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887 欺負八轉

撞擊海流宛若饑餓的猛虎,但是在方源的布局之下,它卻成了拱衛五島島鏈的家貓。
  當方源做到這一點時,大局便已定了。
  接下來就是一些掃尾工作。
  這些工作并不困難,但相當繁雜,消耗時間和精力。
  方源是看不上的。
  于是,方源和廟明神協商,將蜂將、花蝶仙子留在這里,剩下的人則跟他回去。
  白光一閃,方源、廟明神、鬼七爺便又回到了接引島。
  任修平正在琢磨功德碑面上的任務。
  他是奴道蠱仙,手中奴役著許多荒獸,還有少量上古荒獸。這些存在各有千秋,讓他的手段也非常豐富。
  然而,即便如此任修平仍感覺到中型任務的困難。
  方源等人出現在他的身邊,令他心頭一跳,暗想:“這三人怎么會忽然同時出現?是巧合嗎?”
  方源對任修平點頭,微微一笑。
  任修平愣住,方源這種意料之外的態度,讓他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應。
  方源走到他的身邊,碑面上的文字一陣變化,顯露出全部的大型任務來。
  方源只掃視了一眼,便迅速接取了其中一項。
  然后,他就將這個任務分享給廟明神、鬼七爺。
  下一刻白光再閃,他們三人驟然消失在原地。
  任修平親眼目睹了整個過程,臉色頓時陰沉下來:“楚瀛接取的任務,完全和我的不同,又上了一個檔次。看來他之前功德暴降,定是領取了新的名號,可以接取更高一級的任務了。這個名號很可能就是——大好人!”
  好人名號可以接取中型任務,大好人名號可以接取大型任務。
  這個簡單的關系,蠱仙們很容易就從名字上能聯想出來。
  但問題在于,就算想到了,又能怎樣呢?
  “中型任務就已經如此艱難,大型任務必然難上加難吶!”任修平心情陰郁,“還有,為什么廟明神、鬼七爺這兩人能和楚瀛一起行動?他們難道可以接取同一個任務嗎?”
  這個發現讓任修平怦然心動。
  中型任務有的非常困難,但若是有人幫襯,這種難度就是可以調解的。
  “雖然多人一起完成任務,功德會分潤出去。但只要操縱得當,完成任務的效率提升了,收獲反而會提高很多。楚瀛不就是干著這樣的事情嗎?”
  任修平十分精明,思考片刻,就知道了方源的用意。
  方源并沒有打算隱瞞,事實上,這也是他故意泄露出去的。
  廟明神這伙人可以爭取,任修平為甚不行呢?
  之前的仇恨?
  呵呵。
  仇恨能和眼前的利益相比嗎?
  任修平不是瘋子,正因為他的精明,更有了合作的可能。
  至于任修平和沈家之間,必定是有盟約的。
  但是沒有關系。
  功德碑上就有相關的獎勵,可以消除蠱仙身上的盟約束縛。
  這點不用方源提醒,相信任修平早已看到了。
  第二個大型任務,難度自然要比中型任務高得多,但仍舊難不倒方源。
  費了一番精力之后,方源打開了局面,留下廟明神、鬼七爺掃尾。
  當他再回到功德碑后,他稍稍等待了一會兒,花蝶女仙和蜂將傳送了回來。
  他們一回來,第一項大型任務就宣告完成。
  方源獲得了五百多功德,而廟明神一伙的功德參差不齊,皆在八十左右。
  方源看著功德榜上的數值變化,算了一下,這項大型任務總體的功德獎勵有九百七十三。
  方源和廟明神等五人將這九百多的功德瓜分,起主導作用的方源自然占據大頭,五百多的功德和他之前獨立完成大型任務已相差不多。
  然而,方源耗費的時間和精力,卻是大大縮減了。
  花蝶女仙和蜂將對視一眼,均看到對方的驚喜之色。
  在這個任務中,他們先是幫襯方源,抵御海浪,然后負責各種雜務。真正付出的只是一些仙元、時間、精力,卻能夠收獲到八十多的功德。
  蜂將想想自己獨立完成的蜂巢島任務,他付出了一批蜂群,包含荒獸黃陀蜂,最終的功德獎勵也只是八十多而已。
  兩相對比起來,當然是和方源配合完成大型任務,更加輕松,收益更大。
  “你們先去和廟明神他們匯合,一起完成第二項任務。我建議咱們先同時領取一個團隊名號。有了統一的團隊名號,我們就可以相互聯絡了。”方源建議道。
  團隊名號并不便宜,需要一百功德。
  但蜂將、花蝶女仙并沒有猶豫,都聽從方源的建議,領走了這個名號。
  方源又將第二項任務分享給了他們,蜂將、花蝶女仙傳送出去,和廟明神、鬼七爺匯合去了。
  方源隨后接取第三個大型任務,先行一步。
  廟明神等人完成了第二項任務,回到接引島,功德榜上四仙的功德紛紛上漲一小截。
  廟明神和鬼七爺也花費功德,領取了團隊名號,至此四仙可以和方源隨時聯絡。
  正好方源在那邊打開了局面,又將任務分享給廟明神四人。
  廟明神等人手貼碑面,一一接取了方源分享給他們的任務。
  廟明神等人傳送到方源身邊,方源指點他們一番后,便又回到功德碑前看下一個新任務。
  方源全流派兼修的優勢,在這里充分發揮了作用。
  許多任務就算是沈從聲,也難以完成,但在方源眼里,絕大多數的任務都有解決之道。而他要做的,就是篩選這些任務,將收益高的任務優先完成。
  有了廟明神一伙人的配合,方源節省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而廟明神等人也抱上方源的大粗腿,功德節節攀升。
  兩方合作,完全是雙贏,但對于沈從聲、任修平等人卻是極其糟糕的情況了。
  這些人眼睜睜地看著功德榜上,廟明神等人的功德一步步提升,超越自己,形成第一梯隊,真的是又氣又恨,偏偏又無可奈何。
  再看看方源的功德,已經積累了數千!可謂一騎絕塵,把眾仙都甩得遠遠。
  如此巨大的察覺,讓眾仙都興不起一絲追趕的欲望。
  “仙蠱兌換的功德要上萬,但對楚瀛而言,已經不遠了。”許多人看到這一點,心情相當復雜,失落中帶著艷羨。
  “真是奇怪,楚瀛為什么能這么順利地完成這么多不同的任務呢?”
  “他必定是知曉這里許多的奧秘,可恨我們不能隨意出手!”
  “廟明神這伙人真的走了狗屎運,怎么就攀上了楚瀛?”
  眾仙嫉恨交加。
  沈從聲嘆息一聲,他在最近十多天里嘆息的次數,比之前數年之和的還多。
  功德榜上的排位十分刺眼,沈從聲的排位還在花蝶女仙、蜂將之下。
  他堂堂一個八轉蠱仙,居然會比不上兩位六轉蠱仙,這讓他顏面何存?情何以堪?
  “若是能接取大型任務,我的八轉實力才能充分發揮,到那時功德獲取必會上漲一截。但如何能讓其他人也和我接取一樣的任務呢?”
  大好人名號是可以想到的,但分享任務的名號是什么?
  這點就需要嘗試了。
  而嘗試就要考驗沈從聲等人運氣,就要耗費他們的功德。
  這對他們當下已經落后的糟糕情況,無疑是雪上加霜。
  “我讓沈家蠱仙貢獻功德,那是可以的。但對任修平、童畫而言呢?我這樣做,是不是會把他們倆個推向楚瀛那邊去?”
  沈從聲心存顧忌。
  他知道,自己的影響力正在不斷地下滑。
  在得知蠱仙身上的盟約,也可以被功德碑中的獎勵消除之后,沈從聲對任修平等人的關系處理,無疑更加慎重。
  方源和廟明神等人聯合完成任務的模式,明顯是先進一籌的。
  沈從聲很想模仿復制,所以他想團結住任修平和童畫,這兩人的流派是他們沈家所缺乏的。
  沈從聲已經有些后悔,之前不應該強逼廟明神等人,讓他們消耗功德來兌換獎勵的。
  此舉讓群仙對他離心離德,當時是明智之舉,現在看來卻是失策得很。
  這也不能多責怪沈從聲,畢竟他對功德碑種種一無所知。
  他當時做出的決策,在當時的情景看來,無疑是正確的。
  功德碑上的任務種類繁多,中型任務開始就變得困難。若是有對應的流派,任務難度會下降很多。
  所以,掌握越多的流派,對于完成任務就越是有利。
  方源已經將廟明神等人團結在身邊,沈從聲吃了一虧,立即學聰明,對任修平、童畫大加籠絡。
  他八轉的威望還在,任修平身上的盟約也沒有消除,更關鍵的是任修平還和廟明神、楚瀛結仇過。
  種種因素導致任修平、童畫仍舊圍攏在沈家身邊。
  當方源再次來到功德碑前,一個新的大型任務忽然出現——悔哭海中囚禁的魔仙神智不清,請配合大陣,將其剿殺!
  “出現悔哭海了?”方源微愕,旋即毫不猶豫地接取了這個任務。
  這個時候,有關鮫人城的任務已經出現過四次,但鮫人圣女的選拔還未開始呢。
  方源重生之后的影響,已經大大改變了功德碑上的任務。
  憑借這個任務,方源完全可以提前收取悔蠱了。
  這是一件大好事!
  悔蠱一到手,他就能大幅升煉仙蠱,比上一世提前很多進度。
[kanmaoxian]