
  “真正的麻煩,在于海島的撞擊海流啊。”
  “沒有水道的手段,怎么處理這樣的海流?”
  廟明神等人傳信議論。在龍鯨樂土中,他們不能直接傳音交流,但是動用信鴿蠱之類的信道凡蠱,還是可以的。
  恣意縱橫在這片海域中的撞擊海流,規模實在龐大,廟明神等人能想到的辦法,就只有動用仙道手段,不斷地轟炸撞擊海流,令它一部分一部分的崩解。
  這樣的方法十分蠢笨,并且耗費的時間、仙元等等都非常龐大,還有一點很大的弊端,就是崩解的撞擊海流會對周圍的海域,造成十分嚴重的破壞。
  然而除此之外,廟明神等人也沒有什么好辦法。
  轟!
  就在這時,方源懸浮高空,盡起蠱陣。
  五座海島分別綻射出沖天的各色光柱,蠱陣的威能猛地暴漲上去,沖破了原有的極限。
  “原來這才是大陣的真正威能!”廟明神等人面色皆變,目光驚駭。
  這五座海島道痕濃郁,也可以看做是一份體積巨大的仙材。方源布置的仙陣,自然也將它們囊括在了可以利用的范圍內。
  “我要開始接引撞擊海流了。諸位還請鎮守海島,期間有什么海獸侵襲,或者巨大的海浪,但凡危及到海島的,都需要你們出手。”方源大吼一聲,聲音傳遍整個海域。
  廟明神等人連忙回應,表示一定拼盡全力。
  大陣嗡嗡作響,五根光柱逐漸消散,化為漫天的潔白光雪。
  光雪浸入海水當中,將海島周圍的海水染上一片片的白光幻影,美輪美奐。
  在這片白光幻影當中,撞擊海流宛若被魚蝦勾動的藍鯨,緩緩調動身軀,然后越游越快,向最前方的玉瑤島撞來。
  玉瑤島上的廟明神咬住牙關,心里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緊張起來,全神戒備。
  若是仙陣防護不足,這樣的海流直接撞擊過來,能夠完全將玉瑤島撞碎!
  轟!
  撞擊海流接觸到大陣,發生驚天的爆響。
  一道巨大的海浪,高達十丈,向玉瑤島撲來。
  廟明神立即飛上去,大喝一聲,催動殺招死死頂住。
  撞擊海流被這一撞,緩緩掉轉方向,折向玉瑤島的左方。但它還未遠離,就又被第二座白骨島的仙陣牽引回來。
  鎮守白骨島的乃是花蝶女仙,她見到海流朝自己而來,差點忍不住要呻吟一聲。
  在廟明神一伙人的討論中,撞擊海流是要被排斥、削弱出去的,最好的結果,是將它徹底打散擊潰。
  但方源此舉卻是主動勾引撞擊海流,來撞擊海島。
  這恰恰是廟明神等人極力想要避免的情況。
  “楚瀛這家伙未免也太瘋狂了!”花蝶女仙很快就來不及思考,撞擊海流撞上白骨島后,整個大陣都響起令人心悸的吱呀之聲,然后又掀起巨大的海浪。
  這海浪當中還夾裹了不少海獸,花蝶女仙奮起全力,出手抵擋。
  就這樣,撞擊海流在方源的不斷牽引下,陸續撞擊到五座海島上。
  每撞擊一次,海流的威能就減少一層,隨后就繞過海島,被牽引著前往下一處。
  撞擊海流撞過最后的一座海島后,它的威能和沖勢已經不足之前的一半。
  這個時候,方源再次催發大陣,竟讓撞擊海流繞過海島,掉了個頭,又往倒數第二座海島撞去。
  于是,鎮守海島的蠱仙們又一番心驚肉跳。
  當撞擊海流撞擊了五次之后,重新回到玉瑤島,海流撞擊的威能已經幾乎不存,差點就要化為普通的海流。
  五座海島輕輕一震,仙陣徹底穩定下來。撞擊海流迅速平復,從頭至尾開始均勻流速。
  但島上的四位蠱仙心中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他們萬萬沒有料到,方源居然是這樣處理了撞擊海流。
  撞擊海流雖然仍舊存在,卻成了環繞海島的保護層。在五座海島周圍,撞擊海流迅速流動,流速遠超尋常海水一大截,將五座海島牢牢護住,同時又反過來幫助仙陣,固定五座海島的位置。
  若是采用廟明神等人的方案,摧毀撞擊海流,這片海域定然被摧毀得不成樣子。
  方源此舉卻是巧妙地避開了這個弊端,反過來將撞擊海流充分利用,原本的災禍反而成了一種福分,大大提升了這片海域的自然底蘊。
  這簡直是神來之筆!
  廟明神等人無不嘆服。
  要做到這一點,難度真的太大了。
  仙陣的布置且不去說,牽引撞擊海流這個事,水道蠱仙都沒有這樣的本事。而要做到完美的衰減撞擊海流,需要嚴密的計算推導。當撞擊海流繞回到玉瑤島時,它的威能必須被削弱到幾乎沒有的程度。多一分,少一點,都會極大地影響全局,不會得到如今近乎藝術般完美的平衡。
  “大局已定,接下來就會請諸位修補仙陣,同時修補海島上的生態,撞擊海流之外的事情,可以不去管它。”方源笑著道。
  他對這份結果也比較滿意。
  將來若是再有撞擊海流出現,這海流若是撞擊海島,就會在仙陣的作用下,被周圍的保護海流吞并。
  方源會在仙陣中留下意志和大量的仙元,只要這些不缺,五島海鏈就會非常的安全。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